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八章 我吃点亏,你别怕

“你在说什么?”

王紫忍不住问,面上的怒气收敛了许多,带着几分沉着和高深莫测,她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定然不能露出太多真是的情绪,说到了正经事情她的注意力都有所转移,刚才累积的怒意也有些消散。

“你应该听到了吧,可这幅听不懂的样子……”梼杌好笑的看着王紫,忽然凑近,研究似的左右看看王紫的表情,虽然那墨眸很冷,但一点都没有冻到他,停顿了片刻接着说道:“我怎么一点都不相信呐?我印象中你可是聪明绝顶的女子啊。”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几次害我险些丢命,听你的意思,我还应该感谢你了?”

王紫也看梼杌,却不客气的说道,她跟梼杌之间明明有着最直接的仇恨,仙界发生的事情,有很多是梼杌一手挑起的,现在梼杌却说这些他事先就已经知道了,换一种说话就是,她被人玩弄在鼓掌之中还完全不知道?

不管梼杌说这个是什么目的,但是她更多的却是有种被人愚弄了的感觉,而这感觉、一点都不妙。

“你命大的很,鬼界收不了你,七道更是你手中的工具,混沌石在没有火精之时亦可保你平安无虞,跟别说火精精血注入之后、你便是不死之身,要说死、这个字跟你八竿子打不着啊,感谢是不用,我这人一向深藏功与名的,只是也被如此嫌弃我嘛,我说了,我们相识这么久,怎么着也得是莫逆之交吧?”

被那墨眸盯着,总有种全身瞬间过电的感觉,梼杌暗暗新奇,嘴上也不忘反驳回去。

梼杌这么说,王紫竟一时无言以对,不是被他说服了,而是被他的强词夺理和无耻打败了,难道她有不死之身就活该他翻来覆去的考验她的命数吗?那如果把这不死之身给他,她让他每天都千刀万剐一万次,他愿意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梼杌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是发现我说的很有道理,而你现在正在忏悔你对我的误解和冷漠?如果是这样的话,没关系,我这人很大度,不会跟你计较的,至于在你心里当了这么久的坏人而造成得阴影,就勉强用一个吻一笔勾销吧,谁让我大度呢,这么吃亏的事情我都能想到……”

半晌见王紫只是并不友好的看着他,后来索性低垂着眼帘不看他了,一副懒的理对面白痴的样子,明明现在能说话了,却一点都不想追问梼杌了,不知道是不信任他,还是纯粹不想说了。

可听到梼杌接下来的话,王紫想打人的情绪顿时燃烧了起来,她不说话可以吗?她不发表意见可以吗?她不打断梼杌自以为是的表彰好吗?她忍她忍她忍她忍好吗?!

可是梼杌为什么一定要激怒她?为什么要一再的挑战她的忍耐力?

“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王紫真的很像掀开梼杌的头盖骨看看他的脑回路,让她好对症下药,他到底存了什么心思,能不能直白一点告诉她?他这是在变着法的羞辱她吗?

“我才要问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一直都说的很清楚啊,为什么你一点都不把我的话听进去?一个吻而已,难道你觉得我对你的大恩大德一个吻根本不能抵消?那你还想干什么?我已经很吃亏了!难道……难道你想要献身于我?这不好吧,那样的话、我的一世英名不全毁在你这里了?”

见王紫几乎忍耐到极限到样子,梼杌却仍然不放弃的曲解王紫的意思,他几乎要听到王紫咯吱咯吱磨牙的声音了,要是王紫现在能动,恐怕会立马拆了他,想到那样暴力的场面、还是不要有的好吧,似乎并不美妙。

说着梼杌还双手抓着衣领猛的倾身后退,那害怕的样子好像王紫真的会扑过去献身一样,可明明现在活蹦乱跳的人是他,而受制于人的人是王紫,现在穿着整齐的人是他,衣冠不整的是王紫,这样子任谁看都是王紫更危险!这么厚脸皮都话他竟然也能说得出来!

王紫闭上眼睛,气的牙齿打颤,她现在很想让冷殇马上出现,就算是被那个高度危险的人形冰块冷冷的看着,也不想跟这个患了臆想症的梼杌待在一块。

然而就在王紫气的头顶快冒烟的时候,面前笼罩下一片阴影,微暖的温度忽然靠了过来,带着一股陌生却干净的味道,一片光滑的触感落在唇上,王紫唰的睁开眼睛,不出意外的,眼前正是梼杌放大的侧脸,而他现在脸颊贴在王紫的唇上明明是他送上来的,却好像是王紫在亲吻他一样!

“献身就算了,一个吻我也勉强可以接受的……”

梼杌也愣了一下,瞳孔有些微缩,那柔软的唇瓣贴在他脸颊上的时候,想象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触碰,事实上却有种电机了灵魂到感觉,那一刻的酥麻让他自己都有些迷惘,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即便无法整理方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理活动,但嘴上却不忘继续他的风格。

只是在他想说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脸颊上一股剧痛,被瞬间刺破的感觉,而在疼痛的惊讶之后,他最快的不是躲开,而是有些意外感受到两排贝齿用力扣合的感觉,脑子也渐渐冷静下来,半晌,才的抽身退开。

“啧啧,我只是要一个吻,你却给的这么激励……怎么样,我的血好喝吗?”

梼杌这一次笑的有些意外的邪气,见王紫吐出一口血水,可唇齿间还是能看到猩红,脸颊微烫,那是那个伤口造成的,但是梼杌并没有理会,任凭那两排明显的齿痕上渐渐的渗血,然后很快的自己止住了流血。

疼吗?当然不疼,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感觉,这样的疼在他眼中跟挠痒痒差不多,只是王紫这种几乎幼稚的报复,然而让他觉得好笑的很,而且、看着王紫的唇上染了他血,莫名的、兴奋啊。

王紫没有说话,刚才在她的脑袋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咬人的举动已经做出来了,所以说人在气愤到极点的时候,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即便是冷静如王紫、也不能例外。

“呵呵,我说话算数,这一吻虽然激烈了点,但你对我的误解我也就不在意了,还是正事要紧,我伺候你沐浴,你放松一下可以睡个好觉,不然老大要是见你,见我没招待好你那可怎生是好?”

梼杌笑着说道,左边的脸颊上带着血,自顾自的继续,还是没忘了自己要干什么的,上前抓着王紫的手,颇有些笨拙的脱那些衣服,尤其是在那对莹白的香肩一并露出来的时候,梼杌忽然感觉他是不是给自己找事儿了。

王紫深吸一口气,已经放弃了跟这个无耻的人讲道理,反正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梼杌都能给她歪曲了,王紫忍着,她想,除非一辈子不要揭开她的封印,否则她真的会杀了梼杌。

“不要害羞了,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吃亏的人还是我啊,你要了我,我还要任劳任怨的伺候你,毕竟此后人这种事,我也没有做过啊,所以哪里做得不好你完全可以提出来,我虚心受教,但要是你不说、冒犯之处就怪不得我了。”

梼杌绕到王紫的身后,脱下王紫的外衣,虽然王紫是一定会跟他说话了,现在比封印她语言都管用,但梼杌还是不时说点什么,只是那眼神只专心的停在王紫的衣服上,不知是专心,颇有些专注了,一点都没王紫王紫的身上看,说话似乎也是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王紫回应不回应反而无所谓了。

直到王紫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件肚兜和一件短短的亵裤,王紫好像已经陷入了自我催眠,完全隔绝了自己的意识和身体的联系,梼杌却不行,手放在那根细细的肚兜带子上,怎么都下不了手了,可现在偏偏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要是他不提出给王紫沐浴的馊主意,也不会到了现在这样尴尬的地步,没有看到王紫淡定的很,可不淡定的是他,受罪的也是他!

脑子里纠结着,忽然有种要是扯开了这根带子好像会一并打开心里的某处闸门一样,忽然有些后悔了……

虽然梼杌纠结的厉害,但是也只是一两秒钟的时间而已,忽然梼杌的身上一众,端坐的王紫不知为何忽然倒在了他的身上,紧闭着眼睛,呼吸平稳绵长,面目也放松了很多,不似刚才满脸都是隐忍和对他的厌恶。

梼杌一愣,继而了然。

“我的血、味道还不错吧。”

梼杌说道,知道王紫是听不到了,脸上也没有笑容了,反而有些疲惫,看着王紫的睡颜,不知是种什么感觉,梼杌的血有凝神助眠的功效,尝一点都能睡个好几天,要是用来制毒,定是无人能解的麻醉之药。

这功效确实有,世上却没有人实践过,毕竟想从梼杌身上取血来试,这不是开玩笑呢吗?梼杌自己都没有在意过,只是就有这个巧合的事,王紫就这么忽然睡的无知无觉,才让他想起来有这么回事。

“呼……”

梼杌轻轻呼出一口气,王紫陷入昏睡让他下意识的放松了很多,挥手灭了几个烛台,只留下一盏灯,在朦胧的水汽中更不清楚,本想让黑暗遮挡一点视线,可梼杌很快就发现自己这是多此一举了,一切还是清清楚楚……

梼杌抬头看天,屋顶悬梁雕花,手上解开了王紫的肚兜,轻轻拿了下来,眉宇一皱,仔细的看着屋顶,还有些传神的灵兽,手上抱起王紫,手就箍着王紫都腰,却实在烫的厉害,自从这宫殿建起来后,他在这归鸿殿也不知住了多少岁月,在这浴池也不知待过多少回了,却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这屋顶,可现在、即便他把屋顶的条条道道都看了个清清楚楚,也转移不了他的注意力了。

直到把王紫放进水池,那总是往他眼睛里钻的曲线终于埋没在水里时,梼杌也终于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盘膝坐在岸边,让王紫趴在水池边上,两人分开,梼杌这才感觉他还是他自己。

虽然让王紫沐浴有一部分是想戏弄她,但是想让她放松也是真的,这样被封印了经脉和行动,不久就会难受的……

不知过了多久,梼杌不知想了些什么,也或许什么都没想,只是安静的坐着,虽然归鸿殿的安静他早已习惯了,可今天、却不一样……

梼杌的眼眸转向了王紫,那眼中淡淡的神色,衬着他此刻沉静的气息忽然有种很悠远的感觉,是啊,能一样吗?如今有她……

摸了摸左边的脸颊,能摸到深深的齿印,梼杌笑了笑,却也是淡淡的,还不算狠,没撕扯一块肉下来……

又过了半晌,估计王紫差不多泡的可以之后梼杌起身,拿来一条浴巾,把王紫从水里捞出来裹好了,虽然尽量避免,但还是不可避免地看到和接触到了那具酮体,直到把王紫转移到了床上,再帮她穿上衣服。

王紫倒是睡的舒服,梼杌站在床前无奈的笑,竟然是满头大汗,这么狼狈的样子,他似乎还不曾有过。

“睡着多美,醒来一定还是想杀我的吧……为什么你不相信我说的,吃亏的分明是我。”

梼杌就那么坐在地上,手拄在床上看着王紫说道,这回说的很认真,但是王紫也听不到了,估计就算能听到,也不会因为他正经了的语气而相信他吧。

王紫这一睡竟然就睡了六天,醒来的时候浑身轻松,很久没有放松过的感觉,让她自己都有点不相信,在这样的环境中她竟然能那么轻松的沉睡,这本身就很奇怪啊,从梼杌口中得知她睡了六天之后着实惊讶了半晌,虽然怀疑是不是梼杌做了什么,但是她却没有问,已经有意义了。

现在王紫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梼杌,但事与愿违,她每天就只能见到梼杌,又是四天之后,王紫已经越来越不明白冷殇的意思了,难道把她抓来就是为了软禁她?不然为什么自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人?

梼杌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归鸿殿,用他的话说是在陪她,可她根本不需要,两人之间多数时候都是静默的,就算梼杌变着法子想让王紫说话,但是王紫从来不曾回应过。

自那天沐浴之后,王紫不会提起,梼杌也没说后来怎么回事,不管王紫怎么想的,那事情都过去了,直到梼杌再一次抱王紫取沐浴的时候,王紫的情绪才有些了起伏。

“我只是给你沐浴,又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你这反应好像我是多么丧心病狂的登徒子似的,老大要是不把你交给我,我需要管这些吗?”

梼杌说道,在王紫面前一贯的笑的痞气,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真实性就大打折扣了。

“我不需要沐浴,你可以省省了。”

王紫终于开口,相比起王紫的拒绝,梼杌更欣喜于王紫终于开口说话了,要是再这样下去,他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给王紫心灵造成了什么不可晚会的伤害,致使王紫自我封闭不愿意说话了,那样的话、也太打击人了……

还好还好,他想的有点多。

“虽然你的身体很好,但是带着封印这么躺着,也会僵硬的,有人为你服务你享受就好了,这么难接受吗?”

梼杌笑了笑,眼神探寻的看着王紫,试图看出王紫是不是有意思害羞的痕迹,可没有,一点都没有,虽然面上的表情不变,但是心里总是有些挫败的,他想看到王紫不一样的表情,看是看到了,可后果他却没想到,讨厌他到了这个地步,忽然有种自作孽的感觉……

“我并不感觉难受。”王紫淡淡的说道,意思也就是不需要他自作多情了。

“诶你……”梼杌简直被王紫的固执打败,正想说话,却眼神一凛,凌厉的视线向屋顶射去,什么都来不及说就闪身消失了。

王紫仔细听了听动静,能听到两人相继远离都气息,梼杌追着人出去了,可来的人是谁?是西诀吗?已经十天的时间,西诀如果没有被发现的话,其他人应该也快找来了啊,可梼杌看她看的太紧了,以至于西诀至今都没能露面,她也不知道其他人的任何消息。

如果刚才的人是西诀的话,王紫有些担心,梼杌追上他的气息后抓住他的可能性会很大,西诀怎么这么不小心?

正在王紫担心的时候,面前的空气微微波动,玄色的衣摆映入眼帘,屋内晕黄的烛光落在那抹玄色之上,却一点都没有暖化那抹颜色,那衣摆上流动的仍然是高贵的玄色,像极了那衣衫的主人,没有什么人能接近。

“冥王?你怎么来了?”

王紫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那双瞪大的双眸,微微张开的嘴,惊讶之中不可忽略的带着些惊喜,她可能一直再等人来,等西诀,等九幽、等青龙、等穷奇……她知道他们一定会来,意外的是、等来的人是冥王。

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可冥王的出现却莫名的熟悉,虽然他们之间见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冥王垂眸,看着端坐在地上的王紫,那双墨绿色的瞳孔在黑暗中分辨不清是什么情绪,只见他微微弯腰,在王紫身上的几处轻点,直接解了王紫身上的封印。

“……你怎么来了?”

王紫也立马盘膝调息,封印解开之后真的有种重获自由的感觉,那种被限制了行动的感觉、她绝不会想要第二次,站起来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看着徐步走出去的冥王,也跟了上去,刚才的问题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来找你。”直到王紫问了第二遍,冥王才勉强说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对冥王简略的回答无言,王紫只好一句一句的问,冥王身在十九层地狱,不问世事,但是好险也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一样,冷殇的地盘,他想来就来了,这也太随意了吧。

“我就是知道。”

冥王仍旧是用他平稳低沉的语调说道,不知道是不愿意多解释,还是懒的解释,总之这话听在王紫耳中实在任性,而冥王一路走到了床边,见床上放着是王紫度外衣,微微一顿后直接躺了上去。

“你知道我被冷殇抓来这里?你是来救我出去的?”王紫无语的看着冥王又躺下了,印象中冥王似乎很能睡的,可来了别人的地盘也这么毫无顾忌,真的不先离开吗?

“不是。”

冥王的回答却让王紫着实意外,见冥王手垫在脑后惬意的样子,王紫惊讶的站在床前,不能多说一点吗?她猜着很累,既然来找她,却不是来救她,难道就是纯粹来看看她?

“你继续待在这里,该离开的时候自然会离开。”冥王又道,总算说了一句完整的话,只是还是让王紫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我该来这里吗?”王紫问道。

“嗯。”冥王轻声应道。

王紫顿住,见冥王闭着眼睛,她不问他就不说,但是她相信冥王说这些肯定是有道理的,转身坐在床上,想了想却也没想通,其实她也隐隐意识到冷殇不是想杀她,只是一直没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而已。

“冷殇不会杀你。”身后传来冥王淡淡的声音,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给了她肯定的答案。

“刚才的引开梼杌的人是谁?”王紫转身问道,梼杌刚刚一走冥王就出现了,忽然想到这样精准的巧合就不会是巧合了。

“邪君。”果然,冥王说道。

“……你就是来通知我稍安勿躁的?不能多说一点吗?冷殇想做什么?”过了一会儿,王紫又问,看着冥王,她心里是有些着急的,可是冥王似乎刚好相反。

“你在等人,他也在等人,至于他想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冥王睁开眼睛,那双墨绿色的瞳孔对上王紫的墨眸,都是那么深邃,这样忽然的对视让两人都有些意外,不同的是冥王更从容易一点,面上的表情并无变化,在王紫的视线要移开之时,忽然又道:“但你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