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30白若素被关进了拘留所

白若素帅气的解决掉拽她腿的男人后,连正眼都没看他一眼,然后走向门口。

可是手还没有握到门把,门便突然被人从外面踹开。

白若素在门踹开的同时,本能的后退了好几步,只见门外齐刷刷的四五把枪对着她。

这阵势还真是不小,这些警察是走错房间了吗?

白苏末明明是想害她,不可能会神经兮兮的报警吧,而且她刚把这些人打趴下,就算真是他们报的警也不可能来得这么快吧。

其中一名女警察向前走了几步,枪依然指着白若素,“我们接到举报,这里有人聚众吸食毒品并有不道德的卖yin活动。现在慢慢的靠墙,双手举到头顶,站好。”

白若素漂亮的小脸疑惑的皱成一团,什么情况啊?!很明显这些警察的到来不是因为白苏末等人报警说她故意伤人。

而她来的时候好像忘记报警了啊,这些警察怎么会来?

重点是,他们现在是把她当成了毒犯还是卖yin的主谋啊,这些人的眼睛都瞎了吗?她哪点像啦!

见她没有任何的反应,那名女警直接上前把白若素压到墙上,双手反扣在身后,“老实点。”

“老实你妹啊!”白若素此时特别想骂脏话,可是理智却告诉她,现在得忍。

好吧,不管怎样为了顾安之她也得顾及一下形象,怎么说她也是顾太太,如果给人印象太粗俗就不好了。

除了那个压住白若素的警察外,其他人都冲进了客厅。

进去后,所有的警察都愣住,桌上除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粉末和药丸,摆的也都是非常名贵的酒,除了一个女人愣站在当中外,其他人全都躺在地上。

而那个愣站的女人一看就知道问不出什么,所有人全都回头看向白若素。

压着白若素的那个女警见同伴的眼神都带着惊讶和不相信,她便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此时,没人去满足她的好奇心。

“这是你干的?”带头的警官不可思议的问道。

这时,带头的人示意那个女警官把白若素放开。

白若素这才在来的这一群警察中看到一个印象非常深刻的熟面孔。

而对方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厉小姐,没想到才一个多月我们又见面了。”

“我也没想到,居然与罗警官这么有缘。”白若素耸耸肩,笑道。

没错,这人正是上次坚持要把她带去警局的警员罗卉卉。

“你们认识?”带头的警官侧头问身旁的罗卉卉。

“之前有个案子她是嫌疑人,被我捉到警局问过话。不过……”

那个带头的人不待罗卉卉后面的话说完,便朝着白若素吼道。“那就是有备底了,居然是屡犯。”

“头儿,她不是……”罗卉卉想解释上次的事只是误会,也想告诉他,捉了她也就相当于得罪了顾安之。

哎,她本来前途光明,谁知道做了错误了决定。

当祁家小姐和C国公主的丑闻暴出来之后,本来已经在准备升级试,也告吹了。

“有什么回警局之后再说。把这些毒品药丸还有站着躺着的人,通通都给我带回局里”

带头的警官便神气的走在了最前面,没想到他刚从城南片区调过来就有这么大的收获,这里的毒品至少有10克。

白若素白苏末等人全都被罩着牛皮纸袋,带离酒店,押上了警车。

白若素从未想过自己居然还会有这么一天,上次的协助调查和今天当场上手拷罩头带回警局,可完全是两回事。

很快,警车便把他们这一行人全都带到了警局,在路上被揍晕的人全都醒了。

到了警局后,包括白若素在内的所有人都进行了尿检,结果很快出来,除了白若素之外,其他人都吸食了毒品。

因为在酒店房内搜到了大量毒品,所以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吸毒,说不定还是贩毒案件。

带头的警官名叫陈冬,警局里的人都叫他冬哥或者是头儿,做事很冲动,所以当了三十多年的警察还只是一个小组长。

他一看检查结果便认定贩毒的人便是白若素,因为就她一个人没有吸毒。

再加上所有人的口供非常一致,都指向白若素,说是她拿的毒品给他们吸,他们都是第一次吸,什么都不知道。

验完之后,大家都被带到各个单独的口供房进行笔录,除了白若素外,其他人的口供几乎一致。

陈冬认为白若素一定是在狡辩,现在证据确凿,先扣押四十八小时再说。

白若素说她要见律师,也被陈冬驳回,他认为她是想要想办法脱罪,所以才会这样。

这也更说明了白若素是有罪的。

罗卉卉看着白若素被押进拘留室,心里非常不安。

这次罗卉卉没有感情用事,又或者说她比上次更加感情用事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她上次冤枉了白若素,觉得有些对不起她,还是她真的相信白若素这次也同样是被冤枉的,总之她决定要帮她。

其他人的笔录她都看了,一致得太奇怪,就算是事先背下的答案一样。

她发现了疑点,可现在的陈冬就和一个多月前的她一样,固执己见,完全认定白若素就是犯人,其他的什么都听不进去。

罗卉卉没有顾安之的电话,而这个时间就算是查到了ARS国际总裁办的号码,现在估计也下班了。

要是白若素在拘留室待一整个晚上,然后又证实她是冤枉的话,她真是不敢想象,他们这一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她可不认为顾安之是什么善男信女,能爬到那么高的位置,有那样成就的人,都不会是什么善良的人。

罗卉卉想了想还是给她舅舅打了个电话,问他有没有上次那个律师的电话号码。

听舅舅说,那个叫刑子默的律师是顾安之的专用律师,找到他应该也就能找到顾安之。

终于说服舅舅把刑子默的号码给她后,她赶紧到一间空的口供房去打电话。

“喂,你好,请问是刑子默刑律师吗?”

“对,我是刑子默,你是?”

“我是罗卉卉,一个多月前,你陪着厉秘书来的警局,当时我做的笔录。”

对方可能想了一下,淡淡的应道:“哦,我记得,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麻烦你联系一下顾少,厉秘书现在正在拘留室里。”

“什么!”

从刑子默升高的音调便能知道,这个消息对他的震撼。

“到底怎么回事,厉秘书又犯了什么事?”刑子默可完全知道这个厉秘书和顾少的亲密关系,他是顾安之的专用律师,当然这事也得管。

“不好意思刑律师,具体怎么回事我不能回答你。你还是先和顾少过来,看看情况再说吧。”

“好,谢谢,麻烦你暂时照看着厉小姐。绝对不能用私刑什么的,如果厉秘书有一丝毫的损伤,顾少一定会追究到底。”

刑子默拜托加威胁之后,便马上挂断手机又拨通了顾安之的私人手机,“顾少。”

“什么事?”刑子默很少会主动给他打电话,因此原本正在加班的顾安之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接起电话。

“厉秘书在上次的那个警局,我现在赶过去,你要去一下吗?”

刑子默采用的是询问的方式,毕竟顾安之和厉秘书的关系似乎还没有曝光,所以他也不决定这过了一个多月,有没有什么变化。

“你说什么?!”顾安之在问的同时,将文件合上,立刻一把抓过他的外套便离开了办公室。

“具体情况得到了警局才知道,听说被关进了拘留室。”

顾安之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明明几个小时前他才看到她开心的和程秘书一起下班,好像说是约好去逛街。

怎么这突然间又被抓进了拘留所呢。

这女人就这么笨,乖乖的被抓进去,她就不会报他的名字吗?

因为他相当清楚白若素是什么人,她不可能会真的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

“好,你先过去看看,我现在也出发赶去。”顾安之将蓝牙耳机戴上,和刑子默结束通话后又给白若素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白若素不可能接电话,因为手机这些通讯工具都会被收掉。

他的目的当然也不是打给她,而是打给那个拘留他女人的警察——

其他什么都不说了,明天开始更结局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