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19Jenny,你好,我叫白苏末

“暂时不想去。”白若素还没完全想好,她和顾安之的路接下来应该怎么走,不想把这种不好的情绪带到工作中去。

“你就当我放年假吧,过段时间等我调整好,我会再回去。”

其实在还不知道这个真相时,她就已经考虑过想要去上一些辅导班,毕竟这七年她过得太悠闲,就算训练也没人真的像要求其他佣兵那样要求她。

她完全是属于玩乐型的,所以才会用了五年时间,才通过最初级的佣兵考核。

自从她和顾安之在一起后,就想着怎么也不能丢他的脸,不能像上次那样。

明明是以秘书身份跟着他出差,可是全程一点都没帮上忙,英语不通对于他们这种跨国大企业还是不行。

所以,刚回S市她就去报了一个英语培训班。她选的是一家S市最有名的英语培训班,每个月都是月初开始,整个课时刚好一个月的时间。

她报名的时候正好没赶上上一班,这一班的开课时间是这周六。

之前考虑到周一到周五都要上班,因此培训班选的是周末课程。原本打算去改一改,可是一想好像现在改已经来不及了,也就只能这样了。

全部课时一个月的时间,过完一个月,她应该所有问题也就想明白了,那时候再回去上班。

“好,你想休息多久都行,只要别说和我分手。若若,现在法律上你还是我老婆,别想着要躲开我。这一次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

顾安之面朝白若素,双手揽住她的肩,非常严肃的说道。

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走了进去。

白若素墨黑的瞳眸打量着顾安之,然后低下头,声音很轻的说了句,“我又没说我要走。”

“不走就好。”

现在顾安之对她也不敢有什么要求,虽然问心无愧,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若若的事。

但她那两年痛苦的日子也的确是和他有关,只要她答应不离开他,不管她有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

电梯门出去,白若素的家门完全开着,两人刚走出电梯,乐乐就迎了出来。

“妈咪,BOSS叔叔,你们都到哪里去了?我和欢欢一回来就看到满地的餐巾纸,然后你俩都不见踪影,还正想给你们打电话呢。”

“不用故意在我面前叫他BOSS叔叔,你私底下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反正我现在也都知道了。”

白若素从乐乐身边走了过去,到客厅直接坐在沙发上,装出一副好像在生气的样子。

乐乐立刻跑上去前,挽着她的手臂,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撒娇道:“妈咪,其实我和欢欢还有……咦,爸比不是有意骗你的。

我们只是想让你先慢慢接受爸比之后,再告诉你真相,爸比说不想你有压力。

两个月前那时候你对爸比一点印象都没有,如果直接告诉你,他就是我们的爸比,你们是夫妻关系,你一定不会来S市。

因为你们七年前有误会,你在潜意识里对爸比就是抵触的,所以才会暂时先瞒着你,也算是给爸比一个重新追求你的机会,也是给你一个重新认识爸比的机会嘛。”

顾乐晨说得条条是理,相当有逻辑性,条理思路都相当清晰。

顾安之也不请自来的走进了客厅,看到客厅地上的纸团已经都被打扫干净,想着会不会是欢欢扫的。

果然,下一秒就看到欢欢从厨房出来,应该是刚刚去放了扫帚。

听乐乐说过,欢欢有那么一点点洁癖,看不得他待的环境太脏。

不过他的洁癖有点奇怪,只适用于自己家里,别人家就算再脏,他最多视而不见,绝对不会有冲动去收拾。

看着这一双儿女,顾安之不知道有多感谢若若。

就算是拿他的ARS国际去换,只要能和他们母子三人一直生活在一起,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换。

“你这丫头的口才太好,我现在不要听你说,我已经和BOSS谈好了,各自冷静一个月,一个月后再决定是重新在一起,还是分手。是吧,BOSS?”

白若素下额抬了抬,示意顾安之回答。

其实顾安之很想回答,不管一个月后她的决定是什么,反正他不会同意分手。

不过暂时就当顺她的意,大不了用这一个月的时间再追她一次,他相信在若若心里,还是爱他的,所以之前在以为自己是替身时才会那么在意。

“恩,对,我们已经商量好了。”

“BOSS,你该回去了,我也要给欢欢乐乐准备晚餐了。”白若素非常直接的下了逐客令。

乐乐眨巴着大眼睛,笑米米的看着白若素,“妈咪,不用你准备,今晚我去做,就留爸比在这吃吧,他又不会做饭。”

“在我们回S市之前,这七年他不也活得好好的吗?不用担心他会饿死。”

顾安之知道白若素已经开始故意不给他好脸色,不过他完全不介意。

虽然他其实也很想在这吃晚饭,乐乐的厨艺当然比他自己要好很多。

况且女儿亲手煮的,就算再难吃也是好吃的。

不过今天若若才晕倒了,他不想再刺激她,就顺着她的意思说,“不用了,我现在还要回公司一趟,还有好几个文件要处理。一会我到外面随便吃点就好,不用担心。”

等顾安之离开之后,白若素这才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他的车驶出小区。

“妈咪,其实你不讨厌爸比吧。”

“不讨厌啊!”

“那你为什么不让爸比留下来吃晚饭。”乐乐心里闷道,又不是让你煮,饭也不是你洗,干嘛还不让。

“秘密!乐乐,你现在还太小,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白若素这样做也不光是为了自己,相信顾安之早就知道了她那两年的遭遇,心里也一定会有负罪感。

现在,他俩在一起并不是完全平等。

之前她不明白,在沙漠里他宁愿自己全身肉血模糊,也要用身子保护她不受一点点伤。

开始她以为那只是单纯的因为他爱她,现在想来其实并不完全只是因为爱。

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他对她有愧疚感负罪感,总觉得是他害得她那么惨,都是他的错,所以现在就算是丢了命也要护她周全。

她的这一个月只是想要把对顾安之的不满全都发泄出来,然后也让顾安之从愧疚中解脱出来。

那样,他俩的关系才是对等,才是正常单纯的——

周六,白若素起了个大早,已经很久没有听老师上过课,昨晚她居然失眠。两点才睡着,不到六点就又起了。

反正都已经醒了,于是就干脆起chuang准备。

坐在梳妆台上一看,黑眼圈明显得都可以和熊猫称亲戚了。

赶紧拿出粉底遮瑕膏出来,一层一层的往眼眶周围涂。

白若素平时不上班的时候很少化妆,不过上班时候也还是化一些,这个化妆的技术还是小黑的女朋友温晴教她的。

以前她是怎么学都不会,在佣兵训练中,女佣兵也有化妆这一课,可是她就是完全领悟不到要领。

后来,温晴教了她一种最简单的化妆法,只需要简单五分钟,就可以化出一个很完美的祼妆。

看上去又不是很厚的妆底,清清爽爽,把自己的优点完全凸显,缺点完全掩住。

化好妆之后,看着时间还早,白若素难得的为欢欢乐乐做了一顿简单的早餐。

到达培训机构指定的班级时还不到八点,第一堂课是八点半开始,此时教室内只有三个人,看上去年纪都比她小不少。

因为她的英语特别差,只能从最基础的学起,所以难免会和一些初中高中来实习的小孩子一起上课。

白若素选了一个第六排最中间的位置坐下,将准备好的笔记本和相关的书都拿出来放到桌上。

好久没当学生,这种感觉倒还挺新鲜。

过了几分钟,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坐到了白若素旁边的位置。

女人微笑着看向白若素,自我介绍道:“Jenny,你好,我叫白苏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