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17顾安之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吗?

白若素看了一眼门口,刚刚顾安之出去的时候门没有关,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从门口经过。

这很正常,因为她所在的是急诊室的暂时病房,并不是她平常住的VIP病房,肯定会有人走来走去,所以她也没有在意。

“我真正的名字叫白若素,对吗?”

霍杰也不惊讶,自从他知道她回到S市,回到顾安之身边后,就知道这件事她迟早会知道。

“恩,对。”

“以你的了解,顾安之以前对我好吗?你觉得他会做对不起我的事吗?”

“不会。”虽然他以前也曾经误会过顾安之,可是就从他这七年来都没有再找女人这一点,就能看得出他对若若是真的爱。

听到小黑也这么说,白若素一直紧绷着的脸终于扬起了一抹笑。

而这抹笑刚好被办好手续进来的顾安之捕捉到,他也跟着扯出一记微笑。“办好了,等会护士过来把针头拔掉就可以走了。”

白若素朝顾安之点了下头,示意他她都听到了,然后继续通话。

“过几天再给你打电话。记住要吃早餐,别我和欢欢乐乐不在你身边,你就不认真吃饭。”

不知道是不是工作的性质,霍杰的三餐经常都不按时。

虽然他开餐厅,自己的厨艺更是一绝,不过他似乎更爱煮给他们母子三人吃,自己每次则都吃得不多。

从白若素的对话中,顾安之便知道她在和霍杰通电话。

虽然他也知道若若和霍杰之间的感情,并不是爱情,可是他还是很羡慕霍杰,因为这七年,他能和他们母子三人生活在一起。

“霍杰?”待白若素挂断电话后,顾安之才简单的问了声。

“恩。”

一个恩字之后,白若素便没再说话。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她爱他!

不管有没有七年前的事,不管她到底是Jenny还是白若素,她都爱他。

内心来讲其实已经原谅了顾安之,可是嘴上却说不出口。她怎么都要为自己那两年非人的生活,小小的报复一下这个罪魁祸首。

至于要怎么做嘛,她倒是真没想好。

又是权浩宇亲自进来帮白若素拔掉了针头,“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一下,别累着,买点补血的药吃吃,你有点贫血。”

“对了,浩宇告诉你一件事,你可千万别惊讶。”

白若素下了病chuang,忽然想起了白祺睿,那个据说在医院躺了七年的男人,她的哥哥。

“嗯,什么事?”权浩宇微笑的问道,听她这么一说倒也非常好奇。

“那个,你上次不是让我帮你一个忙,假装成那个人的妹妹和他说话吗?”

白若素没发现她说这话时,权浩宇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不自然,还用余光瞟了一眼顾安之,发现他正疑惑的打量着白若素和他,于是立马收回了视线。

现在即使白若素还没说,他也已经猜到她说的是什么事。

难道,她已经恢复记忆了吗?

“恩。”

“什么叫假装成那个人的妹妹?”顾安之本就对这个权医生不是很有好感,总觉得他对若若有点不一般的情感。

现在听若若这么一说,他居然还让若若帮着他去骗人吗?

白若素没理顾安之的质问,继续和权浩宇说道:“上次你拿照片给我看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还在想这世上居然真有人和我长这么像。

原来不是像,我真的就是照片上的那个人。今天我才知道,我就是白若素,只是现在只有近五年的记忆,以前的事都忘了。”

“是吗?你就是白若素,太好了,那你以后可以多去和睿说说话。”

权浩宇在白若素讲话的同时,脑子正在飞速的转动着,想着要怎么圆好这个谎,才不会让顾安之怀疑。

“权医生,你们说的是老二?”

顾安之当然知道权浩宇现在是老二的主治医生,可是他担任老二的主治医生也不过就是这两个月的事,怎么可能会知道老二和若若的关系。

况且他还有若若的照片?!

照若若话的意思,他俩应该不只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才对。

顾安之如鹰的厉眸认真的打量的权浩宇,他没忘记七年前白伯伯所做的事,虽然老二最终悔过为了救他成了植物人。

可是白家所做的事却让他到现在都历历在目,如果权浩宇与白家有关系的话,那他是否也是怀着什么特殊的目的来接近他们。

“BOSS,你和浩宇以前不认识的吗?”虽然她现在知道了自己就是顾安之的老婆,可是BOSS这个称呼已经习惯了。

“对,我们说的正是白祺睿。”该来的不管怎么逃都会来,还不如直接面对。

顾安之顿了一下没说话,过了几秒之后,他把自己的车钥匙给白若素,开口道:“若若,你到车上去等我,我有点事要和权医生谈谈。”

“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吗?”白若素又不笨,从他俩刚刚的对话就大概能猜到这事应该和她还有白祺睿有关。

像顾安之这种人,如果不是与他惜惜相关的人或事,他怎么可能会浪费时间去和权浩宇谈。

“没有,你不用刻意避开,我也没有什么秘密是不能让你知道的。”

权浩宇大方的把白若素留下来,“坐吧,其实我的故事很简单,不会耽搁你们太长时间。”

白若素把钥匙还给顾安之,从她知道自己就是白若素后,她便很想知道多一些关于七年前的事,关于五大家族的事。

其实她很想问,白祺睿为什么会成植物人,曾经五大家族的白家又去了哪里?

上次到顾宅看到对面的别墅,看起来就像是久未有人居住。

白苏末死了,她又被小黑带到了寒鹰岛,白祺睿也昏迷住在医院,可是白家的长辈呢?以前收养了她的爸爸妈妈呢?

“我记得第一次见睿是在十年前,我还只有十四岁的时候。

其实……我是私生子,不知道爸爸是谁。家里只有妈妈和我两个人,那时候条件不好,很穷。

住也是住在那种人蛇混杂的地方,在那里我学会了偷和抢,后来因为偷东西被抓,还进过劳教所。”

权浩宇停顿了一下,白若素能感觉到他此时的情绪波动有点大,不再像平常那样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同一个表情。

“在我被关在劳教所的时候,妈妈……死了。

她是被我活活气死的,可是出来之后我依然没有痛改前非,反而变本加厉,变得越来越坏,最后还染上了毒瘾。”

白若素听到这里时,与顾安之相视对了一眼,她相当的惊讶。完全看不出权浩宇居然还有过这样的过去。

“遇到睿的时候,正是我最颓废最坏的时候。因为买毒品需要很多很多钱,于是我便又开始偷抢,有一天看上去就是贵公子的睿成了我抢的对象。

想当然,我没有成功,还被他打得半死。”

“浩宇,你的故事告诉我,真是人生处处都有狗血剧啊!然后呢?”

“正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我毒瘾发作,他没有见死不救,当场给我做了急救,还把我送到了我们市最好的医院。

后来他一直陪着我,戒掉了毒瘾,还出钱给我租了个房子,给我买了很多书,陪着我复习,直到我重新回到学校。”

权浩宇在回忆起当年那些不堪的往事,恍若隔世,他不知道自己如果没有遇到白祺睿,他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或许已经因吸毒死了,又或者因抢劫现在还在监狱里。

“哇,我哥哥居然是这样的人吗?人格好高尚的感觉。”

虽然在看小说或电视时,对于这种玛丽苏的角色,她真心不太喜欢。可是此刻听着白祺睿做的这些事,身为他的妹妹,白若素由衷的觉得自豪。

“是啊,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可以说如果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

“那后来呢?”这件事他从未听老二提起过,不过很久以前,可能就是十年前,老二的确是去过H国,并且待了很长时间。

“后来他就离开了H国,可是我俩一直没有断过联系。虽然电话网络都非常方便,可是我和睿都喜欢用书信的方式交流。在信里,他提到最多的一个名字,就是你——白若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