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16在我心里,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你的位置

照理说这只是一个误会,而且顾安之也证明了他是真的爱她,即使她死了,他都还是只爱她一个,她应该开心才对,可是她的心为什么还是那么痛呢。

忽然,白若素捂住胸口,脸色苍白的在顾安之面前晕了过去。

“若若,若若……你醒醒,快醒醒。”顾安之轻轻拍了拍白若素的脸颊,可是她却丝毫没有反应。

顾安之便一把抱起白若素,快步离开了家。

将若若放到副驾驶座,帮她绑好安全带后,自己才回到驾驶座上。

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瞟着白若素,难道他告诉她真相的做法错了吗?若若一定是因为受了刺激,或者是忽然想到了当年手术室发生的事,才会晕倒。

顾安之看着脸色苍白的白若素,心里非常心疼,也相当的着急。

“权医生,你让人准备一下,Jenny晕倒了,现在我正送她到第一医院。”

顾安之戴上蓝牙耳机,给权浩宇打了个电话。

顾安之的车速很快,加上他们所住的公寓距离医院也不是很远,一刻钟不到就到了第一医院的门口。

权浩宇也亲自出来在医院急诊部的门口等着,待顾安之的车刚一停下,他立刻指挥着人将白若素抬上了移动病chuang,推进了急诊室。

经过一系列的初步检查后,权浩宇说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可能忽然受到了什么刺激,我给她开点营养液,一会应该就会醒了。”

“麻烦你了。”顾安之坐在chuang边握着白若素的手。

权浩宇看到他和白若素这样,心里不免想起楼上依然还躺在病chuang上,没有任何起色的白祺睿。

“你客气了,这只是我作为医生的职责而已。”权浩宇接过护士拿来的营养液,亲自为白若素将输液的针头扎进去。

“那行,你照顾她吧,有什么事叫我,我得去巡房了。”

“好。”顾安之一向在面对外人时,不必要的话不会废话,直接了当。

又过了大约半小时,营养液输到一半时,白若素便醒了过来。

还没睁开眼,白若素便闻到了医院所特有的味道,心里便想到,自己怎么又进医院,这是不是有点太过频繁。

“若若,若若,你醒了。”顾安之一直注视着她的脸,所以在她眼还没睁,只是眼珠子开始打转时,就发现了她有转醒的迹象。

“我怎么了?为什么又在医院?”白若素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弱,回来才两个月时间,都不知道进了多少次医院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和S市这个城市相克,总是这么不顺。

“医生说没什么,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头晕吗?胸口闷吗?”

顾安之很紧张的问道,手还紧紧的握着她的。

白若素没什么表情的看了一眼顾安之,默默的将手收了回来,头转向一边,看着窗外。

“若若,你……”对于白若素的这种态度,顾安之能理解,可是还是觉得有点受伤。

白若素打断了顾安之的话说:“不要叫我若若,你还是叫Jenny吧。”

顾安之愣了一下,有点泄气的说:“你不相信我之前给你说的是吗?你到现在还认为自己只是若若的替身?”

“不,我记得在我晕倒之前就说过,我相信自己就是白若素。”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叫你若若?”既然相信,那为什么又不承认自己是白若素呢,顾安之对此非常不解。

“就因为我相信自己就是白若素,所以才这样。”白若素顿了一下,凌厉的眼神扫向顾安之。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自己,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和你的感情一直很好,那我不可能因为一份离婚协议书就会受那么大的刺激。

好吧,就算真的是因为离婚协议书受了刺激,但是以我的性格,我不会逃避,肯定会找你问个明白。

而不是待在寒鹰岛把自己给憋出了抑郁症。除非……”

“除非什么?”关于这一点顾安之也同样觉得疑惑,所以他才会怀疑当天在手术室还有比离婚协议书更打击若若的事发生。

“有两种可能,要么我俩的感情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好,那份离婚协议书让我万念俱灰,所以干脆躲在寒鹰岛不见你。

要么就是当天在手术室里还发生了什么事,而那件事让我根本就无法去面对你求证,所以才会自己躲起来伤心。

总之不管是哪种情况,我觉得我现在都不该对你有什么好脸色。

毕竟,我最痛苦的那两年,是拜你所赐。”

白若素用着从来没有用过冰冷的声音,说完这段话。

虽然她相信顾安之的确是爱她的,但他也一定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话,才会让她变得那么极端。

两年,她自杀了无数次,最后逼不得已,还让人清除了以往的记忆,这是何等痛苦的事,才会把她逼成那样。

她不可能听顾安之说这么两句,就原谅他,然后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那她以前受的伤不就白受了,不行,她说服不了自己。

白若素的性格本就如此,有恩必还,有仇如果不先报了的话,那就过不了自己这关。

“只要你不离开我,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没意见。”顾安之只怕她知道真相后,就离开他,毕竟她没有以前的记忆,七年前他们有多相爱只有他一个人心里清楚。

白若素没有接话,她之前被虐得那么惨,不虐回来心里怎能平衡。

哼哼,顾安之,你就慢慢等着接招吧!

“那你先休息会,我去办理出院手续。”顾安之知道若若并不喜欢医院,既然已经没事,当然还是家里待着比较好。

就在顾安之起身正要走时,白若素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了他。

“等下!”

“嗯?有事?”顾安之回头好脾气的微笑看着她。

“你先坐下,我还有话问你。”白若素的声音依然冷冷冰冰,完全没有平时的温柔。

顾安之倒是完全不介意,乖乖的听话坐下。他认为谁在知道这样的事后,都需要时间慢慢消化,再接受。

“欢欢乐乐兄妹俩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你是他们的爸爸?你和他们是如何联系上的,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还活着的?”

如果顾安之知道她在寒鹰岛,绝对不会等到现在,应该一早就去找她了才对。

顾安之并不惊讶她会问这个问题,如果不问可能反而会觉得奇怪,他没有丝毫隐瞒,完全诚实回答道。

“对,欢欢乐乐在你回S市之前就知道了。在公司五十周年庆的时候,第一次见欢欢乐乐,他们兄妹和你长得太像了,一眼就能认出是你的孩子。”

顾安之也不算是骗她,只是选择性的说了一些,回避了一些。

“后来从他们那里知道了你这几年的情况,于是就请他俩帮忙,让你当了我的保镖。

当然,我是以会一辈子都对你为条件,欢欢乐乐才肯帮我。

这七年来,我一直没有别的女人,因为在我心里,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你的位置,即使你永远不出现,我也不会再找。”

顾安之听从女儿的意见,该表决心的时候就一定不能错失机会。

若若现在对于他爱她这件事,非常没有安全感,他就得时时刻刻告诉她,他爱她,而且只爱她。

白若素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任何的变化,可是心里却是乐滋滋的。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不想听到心爱的人说“我爱你”这句话。

“你去办手续吧,欢欢乐乐快放学了。”

把顾安之支走之后,白若素给小黑打了一通电话。

目前她最信任的人只有小黑,欢欢乐乐兄妹俩很明显已经被顾安之收卖了,已经站在他那边,他俩说的话不一定客观。

只有小黑,他和顾安之并不是很熟,当然会站在她这边,绝对不会骗她。

“小黑,我有事问你。”

“你说。”霍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白若素看了一眼门口,刚刚顾安之出去的时候门没有关,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从门口经过——

宝贝们猜猜这个红衣女子会是谁?猜中有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