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14顾先生和顾太太的故事(上)

虽然欢欢平时好像除了对霍杰热情一点外,对其他人都是冷冷冰冰,其实他也很关心白若素。

“好,就这么决定,现在回去找她。”

顾安之其实心里也早就有了主意,只是在得到欢欢乐乐的支持后,更有底气而已。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不是拿不定主意,而是做了决定后,希望有人能支持这个决定。

“爸比,钥匙给你,我和欢欢回学校了。”

乐乐觉得,如果他俩跟着回去,人多口杂的说不定越讲越混乱,到时候妈咪说不定还会以为他们父子三人合起来欺负她一个呢。

“爸比加油!”乐乐勾住顾安之的脖子,亲了他的脸颊一下,以示鼓励。

看着欢欢和乐乐离开的背影,顾安之觉得自己很幸福。

当然,如果若若肯原谅他,那他就更加幸福了。

顾安之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坐着喝完了那杯咖啡,思考好应该怎么坦白,然后这才起身离开了咖啡厅——

白若素开着空调,披着毯子,蜷坐在沙发上看影片,地毯上安静的躺着一团团白色餐巾纸。

电视里正放着一部极度虐心的狗血言情剧。

白若素回到家里后,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才想起欢欢乐乐还在学校。

原本是想要去睡一觉,然后再从长计议。

可是洗了澡躺在chuang上,躺了大概半个小时,却怎么都睡不着,脑中也没有具体的在想事,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总在眼前闪过。

既然也睡不着,为了不胡思乱想,最后白若素干脆起chuang到客厅去看电视剧。

拿着遥控器把所有的电视台都按了个遍,要么就是广告,要么就是抗zhan片,后来她干脆联上WIFI,直接从网上找网友推荐的电视剧来看。

最初她其实是想看喜剧,想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好一点,什么都不想的开心笑笑。

可是不管推荐说是多搞笑的电视,她看不到五分钟就没有看下去的yu望,反而看着电视里的那些人笑着,她心里却更难受。

所以,她干脆找了部什么年度虐心大剧来看,要哭就哭个够吧,哭出来还舒服一点。

于是顾安之拿着钥匙开门进去,便看到了这样的情景。

地上已经有一大堆用过的揉成一团的餐巾纸。

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的白若素还在不停的抽纸,擦眼泪,往地上扔。

就连门开了,顾安之走进玄关,她都没有发现。

直到顾安之来到客厅,她才发现家里进来了人。

抬头一看,居然是顾安之。白若素擦眼泪的动作立刻顿住,眼睛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了好几秒。

然后自言自语道:“难道我看电视看出幻觉了,BOSS怎么会自己进来的。”

顾安之和她虽然已经交往了一个月,但基本还是发乎情止乎理,完全没有越界。当然她也没有给顾安之家里的钥匙。

白若素希望一切都慢慢进行,顺其自然,她因为没有以前的记忆,所以想先谈一段单纯与xing无关的恋爱。

谁知道……自己居然只是个替身。

“Jenny,不是幻觉,我是顾安之。”顾安之朝电视前走了几步,挡住了白若素的视线,“我们谈谈。”

听到顾安之的声音,白若素这才相信的确是顾安之来找她了。

“我不是和你说过我想冷静一下吗?”从他俩在公司分开,这才过了几个小时,她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来。

说实话,白若素的内心其实是开心的。不管是不是替身,至少现在看来顾安之还是很在乎她。

“这个时候让你冷静只会更糟,而且逃避也不是我的性格,我喜欢出现问题后立刻解决问题。”

顾安之走到白若素身边,接过她手上擦过眼泪鼻涕的餐巾纸,丢进一旁的垃圾筒里。

“你是怎么进来的?”白若素放下抱枕,往旁边坐了一点,然后和顾安之对视着。

“乐乐给我的钥匙。”

白若素没想到他会去找欢欢乐乐,可是为什么呢?如果他当她只是替身的话,欢欢乐乐当然会站在她这边。

既然他都已经来了,现在赶他出去也不现实,要谈就谈吧,省得她胡思乱想。

“好,我和你谈。说吧,你想从哪里谈起?你的亡妻吗?”

顾安之并没有立刻说出她便是白若素,而是先给她讲了一个故事,关于七年前他和他老婆的故事。

“白若素,我的老婆。”他没用亡妻二字,本来就活生生的坐在他面前,怎能称亡妻呢!

“她十一岁前一直在孤儿院长大,在她十一岁的那年,我第一次见她。

后来她被五大家族中的白家收养,就是你之前去老宅子时,看到的已经荒废了很久的对面的那幢别墅,那里就是白若素以前的家。

因为我在她被收养前见过她并救过她一命,所以她刚来S市时,就一直很粘我。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像个小跟屁虫似的丫头动了感情。

不过当时我已经有了女朋友,也是白家的女儿,白若素的姐姐白苏末。

就在我认识到自己的感情,打算要和她分手时发生了一件改变了我们三个人命运的事。

白苏末为了救我,被人轮Jian,当然这件事后来我才知道只不过是她的计谋而已,根本就没发生过。

就在这件事发生不久,若若向我表白,当时我真的很想答应,却又觉得很对不起白苏末,所以我拒绝了。

若若从那之后就完全收起了对我的感情,把我看成是姐夫对待,直到……

直到我和白苏末举行婚礼的当天,我才知道原本所谓的白苏末为了挡子弹,还有为了救我被轮,这些事全是假的。

因为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真正爱过白苏末,心里一直都只有若若一个人。

我非常后悔,为了一个心机如此重的女人,居然两次拒绝了若若的表白,甚至逼得若若想参加完我们的婚礼便出国留学去,短期内都不回来。

我知道若若心里也一样,一直都只有我一个。

所以,当天,我就带着若若去了美国注册结婚。”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白若素原本在他一开口讲他和他亡妻的故事时,心里是抵触的。

试问,谁愿意听自己男朋友和别的女人爱得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爱情故事。

可是慢慢的,她居然想入迷了,完全忘记了故事中的那个男主角现在正是她的男朋友,她只想知道男女主角的后续发展如何。

也许在她的潜意识里知道这其实是她自己的故事吧,虽然被清除了记忆,可在身体的某一个部位,还残留了相关记忆。

“后来当然就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这是七年来他第一次回忆起,从初识若若到后来与她结婚的整个过程。

在不知道若若还活着的那七年里,他根本就没办法完整的回想一次,因为太痛。

现在当然不一样,若若就活生生的坐在他面前,脸上还带着泪听他说着他俩从前的故事。

“她是怎么死的?”

白若素在公司曾听小陈他们说过,在ARS国际,顾安之老婆的这个名字是禁忌,不能提起。

如果是一般的亡妻,那应该没什么不能提的吧。

“那时候若若怀孕已经七个月,白苏末让人在若若身上注射了一种病毒,那种病毒必须七天服一次药,否则她就会死。”

“居然有这么毒的女人!”白若素听着恨得牙痒痒的,如果那女人现在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会狠狠的揍她一顿。“然后呢?她一定用这个事威胁你了吧?”

顾安之点了点头道:“恩,没错。她以此要挟我和若若离婚,如果不离的话,若若就会死。”

即使是现在回忆起来,顾安之也忍不住握紧拳头。如果不是白苏末,他和若若就不会放开这么多年。

“所以,你就离了吗?”白若素皱眉问道。

“我当时没有别的办法,老五和另一个医学界的奇才,两人一起研究能解这种病毒的解药,都没有研究出来。我只能先照白苏末的话,签了离婚协议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