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13直接把真相告诉妈咪吧

虽然顾安之此时,特别想把一切都说出来。

可是,他不能只考虑到自己一个人的感受,这件事也不光是他一个人的事。如果要向若若坦白,那就必须和欢欢乐乐商量,也要评估一下若若如果知道真相后,能不能承受得了。

于是,他没办法,只是暂时让白若素离开。

“好吧,那你回去好好休息,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

“那你开车慢一点。”

“恩。”

说完,白若素拉开会议室的门便走了出去。

顾安之独自一人面对着偌大的会议室,叹了口气。为什么他和若若的感情路总是这么不顺利。

如果这是老天对他俩的考验,那他绝对会正面迎战。

只要……若若不会再离开他,其他任何的考验他都乐意接受。

白若素回到总裁办之后,程程立刻窜到她身边问道:“慕晨姐,怎么样,那女的是不是顾少的女朋友啊?我怎么看着裴少好像和她更熟的样子,她到底是谁的女朋友?”

“都不是。”白若素此刻哪里有心情和她们八卦。

“你过去了那么久,应该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吧,都说了些什么,说说嘛,好好奇呀!”

“程程,我现在有点不太舒服,先下班了。”

于是,不再给同事盘问她的机会,关机拎包走人,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用时不到一分钟。

她现在也顾不上同事们会怎么想她,或者是怀疑她什么的,她此刻只想快些回家。

在经过会议室时,白若素的视线还是忍不住移到那里。

电梯直接下到一楼,急匆匆的走出ARS大楼,到外面的露天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

上车,发动……

此时,白若素才发现自己的手居然在抖,而且还抖得很厉害。

连将车钥匙插进钥匙孔都弄了四五次,才成功。

白若素深呼吸了好几下,这才踩下油门,方向盘一转驶出了露天车库。

白若素已经很久没有飙过车,自从回到S市之后,经常被乐乐唠叨,后来又加入一个顾安之。

他俩联合起来抵制她开快车,再加上S市的交通真的也不适合飚车,于是慢慢的这个毛病也就戒了。

可是今天,她就是不想乖乖听话,车下的油门猛的踩到底,车便刷的一下飞了出去。

这会并不是上班高峰期,路上的车并不是很多,也正好给她飚车创造了条件。

她发泄了,可看得跟在后面的顾安之却紧张不已,数次有冲动想飙到前面让她停车。

在白若素离开会议室后,顾安之便先行下楼,他并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向设计部的经理借了他的车钥匙。

他知道现在若若的心情不好,所以他怎能放心让她一个人开车回家。

万一出点什么事,他真会杀了自己。

不过他也清楚若若的个性,如果发现了他的车跟着,一定会更生气,所以他才没有开自己的车。

看着若若的车在车流中如蛇般左闪右躲,他也只能跟在她的后面加快速度。

开了大约有一半的路程,白若素的车终于慢了下来,顾安之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只是车速却慢得有点离奇,最后顾安之见白若素的车直接打了转向灯,停在了路边。

他很想下车去问她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可最终没去,只是安静的待在车内,隔着车身观察着。

白若素原本以为飙完车,她的心情就好了。

以前一直是这样,不管她的心情再不好,只要出去飙一趟车,回来心情就平复了。

可这次好像没有用,非但没有用,她在开车时,手臂上忽然觉得有些湿润。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居然在哭,而且眼泪就像打开的水笼头般,一发不可收拾,到最后已经完全影响了视线,只好把车停在一旁。

她虽然心情不好,但还不想死。她也没忘记自己是一个妈咪,还有两个孩子需要她照顾,绝对不能让自己出事。

长期开车当然对自己的车技有把握,不过也知道在自己这种情绪快失控的状况下,如果不停一下,就真的很可能会出事。

白若素趴在方向盘上,当然很巧妙的避开了喇叭。

在今天以前,她清楚自己喜欢顾安之,却不知道到什么程度。

到今天她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可自拔地深深的爱上了他。

就因为太爱,所以才会在意,也才会更介意自己是不是替身。

像是想到了什么,白若素抬起了头,反手将眼泪擦干。

从副驾驶座将包拎了过来,拿出手机,在手机浏览器上输入了“白若素”三个字。

搜索出来了很多很多的结果,她一一排查,终于看到有一条记录……

“白若素,诺亚集团创始人南宫爵的外孙女,也是现任诺亚集团总裁顾安之的妻子。”

她没想到对白若素的定义只有这么短短的一句,其他什么资料都搜不到,一张照片都没有。

她原本是想在网上找找关于这位顾太太的资料,想从中知道顾安之在她过世七年后,依然那么爱她的原因。

她也很想从网上找到白若素的照片,想看看自己和她到底长得是有多像?

真的像到会让顾安之把她当成替身的地步吗?或者只是她正好有白若素的性格,或者是某个她曾吸引过他的点,正好她也有。

即使是当替身,她也希望不是外貌的替身。

当然,以她这短短两个月以来对顾安之的了解,他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肤浅的人。

不过希望落空,在网上完全找不到白若素具体的资料。

正当白若素已经放弃,打算重新启动车子时,忽然一句话在她的眼前闪过。

“哥,我是若若……哥,我是若若……”

也是若若,又是若若!

权浩宇之前让她帮忙假扮的那个女人也叫若若,他又是顾家的家庭医生,哪有这么巧的事。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是她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事。

躺在病chuang上的那个人,他是白若素的哥哥吗?

白若素立刻重新拿起手机,输入了诺亚集团四个字。

因为她知道ARS是在白若素过世之后,顾安之才重新改的名字,要想知道七年前的事,那当然能搜诺亚集团这个历史更久远的公司名。

果然,显示有几百万条关于诺亚集团的信息。

第一条便是诺亚集团的百科,从公司的创始人到公司历界的高层,都有列出来。

不过看了一遍却没发现一个和那个植物人哥哥相似的人物。

虽然没找到他的信息,却又找到另一个关键词——五大家族。

其实像这些资料,包括白若素的信息,只要她一通电话,小黑一定都能帮她查到。或者连小黑都不需惊动,直接找欢欢应该就能搞定。

可是,在情况未明时,她不想让欢欢乐乐不开心。

在她和顾安之交往后,她察觉得到欢欢乐乐很开心,他俩都很喜欢顾安之。

当然顾安之也相当的疼他们,周末她和顾安之一起带欢欢乐乐出去玩时,真的很像是幸福的一家四口。

让她如何开口对他们说,其实他们的BOSS叔叔根本就不爱妈咪,他只是把妈咪当成是另外一个人。

至于小黑,那就更不能说,以小黑那火爆又偏帮她的个性。还不直接从寒鹰岛冲过来杀了顾安之啊!

她即使有些怨他把她当替身,可也不想让他死啊。

所以,她只能靠自己,慢慢一点点的调查。

找到S市的五大家族,从这里面白若素终于找到了她要找的人,白家长子白祺睿。

五大家族在顾安之这一辈全是儿子,五兄弟的感情也特别好,老大顾安之,老三穆昊焱,老四裴寒轩一直在诺亚集团工作。

而老二白祺睿是一名出色的心外科医生,老五陆温彦现在就职于哈佛大学生化研究所。

原来白祺睿是老二,那这么说来当时权浩宇给她看的那张照片上的女人就是白祺睿的妹妹,也就是顾安之的老婆白若素。

白若素双肩往下一垮,整个人都彻底软了。

她真的是替身,权浩宇让她当白若素的替身和白祺睿讲话,让他能舒醒。

而顾安之直接让她替她成为他的女朋友。

这个白若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居然对这么多人都如此重要,她又何其幸运居然和她长得如此的相象。

找权浩宇……

不对,权浩宇之前说过,她对白若素也不了解。

算了,还是先回去再思考应该怎么办?

说实话,在知道自己真的和白若素长得很像时,她心里是纠结的。并不是说,立刻便下了决心要和顾安之分手。

虽然很没出息,可是她真的舍不得。

白若素摇了摇头,她不能再这么想下去,再这样她会发疯。

回家睡一觉再想吧,她现在整个头都快爆了。

终于,在顾安之看她这么久没有动静,正打算下车去查看时,白若素又再次发动了车。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了,头很晕,好相念家里软硬适中舒服温暖的chuang——

一个小时后,学校旁边的一家幽静的咖啡店雅室内。

欢欢乐乐和顾安之面对面坐着。

顾安之点了一杯咖啡,两杯饮料后,便让服务生出去,没有吩咐不要来打扰他们。

“你的意思是说妈咪现在误会自己是替身,然后在吃自己的醋?”

听完顾安之的称述之后,欢欢下了以上结论。

顾安之在面对欢欢乐乐时,基本都是以成人的对话方式,虽然他的这对儿女才刚满七岁。

“可以这样理解。”

“爸比,你啊,怎么才刚刚好一个月,就又发生这种事。”

乐乐的小脸皱成一团,她很苦恼,为什么她的父母就不能像普通父母那样呢,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

真是让她和欢欢为他们操碎了心。

顾安之其实也很无辜,都怪老四,没事找个什么酒水妹来啊。

“你和那个酒水妹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吗?”欢欢很认真的打量着顾安之,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有没有撒谎。

在顾慕欢的心中,如果有比较的话,那当然还是妈咪会更重要一些。

所以,他得确定爸比是不是真的没有对不起妈咪,他才能决定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帮他。

“当然没有,我的心里只有你们妈咪一个人。

之前以为若若已经死了,可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找个什么替身来替代她,她在这世上是独一无二的,怎么可能有人能替代得了。

都是老四惹的祸,不过这事也不能完全怪他,毕竟他几十年都是这么活的,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他用自己的理解想要帮我,谁知道帮了倒忙。”

为了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形象,顾安之也只能一面表忠心一面出卖兄弟了。

反正老四和儿子的梁子早就结下,也不差这么一件,是吧!

现在最重要的是得到欢欢乐乐的支持,有他们帮忙,才能事半功倍。

如果他俩也不支持他的话,那这事就更麻烦了。

顾慕欢听到爸比的肉麻解释没什么感觉,不过可以肯定的就是爸比没有对不起妈咪。

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裴寒轩,那个长得比他高比他壮,却中看不中用的叔叔。

顾慕欢在心中默默的再次记下一笔,等着以后慢慢跟他算帐。

“欢欢,现在这个不是重点好吧。重点是妈咪误会自己是替身啊,这个要怎么破?”

乐乐撅着嘴,恨不得把裴寒轩和那个叫什么茱莉的女人都打包扔出S市。

乐乐的年纪虽小,可是却是个十足的女权主义者,最看不惯像裴寒轩这种一天换一个女朋友的男人。

谁让她身边的男人基本都是一等一长情专情的人呢,一个霍杰一个顾安之,都是痴情男人的典范。

她早就想好,以后一定也要找像Jack爹地或者是爸比这种类型的男人,绝对抵制裴四叔这种花心大萝卜。

晴晴妈咪之前曾说过,如果她以后的男人敢背叛她的话,晴晴妈咪一定帮她把那男人,直接给阉了。

虽然她是不太懂什么叫阉,不过听着就知道对男人来说被阉应该是挺惨的。

对了,可以用这一招啊!

“爸比,要不你自己把自己阉了,请求妈咪的原谅吧!”

顾乐晨很开心自己想到了一个妙计。

“阉?!”顾安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女儿怎么会说出如此惊悚的字。

“对啊,晴晴妈咪说有时候苦肉计非常好用,爸比你要不试试。虽然我知道你没有背叛妈咪,不过就当是表决心嘛。

我相信妈咪也还是爱你的,所以她看到你痛苦的话,一定会不忍心,然后就原谅你了。”

“白痴!”顾慕欢对于妹妹的言论,简单的给了两个字的评价。

顾安之则一头黑线,轻声的问女儿:“乐乐,你知道阉是什么意思吗?”

“不是很了解,不过我觉得对于男人来说应该是件很痛苦的事。”

顾乐晨回答得理所当然,完全不把欢欢的那句白痴放在心上。

“爸比,这阉到底是什么意思?晴晴妈咪说,如果我未来老公要是背叛我,或者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她就把他给阉了。”

顾安之觉得有必要找霍杰谈谈,警告他管住温晴的嘴。

以后他也得少让女儿和温晴在一起才行,这才七岁,都教了些什么呀。

“这个……阉啊……”顾安之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向女儿解释,这让他怎么说出口。

“直接把实情告诉妈咪吧!”欢欢适时的解救了尴尬的顾安之。

说到这个话题,顾安之的脸色立马变得严肃起来,“你是说告诉若若,其实她就是白若素,根本就不存在替身这回事?”

“对,直说。”顾慕欢此刻的表情和顾安之如出一辙,没有半点表情,如果不是自身气质好,长相好,真会让人看了很想扁他一顿。

不过人家父子颜值爆表,就是这么任性。

即使是一张面瘫脸,依然帅气逼人。

“就算这次让我们想到了方法,蒙混过去。可如果下一次再遇到什么传闻呢,到时候又要编什么样的谎言去骗她。

谎话说得越多,拖的时间越长,到时候真正爆发出来那就越危险。

再说,谁也不保证妈咪不会去调查白若素。

看到长得如此相似的照片,要么妈咪会更相信替身说,要么她猜到真相,哪一样对爸比你都不利,倒不如自己主动坦白。”

顾慕欢很难得的说了一长段的话,反正不管爸比最后做什么决定,他把自己的意见提出,采不采用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

“爸比,我觉得欢欢说得好像也有道理。”

反正现在Jack爹地已经知道了,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Jack爹地没有发火,也没有强行把妈咪带回寒鹰岛。

不过,事实就是Jack爹地好像也是支持爸比的,所以现在并没什么不可说的了。

“其实上午在公司我也想过要不要把真相都说出来,最后没说一方面是想和你们先商量。”

对于顾安之来说,欢欢乐乐不只是他的儿女,也是和他并肩作战的朋友,当然得尊重他们的意见。

“另一方面,因为我现在还没查出,若若以前得抑郁症真正的原因。我怕把真相告诉她,又会刺激到她。”

“爸比,你不是非常肯定以前的事都是误会吗?

如果真的你从未对不起妈咪过,那就算她真的恢复记忆想起了之前的事也没有关系,因为你在啊!

七年前是因为你不在,没人帮妈咪把误会解开,所以她才会生病。”

顾乐晨对于妈咪以前生病时期的事,完全没有印象,这都是后来Jack爹地告诉她和欢欢的,让他们不要再问亲生爸爸是谁这个问题时,说的。

顾安之沉默了一会,认真的思考着女儿的话。

“如果要解释就现在去,不要等太久,妈咪虽然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可如果任由她自己一个人去冷静,她就会胡思乱想钻牛角尖。”

虽然欢欢平时好像除了对霍杰热情一点外,对其他人都是冷冷冰冰,其实他也很关心白若素。

“好,就这么决定,现在回去找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