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11这女人就是白若素的翻版(第一更)

也许是因为灯光的原因,也许是当时的角度问题。总之,裴寒轩觉得那女人的一颦一笑活脱脱就是白若素的翻版,非常像。

裴寒轩想起禁yu了七年的老大,本来也喝了不少,可能脑子的运转也有点问题。

他就觉得在白若素的忌日当天,让他遇到了这个和白若素长得如此之像的人,一定是什么命中注定,是老大的缘份。

就算这个女人不能取代白若素在老大心中的地位,但至少可以让老大发泄一下嘛。男人憋太久,会容易出毛病的。

他当初真的完全是出于一片好心,谁知道货真价实的嫂子会突然死而复生啊!

好在老大终究是老大,那晚还硬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否则他真的要一死以谢天下了。

当晚,在裴寒轩离开之后,顾安之是有那么一瞬间将白茱莉看成了若若。

于是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紧紧的搂着,嘴里还一直轻轻的反复的喊着若若……若若……

白茱莉快被他搂得喘不过气来,刚挣扎着想从怀里离开,却被顾安之再次搂紧,说不要再离开他之类的话。

接着……接着顾安之就这么趴在她身上睡着了。

见顾安之不动之后,白茱莉这才推开他,让他躺在沙发上,俯下身子近距离的看着顾安之雕刻般的完美五官。

白茱莉虽然不认识顾安之和裴寒轩,可是光看他们的穿着就知道非富即贵。

于是便想着,也许,这就是她的机会,可以完全摆脱卖酒小妹的机会。

她推了推他,见他完全没有一点反应。如果再用力一些,他就会小声的重复嘀喃着若若这两个字。

白茱莉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心里却在想着,应该在怎样利用这次机会。

对,首先得知道他的身份。

白茱莉费了挺大的劲才把顾安之的钱包取出来,因为只要她靠近他的身体,这男人便会大手一伸将她揽进怀里,轻轻拍着后背,像是在哄她睡觉似的。

她猜测这应该是他的习惯性动作,对那个叫若若的女人。

不知道这个男人和“若若”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男人看起来就是那种电视里所谓的豪门,居然也会如此深爱一个女人,真是难得。

这让她禁不住多看了顾安之几眼。

不管多费劲,最终她还是把钱包拿到了手。

顾安之的钱包非常简单,只有几张卡,一张现金都没有,也没有身份证,一张什么电梯专属卡,还有几张黑金卡。

看来她没猜错,这男人绝对是个百分百的有钱人。

她本想把他扶到酒店去,然后伪装出他俩发生了关系的假象。

当然,她没想过这男人会真的对她负责,但至少应该也会开一张什么大额支票给她吧。

拿着那笔钱她完全可以离开S市,回自己的家乡去做点小生意,也不用再来当什么酒水妹了。

可是她个子太小,哪里弄得动已经完全睡死的顾安之,于是只好作罢。

可能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看起来就很亮眼的信用卡,白茱莉没忍住便在里面拿了两张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然后再等了一会,她便拉开门离开了。

她也没想到,早已离开的裴寒轩居然没有走。

他和他的妞就坐在大厅调qing,而视线则时不时的扫向顾安之那间包房。

在看到白茱莉走出来后,裴寒轩立刻走了过去。“怎么出来了?”

“那位先生睡着了。”白茱莉愣了一下,立刻扯出一个笑容,表现得特别镇定的回答道。

裴寒轩推开门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顾安之,然后拿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取出一叠百元大钞放到白茱莉手上。

“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有需要我会再找你。”

白茱莉拿到钱时,内心在疯狂的叫嚣着,她真的遇到贵人了。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可以说是连酒都没有陪喝,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便挣到了……粗略的目测了一下,这一叠钱至少一万。

“谢谢,谢谢先生,请等一下。”

白茱莉急忙跑到吧台找调酒师给了她一只笔,一张纸,很认真的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名字都写了上去,然后才转身回到裴寒轩这边。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随时联系我都行。”

“好了,你可以走了。”裴寒轩将那张小纸条收好后,便推开门进了包房。

后来过了一周就正好是ARS国际五十周年庆,在那个晚上裴寒轩和顾安之都知道了白若素还活着的消息。

正版的白若素回来了,当然也就不需要那个替身若若,于是裴寒轩也就再没提过这件事这个人。

顾安之则是因为一直有的酒后失忆的毛病,压根就不记得有这么个女人出现过。

只知道自己的专属电梯卡不见了。

而另一边白茱莉回到家后,便辞去了酒水妹的工作,天天抱着手机等待裴寒轩的联系,却一直都没有动静。

就这么过了两个月,直到前几天,她在电视上看到了关于裴寒轩的报告,这才知道自己当初遇到的是何等在人物。

于是,今天便鼓起勇气,直接到ARS国际来找顾安之。

只是她不知道两个月已经足够发生很多事。

况且,即使白若素没有回来,顾安之也不可能会找若若的替身,更不可能会找到她身上去。

白若素安静的听完了裴寒轩讲述的整个故事,表情……没有任何表情。

顾安之期间多次想打断裴寒轩,却最终选择了沉默。

老四其实根本就弄错了重点,他说这些的确是证明了他和那女人没什么关系,但也让她更坚信自己也不过是个替身而已。

裴寒轩看到白若素的脸色相当不好,以为她还是不相信顾安之和白茱莉之间的清白。

于是又道:“嫂子,这事都怪我。不是有句话说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会以为别人也是同样的人。

每次我不开心的时候,便会找个女朋友轻松一下,然后所有的烦恼便都没了。

我以为所有人都跟我一样,所以我才自作主张给老大找了个女人。

那个时候,我主要是以为老大除了嫂子外,根本不可能再爱上别的女人,所以才这么做了。

要是我知道老大会遇到现在的嫂子你,而且会再动惷心的话,打死我也不会做这种事。嫂子,你就原谅我和老大吧,我保证,那晚老大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顾安之见白若素的情绪越来越不好,他很怕她会突然大爆发。

“老四,你先出去。”

“哦,好吧。”裴寒轩无可奈何的起身,走到门口时还不忘回头强调,“嫂子,你真的要相信我,老大他什么都没做。如果我说谎的话,就让我交不到女朋友,从今天起再无xing生活。”

白若素挑了一下眉,还真是差一点就被这逗比家伙给气笑了。

发个誓都能这以与众不同。

顾安之直接起身走过去,拉开门把裴寒轩推了出去,然后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Jenny……”顾安之刚唤了一声她的名字,之后的话便被她打断。

“BOSS,对不起,我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绪不太对劲,此刻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还是让我冷静一下,改天再说吧。”

其实长情并不是一件坏事,他爱他老婆,这一点她完全不介意。

在悉尼,当时他喊她若若时,她也有过怀疑,怀疑若若是不是就是他老婆的昵称。

他如果因为长情一时唤错了名字,这点她可以理解。

可是如果他是因为她长得像他以前的老婆,所以才会对她好,才和她交往。

那……让她情何以堪。

“BOSS,其实不光是我需要冷静,我也希望你能冷静的想清楚,你到底喜欢的是我,还是只是长得像白若素的Jenny。”

顾安之这时特别想喊出来,你就是白若素,白若素就是你,我喜欢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

可是,他不能只考虑到自己一个人的感受,这件事也不光是他一个人的事。如果要向若若坦白,那就必须和欢欢乐乐商量,也要评估一下若若如果知道真相后,能不能承受得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