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10顾,你明明说过你爱我的

自称是顾安之女朋友的女人在程程把咖啡端给她后,拿起小匙轻轻的搅动着咖啡,然后端起来浅浅的啜饮一口。

随后发表了她自认为非常有深度的感言,“我就喜欢咖啡这独有的浓浓的颜色,微微的苦涩,还有细品下那淡淡的甜味。”

听完她的感叹,白若素顿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女人是有多作呀,喝个咖啡还要故意表现一下自己的学识吗?!

然后女人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总裁办在场的几位秘书都禁不住低下头,偷偷大笑。

“这种现磨的咖啡味道就是和速溶咖啡的味道不一样,只有这样的咖啡才配得上我的味蕾。”

程程听她说完,立马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程程:姐妹们,这女人太搞笑了,我明明就是去泡了一杯速容咖啡给她,瞧她品的那样,你们说我要不要好心揭穿一下呢?

小陈:算了吧,还不知道她和顾总什么关系,万一真是什么未来顾太太,你让她出糗了她还不得让你出公司啊!

程程:说得也对,不过我咋觉得顾少的眼光不会这么差啊,这女人是哪里好啦,这么假

白若素看着她俩的对话,嘴里只是微微一勾,她也挺想知道顾安之的眼光到底差不差。

小陈:是啊,而且不是传言都说顾少到现在心里都还只有去世的顾太太吗?所以很多关于他的绯闻都是假的,你们说这女的会不会也是假的啊?

程程:可是慕晨姐刚刚不是说了吗,这女人有顾少的VIP电梯卡,这可不是谁都会给的。慕晨姐,你怎么看,以前你不是也和顾少传过绯闻嘛,顾少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啊,那个以前的顾太太是什么样的人?

程程最开始时,也像其他的同事一样,对白若素抱有深深的同情,以为她被顾安之甩了。

也曾安慰过,或者是尽量在她面前不提起顾少,不过慢慢认识深了才发现,她对于提到顾安之真的完全不介意,后来她才相信他俩真的没什么。

因为知道白若素不会介意,所以程程才会这么问她。

厉慕晨:我也就比你入职早一个月,怎么会知道以前的顾太太是什么人。

小陈:对啊,也不知道是不是顾少命令的,现在完全找不到关于以前顾太太的资料。

程程:我听说以前还有什么微博爆料公开过顾太太的照片,不过现在都找不到了。

小陈:程程,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可以问周姐,她在顾少身边待得最久,应该见过顾太太。

厉慕晨:我想顾太太应该是个很出色的女人,否则怎么能让BOSS这么多年都还不能忘呢

白若素此时的话完全出自内心,她还不至于和一个已经过世的人争风吃醋,顾安之越忘不了他的太太,越证明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她会连同以前顾太太的份,一起加倍爱他。

程程:啊,我有一个重大发现!

小陈:什么?

厉慕晨:什么?

程程:你们没觉得这女人安静不说话的时候,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吗?

厉慕晨:咦,是吗?没觉得啊

小陈:对对,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种熟悉感

程程:陈姐,你说这女人是不是有点像慕晨姐?

厉慕晨:啊?像我!不觉得啊

白若素郁闷了,她和这个女人哪里像啦,反正听到这话她不是很高兴,感觉被侮&*辱了。

小陈:对,你别说,还真有点像,特别是那双眼睛,很像小晨。

白若素的视线从电脑屏幕往上移,移到了那个女人的身上,像吗?她怎么一点都不觉得。

三人闲聊了一会便继续做自己的事了,只留女人坐在等待区无聊的看着杂志。

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时间,女人有些坐不住了,将杂志往旁边一丢,起身走到了白若素的办公桌前。

“你老实告诉我,顾是不是真的在办公室会客,我都没有看你进去通报过,你是不是在耍我?”

白若素从专心的工作中抬起头来,面露微笑回应道:“不好意思,BOSS真的正在见非常重要的客人,暂时不能打扰,请小姐再等一会。”

“我告诉你,你不过就是一小小的秘书而已,如果让我知道你是故意拦住我,不让我见顾的话,等我当上顾太太,第一件事就是让顾把你给解雇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强烈第六感,这个自称是顾安之女朋友的女人,在总裁办在场三位秘书同时在场的情况下。

她愣是非要找白若素的茬,估计是感觉到了威胁吧。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秘书一个个的还不都是抱着想哪天能爬上顾的chuang这种心态。我警告你们,不要妄想。”

白若素真是对她无语了,她这个正牌女友都还没讲话,这女人居然还敢对她呛锵。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还在公司,里面还有重要客人,白若素真是恨不得把这没素质十分让人恶心的女人给直接丢出去。

“你怎么说话呢,我们安份守已的做着自己的工作,凭什么要让你这样的人羞&*辱。”

程程这女孩子有时候就是年纪小,说话直,见不得别人冤枉她。

“你不知道外面有种说法,秘书还不如*呢,人家出来卖的,至少还能得到报酬。瞧你们这些秘书,什么都得不到还一个劲的求着让老板睡。”

这女人一看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仗着自己与顾安之有一段特殊的缘份,于是便开始张牙舞爪,胡言乱语。

“你的意思是说你自己是*了?”程程嘴角一挑,讽刺的笑问。

“一个小丫头嘴居然这么贱,看我今天不撕烂你的嘴。”说着,女人便直接冲程程扑上去。

不过在她还没碰到程程时,便被白若素挡在前面,拎起她的衣领,然后整个人便这么飞出了办公室,落到了走廊的地上。

真的是飞出去的,一点都不夸张,最后落下时,还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

“先不尊重人的是你,还想打人,你真以为自己是我们的BOSS夫人呀。想解雇我是吧,好啊,等你真的成了顾太太再说。

不对,如果你真能当上顾太太的话,那说明BOSS的眼光非常有问题,那这样的BOSS我还不乐意跟呢,到时候不需要你解雇,我会自动辞职不干。”

白若素刚开始对她微笑,那是她作为秘书该有的素质。

她是有素质,可不代表可以任由人在她面前嚣张,对她的同事又是嘲讽又是动手。

这女人今天遇到了她,只能说,算她倒霉。

这样的动静当然也就惊动了总裁办公室里的顾安之。

“不好意思,我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周琳琳先于顾安之站起,立刻朝顾安之和两位贵宾点了下头示意自己先出去了解情况。

一般这种情况都是秘书出面,可是顾安之因为担心白若素,于是道:“我去,你们继续谈。”

办公室内除了两名秘书,两位贵宾以及顾安之外,还有专门负责这个新建商场项目的裴寒轩。

顾安之朝裴寒轩示意了一下,把大局交给了他。

然后顾安之起身扣上西装扣子,走了出去,顺带将门关上。

他一出去便看到自己的三个秘书都没有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而是不知道为什么站成了一排,背对着他。

“发生了什么事?”顾安之严肃的声音从众人的身后传来。

程程和小陈同时转过身来,低头弯腰恭敬的喊了一声,“顾总。”

然后白若素这才缓缓的转过身,在她转身的时候,顾安之也终于看到了那个自称是他女朋友的女人。

不过顾安之的视线只在她身上扫过一秒,然后便将注意力放在白若素的身上,看到她没有受伤,也就放心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若若似乎经常都在受伤,明明他俩在公司已经快完全无交集了,但还是会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人会找她麻烦。

“怎么回事?这个人是谁?”顾安之微抬下额,看向跌在地上,还未起来的女人。

程程三人还未回答,便听到女人娇嗔的声音传来,“顾,你终于来了,过来扶我一下好吗,好痛!”

原本在摔倒之后,她便想要立刻起身,可是在起身的前一秒却听到了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于是立刻又趴下,装可怜。

程程的小陈站在一边,白若素站在一边,两边都往后退了一步,正好给顾安之留了一个过道的位置。

顾安之慢慢的上前走了几步,认真的打量了一番,手伸了出去,“你……”

看到顾安之终于上前答搭她,女人开心得立马伸出手,以为他是要扶她。

而且伸手的同时还不忘挑衅的瞪了白若素和程程一眼,意思好像就在说,让你们欺负我,等着被解雇吧。

不过,顾安之的下一句话却彻底的打破了她的幻想。

“你……是谁?”

也不等女人回答,更没有问她为什么会跌坐在地上,转身对三人中资历最深的小陈说:“总裁办什么时候这么随便,谁都能想来就来,还不快处理掉。”

“对不起,顾总,我马上处理。”

小陈并没有说这人是白若素让前台放上来的,她可是见证了顾少之前有多偏袒白若素,虽然现在他俩好像是分手了,或者顾少已经对她失去了兴趣。

但从他没有开除白若素,反而越来越重视她来说,白若素在他心里一定还有些份量。

“你放开我,你算什么东西。”女人高喊着推开小陈,然后冲上去拽着顾安之的衣角,“顾,你不记得我了吗?你看,你那晚把这个都给我了。”

女人拿出VIP电梯卡和金卡,试图让顾安之回忆起与她的过往。

“你当时还说,拿这个VIP电梯卡就可以想什么时候找你就什么时候来,还有这个金卡,你让我不管想买什么都可以买,只要我答应永远都不离开你,你都忘了吗?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都忘了那晚你对我多温柔多深情了吗?”

女人特别委屈的哭诉着顾安之的绝情。

而女人嘴里说出的那些事,也让在场的这位都愣住了。

程程和小陈是觉得原本顾少的口味这么独特啊,居然喜欢这种女人。

白若素的重点则在于那句“那晚你对我多温柔多深情”,女人是在暗示她和顾安之曾经有一个很深情的晚上吗?

顾安之在听到这话时,眉头皱起,看向白若素。发现她也正用一种研究的眼神望着他。

那眼神中有怒气,不过他能看出来白若素也没有完全相信女人的话,而是在用眼神问他,到底那话是真是假。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人带走。”他可不想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被一陌生人破坏。

白若素此时还是选择相信顾安之,毕竟以她对他的了解,这女人并不是顾安之喜欢的类型。

当然,她安静的时候除外,这女人安静时,倒还不差。

“顾,你不能这么对我,你明明说过你爱我的,你……”

白若素见小陈根本就弄不动这个女人,于是主动上门拉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道:“如果不想被摔得更惨,最好乖乖离开这里。”

女人眼看顾安之完全不理她,又怕了白若素,于是便打算暂时先离开,从头再计。

正当她要离开时,总裁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打开,这次出来的裴寒轩。

他因为见顾安之出去之后,吵闹不但没停反而闹得更厉害,他知道老大一向不喜欢处理这些,便打算由他出面解决。

结果刚一出来,裴寒轩便后悔了,恨不得把时间倒回到一分钟前,他发誓绝对不会去趟这浑水。

“四少,裴四少,你在这里就太好了。顾居然说不认识我,你帮我作证,那晚我和他是不是在一起。”

女人一看到裴寒轩,立刻甩开白若素的手,奔了上去。

“这个……”裴寒轩不太自然的看了白若素一眼,妈呀,怎么这种事非要让他碰上,万一没处理好,让嫂子误会了,老大会不会杀了他呀!

裴寒轩尴尬的表情实在太明显,白若素也不想顾安之成为大家的笑话,于是道:“BOSS,会议室现在空着,你们去会议室谈谈吧。”

“走吧走吧,去会议室再说。”

裴寒轩拽着那个女人便朝另一头的会议室走去,反正他想的就是,不管怎样先把这女人和嫂子分开再说。

万一到时候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真是会被老大砍的,谁让这个麻烦的女人是他招来的。

顾安之看着裴寒轩的背影皱起眉头,他是真的对这个女人完全没有印象。

可是老四认识,而且似乎好像还特别怕她面对若若。难道,在他喝醉之后,真的发生过什么事吗?

他的专属电梯卡在两个月前的确丢过一张,就是在若若忌日的第二天,便发现不见的。为什么会在那个女人手上?

顾安之这时也不那么确定,因为他和失忆后的若若有一样的毛病,喝醉后的事,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记得。

必须得把这件事弄清楚,于是顾安之回到办公室打算先将公事处理好再过去。

里面的合同方案基本裴寒轩已经和对方谈好,顾安之进去后也就是签了一下字而已。

把客人送走之后,顾安之便朝会议室走去。

白若素其实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最初也许她不信她的话,可是在看到裴寒轩好像也很紧张的时候,就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

“慕晨姐,你说这女人是不是其实要找的人是四少,只是认错人了呀!”

待客人离开之后,总裁办又只剩下程程、小陈和白若素三人。

小陈也觉得程程的这个猜测很对,毕竟她们都宁愿相信裴寒轩的花心饥不择食,不愿相信顾少会与这种没素质的女人有什么纠葛。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不奇怪啊,四少那么花心,身边的女人几乎天天都在换。不是还有人传过他说一个女人的保持期只有三天这样的话吗?”

“慕晨姐,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程程看白若素在发呆,于是从手肘撞了撞她问道。

“啊……”白若素打了一个激棂,她完全不知道程程在问她什么问题。

她此刻整个脑子就在想那个女人和顾安之的关系,于是便找了一个借口道:“我去问一下顾少他们需要茶吗?”

端着三杯咖啡走到会议室的门口,白若素深深吸了一口气。

淡定,冷静,你现在是BOSS的秘书,不是女朋友。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能激动,一定要给BOSS解释的机会。

白若素对自己反复说了两遍以上的话后,这才轻轻敲了几下门,然后推开走了进去。

顾安之一见白若素进来,脸上便变得柔和了许多。

而裴寒轩则恨不得把头埋到桌子底下去,他完全没脸见嫂子,早知道嫂子没死,他绝对不会自作主张,做这种蠢事。

白若素进去后,几个都没有说话,她也只是安静的将咖啡放下,然后就打算转身离开。

这时,顾安之也起身想随她一起离开。

就在这时,女人又开口了。

“顾,你还记得你那晚一直搂着我,叫我若若吗?你……”

走到会议室门口,手正握着门把的白若素,忽然愣住,然后转身回走了几步,一把抓住那女人的手臂,“你刚刚说BOSS叫你什么?”

女人对这个刚刚把她扔出办公室的白若素完全没有好感,态度不友善的回答道:“关你什么事。”

“Jenny……”顾安之也愣住,他怎么会对一个陌生女人喊出若若呢?虽然他没有醉酒后的记忆,可也不可能做出这么离谱的事啊。

白若素没有理他,她脑中一直重复着若若,若若这两个字。

在他俩交往之前,在沙漠顾安之受伤昏迷期间,他叫过她两次若若。

如果只是那样叫她,也许她还可以当成什么都不知道,或者是什么特殊的巧合。

可是,眼前这个自称的他女朋友的人,也被他叫过若若。

最重要的是,就在刚刚,程程和小陈都说这个女人安静的时候很像她,特别是眼睛。

那,如果这样推理的话,是不是其实这女人像的不是她,而是她和这个女人都很像另外一个真正顾安之深藏在心底的人——

最近忙着搬家的事,会比较忙,更新估计都会比较晚,但不会断更,每天保底6000+,等我稳定了有时间一定会加更补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