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08笨,生男生女又不是妈咪能决定的(爆笑小剧场精彩必看7000+)

白若素的手一直被墨兰握在手里,暖暖的,就和她想象中妈咪的手一样的温暖。

慢慢的那股突然冒出来的紧张感,就在这温暖的手中消失不见。

“你是不知道安之的眼光有多高,我一直担心他会就这么孤独终老。所以,你的出现就是我们顾家最大的恩赐,其他的我和他爸什么都不需要,只要你们俩开开心心,你们过得好就行。”

墨兰说着,有些激动,眼泪便情不自禁的滑落下来。

她的女儿,她以为已经去世的女儿,现在终于又重新回到了他们身边。

虽然不是以女儿的身份,但那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大家在一起。

“你瞧瞧,你妈是太开心了。听到你和安之在一起的消息,我俩都很开心,这开心程度啊完全不亚于知道家里又添一个小家伙的开心。”

顾翔烯更加直接,把儿子挤到一旁,坐到了若若的另一边。

他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合时宜,以前若若和他本来就很亲。

倒是白若素,对于顾翔烯的这个行为有些愣住了,她知道兰姨顾Uncle是好人,应该也不会介意她结过婚或是有两个小孩。

可是完全没想到他们对于她和顾安之走到一起的事,会这么支持,好像比她这个当事人更激动。

特别是顾爸爸,刚刚居然直接说“你妈”,他们顾家的男人是不是都这么直接神速啊。

她才刚和BOSS交往一周多时间,这么快就要让她叫兰姨妈妈了吗?!

虽然觉得有些震惊,不过白若素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很开心。

为BOSS有这么温暖的一对父母觉得开心,为自己以后有可能会成为这个温暖家庭的一份子开心。

她虽然没有记忆,不过也听小黑说过,他俩以前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因为从她有记忆之后自己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咪,而且在寒鹰岛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孤儿。

所以对于爸妈她也没有过多的幻想过,也没有说羡慕别人有父母疼爱。

可这一刻,当兰姨和顾爸爸都紧紧握住她的手,对她的加入表示欢迎的时候,她才第一次感受到了长辈的那份慈爱。

“爸,妈,你们别这么激动,会把Jenny吓到。”

顾安之适时的出来解围,把白若素拉到另一边沙发上坐着。

“妈,你最近怎么样?孕吐还严重吗?”

顾安之的一句关心让整个画风瞬间发生改变,这下不好意思的就变成了墨兰。

白若素在旁边听着也是,觉得有点诡异。

儿子问妈妈孕吐的问题,好像是让人挺难为情。

“奶奶每天早上都要吐好多次,吐完之后就脸上苍白。妈咪,你以前怀我和欢欢的时候也这么痛苦吗?”

顾乐晨好奇的看着墨兰的肚子问道。

关于这个家庭的新成员,欢欢乐乐在得知后,表情各异,内心更是完全的不一样。

在顾安之白若素离开S市去英国的第一天,欢欢乐乐便被接到了顾家老宅,和两老住在一起。

第二天一早乐乐就发现了狂吐的墨兰,刚开始还很担心奶奶是不是生病,后来顾翔烯告诉他们,他俩可能会多一个阿姨或者叔叔。

乐乐听到后特别开心,还说等宝宝出生之后,她要给他/她买很多玩具,衣服什么的。

还会担当起保镖的职责,保护小宝宝的安全,不让任何人欺负她/他。

可欢欢却完全不这么觉得,一想到会冒出一个比他年纪还小的长辈,而且还是直系的长辈,欢欢就不太淡定,心里非常别扭。

“咦……对不起,妈咪也不知道耶!”白若素第一次觉得没有以前的记忆,有些失落。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怀孕的症状,也不记得欢欢乐乐两岁前有些什么搞笑的事,或者是什么时候开始走路啊,什么时候开始说话,喊妈妈的时候是多大啊!

这些她都通通都不知道。

可能乐乐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急忙跑到白若素怀里蹭了蹭,“妈咪没关系,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以前的不记得没关系,等你下次怀孕时好好记住就行了。”顾安之完全不在意父母孩子的目光,直接搂着白若素的肩,轻声的笑道。

“谁要给你生孩子呀!”白若素娇嗔的推了一把顾安之。

顾安之一脸严肃的表情又搂回她的肩,“当然是你啊!”

BOSS,你当着父母还是未成年孩子的面说这个话题,你就不觉得丢脸吗?

白若素发现越接触顾大BOSS,就发现他离冷酷真的越来越久了。

“妈咪,我想再要个妹妹,可以吗?”乐乐一脸期待的侧着头看向她的妈咪大人。

白若素默了。

顾乐晨,你以为你这是在点菜吗?

顾安之父女俩成功的把话题转到白若素身上,一家人气氛很好的闲聊着。

让白若素几度忘记这是一个重组的家庭,就像欢欢乐乐真是顾家的孩子一样和谐快乐。

咦,白若素忽然一想,她似乎真的和姓顾的有缘,欢欢乐乐的亲生爸爸也是姓顾。

这样倒好,以后她和顾安之结婚的话,欢欢乐乐完全不用改姓,也不会有人会问,为什么你们姓X,而你们爸爸的姓Y这样的问题。

“笨,生男生女又不是妈咪能决定的。”欢欢非常难得的插嘴道。

几个大人愣了一下,除了白若素外,众人随即哄堂大笑。

“欢欢,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连这都懂。”顾翔烯笑得都快飙泪了。

欢欢却一点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可笑的,不知道这些大人都在想什么,笑得前仰后翻。

笑点其实就在这,因为他一点都不觉得好笑,所以大人们才会觉得搞笑。

“生物学而已,又不难。”欢欢那张稚嫩的小脸微微皱着,很不屑的回答道。

白若素真的很想找个洞钻一钻,她第一次见男方家长,欢欢乐乐就不能让她保有一些矜持吗?哎……她高贵大方,优雅淡定的形象全毁了。

“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一定很累了吧!安之的卧室已经换好了新chuang单,你们先上去休息会,一会吃饭时叫你们。”

面对墨兰的“你们”,还有那句安之的卧室,白若素也是醉了。

难道她看上去就这么随便吗?这才刚开始交往就让他们*,进展是不是忒快了。

在悉尼,虽然他俩也共chuang了几次,可是都是老老实实纯睡觉聊天,什么都没干。

“不用了,我……”白若素本来想说,不用麻烦了。她和欢欢乐乐这就回家了,下次再来拜访。

不过她的话还没有出口,顾安之就顺着说道:“我们不在家里吃,和老三他们约好,一会在外面聚聚。爸妈,你们要一起吗?”

闻言,白若素侧着头,用眼神询问顾安之。

他什么时候给她说过今天要去聚餐?顾安之这是想在一天之内,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吗?

“哦,那好吧,你们年轻人好好的去玩,我俩就不参合了。不过既然你们要出去玩,那欢欢乐乐就在这里多住一晚好了,你们也玩得放心一点。”

瞧瞧,多体谅的未来婆婆,白若素只能说她真的很幸运啊。

不单单遇到了BOSS,还幸运的遇到了善解人意的公公婆婆。

只是,白若素将顾安之拉到一边,小声说道:“BOSS,为什么这么着急聚会,我们这才刚回来,以后时间不是还多着吗?”

“我得趁你还没反悔之前,先公之于众,这样你就算想跑也跑不掉了。”

顾安之说得理所当然,一副你要想跑,我就发动全世界围攻你的气势。

好吧,白若素没想到顾安之这么爱她,已经爱到如此没有自信的地步。于是调侃道:“那你还不如直接带着我去把证领了得了,这不更安全。”

“可以吗?如果你没意见,我当然乐意。要不,我先开车送你回家拿户口本,我俩先把证领了再去聚餐。”

顾安之双眼冒光,觉得这个提议非常好。

虽然他俩现在在法律上也是夫妻关系,但因为他们以前是在美国注的册,也没有一个正式的结婚证,这次去办一个也挺好。

白若素的嘴张成了O字型,急忙解释道:“我只是开玩笑的,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别让穆少他们久等。”

她实在是没法再继续待下去了,谁知道顾安之还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

“也不急于这一时,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先洗个澡换套衣服再去也不迟。”

顾安之扯了一下衣服,故意闻了一个味,皱着眉道。

白若素瞪了他一眼,现在在他爸妈家,她这是要去哪里洗澡,又去哪里换衣服啦。

他俩的行李这会估计还在路上,还没有寄到。

“没关系,Jenny,上次被淋湿后的衣服正好还在家里,已经洗好,就放在安之的衣柜里,你洗完澡就可以换上。”

墨兰的话让白若素没办法再拒绝,只好硬着头皮跟顾安之上二楼去。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才来顾宅两次,两次都要在这里洗澡,还真是挺奇怪的。

不过两次的感受却完全不一样,上一次就觉得是顾爸爸将她淋湿了,因为觉得不好意思让她穿着湿的衣服回家,所以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可是这一次,因为是以顾安之的女朋友身份来的,在家里洗澡,而且顾安之也要洗,她就总觉得非常ai昧。

到二楼后,当然是一人进了一间卧室。

为了让白若素觉得方便一些,顾安之便让她到他的卧室里的浴室洗,而他自己则到顾爸爸他们房间去洗。

白若素一拉开门便直接钻进了浴室,想着快速解决掉这件事,于是便飞速的洗了一个战斗澡。

洗完之后擦干身子,却悲剧的发现要换的衣服没有拿进去。

更要命的是,她刚刚因为太着急,好像只记得锁浴室的门,卧室的门只是拉上而已,并没有反锁。

如果这个时候她出去的话,会不会……

白若素真是被自己给蠢哭了,她发现和顾安之在一起后吧,已经多次发现自己没带脑子做事。

哎!

白若素一声长叹。

能怎么办?只能围上浴巾,打开浴室门的反锁,拉开一个缝,探出一个小脑袋看看外面有没有人。

没人!

衣柜就在chuang边,距离浴室很近。

时机正好,白若素立刻轻轻的踮着脚尖从浴室出来,然后直接朝目标衣柜奔过去。

从浴室出发到打开衣橱一气呵成,非常顺利。

而且一打开便看到了挂在最中间的连衣裙,便是她的。

只是……衣橱里除了她的这条连衣裙外,还有许多的女士衣服,基本上占据了整个衣橱的一半。

白若素被这些衣服吸引住,心里默默的想道。

为什么顾安之的衣橱里会有女人的衣服,这些都是他过世的太太的吗?

不是一般来说,过世之后都会把她的衣物都烧掉,或者是与死者埋在一起吗?

看来,顾安之真的是个很长情的人,他一定很爱他老婆,所以才会在她死后依然保留着这些属于她的东西。

只是有点奇怪的是,这间屋子里除了这些女士衣服外,并没有顾安之和他老婆的照片。

这似乎又有一点不太合理。

白若素已经忘了自己正围着浴巾,里面什么都没穿,只顾着认真的打量顾安之的卧室。

有人说过,当你爱上一个人后,你就会很想了解他,了解他的所有,包括他的过去。

所以,这次进来顾安之的卧室和上次的心情真的完全不一样,上次洗过澡换好衣服就下楼去了,对这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此刻却刚好相反,对卧室内的什么都感兴趣,连chuang单用的是什么颜色,什么材质,她都有兴趣知道。

不知不觉就看入了迷,直到忽然……卧室门把传来了转动的声音,白若素才瞬间惊醒过来。

可是再回到浴室已经完全来不及了,白若素只能蹭的一下跳到chuang上,钻进了被窝,用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

在白若素盖好自己的瞬间,门被推开,顾安之穿着浴袍,一只手拿着毛巾边擦着湿头发边走了进来。

一进门的第一反应便是浴室没有水声传出,第二反应便看到浴室的门正大大的开着,接着才发现他的chuang上鼓起了一团。

顾安之的嘴角慢慢的往上扬起,转身走回了几步,将门拉上并转动了小锁,将门反锁上。

白若素躲在chuang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因为四周都很安静,所以门被关上并锁上的声音她听得非常清楚。

会这么做的人只有一个,那么进来的人一定是顾安之,而且他肯定已经发现了她躲在这里,所以才会锁上门。

白若素真的对自己很无语,刚刚还不如就那么站在那不动,也比躲在chuang上好啊。

他该不会是认为她这是对他的一个暗示吧!

千万别想歪,千万别想歪。

事实证明,顾安之本来是没有想歪的,因为他知道若若不是这种性格的人。

可是……为了他自己的xing福,顾安之决定故意想歪。

用毛巾用力的再擦了几下头发让其不滴水后,便将毛巾放到一旁的椅子上,然后朝chuang边走去。

白若素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发现自己没办法再躲下去,于是猛的掀开了被子,露出了头。

“BO,BOSS,你进来做什么?”白若素刚一问出口便觉得自己蠢。

一个正常的成年男人,女朋友什么都没穿的躺在他卧室的chuang上,他会想做什么,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

顾安之坐到了chuang边,低垂着黑眸望着她,过了一会儿,若有似无的朝她ai昧的一笑。

然后慢慢的俯下身子,在鼻尖抵住白若素的鼻尖时,停住,朝一旁的耳垂侧了侧。

“你觉得,我想做什么呢?”

顾安之鼻息温热的气息轻轻拂过白若素雪白的脖颈处,灼热得恍若会烫人般,令她不由自由地微微轻颤着。

“BO,BOSS,其实这……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你先起来,我们谈谈好吗?”

白若素急忙从手抵住顾安之的肩,把他推得离她远一些。

而这样的结果便是,她的香肩自然露了出来,被子是丝绸的本就很滑,在她双手一抬起,被子便顺势往下滑去。

从顾安之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xiong前那条若隐若现性感迷人的*。

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而且还是分开了七年的爱人,此情此景,要是不想做点什么,那还真不是正常的男人。

“嘘,别说话。”#已屏蔽#

白若素闭上眼睛,害羞的不敢看顾安之。

虽然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咪,可是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闭上眼睛后,身体的每个细胞似乎都能更加清楚去感受这种抚摸带来的驿动。

“BOSS,你别……”

白若素完全没想到不过就是洗个澡嘛,居然也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早知道她宁愿就这么脏着去聚会好了,也比自己在聚会前就成了顾大BOSS口中的甜点要好。

顾安之缓缓的俯下身子,原本他也并不是想真的要做什么,只是想一亲芳泽,解解馋而已。

可是随着吻越来越深,他却越来越不想停下来

正当顾安之情不自禁,想要完全掀开被子覆上去时,重重的敲门声传来。

接着便是乐乐悦耳的童声传来。

“妈咪,你还没有洗好吗?奶奶熬的鸡丝粥熬好了,她让我来问你,要不要先吃点再出去。奶奶熬的鸡丝粥很香哦,比Jack爹地煮的还要香。”

当然,对于顾安之来说,这时候乐乐的声音可绝对不能算是悦耳。

白若素原本已经被顾安之的唇*了,也有那么一瞬间打算把自己完全交给他。

不过在听到女儿的声音后,她瞬间满血复活,在应了女儿一声,说马上就出去之后,用力推开顾安之,直接裹着被子跑进了浴室。

刚进去又立刻裹着跑回来,到衣橱取下自己的衣服,再次跑回浴室。

顾安之则躺在chuang上看着她来来回回的这么跑,对于女儿的打扰导致到嘴的美食没吃到,虽然有一些可惜。

不过倒不至于会心情不好,嘴角一直显上扬状的他,非常期待他和若若重新成为夫妻的那天。

五分钟后,白若素已经换好衣服,抱着被子走了出来。

可能是还有点不太好意思,从浴室出来后看都没看顾安之一眼,便直接走到门口拉开门,走了出去。

白若素刚一走出去,顾安之便听到乐乐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妈咪,BOSS叔叔人呢,你看到他了吗?奶奶明明说他在奶奶他们房间洗澡的,可是我进去后没看到BOSS叔叔,浴室门也是开着的。”——

乱七八糟的逗比小剧场——

某天,无聊的鑫妈办了一场盛大的颁奖典礼,邀请了最近非常受欢迎的各界名人到场。

比如商界的代表人物顾安之,佣兵界的翘楚墨澄,奥斯卡影后温晴,最多金的厨神厉枫殇,等等等等

获奖名单均由鑫妈一人投票决定。

所谓我的典礼我作主。

鑫鑫麻:欢迎各位主角配角路人甲乙丙丁,还有我最爱的读者们,对鑫妈的支持……(此处省略一万字)。下面废话不多说,直接进入颁奖环节。

此事应有掌声(音效:啪啪啪)

裴寒轩:废话那么多,快点颁奖,我的honey还在酒店等我

鑫鑫麻小声嘀咕:那么花心,小心得艾滋。

鑫鑫麻:那么,我们颁的第一个奖呢,就是最佳情侣奖,是不是很期待这个奖花落谁家呢?(停顿了片刻,没有人回应)好,下面我就宣布,最佳CP奖,由我们的新人权浩宇和大家一直纠结是喜欢还是讨厌的白老二获得。

此奖一宣布,下面一片哗然。

裴寒轩:鑫妈,你是脑袋秀逗了吧!权浩宇怎么可能和我家老二是情侣,他们是男的,是男的,好吗?

墨澄:男男就不能是情侣了?谁规定的。你没听说过连性别都不一样,如何相爱这句话吗!

鑫鑫麻:哇,好感动,墨门主居然出来帮鑫妈讲话,我保证一定会将霍北许配给你

墨澄:识相

权浩宇:虽然男男是可以是情侣,可是我爱的是女人,女人!

鑫鑫麻:其实小权权你也不要害羞啦,大家都知道你为白老二付出了许多,宁愿做坏人也想帮他把他最爱的女人留在身边,你还说你不爱他。

权浩宇:我……我……我那是有原因的好吧,而且鑫妈你明明知道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要陷害我。

鑫鑫麻:我知道吗?我怎么会知道。

裴寒轩:管你知不知道,快点,快点颁下一个奖吧!

鑫鑫麻瞪了裴寒轩一眼,她实在是为裴老四的智商着急,他就不知道女人是很小气很记仇的吗?也不想想他的生死薄情感线可全都握在谁的手里,居然这么没有眼力见。

鑫鑫麻无比任性的宣布:今天的颁奖典礼到此结束,谢谢大家参加

白若素眨巴着无辜的双眼,看来是刚刚睡醒:啊,都结束了吗?我怎么觉得我才刚睡着,难道我已经睡了两个小时了?谁得奖了呀?

顾安之温柔的揽着她的肩膀回答道:权浩宇和老二

白若素:什么意思?所有奖都他俩得了?

顾安之:不是,今晚只颁了一个奖

白若素:啊!

顾安之:最佳情侣奖

白若素:……(早知道鑫妈不靠谱,看来她睡觉是睡对了)

PS,今天还有一更哦,不过鑫妈现在实在太困了,先睡……白天还有事,宝贝们晚上再来刷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