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07顾安之带白若素见家长(6000+)

虽然白若素平时都大大咧咧,可是她好歹也是个女人麻,被顾安之偷听到了她那么直白的内心话,多少还是会有点害羞。

可是,在经过顾安之身边时,他忽然伸手拉住她。

顾安之在白若素的耳边轻语道:“上去等我,我很快就上来。”

如此ai昧的话语,加上热气吹进她的耳窝,让白若素的脸瞬间爆红,就像火烧一般的烫人。

逃命似的跑离了花园,回到别墅的二楼,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跳上chuang用被子盖住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劲,将被子掀开露出了小脑袋。

而此时,楼下花园内,霍杰与顾安之对立而站,和之前的画面差不多。

只是现在两人身上都没有了那股杀气,非常的平和。

“霍杰,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让七年前的故事重演。”

顾安之收起了面对白若素时痞痞的笑,很严肃认真的对霍杰说道。

“虽然我并不需要向你保证什么,或者是请求什么,可是因为明白你对若若的心意,所以我尊重你。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因为我比你更希望若若幸福。”

顾安之的请求非常的诚恳,他说得没错,如果是以他的性格来说,他从来不觉得自己爱一个人还需要向另一个交待,当然若若这个当事人除外。

可是,因为他知道若若一定希望霍杰也会祝福他们,这样她的幸福才算完整。

为了若若这份完整的幸福,他愿意放下自己的骄傲去请求拜托霍杰。

霍杰怔怔的看着顾安之,沉默了许久。

对于顾安之,因为七年前给若若的伤太重,所以他一直对他是有恨的。

甚至,弑盟在这七年间多次总部分部出问题,都是他暗中动的手脚。

因为他认为,若若过得那么痛苦,顾安之是没有资格自己一个人幸福的。

可今天,当他看到若若在他怀里睡得那么安稳,连睡着了嘴角都是扬起的时候,他才知道,不管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

若若都只有在顾安之的身边,才会真正的幸福。

可……他还是有几分犹豫,因为越是爱,到了被爱背叛时,就会越痛,伤得越重。

现在顾安之的身家背景比起七年前更甚,想要成为顾太太的人当然也越多,他记得前段时间还传过他一个什么国的公主订婚的消息。

七年前在手术室捡到的那张离婚协议书对霍杰来说,记忆太深刻。

顾安之爱的人一直是若若,可他还是签了离婚协议书,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万一又发生了什么事,逼着他必须再离开若若,那他是不是又要伤害若若一次呢?

所以,在即使听到顾安之说了刚才那番话后,他还是没有松口回应。

直到,顾安之说……

顾安之像是看穿了霍杰的纠结,“若若在法律上,到此刻,依然还是我的合法妻子。”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告诉了霍杰,他以为的那些事都是假象。他的妻子永远只有白若素一个,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不会让她离开。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霍杰经过很认真的思考决定暂时再信他一次。

当然,他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决定和温晴也有关系。

他希望若若能真正幸福快乐起来,也希望自己能带给温晴幸福。

顾安之当然不知道霍杰此时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只是觉得这是认识霍杰以来,他说得最悦耳的一句话。

“谢谢。对了,你能告诉我七年前在手术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我听乐乐说若若离开S市后的前两年得了抑郁症,而且还严重到要自杀的地步。”

既然霍杰已经接受了他,那他当然得趁这个机会好好了解一下七年前的事,对于那个时候的事,他有太多的疑问。

“我到手术室的时候白苏末正举着乐乐,想要当着若若的面摔死她,我杀了她之后,在地上发现了你和若若都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

当一切释然之后,霍杰再提到这件事已经没有那么气愤。

“然后我就将若若和乐乐带走,放火烧了手术室,当然从中做了一些手脚,让你以为若若已经在那场大火中死了。”

顾安之听到霍杰的声音停止,以为他只是顿一下,还会有后续,没想到就这么没有,于是道:“就这样?”

“就这样,你还想要怎样?”

霍杰皱起眉毛,很明显对于顾安之的这种语气非常不喜欢。什么叫就这样,难道他觉得这样的痛苦对若若还不够吗?

“不可能,若若根本就不会相信那份离婚协议书,更不可能因为一份假的离婚协议书而患上抑郁症。在你到达手术室之前,一定还发生了什么事,是我们都不知道的,那才是若若患上抑郁症的关键。”

顾安之听完之后便立刻否定了,若若是因为离婚协议书伤心过度而患上抑郁症的可能性。

霍杰再次沉默,他从未想过还有别的事件,他以为那份离婚协议书便是若若所有痛苦的根源。

这件事,当然不能怪霍杰不知道,因为他对于白苏末这个人不是特别了解,更不了解白苏末、顾安之和若若三人之间那错综复杂的关系。

“白苏末在你到手术室之前,一定还和若若说了些什么。”

顾安之重复的这句话,然后脑中在飞速的运转着,回忆并猜测着白苏末可能会说的话。难道……

白苏末告诉了若若,兰姨是她的亲生妈妈,而他的爸爸是强&*暴了她妈咪的南宫爵?!

“那现在知道真相的人就只有若若。”

霍杰抬头,视线望向二楼的窗户,心中一阵心疼。到底是什么事,比那份离婚协议书对她的打击还大。

早知道他当时就不该让白苏末死得那么痛快,应该抓回去慢慢审了之后再杀也不迟。

的确,现在真正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的人只有若若。

如果真是因为那件事的话,他宁愿若若永远记不起来。

反正现在一切都又回到了七年前的原点,只要他俩彼此相爱,他们一家人开开心心,那若若是以什么名字幸福着又有什么关系。

“霍杰,我拜托你一件事。你不要……”

顾安之的话还没有说话,便被霍杰打断。

“不需要你拜托,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会让若若伤心的事,我不会做。”

“谢谢。”

除了谢谢,顾安之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霍杰对于若若的感情,其实他并不懂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说是爱情……如果是爱情的话,他应该会争取,而不是只是默默的守候。

说不是爱情……至少在他的世界里没有这样一份情感,对于女人他的界定很简单,要么爱,要么不爱。

所以,对于霍杰和若若之间的那份有些奇妙的关系,顾安之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界。

也许是一种集合了爱情,亲情,友情,感恩等多种元素的特殊情感,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若若和霍杰的情景。

也曾听霍杰提过,小时候如果没有若若的保护,可能他早就死了。

“好好照顾若若。”说完,霍杰就转身走人。

顾安之挽留道:“休息一晚,等天亮之后再走吧。”

对于霍杰这样的人物,当然是当朋友比当敌人好。

况且他还是若若的娘家人,哪能让他大晚上的就这么走了,明早若若问起,岂不是觉得他待客之道有问题。

“不用。”

霍杰不再给顾安之留他的机会,拉开花园入口的木栏,身影很快便消失在黑暗中。

顾安之站在花园望着他的背影许久,这才转身往楼上走去。

此时,二楼的窗户边上,白若素依窗而立,对着霍杰离开的背影挥了挥手,“拜拜,小黑。你放心,我一定会很幸福。”

白若素在心里默默祈祷,小黑和温晴也能像她和顾安之这般,幸福甜蜜。

虽然在她的记忆中,小黑也只存在这七年间,以前的记忆没了,也不知道他们之前发生过一些什么有趣的事。

可她知道,小黑很孤单,不是因为他身边没有人,而是没人能真正走进他的内心。

直到温晴的出现。

她知道温晴一直把她当成是假想情敌,不过她不介意。

如果因为有她这个潜在的情敌存在,让温晴能对小黑更好,更在乎,更紧张的话,那她愿意当这个假想敌。

她知道小黑心疼她关心她希望她幸福,而她又何尝不是呢,她也希望小黑能幸福。

看到小黑离开之后,白若素立刻回到chuang上躺好,闭上眼睛装睡。

几分钟后,便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顾安之脚步很轻的走了进来,然后脱掉鞋合衣也躺了上去。

左手慢慢的从白若素的脖子下伸出去,将她搂住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睡吧。”

白若素没有说话,只是往他怀里钻得更深一些,两人拥抱得更紧一些。

此刻的拥抱和几个小时前的那个拥抱感觉完全不同。

这个在得到了小黑的祝福之后的相拥,显得格外的有意义,似乎整间卧室都冒出了粉红的泡泡,让她觉得幸福爆棚。

伸出手回拥着顾安之,两人就在满满的幸福感的包围下,单纯的相佣而眠——

当飞机降落在S市的国际机场时,白若素的心情大好。

一走出机场坐上顾家司机前来接他们的车后,便打开车窗,张大双臂,深深的呼吸着S市让她怀念的空气。

顾安之看着她开心的模样,心里也像被填得满满的。

就算回到了七年前,那时候的若若才有这样的一面。

而她的秘书厉慕晨大多数时间是稳重,知性的事业性女性。

虽然现在白若素的记忆没有恢复,可是自从她和顾安之在一起后,她原本属于白若素的性格似乎慢慢的苏醒。

白若素激动了一会,待车上了高速之后,便将车窗关上,乖乖的坐好。

“BOSS,我们现在是直接去见兰姨和顾Uncle吗?”

刚一下飞机就去见家长,要不要这么快啊!

虽然她之前已经见过BOSS的父母,他们看上去很亲切,人也很好。

特别是兰姨,她对她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可能是因为大家都说她俩长得很像吧。

可是,那个时候她是以陌生人的身份,不一样的。

现在如果去见他们,那是以顾安之的女朋友身份吗?

她和顾安之确定交往的关系也不过才一周时间,会不会进展有点太迅猛了些。

“BOSS,我很想欢欢乐乐,要不……下次再去见兰姨他们好吗?”

顾安之当然知道她在紧张些什么,却故意不点破,逗她道:“欢欢乐乐现在都在我爸妈那里,直接去老宅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白若素嘟了嘟嘴,拧眉想道,今天不是周三吗?现在这个点欢欢乐乐应该在学校才对,为什么会在老宅。

知道若若会有疑问,顾安之补充道:“我给爸打了电话,说了我们今天会回来。欢欢乐乐也很想你,所以就向学校请了一天假,在老宅等我们。”

白若素不说话,小嘴嘟得高高地,诱*&惑着顾安之特别想去吻她。

“那……该不会连欢欢乐乐也都已经知道我们在一起的事吧?”

在澳洲的一周多时间,她和乐乐隔天便打一次电话,不过都只是闲聊,说说顾安之的伤口恢复情况等等。

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让欢欢乐乐知道这件事。

毕竟,这不只是她交男朋友这么简单,还牵扯到以后顾安之可能会成为他俩的继父。

她不知道欢欢乐乐会不会有意见,虽然顾安之和他俩之前关系就还不错。

但看待BOSS叔叔和妈咪的男朋友当然会完全不一样。

她觉得这是她家的一个大事,是件非常严肃的事,不适合在电话里通知。

所以,她原本是想回到S市之后,再面对面的和欢欢乐乐谈谈,然后再告诉他们,她和顾安之在一起的事。

“当然知道,在我俩在一起的第一天,我就告诉了乐乐。”

这可是他和女儿的约定,当然不能失信于她。

好吧,白若素已经彻底无语了。

现在完全找不到任何一个词,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女儿什么都知道后,和她打电话却完全不露痕迹,而她居然也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

白若素只觉得以后她在这个家的智商,得从第三降到第四位了。

反正都是最后。

顾安之把白若素一把拥进怀里,安慰道:“是我拜托乐乐先不要告诉你,他们已经知道了。放心,乐乐很喜欢我,至于欢欢嘛,表面上好像不太喜欢,不过我知道他心底深处一定也是喜欢我的。”

闻言,白若素噗哧笑出声。

“BOSS,你要不要这么自恋啊!不是我泼你冷水,欢欢长这么大,除了小黑之外,他连对我都是冷冷淡淡的。

你想让他喜欢你,我只能说一句,任重而道远。”

被顾安之这么一打岔,白若素紧张的情绪得到了很好的缓解。

整个从机场到顾宅的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车内时不时的便会听到白若素非常爽朗的笑声。

也只有白若素才能让酷冷的顾安之,一秒瞬间变成幽默男。

顾安之在回国之前就已经和父母约好,会直接将若若带到老宅和他们见面。

如此他当然也清楚若若的个性,这突然的安排可能会让她很紧张。为了缓解她的紧张,在起飞前,他便上网找了好多笑话大全,看完之后挑了几个比较好笑的默默的记在心里。

因为顾安之这么贴心的逗乐,当车到顾宅时,她已经完全放松,不再有最初听到要见家长时的排斥心理。

司机将车直接停在了入户花园外,让顾安之和白若素下车之后,他才将车开进车库。

顾安之牵着白若素的手,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问道:“准备好了吗?”

“恩。”白若素用力的点了点头,嘴角还因上一个笑话而微扬着。

“那我们进去吧。”

两人牵着手,走过花园,客厅的大门并没有关,他们便直接走了进去。

“爸,妈,我们回来了。”两人一进去便看到坐在沙发上正抱着乐乐一块看电视的墨兰,以及在另一旁下着围棋的顾翔烯和顾慕欢。

听到顾安之的声音后,两组四人都同时抬起头,乐乐更是直接从墨兰怀里站起来,直扑白若素的怀抱。

“妈咪,你终于回来了,乐乐好想你。”

白若素立刻蹲下紧紧的抱住女儿,“妈咪也好想你。”

说完捧起乐乐的脸,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两下。

“Jenny。”顾安之将激动的白若素扶起来,然后再次牵起她的手走到顾翔烯和墨兰的面前。

“爸,妈,她是Jenny,我的女朋友。Jenny,这是我爸妈。”顾安之虽然知道彼此都认识,不过还是很正式的为双方介绍了一下。

墨兰赶紧握住白若素的手,“Jenny,我们又见面了,快,过来坐。”

墨兰回想起七年前,她还是顾安之的兰姨时,他曾经也这样为她和若若互相介绍过。

现在历史重演,如此相似。

她一直希望有一天是若若向顾安之介绍,她是她的妈妈。

想必,这个愿望很难实现。

不过也没关系,只要若若又回到了他们身边,她又和安之重新走到了一起。

等他们结婚之后,若若照样会叫她一声妈妈。

“兰姨,顾Uncle,谢谢你们这些天对欢欢乐乐的照顾。我们这次从澳洲回来比较匆忙,又是直接过来,也没给你们二老带礼物,真是不好意思。”

白若素低着头,在面对墨兰和顾翔烯时,还是有些害羞。

这也是在刚刚进屋的那一瞬间,她才想起,这是正式拜访男朋友的爸妈,她居然什么东西都没带。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你能经常来看看我们,就是最好的礼物。”墨兰由衷的笑道。

白若素的手一直被墨兰握在手里,暖暖的,就和她想象中妈咪的手一样的温暖。

慢慢的那股突然冒出来的紧张感,就在这温暖的手中消失不见——

终于实现了我的诺言,在九点之前把当天的都更新完。宝贝们,看在我这么晚还在码字的份上,是不是应该留个言给我点动力呢!你们留言多我的动力就足,以后就尽量都早早的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