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06小黑,不许你伤他(6000+)

半夜两点多钟,微风轻拂,蓝色的丝质窗帘随风轻扬,原本应该是舒服惬意的夜晚,顾安之却察觉到很强的一股杀气袭来。

而且,他明明记得在他和若若睡觉前,窗户是关着的。

于是,顾安之猛地睁开眼,却见到一个人影立在chuang边,似乎全身上下,乃至每一个细胞都散发着冽气。

即使没有戴夜视镜,顾安之也知道来人是谁。

只有寒鹰的霍杰才有这个本事,可以在保卫如此森严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他的卧室内。

没错,此时站在他们chuang边的人,正是刚从美国赶来的霍杰。

而当他到达别墅,从窗户直接进来后,他居然看到若若和一个男人相拥而眠。

再仔细一瞧才发现,此人居然又是顾安之。

霍杰从美国出发直奔澳洲,除了让霍北查了一下若若的具体位置,没有提前调查她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寒鹰岛,出现在澳洲。

当然也就不知道她是在一个月前就离开了寒鹰岛,离开了她待在七年几乎就没离开过一步的寒鹰岛。

所以,当他看到chuang上的若若身边有一个男人与她相拥而眠时,霍杰是震惊的,却并没有生气。

可当他发现这个男人是顾安之时,那股想要杀人的怒气立刻涌入他全身的血液。

双手握拳,发生咯咯的声响。

“谁啊?”听到声音的白若素,眼睛依然还是闭着,手往上挥了挥,也不知道她是醒来了还是在睡梦中。

顾安之无视霍杰杀人的眼神,轻轻拍了拍白若素,温柔的说道:“没事,睡吧。”

然后将手臂从白若素颈下抽了出来,轻轻的下了chuang,披了件外套,径直走出了房间。

霍杰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白若素,也跟了出去。

澳洲这个月份的天气还不错,特别是在夜晚,微风轻抚过脸庞,非常的舒服。

而且这里的空气明显比人口密集的S市要好,让人有种来了这里就不想离开的感觉,怪不得老四要在这里置下一幢别墅。

顾安之想了想,觉得老四的眼光还挺好,改日在这附近也选购一套。

太热或太冷的时候,就带着欢欢乐乐和若若,他们一家四口过来度度假也不错。

在霍杰还没跟出来之前,顾安之就这么惬意的享受着微笑的轻拂。

“你没有资格再出现在若若面前。”霍杰刚刚走近,便冷冷的在他顾安之的右后方抛出这样一句话。

对于霍杰,顾安之一直很感激,在他不在若若身边的这七年,一直是他在替他照顾她,照顾他的两个孩子。

所以,他不会和他动手。

况且,顾安之一直坚信七年前一定有什么误会存在,才会让若若在那两年间会做出自杀的过急行为。

现在正是解开误会的机会,若若不清楚的事,他想在霍杰这里找到答案。

“霍杰,七年前在手术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霍杰并不笨,在看到顾安之之后,再联想到前日温晴的表现。他就已经猜到若若回到顾安之的身边,一定与温晴有关,当然光是温晴还不能这么顺利的说服若若离开寒鹰岛,欢欢乐乐也一定参与其中。

他真没想到,有一天他身边最信任的三个人,居然会瞒着他趁他出任务的时候,联合起来把若若送到顾安之身边。

他们明明都知道他不喜欢顾安之,不是因为若若爱他,他嫉妒。

而是因为他得到了若若之后,却不珍惜,让她差点死在手术台,死在那个女人的手里。

既然顾安之无法保护好若若和两个孩子,那就由他来保护就好。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而且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样,你能让若若那抑郁的那两年消失,你能让她手上割腕的伤疤消失?”

霍杰冷笑一声继续道:“你什么都做不了,那又何必再去追问七年前的事。”

“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可是我对若若从来没有变过,由始至终我心里都只有她一个。”

虽然顾安之不喜欢解释,可是霍杰就像是若若的娘家人一般,他觉得自己欠他们一个解释。

“只有她!如果只有她的话,你为什么会签那一份离婚协议书,还让那个女人有机会在若若最危险的时期签字。你知道若若那个时候有多痛吗?”

每每想起七年前他赶到的那一刻,倘若他稍稍晚了一秒,也许乐乐就已经没命了。

如果乐乐死了,想必若若就更不可能有活下去的动力。

“那份离婚协议书是因为……”顾安之想要解释,当时签下离婚协议书也只不过是想要拖延时间,他只是想救若若。

“我不管你是为什么签,不管有什么原因,都不该让那个东西出现在若若面前,更何况还是在她用自己的性命做筹码,为你生孩子的时候。”

在霍杰看来,只要是个男人就该有责任感,也应该把所有事都处理好。不管当时顾安之发生了什么事,都应该以若若为主。

如果连这点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他就没有资格当若若的老公。

“好,的确像你说的那样,不管是什么原因。我没有保护好若若,让她受伤这是事实。

可是,我也没有打算放弃她。请你相信我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她伤心。”

在以为若若去世的这七年,他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失而复得,他决不放手。

“若若已经知道你是欢欢乐乐的爸爸?她记起你了吗?”

霍杰的声音在这深夜里听着有些飘渺。

如果若若已经恢复了记忆,怎会如此平静。

可……如果没有恢复记忆,她又怎会和顾安之相拥而眠,而且从刚刚若若的状态来看,她对顾安之极度的信任。

“没有,若若什么都不知道,只以为我是她的雇佣者……”

顾安之简单的把从诺亚集团五十周年庆上见到欢欢乐乐,到白若素同意当他的保镖的事,向霍杰解释了一遍。

至于这两天发生的下蛊事件,和在沙漠历险的事,顾安之选择性的没有告诉霍杰。

居然会想到用这一招,想必是温晴的主意。

不过他并不怪她,毕竟她这么做的原因,他很了解。

他知道温晴没有安全感,因为他太在乎若若。

可即使温晴会误会,他也没办法丢下若若不管。

“如果我非要带她走呢?你觉得你拦得住我吗?”霍杰瞥了一眼顾安之腹部的绷带,很明显他受了伤。

“除非我死,否则你别想把她从我身边带走。”

当然,这不是顾安之说出口的对白,这只不过是他按照乐乐给他找的情话秘籍的思路,想到的一句话。

这个时候就应该说这样的话,才霸气,才够帅。

可是,这样的话,对霍杰来说应该没用吧。面对霍杰这种性格,还是直白一些比较好。

“拦不住也要拦。”在最初认识霍杰时,他就希望他俩不会有为敌的一天,那样若若会很为难。

而且如果他俩真的斗起来,只会两败俱伤,没有一方能轻松的赢过另一方。

在顾安之以为,今日之战在所难免时,忽然一个纤细的身影急速的奔到他的前面,双手排开,挡在他和霍杰之间。

“小黑,不许你伤他。”

白若素睡醒后却发现身边的顾安之不见了,于是便下chuang来找,整个两楼的房间都找遍都没发现他的踪影,她这才跑到楼下去找。

刚下楼就发现大门居然开着,然后她便走出去一看究意。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小黑的声音。

她并不奇怪小黑会知道她在哪里,更不奇怪为什么小黑会认识顾安之。

想必他是已经知道了她和顾安之之间的事,所以才会找来,才会和顾安之单独约谈。

有时候小黑就像是一个怕自己女儿被坏男生给拐跑的爸爸,对于出现在她周围的异性,他都有点神经质的不安感。

以前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反正那些男的她一个都不喜欢,小黑帮她出现赶走,她乐得清闲。可这次不同,她喜欢顾安之。

当听到顾安之说拦不住也要拦的时候,她便立刻冲了出去。

这两个大男人怎么回事,现在是要为了她打一架吗?他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这种所谓的决斗不是应该存在于初中小学的吗?

她可不会因为有人为她打架而觉得沾沾自喜。

白若素此刻头痛得要命,小黑和顾安之都不是初高中生,他们如果真打起来也不会只是受点小伤,或什么点到为止。

任何一方受伤,都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Jenny,你让开,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对于若若一出来便奔向顾安之,并把他护在身后的行为,霍杰承认,他心里有那么一丝失落。

顾安之将自己的外套披在白若素的身上,安慰道:“Jenny,晚上风大别着凉了。你先上去,我一会就上来,放心,我不会有事。”

“我不要。”白若素如果固执起来时,那可是八头牛都拉不动。她推了推顾安之,“你上楼去,我和小黑谈谈。”

“这……”顾安之当然也不想真的和霍杰对打,这对谁都没好处,还会让若若伤心。

可是单独把若若一个人留在这里的话,万一霍杰直接强行把她带走了怎么办?霍杰要想藏起一个人来,那任凭他有什么本事,可都找不到。

所以,他有些犹豫,不知道应不应该让他俩单独聊。

“快上去吧,小黑不会把我怎么样。”看出了顾安之的担心,白若素又推了他一下,让他赶紧进去。

顾安之一步三回头,终于还是走进了别墅。

别墅的花园内,小黑负手而立背对着白若素,他的身影在月光的映照下,看上去很落寞很受伤。

白若素灵敏的感觉到,小黑在生气。

这是小黑第一次生她的气,白若素有些不知所措,她知道刚才她的态度可能伤到了他。

可是,顾安之现在本来就还在养伤,而且那些伤还都是为了她才造成的,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小黑把他打死呢。

又不是别人,是小黑耶,一拳就可以要人命的小黑,她除了挡在顾安之的前面,她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如果是角色互换,今天受伤的人是小黑,顾安之要想对他怎么样,她也同样会挡在小黑前面。

这两个男人,一个对她来说是喜欢的人,一个对她来说是家人。

在她看来,他俩的命都比她自己的命还要重要。

“小黑……”白若素朝前走了几步,站在霍杰的右侧面拽了拽他的衣角,窃窃的叫了他一声,嘴微微撅起,有些撒娇的意味。

她记得在寒鹰岛上,每次乐乐一闯祸,就会用这一招对付小黑,来免掉惩罚,百试百灵。

况且,对着小黑撒娇,她也觉得很自然,不会觉得害羞。

霍杰沉默不语,没有搭理她。

于是,她又扯了扯他的衣角,声音稍微大了些,“小黑,你别生我的气,你生起气来看上去好吓人。”

……

若若,你确定这是在认错,不让小黑生你的气吗?

霍杰继续沉默了几秒。

在白若素以为他不会再理她时,霍杰的声音轻轻的传入她的耳畔。

“顾安之就那么好吗?”

好到你一次又一次的爱上他;好到即使他伤你那么重,你还是会选择他;好到过了七年,即使洗掉了记忆,你都还是护着他。

“咦,这个……”白若素偏着小脑袋仔细的想了想。

这时躲在客厅,并没有上楼顾安之也很期待白若素的回答,到底在现在的她的眼里,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BOSS这个人,怎么说呢,刚开始接触的时候觉得冷冷冰冰的,也不太爱搭理人。后来慢慢的发现,那都不过是他的伪装而已,其实他内心很善良。”

霍杰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善良?!

顾安之这种人会善良?!

就在霍杰觉得白若素用词绝对有误时,白若素又继续说出了几个让霍杰这个高冷范的帅气都有点崩不住的词。

“而且有时候吧,BOSS还非常幼稚,比乐乐还会撒娇。在他身边,有一种自己被强烈需要的感觉,就觉得他好像不能没有我,大概就是这意思吧。”

对白若素来说,这可能就是小黑和顾安之最大的不同点。

小黑总是把什么事都为她安排好,不管是她乐意还是不乐意的,他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她,对她好。永远把她护在身后,不希望她受一点伤害。

可是顾安之不是,他会让她站在身边,和他并肩作战。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七年,她没有爱上小黑,可只用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她就爱上了顾安之。

因为……

他懂她!

霍杰越听越觉得怀疑,若若,你确定你说的这个人是顾安之吗?

而这个时候躲在门后的顾安之顾大BOSS,心里也默默的想着,其实高冷不是他的伪装,那才是他的真正性格。

他善良逗比幼稚的那一面,只有她能看到,他也只会在最亲密的人面前才会表现出来。

不过若若后面那一句却说到了顾安之的心坎上,他不是好像不能没有她,他就是不能没有她。

如果再失去若若一次,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若若,你应该知道我比谁都更希望你幸福。可是……你忘记了自己是为什么洗掉记忆了吗?”

如果若若的幸福是用以后的悲伤和泪来换来的,他倒宁愿她从未幸福过,至少那样她还能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的过下去。

说到这个话题时,白若素脸上的笑容瞬间掩去,头微微垂下。

她怎么会忘记这件事。

虽然她已经记不得那个伤害本身到底是什么,可是能让她这么乐观开朗的人患上抑郁症,想必那个伤害对她来说是致命的吧。

如果没有欢欢乐乐的存在,可能她真的已经自杀死了。

这也是前段时间,她明明已经对顾安之有好感,却不敢再付出感情的原因。

她也怕,怕会重蹈覆辙。

可是和顾安之一起经历了沙漠历险之后,她发现人有时候其实很脆弱,谁知道哪一天就会遇到什么不可预知的灾害,然后就没了。

“当然记得。小黑,其实我也怕会受伤,会让你担心。可是,如果为了不知道是否会发生的伤害,而放弃眼前的幸福,那就本末倒置了。”

白若素挽着霍杰的手,将他带到花园的秋千上,和她并排坐下。

将头缓缓的靠在他的肩上,“小黑,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心疼我以前的遭遇,怕我再次受伤,我会承受不了。

可是,小黑,我是个成人,是欢欢乐乐的妈咪。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完全能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我想再试一次,我相信顾安之他不会辜负我,至少此刻,我相信他。”

霍杰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听她说,即使没有看到她的脸,也能从声音中听出她的坚持。

既然若若这么坚持,他还能说什么呢。

就像七年前,他放手一样,因为那时候他知道若若的幸福只有顾安之才给得了。

像他,即使对她再好,如果那不是她要的,她都不会觉得是幸福。

也许这就是她和顾安之的缘份,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

霍杰有些释然了,既然他给不了若若她想要的幸福,那至少他不能依着为她好的名义,做破坏她幸福的事。

“好,你的话我都听明白了,上去休息吧。”

霍杰跳下秋千将白若素扶了下来,又帮她理了理披在身上快要掉落的外套。然后才道:“顾安之,偷听了这么久,出来吧,我们聊聊。”

“咦~~”白若素闻言朝客厅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顾安之从门后一脸春风的走了出来。

白若素默了,她咋知道顾大BOSS居然还有躲在墙角偷听的习惯。

那她刚刚的那一番表白,他不就全都听了去,怪不得他一脸ai昧的笑睨她。

白若素还算了解霍杰,她知道他已经被自己说服,所以她现在一点都不担心两人会打起来。

于是,便低着头,准备跑上楼去。

虽然她大大咧咧,可是她好歹也是个女人嘛,被顾安之偷听到了她那么直白的内心话,多少还是会有点害羞。

可是,在经过顾安之身边时,他忽然伸手拉住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