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03重见光明后的喜悦(8000+精彩必看)

白若素刚站稳又摸黑往前走了几步,用手小心翼翼的探着,终于摸到了刚刚她撞到的东西,“好硬,感觉像是石头,可是又不像石头,很平滑。”

闻言,顾安之也往前走了几步,很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硬物。

“这……好像是一面石墙。”

“墙?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墙,这不是在沙漠下面吗?”虽然依然是漆黑一片,但白若素还是瞪大了双眼,想要将眼前的景象看清楚。

顾安之上前摸了摸,再次确定后,很肯定的说:“这就是一面墙。”

“你是说沙漠下面居然有房子,该不会还有人居住在这里吧?我们之前遇到的那具骷髅会不会就是一直生活在这地底下的人呢?”

白若素在听到顾安之坚定的语气,开始脑动大开,思想乱想。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据我刚看到的骷髅说不定已经死了有上百年之久。也许这里以前并不是沙漠,而是一座城市,然后突然有沙尘暴什么的,就把整座城都埋在了下面。”

顾安之拉着白若素一边往前走,一边对她解释道。

而白若素听完之后,非常激动的跑去摸刚刚她撞到的那堵墙,“你是说,这里以前是个城市,然后被沙子埋了?那我们这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古迹呀?”

“应该算是吧。”顾安之对于古迹什么的没有兴趣,他只想快点找到出口,这种密闭的空间,待太久总不是好事,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有毒气体。

况且城市被掩的话,一定也有很多人被埋在这里面,他虽然不怕,可是也没有想长时间在骷髅堆里待着的爱好。

“真是没想到我们躲沙漠行军蚁会躲到古迹里来了,好神奇。BOSS,如果把这个交给国家(原谅鑫妈用了一下护宝笔记的梗),我们会不会得到一大笔的奖金啊?”

白若素忽然觉得他们好像在历险一样,这样的经历可不是谁都能遇到,居然被他们碰到了一个沙漠下的城市。

就是这里太黑了,如果他们带了手电筒该多好,难得碰到这么一次,她都不能好好看清。

“Jenny,我们现在应该操心的如何出去吧。”有时候顾安之也弄不懂若若的小脑袋在想些什么,估计也只有她在这么危险的时候还能想到要奖金吧。

当然,他没有把自己的担心告诉她。据统计,陷入这种流沙的人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永远的陷在流沙里,只有百分之十的幸运儿,能重见光明。

白若素之所以现在这么乐观,也是因为顾安之给她的信心,因为他在。

她相信,只要顾安之在,他一定会找到出口。

“哦。”经过顾安之的提醒,白若素这才又想起他们的处境。

顾安之戴着的夜视镜的电能差不多已经用完,现在两个人都看不见东西,只能靠着摸索前进。

在黑暗中,白若素紧紧的环住顾安之的腰,顾安之则又像之前那样一手搂住她的肩,一手伸到前面摸索着。

顾安之将白若素护在身后,避免又发生刚才的撞墙事件。

他俩都不知道这个沙漠下的城市究竟有多大,也看不到这里的房子是什么样的结构。

顾安之只知道在他们经过的这一路,很多的房屋都不完整了,应该是当年被掩埋时就已经被毁掉。

两人就这样搀扶着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蓦地,顾安之停下了脚步。

“BOSS,怎么了?”白若素当然也同时停下了脚步,警惕的问道。

“嘘。”顾安之将食指放在白若素的唇边,示意她不要出声。

顾安之干脆直接闭上眼倾听,人在看不到的时候,耳朵会格外的灵敏。听了十来秒钟之后,顾安之有些兴奋的对白若素说道:“Jenny,我好像听到了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

“真的吗?”白若素垫起了脚尖,也想听听是不是真像他说的那般。

如果真能听到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那就说明他们距离外面的沙层不远,而且那些直升机说不定是裴寒轩派了找他们的呢。

白若素很仔细很认真的听着。

“真的耶,我也听到了,BOSS,我也听到了。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怎么样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在这里呀?”

这才是关键,他们现在在沙漠的地下城市,不知道他们如果现在大喊的话,上面的人能听到吗?

“刚刚我们一直没有听到直升机的声音,要么就是之前的位置沙层太厚根本就听不到,要么就是直升机也才刚到而已。”

“什么意思?这个时候你就别和我拽文了,直接说重点行吗?”白若素现在的心情是既激动,又害怕。脑子全部是当机状态,无法思考。“BOSS,你直接告诉我,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就行,我都听你的。”

“意思就是说我希望我们足够幸运,能听到直升机的声音是因为这里的沙层很薄,也就是我们距离上面的沙漠很近。”

顾安之说着也不管白若素听不听得懂,又继续摸索着往前走,似乎进了一个新的房间,他们看不见到底是什么,只知道这里石梯。

“要爬上去吗?”白若素摸了摸,发现这个石梯两边都没有扶手,也不知道有多高,万一走到石梯一半摔下来怎么办。

“当然,这里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别说只是单纯的石梯,就算是悬崖,他们也必须上去。

白若素没有再犹豫,率先迈出了步子,上了一个台阶,“好,走吧。”

于是,两人便互相扶持,紧紧依偎着一步步小心翼翼的顺着石梯往上走,越走到上面石梯已经不是石梯,地面全是细细的沙子。

而且沙子也越来越厚,两人再上了几个台阶后,头就顶着一层厚厚的沙土,前面的路完全被沙子堵住,不能再前进了。

“走不动了,BOSS,怎么办?”

顾安之完全没有一丝犹豫,很干脆的说道:“挖。”

除了挖没有第二条路走,谁知道直升机会盘旋多久,因为他这边完全没有信号传出去,万一他们找过之后发现没有就去别的区域继续找,怎么办?

一架直升机就算是满油也只能飞行两三个小时,盘旋太久油耗尽的话,那也是个麻烦事。

“好,挖!”白若素完全听从顾安之的话,她是百分百的信任他,相信他做的一切决定都是正确的。

“等等。”顾安之将眼镜取给白若素戴着,虽然已经没有夜视的功能,可是可以保护沙子不容易落到眼睛里。

然后又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给她,“用这个挖,小心点,别伤着手。”

说完,顾安之自己却徒手挖着沙。

“BOSS,我们要挖多久啊?”在寂静的封闭空间里,如果不说话,只听到沙子稀稀落下的声音,白若素觉得很恐怖,于是一边挖一边闲聊着。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你没发现这些沙子还有温度吗?说明这里应该沙漠地面已经很近了。只要我们用力挖,应该很快就能出去。”

顾安之嘴里为彼此打气,手上的动作也一点不含糊。

沙子里有时候也有一些小石头或者什么的尖硬的东西,顾安之徒手挖了几分钟后,手就已经破了好几处。

白若素听了顾安之的话后,就觉得更加有动力,似乎都已经看到了沙子外的阳光,新鲜的空气,一切好像都那么的美好。

手上的动作也就更加的麻力。

白若素不知道自己和顾安之到底挖了多久的沙子,上面被他们挖下来的沙子越来越多,两人就踩在沙子上又继续往上挖。

沙子的温度越来越高,这也就说明越来越接近地面,白若素此刻已经不用再问顾安之,自己都能判断了。

“BOSS,我有强烈的预感,最多再挖十分钟,我们一定能看到上面的光线。”

白若素兴奋的对顾安之说道。

这样奇妙的历险是和顾安之一起经历,白若素觉得很好。

“我相信。”顾安之的嘴角轻轻的勾起。

忽然有一丝的不舍挖得这么快,和她这样同心协力的做同一件事,即使这事再累好像也不觉得累。

又挖了几分钟,终于,在挖了近一个小时后,上面隐隐地透进了一缕阳光。

两人都同时闭上了眼睛,缓了好久这才慢慢的再次张大眼。

此刻,白若素兴奋得直想大叫,他们终于出来了。

顾安之也同样激动,他们是那幸运的百分之十,终于又见到了阳光。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连见到阳光都会如此的兴奋,也许这次特殊的经历是为了让他们更明白什么叫珍惜。

珍惜身边人,珍惜身边一切以前觉得不起眼,好像就该存在的东西。

趁热打铁,两人更用力的围着那个洞继续挖了挖,将洞开得更大些,大到可以容纳一个人的距离。

同时,当阳光射进来的那个瞬间,顾安之耳中的微型耳麦又再次响起了裴寒轩熟悉的声音。

“老大,你们在哪?直升机已经到了,可是找不到你们。”

远在英国的裴寒轩已经连续很久没有睡觉,一直盯着前方的大屏幕,祈祷着能重新和老大取得联系,也许是他的祷告被上面的神听到了。

终于,在他都快支撑不了时,上面的红点终于又亮了起来。

那一瞬间,他就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一样,立马又重新活了过来,充满生气的活了过来。

“我听到直升机的声音,他们应该就在附近,我会想办法让他们看到我们。”说完之后顾安之没有再继续挖沙,也让白若素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Jenny,暂时先别挖了,撕一块布给我。”

顾安之想过了,他俩再继续这样挖下去还不知道要挖到什么时候,现在既然有阳光,救援的人也已经到了,他何必浪费两人的力气。

刚刚透过那一缕光线,看到若若辛苦的挖沙的模样,让他觉得很心疼,不想再让她受累。

白若素虽然不知道他要布来干嘛,不过还是照他说的去做。

她拿着手上的匕首在自己的上衣裙角划了一块布下来,递给顾安之。

透着光线,白若素看到顾安之把他的手表取了下来,然后将表对着那缕光线……

这时,她似乎明白BOSS要做什么了,他是利用他手表的凸透镜聚光点火,然后放出求救信号让直升机上的人发现。

沙漠的太阳本就比较毒,这个时候倒是帮了他们大忙,不过一会时间,那块布便被烧着燃了起来。

“老四,让他们注意有烟冒出的地方,我们正在沙漠的下面。”当看到成果后,顾安之很淡定的对裴寒轩说道。

“好,我立刻通知他们。”

没过多久,白若素便听到直升机越来越近的声音,再过了几分钟便感觉到一股猛烈的风吹来,想必应该是直升机降落在了附近。

果然,在一阵巨风之后,就有五个人同时出现在他们抢出的那个小洞旁边。

“顾少~~~”

虽是外国人,对顾安之的称呼却是用的中文,而且五人同时铿锵有力的喊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唤什么jun队shou长。

看来参与救援的人也都经过了特别的筛选。

“恩。”顾安之只是很冷淡的回应了一声。

“顾少,请稍等一下,我们马上救你们出来。”这个时候说的便是英文了,看来也只是统一的中文称呼而已,表示对顾安之的尊敬吧。

因为有工具,所以不到五分钟,便已经完成了挖掘工作。

顾安之先把白若素推了上去,在之前也告诉她,眼睛先别睁开,需要缓一会。长时间的黑暗,突然看到这么强烈的太阳光对眼睛不好,会需要一些适应的时间。

待白若素安全上去之后,顾安之这才也跟着爬了出去。

坐在滚烫的沙子上,两人都觉得自己很幸运,能重见光明。

这里其实距离之前被沙漠行军蚁围堵的地方也不算太远,于是顾安之没有再耽搁,命令回程。

十几分钟后,白若素已经舒适的坐在直升机里,顾安之就坐在她的旁边,像是睡着了,又像是虚脱了。

她这时,才完全睁开眼睛,看到顾安之全身是伤,几乎就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

可是在地底下那段时间,他却没有叫过一声疼,而且整个过程把她保护得很好,她身上刚好和他形成鲜明的对比,除了手臂上那条因为解蛊留下的伤痕外,几乎毫发无伤。

白若素拿着飞机上干净的毛巾给顾安之擦着手,他的两只手因为徒手挖沙,全都布满了血和沙混合色。

白若素擦得很小心,怕他疼,也怕吵醒他。

这一次沙漠历险,让她相信了顾安之的真心,她想不出来像顾安之这种男人,如果不是因为爱她,会有什么理由为她付出这么多。

不顾自己的生命,只为保她周全。

想必,从她被人下蛊失踪开始,他就没有安稳的睡过一天好觉。

白若素挺直了腰,让自己稍微高一些,这样好让顾安之的头枕在她的肩膀上。

侧着头看到他睡得很安稳的模样,白若素的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起。

让他的睡姿更舒服一些后,白若素便又继续手上的动作,轻轻的擦着顾安之的手,擦干净后,又一点点细心的给他上药。

直升机上有各种急救的药箱,想必这也是裴寒轩事先吩咐的,对于这一点,白若素表示很感激。

上好药后,又给他包扎好。白若素的包扎功夫实在不怎么好,顾安之明明纤细的手却被她包成了一个大粽子。

等一切都弄好之后,白若素这才放下医药箱,头靠在顾安之的头上,也沉沉的睡去。

之前几个小时发生的事,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现在想来还觉得不是很真实。

唯一觉得真实的……是身边的这个人,这个已经是她男朋友的男人——

白若素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chuang上,看了一眼四周,也不是医院病房的布置。

不过在chuang的侧面却能看到挂的点滴。

不管这是哪里,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她现在安全了。

顾安之呢?她记得他受了很重的伤,一上飞机就陷入了昏迷或者是睡着了。

白若素坐了起来,看着挂着的点滴还有很多,像是刚刚换的一瓶新的,也没有直接把针头拔掉,而是用另一手把点滴瓶高高拎起,然后走了出去。

“小姐,你怎么出来了。”一个穿着黑白相间的像是什么制服的女人从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来。

之后白若素才知道这个女人是这幢别墅的管家,这别墅是裴寒轩的名下产业之一,他平时也很少会来这里,只有度假的时候会过来小住几日。

管家是一名东方面孔,看上去四十岁左右,非常典型的温柔型女人。

从裴寒轩十年前买下这幢别墅,她就一直在这里工作,对他吩咐要细心照顾的人,她当然不能怠慢。

“你想要做什么,我帮你。”管家接过白若素手上的点滴瓶,她刚刚照着医生的吩咐给白若素换过点滴,打算去楼下看看厨房炖的汤好了没,结果一上来便发现白若素居然离开了房间。

“顾安之呢?”白若素的嗓子有些沙哑,在问话的同时,眼睛打着转,在打量着这里的环境,也在打量眼前的女人。

“顾少在这个房间休息。”管家指了指白若素旁边的房间。

白若素顺着她指向的方向看了一眼,门正关着,“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她想知道顾安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身上的伤应该都得到了处理吧,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吧。

“当然。”说着,管家便轻轻敲了一下门,很快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

白若素最先看到的居然是权浩宇,这让白若素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回了S市,不然他怎么会在这里!

权浩宇让开之后,白若素这才看到安静侧躺在chuang上的顾安之,为了让他侧躺着,他的背后放着一叠厚厚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管家和她一起走到顾安之身边,把点滴挂到高架上,被退了出去。

房间里便只剩下他俩和权浩宇医生。

白若素握起顾安之的手,看到他手上的伤已经经过了重新处理,这一次包扎得当然要比她包扎得专业许多。

“他的伤势严重吗?”

“顾少背后的烧伤面积很大,不过因为敷了特效药没什么大碍,只要再上几次药,不要压着就行。身上其他的伤也都只是皮外伤,不严重。除了……”

“除了腹部的刀伤是吗?”白若素心疼的看着顾安之憔悴的脸,手情不自禁的温柔的抚摸着。

她本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可是不知为何,此时眼泪会自己一大粒一大粒的从眼眶滑落下来。

权浩宇站在身后,见到此情此景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在心里默默想道,“难道这一次,睿又要输给顾安之了吗?”

白若素此刻对顾安之的关心,心疼完全的写在脸上,太明显了。

权浩宇将自己的真实情绪隐藏得很好,走到顾安之的另一边,回答道:“对,腹部的刀伤很严重,虽然没有伤到内脏也及时止了血,但是伤口受到了感染,现在发炎了,比较麻烦。”

此时,他又变成了有职业道德的顾安之的主治医生,很尽责的向白若素解释到顾安之现在的情况。

“那怎么办?会有生命危险吗?”白若素着急的微微抬头望着权浩宇。

“放心吧,已经给顾少注射了破伤风针,应该不会有大问题,现在主要是需要静养。”

听到权浩宇这么说,白若素总算稍微放心了一点。如果顾安之真有什么事,她要怎么活下去啊。

特别是……那一刀还是她刺的。

如果顾安之不是因为紧张她,亲自跑到澳洲来救她,那他就不会受伤,现在也就不会躺在这里。

她暗自在心中许诺,只要顾安之能好起来,她一定会好好爱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他让他幸福。

“Jenny,你也不需要太担心,顾少的意志力很强,他很快就会醒过来。要是换了一般人,像他那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活着等到救援。既然他都撑过了最难的一个阶段,这之后的环节他就更不会有事了。”

权浩宇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言安慰。

只是,看到白若素因担心顾安之的病情而眉头不展的模样,他居然会觉得心疼。看到她为顾安之的伤而伤心落泪时,他居然想为她擦干眼泪,不想让她悲伤。

白若素抬起没有打点滴的那只手擦了擦眼泪,再看了顾安之一眼后,这才抬头看向权浩宇。

“权医生……”在看到权浩宇不赞同的眼神时,白若素微微扬起嘴角改口道,“浩宇,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到底是哪儿?我们已经回到S市了吗?”

白若素问完又觉得不太可能,如果是回到S市的话,那他俩要么是回家,要么会在医院,不太可能住在这个陌生的别墅里。

权浩宇摇了摇头,“这不是S市,你们还是澳洲,顾少现在的身体不适应长时间的飞行。”

“那你怎么会来?”即使权浩宇是顾家的家庭医生,也不至于让他从Z国飞到澳大利亚来为顾安之诊治吧,这里又不是没有医生。

“这件事说来很巧,我来澳洲参加一个交流会议,正好昨天打电话给顾夫人,想关心一下她最近的身体状态,毕竟是高龄孕妇。闲聊中她得知我正在澳洲,于是便给了我这个地址,说你和顾少都受了伤。”

权浩宇认为这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因为他打算要抢走顾安之最爱的女人,所以现在就几次三番的救他的命作为补偿。

“这说明你和我们非常有缘。”白若素温柔的绽开笑颜。

听到白若素说到我们,权浩宇终于没忍住,问出了口。

“你和顾少是不是在一起了?”

“啊!”白若素的双眸突然睁大,随即有些害羞的说,“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虽然还没有正式的答复顾安之,不过她之前就承诺过只要两人都平安的离开沙漠,她就和他交往。现在……应该算是在一起的关系了吧。

“原本你们真的在一起了。”权浩宇的这句话并不是对白若素说的,声音很小,小到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白若素当然也没注意他的嘀咕,低头在看着顾安之时,脸上那充满爱意的表情完全骗不了人。

“恭喜。”权浩宇的这话说得完全言不由衷。

可是大大咧咧的白若素却没有注意到,还乐呵呵的道谢,“谢谢。”

“对了,我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浩宇,你今年几岁啊?”这个问题困扰了她蛮久,因为之前权浩宇说不要叫他权医生,她就在想应该叫什么,在不确定对方年龄的时候她也就只能叫名字。

可是她后来又想了想,权浩宇在上次杀人案中救过她,如果他比她大的话,那她应该至少叫一声浩宇哥才对。

“今年啊,正好是我的本命年,24。”

白若素随即扯出一抹笑容,咧开唇道:“24!你居然比我小啊,那以后我叫你名字也叫得心安理得了,哈哈。”

两人又继续闲聊了一会后,白若素便被权浩宇赶回自己的房间去休息。

白若素的点滴已经挂完,手上的针也已经取掉,她回到房间正打算给乐乐打个电话报平安。好久没有听到欢欢乐乐的声音,好想他们。

虽然以前他们出任务时,也经常一个月都不能和她联系,那时候她好像也习惯了。不知为何,这次她就格外的想两个宝贝。

可是手机刚一拿起,还没有拨,就已经响起。

白若素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瞳孔又瞬间放大。

小黑,是小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