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00Jenny,你愿意当我女朋友吗?(6000+精彩必看)

这一次比以往任何的一次遇到危险时都要恐惧,白若素好怕顾安之就这么离开她,她还有好多话还没对他说。而且这现在究意是怎么一回事?她的脑子好乱,好痛。

“Jenny,别……别哭……把……把……”顾安之已经流血过多说话有气无力,眼前的画面也开始恍惚。他想指他的外套,可是又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指对。

“你是说外套吗?”白若素顺着顾安之指的方向拿起外套。

她不停的暗示自己不能慌不能怕,现在顾安之身边只有她可以帮忙,如果连她都六神无主慌乱无张,就更没有人可以救BOSS,救她自己了。

顾安之吃力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白若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居然能看懂他的意思,点头是指她拿对了外套,可又摇头那就是说他要的东西不是外套。

于是,她没有直接把外套给顾安之,而是摸了摸外套里的口袋,在里面拿出一个小药瓶。

“BOSS,你是要这个吗?这个是?”白若素坐着移到顾安之的身边。

顾安之又无力的点了点头,“止血药。”

顾安之觉得白若素的脸似乎越来越模糊,他知道自己应该马上就要陷入昏迷了,于是赶紧用最后的力气说道:“放心,没有伤到内脏,只要止住血就不会有生命危险,我有点累,先睡了。”

说完没多久,顾安之便倒在白若素的腿上,真的晕了过去。

这时,白若素才反应过来,顾安之这是在安慰她,让她不要担心也别害怕,他只是太累了,睡一会就会好。

白若素将顾安之的衬衣撩起来,然后把止血的粉末洒在伤口上,这伤口很明显是刀伤,一看便知。

“BOSS,你放心的睡吧,我会在这里守着你。”白若素轻轻的抬起手帮顾安之擦了擦额头的汗。

在她抬手的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臂上绑着一块布,出于好奇,将布拆开看了一眼,很短的一道伤口,只渗出了一点血并不吓人。

看来是顾安之帮她包扎的,可能是怕被感染吧。

趁顾安之睡着休息的时间,白若素拉开帐篷的拉链看了一眼外面。她这才发现,外面居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沙漠耶!

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和顾安之一起回到酒店房间,为什么一醒来却在沙漠了呢?

白若素摇摇头,表示完全无法理解。

在白若素的记忆中这几天的事完全没有发生过,她还以为自己在英国,和顾安之一起到小镇去散心。

英国小镇之旅让白若素见到了顾大BOSS的另一面,很绅士很体贴,对她也很好,一点都没有上司的架子。

用现在最流行的词来定义,顾安之就是一个大大的暖男,至少对于当时的她来说,是。

在她刚醒来看到顾安之一身的血,以为他快死的时候,她很慌乱,那个时候她也才知道自己怕他死,怕会失去他,怕永远都见不到他。

虽然现在说爱也许还太早,她也不信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会爱上一个男人,不过对顾安之有好感这点非常肯定。

在被洗去记忆后,当她知道自己是被情所伤,多次想自杀,最后不得以,为了能活下去,只能选择不要以前的记忆。

那时候,她就下过决心,永远不再相信爱情。

她只要有小黑,有欢欢乐乐就够了,爱情是什么鬼,和她毫无关系。

可是,没想到她只不过才离开寒鹰岛不到一个月,居然就又砰然心动,对顾安之产生了情愫。

白若素看着顾安之皱起的眉,伸手将它轻轻的抚平。

这时,她忽然发现在她旁边放着一把染满血的刀。

刀?!

顾安之腹部中的是刀伤!

难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杀他呢,不会的,不会的。

白若素不敢相信的直摇头,她虽然说是佣兵杀手,可是却还没有真正的杀过一个人,她又怎会刺伤顾安之呢。

不会,这刀上的血一定不是顾安之的。

白若素强迫自己不要再想,如果真的是她刺伤BOSS的话,他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怎么会还和她这么近距离待在一起,而且还如此的信任她。

对,不是她。

终于,她找到了自欺欺人的理由,暂时让自己相信顾安之的伤势与她无关。

顾安之并没有昏睡多久,不到半个小时便醒了。

迷迷糊糊间,他刚一睁开眼便看到了若若的脸,伸手想去抚摸,嘴微微开启,轻声唤道:“若若……”

“啊?BOSS,你醒了,你想要什么?”

听到这声BOSS,顾安之立马清醒,好在刚刚声音不大,她可能没有听清醒。

顾安之以前想过只要若若对他重新有了感情,他便一定会找机会告诉她,她就是他的老婆,从头到尾都只有她一个人。

可是经过伦敦那晚的交谈,他知道七年前的那个伤对她来说太痛,他不想在完全没把握治愈她的情况下,再次揭开那个伤疤,让若若再痛一次。

他承受不了再次失去她的痛苦。

“没什么。”

“BOSS,你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现在很痛吧?”白若素视线移到顾安之腹部那个,被她用外套包扎好的伤口处。

顾安之勉强扯出一抹笑容,“不痛,别担心。”

“BOSS,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终于,白若素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

她不喜欢这种莫名奇妙的感觉,更不喜欢这个记忆断层的感觉,在她记忆短暂消失的这段时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她必须要知道。

因为在她帮顾安之上药并包扎时,她居然发现他不只是腹部有伤口,背后还有明显的烧伤,而且看起来烧伤是不久前才造成的。

“我们……”

顾安之刚说两个字,白若素便补充了一句。

“BOSS,请你说真话,我不想你骗我。不管发生过什么事,我都想知道最真实的情况,而不是善意的谎言。”她觉得顾安之也许会因为不想让她伤心,而用谎话骗她,所以她才会特意加了这么一句。

“好,我告诉你。”顾安之在白若素的帮忙下坐了起来,但身子还是半靠在她的身上。

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这到底是真的因为身子太虚弱呢,还是只是想要靠着她。

“我必须先说一句这件事从头到尾你都是受害者,即使你做了一些伤害我的事,那也都不是出于你的本意,所以你不用内疚也不要自责。”

听到顾安之的话,白若素几乎已经肯定,他腹部那一刀真的是她刺的。

不过暂时,她选择相信顾安之的信,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结。朝他点了点头,表示她明白。

“几天前,就在我们刚回酒店房间不到半个小时,你被人用蛊术控制自己离开了酒店。被他们带到了澳大利亚,后来我追踪到你的位置,便到了澳洲来救你。

其实从一开始他们的目标就是我,他们故意带走你,因为他们知道我一定会去救你。然后再利用蛊术控制你的心智,让你拿刀杀我,不过好在当时我正替你解蛊,身体动了一下,刀刺偏了。

不管怎样,我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你不用担心。”

顾安之三言两语的大致的把这几天发生的事,给白若素复述了一遍。

而白若素在这段话中,却听到了一个重点,“为什么他们这么肯定,可以利用我来引你上勾?”

白若素的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实在,毕竟她与顾安之只不过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即使为了混淆视听而故意传出了一些绯闻。

可一个堂堂的大BOSS,会为了一个小秘书而不顾自身的安危吗?

想到这,白若素突然觉得更加的愧疚,明明自己是被高薪聘来的保镖,结果不但没有保护好BOSS,反而刺了他一刀。

还让他不顾生命危险的跨国来救她。

她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让乐乐把这笔佣金退回去。

“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喜欢你。”

顾安之此时的眼神特别的深情,专注的看着白若素,不让她闪躲。

“Jenny,我爱你。”

在七年前他似乎很少说这三个字,这一次换他表白,一定要把以前没说的都补回来,以后每天都说,只要她听不腻,他就一直说。

白若素没想到顾安之会突然表白,虽然她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女人第六感,BOSS的确对她和对其他的属下不太一样,可她真的没想到BOSS居然会这么直白。

她以为像顾安之这样的男人,就算现爱,也会将爱埋在心里,或者是用行动表示,而不会说出口。

看来,她对男人的了解还真是太少了。

“BOSS,你是在开玩笑吧?或者,流血太多现在脑子不太清楚了?”好吧,白若素承认自己矫情了。

听到顾安之的表白后,整个心脏就砰砰砰跳得频率越来越快,明明心里就在暗喜,嘴上却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其实,主要是BOSS表白得太突然,她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我从来不拿感情的事开玩笑。”既然若若要这么想,那他就把事说得更明白一些,“我现在神智很清楚,也完全能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Jenny,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在法律上,白若素明明还是他的老婆,可是为了让她一步步的重新再次爱上他,他也不想这么着急亮出最后的底牌。

况且,七年前若若好像就是从未婚妻的妹妹,直接一跃变成了他的老婆,还未当过女朋友。

顾安之也想知道男女朋友之间和夫妻之间,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我……”白若素一时之间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她皱着眉,很认真的思考着,她愿意吗?其实内心应该是有心动的吧。

可是,“我以前结过婚,还有两个孩子,这些你不介意吗?”

顾安之低下头,在心里腹语,孩子是他的,婚也是和他结的,他怎么可能会介意。

“我也结过婚,也有过孩子,扯平。”顾安之今天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Jenny,你不用想太多,只要问问自己,你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说完顾安之还耍赖的故意捂着腹部,摆出一个极其痛苦的表情。

如果这时候裴寒轩在现场的话,一定会指着顾安之说老大太腹黑,居然用苦肉计装可怜博同情的招术。

这男人啊,想得到某个女人时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平时,明明最讨厌的招术,在此时也是手到擒来,用得不亦乐乎。

“怎么了,是不是又扯到了伤口,快,让我看看,伤口裂开了吗?”白若素立刻便担心的凑上前,想要为他检查伤口。

顾安之一把抓住白若素的手,“你担心我,其实你心里是在乎我的吧。”

说完,还特别肉麻的将白若素的手,放到胸口,“伤口没事,没有裂开。可是,如果你不答应当我的女朋友,这里就会裂开,会撕心裂肺的痛。”

白若素这时才知道自己上当了,立马把手收回来。

她哪知道一向看来很有原则性的大BOSS,居然会用苦肉计啊。

完全颠覆了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面对顾安之的表白,白若素的内心并不是没有被打动,只是觉得发展得太快了。

他俩总共认识还不到一个月,虽说这一个月发生的事也的确够多,两人也算是一起经历了多次生死。

可是……她想起了之前上课时,心理学的老师给她讲过的一番话。

让他们出任务时,一定不要动真感情,即使是雇佣对象向你表白也不能全信,因为在心理学中,有一种情况存在。

那就是,当一个人长期在另一个人的保护下生活,很容易就会产生依赖情愫,而很多人都会把这种依赖错以为是爱情。

她最初的身份便是顾安之的保镖,他会不会也只是把对她的依赖感当成是爱她了呢?

再说啦,她觉得表白应该要在浪漫的气氛下进行,BOSS居然选择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和她谈情说爱,白若素想想也真是醉了。

于是,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拉开帐篷的拉链,把头伸出去看了看外面的环境。

炙阳高挂,黄沙滚滚,这一眼望去满满的全是沙子,四面都望不到头。

“BOSS,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等死吧。”白若素故意转移了话题,对于顾安之的表白,她还得再思考思考。

说到这个问题时,顾安之恢复了一脸的严肃。

这是他的一个失误,身边没有带水和任何的食物,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他还能坚持几天,可是若若不行,他必须得想办法尽快与老四取得联系。

对了,他们之前的信息突然断开,他怀疑是有人近距离的信号干扰,如果不是弑盟出现了内歼,那就只可能是若若在神智被控制的情况下,干扰了信号。

“Jenny,你找一下,你身上有没有一个信号干扰器。”

只要把干扰器关掉,他就能和老四再次联系上。

白若素照着他的话把衣服的每个口袋都找了一遍,终于找到了一个只有大拇指大小的,一个黑色的控制按扭。

“BOSS,你要找的是这个吗?”

顾安之接了过去,仔细研究了一番,找到了它的开关键,“试试就知道是不是了。”

按下开关之后,顾安之试着呼叫了几声,“老四,老四?老四?”

“老大,艾玛,信号终于恢复了。老大,你们现在在哪儿呀?我这边的卫星追踪系统出了问题,一直找不到你们,急死我了。”

信号刚一接通,微型耳麦中就传出裴寒轩喋喋不休的声音。

从声音的急促语速,顾安之便能听出来,裴老四的确非常着急。

“我没事,我和Jenny都没事。不过我们现在在沙漠里,你赶紧派人过来接我们,Jenny的蛊毒已经清除,我们都很好。”

白若素看着顾安之腹部的伤口,再听到他对裴寒轩说的话,心中莫名的有点感动。

明明受了重伤,却不愿兄弟担心而选择不说。

还有他背上那么明显的烧伤,他也没有对她说过。在来英国之前BOSS从未烧伤,所以她猜测这一定是在她被下蛊之后发生的事,说不定又是为了她才受的伤。

“澳大利亚沙漠吗?好,我立刻派直升机过去。你把这个联络器一定要一直开着,澳大利亚沙漠太大,我得追踪着联络器才能确定你的最终位置。”

裴寒轩和顾安之联系着,手也没有停,在他的前方调出了澳大利亚的地图。

顾安之和裴寒轩在通话时,白若素则无聊的探出头看着外面的黄沙,第一次真实的置于沙漠之中,如果只是来旅行一下的话,风景倒也挺美。

白若素的注意力被前方的一堆沙子包吸引住,拽了一下顾安之的手臂,“BOSS,你看,那是什么?”

顺着白若素指的方向,顾安之看了过去,只见前方的沙地出现了一个微微凸起的小沙包,不是很大,但却在快速的将他们的帐篷前进。

顾安之的瞳孔骤然放大,大声的喊道,“不好。”

说话的同时,立刻将帐篷的拉链拉上。

就在他拉上拉链的同一个瞬间,“噗!”沙球猛的爆开,一大群红色的东西密密麻麻的从里面涌出来,一直往他们的帐篷爬来。

不到十秒钟,整个帐篷便被这些红色的小虫子包裹着。

“这是什么东西呀?”白若素惊恐的抱着顾安之的手臂,她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多的虫子,而且速度如此的快。

明明是大白天,他们的帐篷里却漆黑一片,因为所有的光线都被这些红色的虫子遮住。

不只是上面和帐篷四周,连帐篷的下方虫子也拱进了沙子里,几乎要将整个帐篷抬起来。

“沙漠行军蚁,一种肉食蚂蚁。”顾安之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遇到这么恐怖的生物,在沙漠中不怕没水没食物或者是迷路,最怕的便是遇到沙漠行军蚁,沙漠行军蚁吃掉一个成人都不用一分钟的时间——

顾先生顾太太的小剧场——

鑫鑫麻:其实在刚才,鑫妈就特别想问,顾大BOSS,你的情话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顾安之右手握紧女儿乐乐给他在网上下载的情话大全:像我这么聪明的人,用得着学别人的吗?情话而已,只要面对着真正爱的人,那完全是张嘴便来

鑫鑫麻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果然不愧是顾大少,连说情话都比别人肉麻。可是据我所知,你的第一次表白不算成功,若若没有答应你吧

顾安之:若若那只是在害羞而已,其实内心不知道多想答应

鑫鑫麻:Jenny,顾大BOSS说的是真的吗?其实你很想当他女朋友的?

白若素:我在犹豫,在思考,我怀疑BOSS只是把对我依赖感错误的当成是爱情。毕竟我是他的保镖,职责就是保护他的安全,长期被保护会产生依赖感也正常

顾安之:老婆大人,听说这一个月都是我在保护你,我哪来的因为长期被保护而产生的依赖感呀

鑫鑫麻: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