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93顾安之昏迷入院

“这事和你没有关系,不能怪你。”顾安之不是没看出男人的想法,他也不是一个不懂得报恩的人。“先生,麻烦给我留一个银行帐号,等我回国后便会找人给你一笔报酬,算是谢谢你的帮忙,还有……保密费吧。”

男人愣了一下,随即嘴角轻扬笑了起来,很干脆的留下了自己的银行帐号。

既然有钱拿干嘛不拿,况且他也觉得自己这笔钱拿得理所应当,像眼前的这个有钱人说的,他既帮了他大忙,又应得一笔封口费。

“谢啦,放心,从我走出这个门口,就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在男人离开之后,顾安之这才给裴寒轩回了电话,“老四,是不是有消息了,若若现在在哪里?”

“老大,你说的那部车已经找到了,不过有点奇怪。”

“什么奇怪?”

“那部车从我追踪到位置后,就一直停在距离你们入住的酒店五公里外的一个公路边上。”裴寒轩一边说着眼睛还一直注视着电脑上的卫星追踪图。

顾安之闻言眉头紧锁,车会停在一个地方不动,那便只有一个可能,对方已经换了车。

那他们追踪起来就会更有难度,如果他们将若若关起来的话,就算利用卫星追踪器也没办法追踪到若若的位置。

“不管怎样,你把位置发给我,我先去看看,看在车上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顾安之边说边离开了房间,“你继续追查若若的位置,对了,还有一个事,你去查一下,有种源于泰国的蛊毒……”

顾安之将刚刚男人对他说的若若中的蛊毒的情况,详详细细的对裴寒轩说了一遍。

“你去查查看是不是真有这种蛊毒,还有,解蛊的方法是什么?”

“好,我明白了。老大,你自己小心一点,保持联系。”

挂上电话后,顾安之来到地下车库,不到一分钟车便开离了酒店,朝裴寒轩给他的地址驶去。

大约十分钟后,顾安之便看到了在监控录像中看到的那辆银白色轿车,连车牌也是一样,他确定若若从酒店离开便是乘的这辆车。

将车停到一边,顾安之下车走向银白色轿车,轻轻拉了拉车门,被锁上了。

顾安之脱下自己的外套,包在手上,然后猛的用力敲击车窗,车窗应声而碎。

顾安之进入车内,非常仔细的一寸一寸的找着若若待过的证据。

在后排的座位上,顾安之找到几根长头发,接着还是在后座,在地板捡到一个蓝色的头饰,这是若若今天戴在头上的没错。

那么,有了这两个证据,他可以肯定这便是他要找的那辆车。

看来这人对他们的确是很熟悉,知道他一定会调监控视频来看,然后就会顺着追查车辆的行踪。

不过在顾安之看来,对方知道用蛊,又埋下这个线这么久,应该是个很细心谨慎的人才对。为什么会让他追踪到车辆信息呢,除非这本就是对方故意为之。

否则,他既然能操控若若,何不让她走出酒店远一些,在监控的死角位置再让她上车,那不就更神不知鬼不觉了吗?

当然他们估计万万没想到在电梯里若若会遇到一个对蛊术有研究的男人,如果没有那个男人,就算是把视频交给警方,警方应该也只会认定这是若若本人的意愿,是她自己离开的。

对啊,既然可以弄得神不知鬼不觉,又何必要弄得这么麻烦,让他追查到车辆呢?

这绝对不只是一时粗心这么简单,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到底是什么呢?

若若回国没多久,肯定不可能是与她有仇的人,那就是针对他!

现在……引他来这辆车……

顾安之摒息倾听,好像听到了时钟滴嗒滴嗒的响声,这声音似乎是……从车里传出来的。

不好!

定时炸弹!

顾安之立刻从车内跳出,他现在可不能死,若若还等着他去救她。

刚跳出车,跑了两步,一声巨响,身后的车果然在滴嗒声之后爆炸。而顾安之则被这巨大的冲力给炸出了几米开外。

在顾安之晕倒之前,隐约看到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从他身边开过,而车窗摇下时,他看到了白若素那张熟悉的脸——

顾安之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等他醒来时早就不在公路边上,也不在Southend-on-sea的海滨小镇,而是被送到了伦敦市中心的一家私立医院。

他睁开眼便看到了裴寒轩穆昊焱等人,这说明他昏迷了至少有十几个小时。

“老大,你醒了。老三,快过来,老大要醒了。”一直守在病chuang边上的裴老四,一看到顾安之的眼珠在眼皮下转动,便大喊嚷嚷着穆昊焱来看。

顾安之睁开眼又闭上,又睁开,这样反复了好几次,这才真正的睁开眼。

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便是问,“有若若的消息了吗?”

“还没有。”穆老三沉着脸摇了摇头,“不过,你放心,这事交给我和老四,我们一定会把嫂子找回来,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养好身体。”

“对啊,老大,你不知道我们听到你被炸伤送往医院的消息吓都吓死了,你昏迷到现在整整二十个小时了,还是好好养好伤吧。这事我们还不敢告诉兰姨和顾伯伯,欢欢乐乐那里我们也只字未提。”

乐乐在顾安之被送到医院后的第二天,也就是裴寒轩他们刚赶到的时候,打了一次电话过来,裴寒轩用公事很棘手为由,敷衍了过去。

说可能回国的时间就延迟,因为现在谈的项目对ARS国际很重要,又是与英国王室的合作,那边要求暂时保密,在合同谈妥之前都不能与外界联系。

因为太棘手,所以他和穆昊焱也都赶了过来帮忙,还说让他们这几天都不要打电话,就算打也找不到他们,他和老三也要进去古堡了,等他们谈好之后,会主动联系。

顾安之这时也发现自己的视线有些奇怪,他并不是平躺在病chuang上,而是趴在chuang上,头侧着。

估计是因为爆炸时的冲击力,伤到了背部所以才会这样。不过……这个时候他怎么能躺在chuang上安心的养伤呢。

“不行,我要起来,我要……去找……找若若。”

顾安之刚挣扎着要起来,却又再次跌回chuang上,而且这次直接是背部着chuang。顾安之发出了一声痛呼。

“老大,你别乱动呀,你背后的皮肤都被烧伤,如果感染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真的会死人的。如果你有什么意外的话,到时候嫂子回来了怎么办,她恢复了记忆怎么办,她能接受你为了她而死吗?”

裴寒轩急忙把顾安之翻了个面,再次让他好好的趴着。

“老大,兄弟是用来做什么的。这个时候你就不能相信我们吗?若若不光是你的老婆,我们的嫂子,她也是和我们一起长大的妹妹,对我们来说她同样重要。你放心,我和老四一定会想办法把嫂子安全的救出来。”

穆昊焱自从结婚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凝重严肃的表情。

听完穆昊焱的话后,顾安之不再挣扎。

没错,兄弟就是在彼此有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他的兄弟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不是吗!他应该相信他们。

“好,你们一定要尽快把若若救出来。”

顾安之闭上眼睛,依然自责自己的大意中了敌人的歼计,否则他现在就不会这么被动的躺在chuang上。

忽然,顾安之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睁开眼,“对了,老四,前两天我让你查的蛊术有进展了吗?这世上是不是真有我说的那种蛊毒,还有解蛊的方法是什么?”

“蛊术?老大你是怀疑嫂子被人下了蛊吗?”穆昊焱并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当时接到大使馆的消息便立刻赶了过来,心里心心念念的当然是老大的伤势,裴寒轩就忘记把这事告诉穆昊焱。

“我查过在泰国有很多种类的蛊术,其中也有你提到过的,能控制人心智的蛊术。而且按你说的情况,嫂子的确很有可能是中了那种蛊术。不过这种蛊对人体的伤害不大,只要我们找到嫂子,把蛊虫取出来就没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