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92白若素电梯里奇怪的举动(附小剧场)

顾安之刚刚回到房间后,便把那辆银白色轿车的图片信息传给了老四,让他追查车辆的下落。并希望用弑盟基地的资源,能查出若若现在身处的位置。可是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却依然什么消息都没有。

他并没有盲目的开车出去找,因为若若的这次离开有点不可寻常,如果真是她自己离开的,她迟早会联络他。

如果不是出于自愿离开,那带走她的人也一定会联络他。

任何一件事都不可能没有原因去做,若若消失了七年才出现,在英国在S市都不应该有敌人,那么最有可能的便是……

有人看到若若和他走得很近,然后误会了两人的关系,当然也不算是误会,总之就是以为若若是他的女人,于是就抓了她来威胁他。

所以,他只需要在这里等着就好,没有设备即使是他想调查也无能为力。

他现在除了等,还是只有等。等着对方与他联系,等着老四的调查结果,等着经理帮他把与若若同电梯的男人找到。

暂时他不能调动弑盟在英国的人员,只能暗中调查。

几分钟后,本就开着的门传来几声敲门的声音。

“先生,你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就在外面。”依然还是之前那名酒店经理,他恭敬的朝顾安之说道。

顾安之从阳台走了进来,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然后才道:“请他进来吧。”

“你找我有什么事就快说,车子还是外面等我。”进来的正是那名男子,他一进门就立刻冲着顾安之嚷嚷道。

他是被经理从车上直接拉下来的,心情又怎会有多好。

不过说来顾安之也算是幸运好,男人从电梯出来后本来就是去前台退房,人都已经走了,可是开车开了几分钟才发现有东西忘到前台,这才又调头转了回来。

“你对她有印象吗?”顾安之将白若素的照片拿给她看。

男人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很肯定的说:“有,当然有印象,大概不到一个小时之前,我们一起坐过电梯。”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是她当时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吗?”刚才在看监控时,顾安之也发现了这名男子有好几次回头去看若若。

说不定他能提供一个重要的追寻线索。

男人之前还有些不耐烦,可一提到白若素时,他脸上的烦燥立刻消失,反而带着一些兴奋的语气,“她出事了是吗?我那时候还只是猜测,没想到真的出事,早知道我就应该拦住她。不过被下了蛊的人,我就算想拦应该也拦不住。”

“下蛊?!”顾安之想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关键词。

看了一眼四周的人,顾安之又抬头扫向酒店经理,“经理,今天多谢你的帮忙,你去忙自己的吧。”

既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词,若若的消失居然与巫蛊有关,他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于是便让酒店经理先行离开。

待经理离开后,房间内只剩下男子和顾安之,那男人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似乎很激动。

“没错,就是下蛊。虽然我不会下蛊,可是我对巫蛊巫术一直很感兴趣。和这个女人同一个电梯时,她的表情状态都很像被中了蛊。”

“具体表现?”顾安之对巫蛊从未接触过,甚至他都不相信这世上有巫术这回事。

可是关于白若素离奇消失的事,他又不能放过任何的线索。

这世上有太多的未知,自己不知道的事并不代表就不存在,就像七年前因为有DNA的鉴定,大家都以为若若已经死了。可事实是她活得好好的,只不过是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而已。

当年的DNA鉴定有没有被动过手脚他不知道,可霍杰的确是用这一招骗过了所有人。

所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我看那位小姐从进电梯,眼神就非常呆滞,视线完全没有焦点。

而且她明明没有在拿手机,也没有带耳机或蓝牙,在电梯内她却向是在和谁讲话一样。声音中也完全不带一丝的感情,只是呆呆的回答着是,知道,明白,这样简短的词。”

男人对白若素的印象很深,如果当时不是因为他忙着办理退房手续,应该会跟着她出去看看。

只是,没想到最终还是因为这个女人,耽搁了他的行程。

“那你知道这是一种什么蛊吗?要怎样才能解?”

如果照这男人说的,若若真是被人下了巫蛊,那就能解释为什么若若会自己离开房间,然后坐上一个陌生人的车。

看来,这些人是有备而来,不管是针对若若还是针对他,都是有计划有预谋。

说到巫蛊,男人的话题便完全打开,他对这些基本的巫术还是有不浅的认识。

“这种蛊源于泰国,最初是大富人家为了管理那些不听话的下人们,而专门找巫师研究的一个蛊毒。这种蛊比较麻烦,下蛊之人必须要与受蛊要近距离的接触,而且在培养蛊毒时需要受蛊人的头发,血和生辰八字……”

“头发,血和生辰八字?”顾安之突然打断了男人的解说。

要想拿到若若正确的生辰八字,那就一定知道若若的真实身份,这些抓她的人知道她是白若素,而不是厉慕晨。

还有,还必须得有她的血做个下蛊的媒,能拿到她的血……

这个人应该就在他们身边才对。

顾安之在心中这样分析之后,越发的紧张,到底是什么人抓了若若去,目的又是什么?

“对,这三者缺一不可。还有这种蛊比较奇特一些,是利用空气的传播将蛊下到受蛊之人的身体里。这种蛊也只针对提供了受蛊人本人有效,其他人即使也吸进了同样的蛊,也不会被下蛊。

这个蛊的潜伏期很长,可以长达一个月,也就是说并不一定是现在被下的蛊,也许早就被下了蛊可是你们大家都不知道而已。

只是现在下蛊的人才开始把蛊唤醒,她刚刚就是完全无意识的离开了酒店。

所以你想想吧,你们都得罪了什么人,这肯定是熟人所为。

不过你也别太紧张,中了此蛊的人,身体并不会有大的伤害,只是会失去自己的意识,完全听命于下蛊人而已。”男人看顾安之在听完他说蛊毒后,脸色大变,于是又安慰道。

“那你知道要怎么解蛊吗?”顾安之也无法怪这个男人‘见死不救’,毕竟如果是他遇到一个陌生女人像这种情况,他也不会多管闲事。

“解蛊的方法说简单也简单,说难呢也难,有两个方法。一是找到下蛊之人,用他的血和头发一起烧掉,这样就可以消除蛊毒。

还有一个办法不需要找到下蛊之人,只要找到蛊虫的位置,因为这种蛊虫一般是存活在皮下组织,仔细看的话,就光凭肉眼也能看到蛊虫的蠕动,确定了蛊虫的位置后,用小刀把皮肤划开,然后将蛊虫清除掉就可以了。”

男人对着顾安之并没有保留,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关于蛊毒的知识都告诉了他。

不过,顾安之是一个非常谨慎小心的人,因此,对于这个男人的话,他并没有完全相信,却也认真的记在了心里。

正当这个时候,裴寒轩的电话也打了过来,顾安之并没有马上接起电话,看了一眼放在一旁梳妆台上的手机,然后看着男人微微点了点头,“谢谢,今天非常感谢你,不过还希望这件事你能帮我保密。”

“你不用这么客气,是我该说抱歉才对,如果当时我留住她,或者是马上报警的话,你的朋友应该就不会出事。”

男人也没想到真的这么快会出事,他看着眼前的顾安之穿着打扮都不俗,如果刚刚救了他的朋友的话,说不定自己就发了。

“这事和你没有关系,不能怪你。”顾安之不是没看出男人的想法,他也不是一个不懂得报恩的人。“先生,麻烦给我留一个银行帐号,等我回国后便会找人给你一笔报酬,算是谢谢你的帮忙,还有……保密费吧。”——

好久不见的小剧场——

鑫鑫麻:咳咳……欢迎今天作客小剧场的嘉宾顾安之先生和顾太太白若素小姐。来,顾先生顾太太,和支持你们的宝贝读者打个招呼呗

顾先生:好

(原本以为顾先生是在答话,等了一分钟依然没等到下句的鑫鑫麻终于知道,刚刚顾先生已经打完招呼了)

鑫鑫麻:顾先生的招呼真是简单干脆,那顾太太能多说几句吗?

白若素:宝贝儿们,你们好!我是你们最爱的若若,很高兴能成为这本书的女一号。在这里我特别想谢谢鑫鑫妈,也谢谢我的老公顾安之一直对我的疼爱。当然我最感谢的人还是你们,支持我的读者们,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若若,为了你们,我一定会努力成为既能乖萌又能打斗的新型女主……(此处省略一万字)

鑫鑫麻实在是听不下去,只好打断还在滔滔不绝的顾太太。

鑫鑫麻:谢谢顾太太的获奖感言。顾少,你老婆这么逼比你知道吗?

顾安之:你想死吗?

鑫鑫麻:不想

顾安之:那就闭嘴!

鑫鑫麻:……

(采访在嘉宾威胁主持人的情况下不欢而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