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88万一你生病了,我怎么向欢欢乐乐交待

“酒店的宵夜味道不错,要不要试试?”顾安之一边问一边往前走了几步。

面对BOSS的靠近,白若素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本能的想要往后退。而她的后面当然正好就是chuang,然后悲剧的事就这么再次发生。

chuang的高度正好到她的膝盖,她这一后退,一个没注意便直接往后倒去。

而顾安之想要拉住她,身子却跟着她一道扑了下去。

当然,顾安之的摔倒是故意还是真的是不小心,那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清楚。

时间就这样静止了。

白若素眨巴着她的大眼睛,两人的视线相距只有几厘米。

卧室的灯并不是很亮,还不如月光照在两人身上的光明亮,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几秒后,白若素猛的将顾安之推开,自己则飞快的站起身来,拍着自己那狂跳不止的心脏。

顾安之被白若素推开后,就平躺在chuang上,看着她的侧颜,即使没有吻到,他依然心旷神怡。

只要她还在他身边,好好的活着,这样其实对他来说就已经是上天的恩赐。

现在他没有期待着在这短短几天,就能让若若重新爱上他,他只是希望让她能感受到他对她的那份小心翼翼的爱与珍惜。

到时候,即使霍杰出现要将她带走,她也会因为他而留下。

“BO……BOSS,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又过了十几秒后,白若素终于平复好心情,转过身看着依然还躺着的顾安之。

白若素现在慢慢的觉得BOSS真的是高手,表面上好像一副对亡妻深情的模样,可私底下却很会挑动女人的心。

“我是想问你要不要吃宵夜。”

顾安之在听到白若素的询问后,总算从chuang上起身,走到了白若素的身边,故意在她耳边轻声的回答道。

说话时的气息就这样轻抚着白若素的耳垂,让她禁不住后退了几步。

“不用了,我刚在飞机上已经吃得很饱。明天一早就要开会,我现在好困,先睡了。BOSS你也早点回去睡吧,明天才有精神。”

天知道白若素在飞行的十几个小时里,滴水未进,倒是睡得很饱。

所以,她现在的情况完全和她说的话相反,又饿又完全睡不着。

以前看电视时,总是看到有人在说完自己很饱一点都不饿时,肚子就会很不配合的咕咕大叫着拆台。

那时候,她还说哪有那么巧的话,谁知道她就这么巧的遇到了。

在她刚刚说完自己很饱,想让顾安之出去时,肚子便很不合适宜的咕咕响起。

白若素急忙捂着小肚子,像是想把这声音给压回去一样,可是她越压反而越响。

顾安之轻笑一声,转身离开,走了两步见白若素还傻傻的待在原地没动,于是便停下道。

“还不跟上来,我可不希望我的秘书在来英国第一天,就被饿死。到时候不知情的人,说不定还以为是我这个当BOSS的苛刻下属。”

“哦。”

白若素只好捂着已经饿瘪的肚子,跟在顾安之的身后走出了卧室。

两人一起来到三楼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酒店内部餐厅,这个时间的人并不多,但也不只顾安之白若素他们这一桌。

顾安之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他并没有让服务员为白若素服务,而是自己亲自帮她搬开椅子,让她坐下,自己这则回到对面的位置上坐好。

顾安之当然很清楚白若素的英文水平,于是也没有客套的让她点餐,拿起菜单,飞快的点了几道熟悉的当地美食。

白若素则是好奇的望着窗外,从他们的方向看出去,能看到伦敦最出名的伦敦眼,以及泰晤士河畔。

虽然已经快晚上十二点,窗外的行人或者说是旅人却并不少。

他们点的餐点很快被端了上来,一份爱尔兰土豆牛肉沙拉,一份英式芥末羊排,还有被称为英国国菜的炸鱼薯条,甜点顾安之则点了香蕉枫叶提拉米苏杯和英式太妃糖布丁。

不过甜点是正餐吃完之后,才被端上来的。

本来就很饿的白若素,已经顾不上什么形象,在主菜一端上来,她话都没讲一句,便立刻投入了与美食的奋斗中。

看着白若素吃得无比香甜的顾安之,也顿时觉得食欲大增。

两人整个用餐过程,一句话都没有讲。半个小时不到,就已经吃完头盘正餐以及餐后甜点。

白若素平时吃饭都很慢,她一直谨记细嚼慢咽对身体好这句话。

不过今晚因为顾安之在身边,在他无形的压力下,白若素飞快的把一件件的食物塞进嘴里,其实她连吃下去的东西什么味道都没有来得及品尝。

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然后没有形象的打了个饱嗝。

白若素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为什么自己总是在顾安之面前出糗呢。

感觉自己和他的磁场就不合,离开寒鹰岛回到S市之后,她已经发生了好多不可思议的事,也不知道是自己和S市这个城市相斥呢,还是和顾安之的八字不太合。

白若素已经决定,以后除了公事外,要少和BOSS接触。

可是事情哪能都如她所愿,顾安之签单之后,并没有让她立刻回房休息,而是提议道:“在飞机上已经睡了这么久,刚刚又吃得很饱,我们出去走走吧。”

“走?不要了吧,我想回去睡觉,倒时差。”

白若素告诫自己绝对不能被you惑了,要坚定立场,不能再受BOSS的影响。

顾安之已经察觉到了白若素对他的防范,他又怎么会任由事件这样发展下去。于是直接牵起白若素的手,便走出餐厅,进入电梯后又直接按下一楼的楼层按扭。

白若素并不是不能挣脱,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完全没有想过要挣脱他的手,就这么任由他牵着走出了酒店。

九月的伦敦夜晚,已经有些凉风飕飕,顾安之放开她的手,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身上。

“BOSS,我不冷,你自己穿吧。”

这个披衣的行为也许只是顾安之的绅士风度,可白若素却会想偏,所以她宁愿顾安之只把她当成是一个秘书或者保镖,而不是女人看待。

作为秘书和保镖,都应该是她照顾BOSS才对。

“让你穿你就穿,万一你生病了,我没办法向欢欢乐乐交待。你忘了,昨天我去接你时,答应了他们会好好照顾你的。”

在顾安之去接她去机场时,乐乐拉住顾安之的手,千叮万嘱让他在英国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不能让她生病,不能让她迷路,也不能让她累着。

当时,白若素还在想,自己到底是去工作的,还是去享受的?

没想到顾安之还真很严肃的向乐乐保证,一定会好好照顾她。

她其实也能看得出来,顾安之对欢欢乐乐挺疼爱的,后来一想,可能是由于他的私生子关系吧。因为无法正大光明的对他们疼爱,所以才会移情作用,对欢欢乐乐这么好。

听顾安之这么说白若素也就只好乖乖的穿着他的外套,这上面有点淡淡的清草香味。白若素想,这应该是洗衣液的味道吧。

顾安之不怎么爱吸烟,所以他的外套上很清爽,完全没有她不喜欢的烟味。

其实白若素不知道的是,顾安之抽烟,而且抽得很厉害,曾经一天抽过四五包。

不过那是在刚得知白若素去世的头一年。

那段时间白天的顾安之,依然光鲜亮丽,是S市人人敬仰的顾少。可是到了晚上回到他和若若的公寓,便是烟酒不离身,整个屋子烟雾缭绕。

只是后来看到为他担心得*白头的顾翔烯,他这才慢慢的恢复了正常人的作息生活。

“走吧。”

“哦。”

两人并排走在泰晤士河畔的边上,吹着微微的轻风,深夜这里的人虽不至少只有零星的几个,但比起白天的人声纷嚷,现在倒真是安静惬意得多——

好多宝贝儿们都知道鑫妈昨天因为改简介改标题改书名,总之是各种改,改得晕头转向,所以更新又晚了……原本是想让顾少偷个香的,不过后来想想在这个大环境下,还是算了。第二更宝贝儿们还是下午再来刷吧,另外,加群加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