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六四:少门主把太子妃的寝宫给砸了

“尘王妃果然是女中豪杰,希望本世子的出现,没有吓到你!”

赫连情泽过分的装腔作势,瞬间苏苓的眼底就划过一抹讥诮。

她位座上首,睇着从身后帷幔缓缓走出的赫连情泽,淡笑挑眉,“原来是赫连世子!之前本王妃在齐楚国的时候,久闻部落王世子骁勇过人,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场面话,谁都会说!

甚至苏苓这番深意十足的语气,让头脑简单的赫连情泽直接就认为她在夸赞自己!

黝黑的脸颊上也无法自已的闪出一抹得意的笑,而后故作老练,走到云曼身侧落座后,开腔,“尘王妃过誉了!说道骁勇过人的话,本世子反而更钦佩尘王的事迹!”

赫连情泽本是一番礼尚往来的寒暄,奈何接下来苏苓的话,却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但见,苏苓煞有介事的点头,道:“那是自然!我家王爷确实有很多过人之处!”

苏苓如此不谦虚的态度,赫连情泽和云曼不期然的对视,母子俩古怪的看着彼此,心里对这位尘王妃的看法,似乎又改观了不少!

“尘王妃,方才本世子不小心听到你和母上的谈话,看样子王妃似乎对部落的事尤为感兴趣,但相信王妃出身中原,应该也听过一句老话,叫什么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对吗?”

赫连情泽在面对苏苓时,那股子傲慢无礼和张狂放肆便毫不保留的体现出来!

而此时,哪里还有他面对凰老三的毕恭毕敬!

苏苓笑意不减,虽是一袭素色淡雅的流苏裙装,却愈发衬托她轻灵动人的出尘之美!

她的身上没有高位者的倨傲和凌人,反而时常以一副雅痞的模样,让所有人忽略了她眼底慧黠的灵动之光!

扮猪吃老虎,苏苓早习以为常!

但眼前的赫连情泽,说他愚蠢也好,狂妄也罢,总之在他和苏苓开始较劲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不会美满的结局!

赫连情泽话落,便目光如炬的睇着苏苓!

狭长的双眸,似乎还噙满了恶意的邪光和促狭!

见此,苏苓幽幽一叹,余光瞬了一眼同样睇着她的云曼!

而后,低低浅笑,道:“赫连世子,看来部落的文化和我们中原还是差了一个档次!

且不说这句成语的含义到底是什么!但赫连世子似乎忘了,身为齐楚的附属国,不管部落内有任何事,齐楚国都有权利干涉过问!

这一次,本王妃随同尘王一同出使部落,难不成发现了疑点,还不能询问一句?

更何况,如果部落内真的出现了白虎,那么相信你们两位应该都比我清楚,白虎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

苏苓四两拨千斤的态度,几句话就让赫连情泽暗道糟糕!

本来,他以为苏苓也就是个空有皮相的女子,本想在她的身上获得一些有利的消息!

结果,不成想他企图先抑后扬的手段,还没完全施展,就被她给压得死死地了!

一句齐楚的附属国,足以让他们不敢再空谈任何事!

“尘王妃严重了,泽儿并不是那个意思!

只不过部落出现白虎一事,我们也都同样一知半解!

若是尘王妃想要查明真相的话,不如待我们了解完全,再告知于你,这样也未尝不可吧!”

云曼思路清晰且迅捷的开始打圆场!

而她和赫连情泽之间,明显一开始就带着试探的意味。

此情此景之下,即便苏苓不再多说,但他们也知道,这个尘王妃怕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主!

如今,只能等稍候尽快去询问王上,关于白虎的细枝末节了!

苏苓波光潋滟的眸子望着聪慧的云曼,这个女人在和她浅谈几句之后,就让苏苓心里对她产生了想法!

凤眸内精光一闪,菱唇含笑,苏苓说道:“既然赫连王妃这样说,那便如此吧!不然,若是再过多询问的话,怕是又要让赫连世子说本王妃不懂礼数了!”

苏苓睇着赫连情泽的眼眸内厉色倏地划过,速度之快,转瞬即逝!

甚至赫连情泽都来不及抓住她一闪而过的神色,再次凝神看着苏苓,就见她恢复了常态!

“恭送尘王妃!”

在云曼和提醒下,赫连情泽不太甘愿的起身恭送苏苓!

而苏苓的身影乍然消失在帐篷内时,赫连情泽立马不悦的开口,“母上,一介女子而已,何必要对她那么客气?”

云曼闻声就谨慎的拉扯着赫连情泽的袖管,面色闪过一抹警告后,低声说道:“泽儿,切莫大意!

你难道忘了我是怎么告诉你的吗?你以为这个女人能身为尘王唯一的王妃,岂是没有手段之人!

试想一下,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锦瑟又怎么会嫁给尘王不成,反而让部落遭遇到齐兵进犯?

泽儿,当务之急我们要尽快去找你父王,问清楚关于白虎的事情!还有,你也要命人竭力去寻找赫连情歌的下落!

只要找到了他,那么所有的问题便可以推到他的身上!而且,只要有赫连情歌在,我相信尘王就不会对部落有任何威胁!”

云曼的话,虽然让赫连情泽仍旧心里不甘愿,但却也没有多说!

赫连情歌始终不见踪影,尘王身在部落不知来意,白虎莫名身故传言散播,从这一日开始,部落内平和的场面似乎正在慢慢远离!

*

话分两头,当苏苓从云曼的帐篷离开,在她慢行几步后,玉肃之便不慌不忙的从某一间帐篷外闪身走了出来!

两人并肩穿梭在特意各异的帐篷周围,不多时玉肃之便说道:“教主,我已经传信给聂林,让他尽快搜集关于白虎的消息!

不过……”

“啥?”

见玉肃之说着就沉默了一瞬,苏苓心下顿时一紧,凝眉睇着他,心里不由得猜想,该不会是聂林那边出了问题吧!

果然,在苏苓心生怀疑之际,玉肃之淡淡的挑眉,扯着薄唇看着苏苓,摇头失笑,“不久前,聂林传来消息,五月……少门主把东宫的太子妃殿给砸了!”

“权佑曦的寝宫?”苏苓惊诧反问。

而玉肃之则继续点头,“是!聂林的信上所说,好像是因为太子要入宫,但是将五月和瑾彦放在王府又不放心!

所以就带着他们两个一同进宫,结果不知道为何,五月和太子妃之间就发生了争执,具体的情况聂林正在调查!

总之,他信上所言,就是最后五月带着十个人,把太子妃的殿宇给砸了个稀巴烂!”

苏苓闻声就嘴角抽搐,同时额头上也滑下了三条黑线!

她这闺女,一天不惹事,就浑身痒痒是不是!

“权佑曦有什么反应?”

苏苓不由得暗想着各种可能性!

凭借权佑曦的性子,怕是不会那么轻易的善罢甘休的!

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们所有人可能都被权佑曦飘飘欲仙的气质给蒙蔽了双眼!

她如果真的有那么清纯干净的话,那后面她和凰老三发生误会的那一天,很多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

直觉上,当初的权佑曦和谷兰之间,一定有某种联系!

只不过时过境迁,她也不愿纠结于过去的种种!

但如今五月和权佑曦之间发生了纠葛,不知她又会做出什么破釜沉舟之事!

在苏苓心里暗忖之际,玉肃之再次淡笑,只不过语气中却充满了无奈,“听闻这件事,太子出面直接干涉!

并且还下令将权佑曦禁足在东宫!还有一件事,就是五月之前命令聂林去调查……调查瑾彦和太子的关系!

现在……少门主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闻声,苏苓更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情不自禁的蹙眉,瞪着玉肃之,呲牙反问道:“聂林多大的人了?什么事该说什么不该说,也分不清吗?”

“咳!教主,就少门主那么多的小心思,憨厚老实的聂林,能是她的对手吗?”

玉肃之的一句话,直接让苏苓无语了!

她这闺女,这辈子是专门来给她惹麻烦的吧!

怎么动不动就砸房放火的!还能不能有点孩子的童真童趣了?!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