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五七: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嫉妒啊?

闻声,苏苓笑意更浓,却也愈发冷肃,“我不但伤你,我还打算,要,你,的,命!”

如同说笑玩闹般,苏苓明明说着这等冷厉的话,但和她的表情却有着天差地别的表现。

赫连锦瑟闻声心头一悸,但为了保持风度,她故作无畏的说道:“苏苓,想要我的命?你觉得就凭你,有那么本事吗?

或者说,你想利用那两只*物,来对付我?你可别忘了,这里是赫连部落,草原部落民族,对于驯服野兽来说,可是有独特本领的呢!”

赫连锦瑟不乏吹嘘的态度,让苏苓的菱唇闪过一抹促狭!

下一刻,她却不着急和赫连锦瑟短兵相接,总之会有个结果,但她不急于一时!

就好比猫捉到老鼠,一定要把老鼠玩的半死,才会将它吃了!

赫连锦瑟的好日子过了这么久,直接给她一个痛快的话,太便宜她了,不是麽!

“是吗?那你倒是驯服一个给我看看!”

听见赫连锦瑟如此不知所谓的言行,苏苓忍不住低声一笑。

随即她便指着大毛二毛,笑得愈发美艳动人,也依旧杀意潜藏!

闻声,赫连锦瑟眼睑低垂,余光也缓缓的飘向一侧的两只白虎!

这种成色的老虎她其实从未见过!

其实就在之前她将苏苓推进帐篷时,她自己也是不知道那里面的真实情况的!

只是从小到大,部落的民众就对那间帐篷十分重视!

尤其是父王更是耳提面命,不得允许绝对不可以擅自进去!

包括曾经夜夜嘶鸣的虎啸声,她也偶有耳闻!

但亲眼看见那两只白虎时,赫连锦瑟还是有些不敢确信!

难不成那帐篷里面一直关着的,竟然是这样血统纯正的白虎?!

如果真是这样,那苏苓怎么还能安然无恙的走出来!

一时间,赫连锦瑟的心绪起伏不迭!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眸子不期然的看向木门处,似是生怕凰胤尘突然出现,知道了她真正的目的一样!

“等什么呢?还在等你的‘三哥?’你放心,他不知道,所以现在你可以为所欲为!”

苏苓的话不得不说的确让赫连锦瑟惊讶,但同时也给了她少许的安心!

只要三哥还不知道,那她就更要趁机让苏苓彻底消失!

只有她死了,三哥也许才会真的放开!

也只能是等她死了,说不定她还有机会和三哥‘再续前缘’!

她做了那么多的准备,甚至不惜暗害小四,但她最终的目的,无非是想要和凰胤尘在一起!

这也是父王一直以来对她的要求!

同时,也是她念念不忘的期盼!

赫连锦瑟目光晦涩的打量着苏苓,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总之此时她眼前的人,就是给她一种十分陌生的感觉!

明明之前苏苓只是个顽劣的千金,够聪明却手段欠缺。

如今,难道五年的时间,真的会让人的本性都变迁了?!

“苏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赫连锦瑟愈发看不懂苏苓笑靥如花的脸蛋上噙着的一抹浓郁的杀气!

她该不会想要杀了自己?!

太可笑了!

这里是赫连部落,她如果真的对自己动手,那恐怕她也没命走出去了!

苏苓歪头看着赫连锦瑟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得轻笑,“是你把我推进虎堆里的,反过来你问我有什么目的!

你自己觉得,这么问合适吗?你还不如直接说,我打算什么时候让你死呢!”

“苏苓,你别太狂妄了!这里是赫连部落,可不是你的尘王府!

你若敢在这里伤我一分,你认为你还能活着离开吗?”

赫连锦瑟明显底气不足的话,立时引得苏苓灿然失笑!

她笑得前仰后合,似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可笑的笑话一样。

直到赫连锦瑟的眼眸倏然一厉,手中的马鞭趁着苏苓含笑时,陡然挥出!

而下一刻,变故却由此徒生!

赫连锦瑟的马鞭划破空气睇着刺耳的嗖嗖声,眼看着就要打在苏苓那张俏丽艳华的脸大上。

而她的银铃般的笑声在马鞭近在咫尺之际,登时收敛!

甚至于在赫连锦瑟胸有成足的等着苏苓被打伤脸蛋之际,不过眨眼的光景,她就感觉马鞭的另一端倏然一紧。

凝神看去,就见到苏苓俏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只有弧形优美的菱唇闪过一抹似笑非笑的凉意。

至于马鞭,则被她贯入了内力的两指,直接夹在指缝中!

陡然见到苏苓如今毫不费力的就能接住她的攻势,赫连锦瑟的内心几近崩溃!

忽然间她有一种遇到了强敌的错觉!

可明明,曾经多少次,她都轻而易举的陷害成功!

而这最后一次,怎么会生出这么多令人惊悸的变故!

“怎么?说不过就想动手?赫连锦瑟,既然这样的话,那不如咱们就新仇旧恨一起算一算!正好我也很想知道,你千方百计的算计我,到底你的居心是什么?

难道就为了凰胤尘?或者说你就那么爱他?哪怕被天下人耻笑,你还固执己见?”

苏苓两指夹着马鞭,微微一用力,就直接将赫连锦瑟拽的一个趔趄!

而此时一直站在两人身侧不远处的大毛和二毛,两只高贵血统的白虎,俨然变成了饿汉子!

一左一右正趴在桌案上,对着那盘水果大快朵颐!

肉食动物,被饿的久了,水果就只能将就了!

“苏苓,你到底想怎样?要杀我,你根本做不到,但如果你愿意对今日的事闭口不提,那么我也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知道三哥不喜欢我,我也知道你当初的离开对他的打击有多大,但正因如此,你难道还不知道你自己有多么自私吗?”

赫连锦瑟此时企图以言语攻击苏苓的内心,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苏苓听着她一口一个三哥,甚至还苦口婆心的一副说教样子。

顿时嗤笑道:“赫连锦瑟,不管是我自私也好,还是我自大狂妄,但你最好弄清楚,这些和你没有半点关系!

说到底,我和凰老三之间,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嫉妒啊?

不过,现在说这些,你觉得会有什么用处?企图让我在心里觉得自责,还是想以此来打压我的自信?

你别逗了好嘛?看来在你心里,你压根就是认为我不会再有命出来,所以你刚才该不会是在幻想,要如何在没有我的世界里,如何勾引你三哥吧?”

也许是被苏苓戳到了痛处,赫连锦瑟的脸颊红一阵白一阵!

而她期间好几次试图用力抽回马鞭,结果却始终无法完成!

此情此景,就算赫连锦瑟心里再笃定,却也不敢轻易和尝试!

这个苏苓,行事作风总是出人意料。

如今现在她继续和她虚与委蛇的话,再加上那两只看起来极具威胁力的白虎,她也不太敢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全身而退!

这时,出于自保的心理,赫连锦瑟不禁渐渐松了马鞭。

在与苏苓对视之际,她不由得缓和了语气,说道:“苏苓,不论如何,我和你都算是旧识!

就如你所说,你和三哥之间没有我插手的余地,但我和三哥的关系,也同样由不得你来置喙,所以……”

“本王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和你有过关系?”

倏然间,在赫连锦瑟明显想要用缓兵之计时,她话未说完,帐篷的大门就被人狠狠的从外面给拍开!

力道之大,不光是苏苓和赫连锦瑟都为之一愣。

就连正在忙不迭吃着水果的二毛,都因为这声音的惊吓,直接从桌案上摔倒了地面!

二毛的这等动作,让苏苓眼底一圈又一圈的无奈像是海浪般涌上来!

为毛白虎看起来那么倨傲高贵,而大毛和二毛却和它相差这么多?!

这两只确定是白虎吗?

难道他们真的不是披着虎皮的两只狗?!

此时,苏苓的心思都被摔在地上四仰八叉的二毛给吸引过去。

而赫连锦瑟却因为凰老三的出现,明显舒了一口气!

“三哥,你……啊!”

***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