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五零:赫连锦瑟,也是蛮拼的

白日里的赫连部落,不似夜晚那般深沉空旷,在秋阳的照射下,每一座帐篷顶上的圆锥条纹,都闪着刺目熠熠光芒。

部落的远处是一片葱绿和淡淡金黄的草原,清风拂过,带着清新的草香。

如斯美景之中,如果不是身边伴着心思诡异的赫连锦瑟,也许苏苓会觉得这里确实如人间仙境一样的美轮美奂。

“苏苓,既然都走了五年,为什么现在又要回来?”

彼时,与其说赫连锦瑟带着苏苓在部落漫步,还不如说是两人在缓步前行中暗自较量着。

而听见赫连锦瑟的询问,苏苓的脸颊闪过一阵促狭。

侧目睨着并没有太多变化的赫连锦瑟,不禁笑道,“谁说离开了就不能回来!”

闻此,赫连锦瑟瞬时看向苏苓,唇边的一抹讥诮也尤为明显。

“我还以为,你当初走的那么决绝,是一定不会再回头的!看来,是我想的太多了!”

赫连锦瑟这番意味不明的话,引得苏苓连连失笑。

她凤眸潋滟着波光,脸颊上漾出轻轻的淡笑,而随着她顾盼四周时,语气玩味的说道:“话虽如此,但很多事情谁又说得准!就像是你一样,当年发生那么多的变故,在我看来,你对凰老三,依旧还是没彻底死心呢!”

苏苓主动提及到凰老三,赫连锦瑟也为此微微怔愣。

在短暂的接触中,赫连锦瑟敏锐的察觉到如今苏苓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

但是她余光不停的仔细观察着,可除了她终日如一的顽皮笑意,好像又和曾经一样。

如此让她琢磨不清的苏苓,不免给赫连锦瑟的心里更加增添了一抹防备。

暗暗思忖一瞬,赫连锦瑟眸子深深的睇着苏苓,讪笑道:“五年不见,看来你和我一样,同样想的太多!

不管我对三哥如何,但也都是过去的事了!更何况,三哥心里到底有谁,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

赫连锦瑟的口吻不乏轻嘲,而心思玲珑的苏苓,自然明白她说的到底是谁!

只不过,在离别五年之后,这赫连锦瑟的手段还是习惯拉着别人当垫背的!

是不是也太低端了?!

苏苓的步伐渐渐轻缓,而走在赫连锦瑟的身畔,她好几次都察觉到她不太稳定的情绪波动。

这厮,还在她的面前强装镇定,有意思没意思啊?!

尤其是听见赫连锦瑟明显开始挑衅自己,苏苓不禁莞尔一笑,淡拢碎发之际,笑言:“凰老三心里当然有我!不然你以为他为毛要千里迢迢的把我找回来!

赫连姑娘,当年的事如果黑不提白不提,说不定大家还能相安无事!

但你说你都这么大人了,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你都搞不清楚吗?

还是说,你以为在如今这种情况下,你还想着利用谷兰,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在搞笑吗?”

这种话,如果放在任何其他的女子身上,也许被人听见会觉得古怪且啼笑皆非!

毕竟这种过于自大的言论,当今天下惯于矜持的女子,鲜少会直面言说。

但苏苓就是苏苓,她都敢做,又有什么不能说的!

而且,若是不她如今对凰老三有绝对的信任,这种话她也难以启齿!

再加上,既然面对的是赫连锦瑟这种货色,她哪里还需要口下留情!

既然想要针锋相对,那她必然会让自己处于上风!

诚然,在苏苓开口之后,赫连锦瑟登时以极其复杂的神色打量着她。

眼眸中仿佛还噙着一抹不屑,而在两人恰好路过一座帐篷之际,赫连锦瑟倏地站定,旋身面对着苏苓,眼睑微抬,眼波一圈一圈的在苏苓身上打转。

当苏苓也悄声站定与之对视时,赫连锦瑟扯动一侧的嘴角,略有轻蔑的说道:“苏苓,你该不会以为,这几年三哥真的是因为爱你,所以才会大动干戈的吧?

我什么都没说,你却直接将矛头指向谷兰,若非你心里还有忌惮,你怎么会特意强调?

难道你没听说,当年谷兰做了那么多错事,但三哥依旧没有杀她,甚至还让她回了楼越国……”

“哦?”苏苓在赫连锦瑟正喋喋不休之际,忽地挑眉扬起,而后她在赫连锦瑟有些隐晦的神色中,蓦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谷兰回了楼越国?当初,谷兰不是以孤女的身份,出现在齐楚国的吗?

看来,有些事你知道的似乎比我们多呢!正如你所言,老三并没有杀了谷兰,但你知道为什么吗?”

赫连锦瑟闻声就面色一窒,心中也不免自责,她太急功近利了!

但苏苓的话,也成功引起了赫连锦瑟的好奇,她睇着苏苓,红唇蠕动了一下,还不待询问,就听见苏苓银铃般的笑声蓦然传来,“呵呵呵,他怎么敢杀了谷兰呢!

我和谷兰的账还没算清楚,他要是这么轻易的杀了谷兰,那我找谁算账去!难不成,找你吗?”

苏苓说着就刻意倾身凑近了赫连锦瑟,眼底倏然闪过了危险精芒,让赫连锦瑟竟心虚的后退一步。

小心的盯着苏苓,赫连锦瑟似是害怕一样,就连在苏苓凝视的目光下,她更不肯与之对视。

这种情况,若非是做贼心虚,那便一定是有所图谋。

赫连锦瑟此时似是有些诚惶诚恐的样子睇着苏苓,而她不禁慢慢后退着。

甚至她紧张之下,连脚底都趔趄了一瞬。

突然间看到赫连锦瑟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苏苓心里也是有点好奇!

她变成这样,肯定不会是没由来的!

那么,很可能就是在暗中盘算着什么!

说起来,她从珍珠岛回到大陆之后,好像还真的是了无生趣的紧!

这一次,看来赫连锦瑟又要把持不住,有什么想法了?

然而,在苏苓心里正对赫连锦瑟思忖之际,去见她趔趄的身子一下就靠在了身边的帐篷墙壁上。

而后她望着苏苓,倏地浓眉紧蹙,喘息声也不禁粗重了几分。

十分难受的样子,看起来到不像是装的,而且连她的额头上也瞬间沁出了冷汗。

就在苏苓看着她如此,有些不明所以时,赫连锦瑟声音颤抖的说道:“我……对不起,能不能扶我进账内休息一下?”

苏苓的确从未见过赫连锦瑟这样的姿态,尤其是她脸颊苍白的神态,看起来好像病的很重。

但出于警觉的心思,苏苓轻轻挑眉后,便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毕竟,在苏苓看来,赫连锦瑟前后差距这么大,就算是疯病发作,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诚如苏苓所想,在她不乏警觉的神色中,依旧保持着和赫连锦瑟的距离。

就算她看起来十分难过的样子,苏苓也不过就是伸出手臂,让她拽着!

好在,两人的身边就是一间帐篷,所以赫连锦瑟旋身就步伐紊乱的走了过去。

而苏苓也在她身畔小心谨慎的跟着!

这帐篷没有什么特别,和周围其他的几乎一毛一样!

但,就在赫连锦瑟抖着手拉开帐篷的一瞬间,一股子凛凛的血腥味便扑鼻传来。

千钧一发之际,哪怕苏苓事先做了准备,却也根本没想到,赫连锦瑟会突然给她下绊子!

也正因为苏苓对赫连锦瑟心底有防备,所以她紧紧伸出手臂让她抓着的情形,此时反而给苏苓带来了灾祸!

赫连锦瑟显然早有准备,在她明明抖着手拉开房门时,趁着苏苓问道血腥味而蹙眉微怔的瞬间,赫连锦瑟倏地就扣紧苏苓的手臂,用力将她一拽,不偏不倚的就将苏苓给拽到了帐篷内。

而赫连锦瑟,却在苏苓的身子因惯性冲入账内时,她在其身后又狠狠的推了一把!

如此,无疑是将苏苓推进账内最深处!

里面,一阵突然被惊动的野兽吼声,也令人头皮发麻!

甚至赫连锦瑟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观察里面的情况到底如何,不假思索的就将帐篷的木门再次紧闭,随后她眯着眸子将门扉上锁。

此时此刻,她的脸颊上哪里还有之前痛苦的模样!

赫连锦瑟,为了陷害苏苓,也是蛮拼的了!

*********

这是三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