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四七:赫连情泽和云曼的小心思

赫连情泽一脸不解的看着云曼,见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微微一动身子,这才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

待赫连情泽惊恐的扭头看着自己被捆绑在十字架上,且胸前露在外面的肌肤,也不停传来刺痛。

这一瞬,赫连情泽也难以冷静的看着云曼,再次问道:“母上,这……你……”

深知赫连情泽是误会了自己,云曼连忙摇头。

同时也小心谨慎的走到十字架一旁,一边试图解开锁链,一边问道:“泽儿,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让你将赫连情歌关在这里的吗?怎么你自己反而……”

云曼边解着锁链,便有些责备之意的睇着赫连情泽。

闻声,赫连情泽心下一紧,连呼吸仿佛都一窒,缓缓的垂眸看着自己的胸膛,顿时大惊。

“母上,是谁将我弄成这样子的!”

赫连情泽愤怒的扭动着身子,而他胸前的伤口也再次渗出血迹。

见此,云曼立马心疼的喊道,“你快别动,这些伤口好不容易止了血,再扯开的话,怕是要更严重了!你放心,娘一定会帮你查出来是何人所为的!”

云曼从小就将赫连情泽捧在手心里,而且她这辈子就只有两个孩子。

一个是赫连情泽,一个就是赫连锦瑟。

相对而言,她是更疼爱赫连情泽的,而赫连拓却格外的疼爱锦瑟。

她其实也知道,这么多年赫连拓和那个女人还有往来!

而且,那个女人似乎对锦瑟也是极为疼爱,甚至还曾一度想要将齐楚国和赫连部落结为连理。

可惜,他们都错估了尘王的烈性!

今日尘王再次莅临,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而偏偏这个紧急的时刻,泽儿又遇见了这么诡异的事!

难不成,是赫连情歌暗中使诈?

想要在尘王到来之际,和他里应外合?!

云曼似是天马行空的想象着各种可能性,而她身侧的赫连情泽,也努力的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

但,却没有半点印象!

“母上,赫连情歌呢?”

赫连情泽嫌弃的看着脏乱的帐篷,打量了一圈也没看到赫连情歌的身影。

再反观自己此时狼狈的模样,他心底便浮现出一阵阵难以平复的愤怒。

闻声,正要走到赫连情泽的另一侧去解开他锁链的云曼,立时脚步一顿。

抬眸睨着他一脸狐疑的表情,也不由得反问道:“我还想问你呢!我来的时候,这里就你一个人!

而且还是这样狼狈的样子!泽儿,你仔细想想,是不是你被赫连情歌给陷害了?明明昨晚上你还好好的!”

云曼的话,让赫连情泽再次陷入了沉默。

而至此,赫连情泽和云曼谁都没有在说话!

反而,当云曼扶着赫连情泽走出帐篷之际,母子俩对视一瞬,有些事情便不言而喻。

*

是以,当赫连情泽伤痕累累的模样出现在赫连拓的大帐篷中时,本还为尘王驾到的事情烦心不已的赫连拓,一瞬怔愣后,便匆忙上前打量着赫连情泽。

而后,语气十分惊诧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谁将情泽伤成这样的?”

赫连拓双手撑在赫连情泽的肩头,上上下下看着他披了一件外衣,却依旧遮挡不住他浑身遍布的伤痕,幽黑的脸颊闪过冷厉,就连那双独一无二的鹰钩鼻,都不停的翕动。

闻声,云曼便不期然的转眸睇着赫连情泽。

而赫连情泽也顺势开腔,“父王,是……是情歌!”

话落,云曼和赫连情泽同时都感觉到赫连拓的动作一僵,甚至连呼吸都因此紊乱了一瞬。

也许还不太确信,赫连拓眯着眸子,仔细的盯着赫连情泽的神色,问道:“你说,是情歌做的?”

“是的!父王,就是他!本来儿臣昨晚上就是去他的房间想要看看他,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儿臣就被打昏过去,等儿臣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母上正在为儿臣擦拭伤口!

父王,这件事你一定要为儿臣做主!身为咱们部落的王世子,如果二弟他这么伤害同胞,传出去的话,岂不是让人笑话!

而且,儿臣自认为从没做过对不起二弟的事,但他这样伤害儿臣,也太丧心病狂了!”

赫连情泽几句话就将所有的问题全部推在赫连情歌的身上。

就连一旁的云曼,都似是忍不住的开始落泪!

母子俩一唱一和的态度,让赫连拓几乎信以为真。

特别是看着赫连情泽麦色的胸膛上,那些斑驳的伤痕和血迹,不免暗暗叹息的说道:“情歌现在人呢?让他来见本王!”

“父王,他做了这等残害手足的事,还怎么会在部落里等着被处罚!想必,他早就去投靠齐楚的尘王了!

说不定……说不定这就是他们的计谋呢!不但伤害了儿臣,而且还让尘王驾临,如此一来就算他做了天大的错事,父王也不会降罪于他了!”

话落,赫连情泽还来不及喘息一声,突然间赫连拓就爆出一声厉吼,“简直是痴人说梦!即便他和齐楚国的关系再好,但他终归是我赫连部落的人,做错了事,谁给他的胆子去投靠齐楚国!

来人呐,给本王去找二世子,本王就不信,齐楚国当真能保他一辈子!”

不明就里的赫连拓,在这一刻是彻底的相信赫连情歌做出了伤害手足的事。

甚至,在赫连情泽添油加醋的话语中,他根本来不及仔细的思考,赫连情歌伤害赫连情泽又有什么理由和目的!

如此,在赫连拓愤怒的吩咐着下人,而后旋身走回到自己的虎皮座椅中时,赫连情泽和云曼暗暗对视,两人眼底都划过一抹歼计得逞的笑意。

赫连情歌,这次就看你要如何解释!

*

辰时

一个时辰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而辰时方至,身在部落中正在日出劳作的人就听见从远处传来一阵马匹的嘶鸣声。

辽阔且一望无际的草原,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是显而易见的。

当以凰胤尘为首的马队,渐渐行至到部落几里之外,赫连拓也闻声赶出来!

早早就做好准备的赫连拓,虽然心里仍旧会有侥幸,但见到凰老三的马队匆匆而来,他还是有那么一瞬的紧张。

就连负在身后的掌心,也不停的收紧再放开!

而远远的在部落的另一侧,本还在建造的城池,此时却已经被高高的稻草堆给挡住!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能够做到这样的伪装,也已经很不容易了!

当凰老三骑着骏马,第一个冲入到部落领地时,赫连拓连忙上前,看起来就宛若一个附属国的臣子,在迎接帝王驾临般,双手抱拳,对着骏马上面的凰老三,含胸说道:“臣赫连拓恭迎尘王!”

如果不知道赫连拓心里那些腌臜的想法,在外人看来,赫连拓的做法的确挑不出任何毛病。

然而,面对心思缜密的凰老三,他哪怕做尽卑躬屈膝的事,却依旧不会让人觉得委屈了他!

彼时,凰老三居高临下的睇着赫连拓,微微眯着的眸子内闪着慧光和玩味。

随即,他狂放的从马匹上一跃而下,站在赫连拓的身前,虚托了他的手臂一下,朗声说道:“赫连酋长不必客气!”

当赫连拓直起身,和凰老三对面而立之际,两个身材趋近且脸颊都刚毅锋利的姿态,令旁人连连侧目。

包括站在赫连拓身后不远处的云曼,仔细的打量着凰老三,心里也不免升起一股子敬意。

这就是尘王?当初挥兵直上,险些将让他们部落都土崩瓦解。

而原因,就仅仅是因为赫连锦瑟!

想想都会觉得可笑的理由,偏偏这个男人做的堂而皇之!

“不知尘王突然造访,所以臣有失远迎,一路风尘仆仆,尘王里面请!”

赫连拓对凰胤尘的态度可谓是相当的恭敬,但终究是否如此,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然而,在赫连拓恭请凰老三入内时,他身形微动,却旋身看向后面慢了一步的马车。

一看到马车驶来,赫连拓的眼底顿时闪过疑惑,难不成这次除了尘王,还有其他皇室的成员造访?!

这样的想法,刚刚形成,但见马车挺稳后,一身素色流苏襦裙的女子就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

而乍一见到马车里走出的女子,赫连拓却倏地瞪大了眸子!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周日有加更!群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