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四六:被蒙在鼓里的赫连拓

“本王怎么知道!情泽呢?怎么这么久还没过来!”

赫连拓说着就顾盼着宽大的帐篷内部,这一眼看去,才察觉到除了四五名下人外,赫连情泽竟然到此时还没有出现!

莫不是昨晚上又和部落的女子厮混到天亮?!

赫连拓心里如是想着,但脸色也愈发焦急。

尘王马上就要驾临赫连部落,趁着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他们需要尽快将后面建造逞强的事遮掩过去!

“你们,去王世子的帐篷里找找,让他尽快过来商讨对策!”

一旁的云曼见赫连拓如此焦急,如水般的眸子一荡,便看向帐篷内的内下,吩咐了一句。

要说云曼的长相,虽然并非是绝色女子,但是沉着稳重的气质,却尤为出众。

赫连部落的历史虽然不甚长久,算起来也不过二十年左右,但外人鲜少有人知道,赫连拓和云曼,其实曾经都是中原人士!

只不过在后来的割据战中,赫连拓不及其他几位诸侯王,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少数的打手,占山为王,将当初不听骚扰边关的一队倭寇人马,统于麾下!

后来,待他统一了整个倭寇部落后,原本想着再次集结人吗,挥兵直上,却奈何为时已晚!

天下大势所趋,四位诸侯王已经各自占领天下城池,并一分为四,先后成立了属国和封号!

而赫连拓即便心有余却已是力不足,包括刚刚收服的倭寇队伍,仍旧不乏二心之人。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赫连拓一方面要解决内忧,另一方面又不停的想要再次挑起天下纷争。

可最终,仍旧是落败给齐楚国,最终还只能带领他更名后的赫连部落,服于齐楚,变成了身份地位都低人一等的附属国!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赫连拓从没有一刻要放弃对天下的追逐,甚至当初为了上表忠心,他亲自将庶出的赫连情歌送去齐楚国粉饰太平,其实也不过是掩人耳目的一种罢了!

他不甘心,二十年如一日的不甘心!

尤其是三年前,齐楚尘王率兵而至,而究其原因竟是因为绯罗要将锦瑟嫁给他这等芝麻小事!

虽然,当初他赫连拓看似胆战心惊的出口承诺,不会再提及赫连部落和齐楚国联姻之事,但这件事已经在他心里埋下了隐患。

他当初堂堂前朝的诸侯王,不过是因为兵力不足,才会让其他四人捷足先登。

这怎能让他就此罢休!

论能耐,他从不相信自己会比凰毅那个文弱书生差!

如今,他依旧正值壮年,这几年的操练和招兵买马,相信已经足够反击。

然而在他还没有准备完全之际,凰胤尘的到来,无疑又是给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此时,赫连拓的心里再次产生了及其凝重的情绪,他在还没有做好一切准备时,尘王突然驾临,会不会是和赫连情歌被召回的事情有关?!

骤然想到此种联系,赫连拓瞬时就看向身侧的云曼,低声问道:“情歌,他现在人在哪里?”

赫连拓蓦地问道赫连情歌的去向,这让云曼温婉的脸颊顿时闪过一簇慌乱的神色。

而后,似是害怕被看出端倪,她强行扯出一抹淡笑,道:“应该……在他自己的房间吧!”

话落,云曼不期然就将视线看向了另一侧,仿佛是有意闪躲赫连拓的打量。

见云曼这样的表现,赫连拓粗隆眉宇,眼神微微一转,便说道:“情歌那孩子和尘王的关系不错,正好最近他在部落,你派人去把他找过来!

这样等一会尘王到了,也好能让情歌牵制尘王一会子!”

赫连拓不容拒绝的态度,让云曼暗道不妙。

但为了不让事迹败露,云曼仍旧不动声色的点头,“好,我这就去!”

眼看着云曼缓缓走出了帐篷,赫连拓直觉上有什么事不太对劲。

这几天他一直在和那人讨论着城池建造的问题。

虽然知道赫连情歌已经回来,但却一直都没有时间去看上一眼!

那孩子虽然是庶出,年仅几岁就被送去了齐楚国。

但不管怎样,那也都是他赫连部落的子嗣!

如今,部落的人才凋零,除了承袭王位的世子赫连情泽,就只剩下赫连情歌了。

至于赫连锦瑟,一个年过双十也嫁出去的姑娘,对他来说根本毫无用处!

其实,不得不说,在赫连拓的心里,对赫连情歌还是抱有很深的寄望的。

毕竟,在齐楚国那么多年,而他今后若要与齐楚为敌的话,情歌一定是个好帮手!

这时候,一直被蒙在鼓里的赫连拓,自然是不知道赫连情歌在部落中都遭遇了什么。

就连此时出去寻找赫连情歌的云曼,在走到那一间帐篷外面后,仍旧不忘谨慎的看了看四周,似是生怕发现赫连拓突然出现一样。

看来,这次她让泽儿动手的事,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本来,她想着尽快在赫连情歌的嘴里得到一些消息。

这样一来她也能够凭此让赫连拓对她再高看一眼,或者让泽儿能够尽快坐上王位!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她怎么也没想到,尘王到访竟然让赫连拓突然对赫连情歌如此看重起来!

云曼的心里不停的暗忖着,而转眸看着不远处的奢华帐篷,她眼底一抹落寞闪过。

之所以将赫连情歌关在这个地方,无非就是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却往往是最安全的!

现在她也只能期望赫连情歌还算康健。

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段时间泽儿到底对他都做了什么。

毕竟是她假意授赫连拓的命令让泽儿和锦瑟去盘问的,想必赫连情歌对赫连拓一定恨之入骨!

这样一来,他曾经在齐楚国那般光鲜的生活,一定会让他无比怀念!

只要能让赫连情歌永远消失在赫连部落,那不管是什么后果,她都愿意承担!

云曼一边想着赫连情歌,一边盘算着后果。

当她的眼神瞬了一眼门外的四名双眸猩红的护卫时,根本没有任何心思去观察他们的不对劲。

反而直接推开门扉就走了进去!

待进入帐篷后,里面凌乱脏污的场景让云曼不禁蹙眉。

而她不停以掌心在鼻端挥动的举措,也彰显出她对帐篷内的嫌弃。

“情歌……情歌?”

云曼拧着眉头看着被挂在十字架上的男子,他身上的衣物甚至都看不出原有的样子!

条条状状的挂在身上,露在外面的胸膛上,还有着一条一条触目惊心的伤痕和血迹。

十字架上的男子,显然是已经晕厥。

整个人低垂着头,发丝凌乱的挡在脸颊前,让人一时半刻无法分辨其容颜。

云曼看着这样的惨状,不由得低声呼唤了两下。

但也许是伤的太重,十字架上的男子始终都没有任何动静。

见此,云曼不由得缓步上前,心里不免有些苛责。

泽儿和锦瑟出手怎么这么重,若是赫连情歌不能清醒的话,那她一会怎么向赫连拓交代?!

“情歌,醒醒!”当云曼站在十字架前面,透过对方脸颊前的发丝轻声呼唤时,忽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但近距离的靠近,对方胸膛上那令人不忍直视的伤口还是让云曼微微发憷。

狠狠的吸了一口气,云曼伸出手,轻轻撩拨开男子额前的发丝时,在那张熟悉的脸颊赫然入目时,云曼难以自持的就尖叫了一声。

下一刻,她似是又想到了什么,眼圈红红的看着对方,伸出颤抖的指尖,轻拍着他的脸颊,呢喃道:“泽儿,泽儿!”

声音细小几不可闻,但她颤抖的指尖和心疼的神色,却是真真切切的表露无遗。

此时此刻,她也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为什么泽儿会被绑在这里!

眼下,她更加关心的是,赫连情歌去了哪里!

在云曼不懈的呼唤下,赫连情泽的眼睑终于轻轻颤动了一下。

见此,云曼的呼唤更加急促了几分,“泽儿,快醒醒!到底怎么回事啊?”

许是听见了云曼的呼唤,赫连情泽一脸痛苦的表情渐渐睁开了酸涩的眸子,而一见到云曼,他便甩了甩头,反问道:“母上,怎么了?”

*****

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