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四一:凰老三,到底在干什么?

赫连情歌被玉树和临风带走后,凰老三的冷眸睇着地面被打晕的赫连情泽,眯着眸子闪过如淬了毒般阴冷的视线后,他瞬了一眼苏苓,随即低声道:“转过身去!”

“干嘛?”苏苓狐疑望着凰老三。

闻声,凰老三上前一步,拉过苏苓,抬手擒住她的下颚,倾身吻了一下她的小嘴,声音也立时放的低柔,“乖,别看!”

被凰老三这样莫名的举动搞得心慌意乱的苏苓,撇着嘴绕过她,走到了门口。

虽然是背对着凰老三,但是听着空气中乍然响起的布料碎裂声,她脑海中也开始不停的脑部着各种画面。

难不成,凰老三还好这口?!

男男?!

不要吧!

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苏苓也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终于帐篷内再次陷入了沉寂。

还不待苏苓想要回身,肩膀就被凰老三给扣住,同时他凛着冽风般的脸颊,噙着一抹难以辨别的玩味笑意,揽上苏苓腰肢,信口说道:“走吧,去看看情歌!”

“那……”

“这是,一时半刻不会有问题!”

得到凰老三这样的回答,就算苏苓心里有再多的疑问,也只能就此作罢。

谁让她技不如人,此时已经直接被凰老三给拉着从木门内闪出,而后在更深露重的部落帐篷之中,轻车熟路的离开,也没有惊动任何人!

至于门口那被定在原地的四个护卫,始终不曾动过分毫,就如同四个门神一样,这一站就是一整夜。

*

话分两头,此时此刻,不管苏苓和凰老三在赫连部落内如何小心谨慎的行驶,而远在齐楚国王府的凰胤璃,在与瑾彦和五月的一天接触中,感慨也越来越多。

戌时三刻,五月和瑾彦已经安稳的躺在了西园的内室沉睡。

而凰胤璃此时在院落中,负手而立!

抬眸望着银月,眸子沉凉如水,没有半点波澜。

“齐黑!”半饷之后,他低沉的开腔。

而被传唤的齐黑,也眨眼间就从西园旁边的一棵树上闪身而出,“太子爷!”

“今天下午,是怎么回事!”

凰胤璃侧目看着一直跟随自己的暗卫齐黑,询问之后,他从袖管内伸出指尖,而两指之中赫然就夹着一张字条。

这张字条,原本是下午时分,他带着五月和瑾彦在京郊花园散步时,齐黑暗中递给他的。

当时他一心都放在两个小家伙的身上,所以并未及时查看。

直到傍晚回到王府,他展开阅览之际,心头顿觉烦躁不堪。

此时,好不容易等着五月和瑾彦都睡了,他也才有时间找齐黑问个明白!

权佑曦这个女人,最近越来越不安分了!

事到如今,他对于自己当年冲动的安排,已心生悔意。

闻声,齐黑立马说道:“太子爷,这是下午落冰给属下的飞鸽传书!属下也打探过,太子妃的确在午后来过王府!

后来没有寻到太子爷,她便命人驾车上了街!而她的婢女暗柳就被安排在这里等候!

但属下听门口的侍卫说,可能是下午的阳光太毒辣,那个暗柳等了将将一个时辰的时候,就晕倒在王府门口,王府侍卫就派人将她送回了皇宫!

至于太子妃,从王府离开后,就再没有回来过!不过属下已经确认过,太子妃已在申时回了东宫!”

“申时才回去?”

得到齐黑的汇报,凰胤璃登时转眸,午后到申时足足有两个时辰的时间,权佑曦竟然在宫外流连这么久。

那她去了哪里?!

“是的!不过,属下仔细盘问过,好像太子妃虽然上了街,但并没有去什么地方,而是一直在步行街上闲逛!中途去过三间店铺而已。”

“三间店铺……”

凰胤璃琢磨着齐黑的话,出于对权佑曦的怀疑,良久之后,凰胤璃的眸子瞬时一眯,“派人查查那三间店铺的背景!”

“太子爷,你怀疑太子妃……”

“尽管去查!尤其是,尽量挖出那三间店铺的背后主人,可是齐楚中人!这件事,你暗中操作,让户部尚书配合你!”

“属下遵命!”

齐黑也察觉到凰胤璃对权佑曦的态度,所以也不敢掉以轻心。

不论如何,太子妃都是权青国的公主,包括在长时间的接触中,连他都能发现太子对太子妃相当冷漠的态度,这绝对不合乎常理。

而且,正因为他是暗卫,所以很多时候都能够看到权佑曦在外人面前不会轻易表露的一面。

一国公主,怎么可能是个大家闺秀的温婉角色!

这时候,门外的凰胤璃和齐黑在讨论着权佑曦的事情,而内室中两人都没有发现,原本睡在瑾彦身边的五月,已经不知去向。

深夜的京城,远远看去几乎和天边的黑幕相连,而从王府的房顶上,一个若有似无的小身板时而跳跃,时而奔跑,看起来不亦乐乎似的!

“少门主……少门主……”

此时,在京城宅院的房顶上跳跃奔波的五月,很快就听见前方有人匍匐在房顶,两手放在嘴边,憋着嗓子以呼吸传递着呼唤。

当五月从一座较高的房顶一跃而下时,不偏不倚的就落在了匍匐在房顶之人的后背上。

随即,五月噗通一声就坐在他身上,低声说道:“聂叔,我来了!”

聂林感受着后背上的重量,无奈的叹息一声,手肘撑在瓦片上,回头看着五月,道:“少门主,你要的消息我已经整理好了!”

“我就知道聂叔叔比玉叔叔还有楚叔叔靠谱多了!”五月褒扬着聂林。

然而这却让聂林脸上的苦笑更加浓郁了几分。

这个古灵精怪的少门主,白日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街头的成衣铺暗桩。

等他街道成衣铺的门众传来的消息时,差点没吓破胆!

他怎么从来不知道,少门主竟然这么八卦!

连五年前的往事都如此好奇,而且还是关于齐楚太子和南夏太女的!

想想也是醉了!

真是有什么娘亲,就有什么样的娃!

“少门主,你不如告诉我,你到底想知道什么?”聂林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五月,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踏实。

这个少门主做事太令人出乎意料,他也不敢太由着她。

毕竟,南夏国太女的事,教主曾经吩咐过,但凡有任何人想要暗中调查的话,一律将消息封锁。

但如今调查太女过往的人是他们的少门主,聂林心里七上八下的!

到底,少门主算不算在任何人之内啊?!

聂林暗含狐疑的目光,让五月的小脸瞬时扬起一抹人畜无害的纯真笑容,而她以这样的表情迷的聂林五迷三道的时候,小手蹭的一下,就从他撑着身子的臂弯处,探入他的袖管内,抽出了一叠厚厚的宣纸!

而本还痴迷的看着五月那张纷嫩到令人芳心融化的脸蛋的聂林,因为五月的举动,瞬间就感觉自己阴云罩顶。

是谁……曾经说过,少门主天真可爱纯洁无暇的?!

到底是谁!

“聂叔叔,我想知道的,这里面应该都有!漫漫长夜,早点休息!”

就在聂林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看着五月时,五月扬着手里的宣纸,笑的如精明小狐狸一样,边说边闪身往王府的方向再次掠去。

而聂林,大晚上的,只能一个人匍匐在房顶,欲哭无泪的风中凌乱着……

拿到想要的东西后,五月没有任何停留,很快就回到了王府西园的内室。

当她小小的身子刚躺在瑾彦身侧,还来不及缓一口气之际,内室的门扉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而她也连忙闭上眸子,屏息装睡!

也许是担心瑾彦和五月睡得不踏实,所以凰胤璃趁着夜色悄然走了进来。

待他站在一侧,看着瑾彦酣睡的小脸时,竟怔怔的陷入了回忆之中。

这张脸蛋,和他是何等的相似,但这种相似里面,隐隐约约又总是能够让他看到,瑾彦眉宇间那股子独一无二的英气和那个人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恰恰是这一夜,许久不曾*入梦的凰胤璃,在睡梦中又开始了同样的梦境……

女子……纠缠……喘息……冲撞……

清晨醒来,身下一片泥泞……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