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四零:凰老三诡谲的冷笑

苏苓呆愣的站在正中间,看着眼前狼狈重伤的赫连情歌,实在无法将他和印象中如清泉般划入眼眸中的贵公子形象相互重叠。

就连凰老三的眸子都闪过骇人的冷光。

两人怔愣了片刻,而苏苓率先上前一步。也许是脚步声惊动了赫连情歌,他始终紧闭的双眸,在听见动静之后,仅仅是轻颤,而后就带有几分倔强的意味,将脸颊别向了另一侧。

当身前似是站了一个人的时候,赫连情歌挂着干涸血迹的唇角闪过不屑,看都不看来人,语气低沉,“不必问了,若是想知道什么,就自己去调查!”

说完这番话之后,情绪已经有些不稳的赫连情歌,随着他剧烈起伏一瞬的胸膛,那上面皮开肉绽的伤口,再次殷出血珠。

但下一瞬……

“小情歌!”

苏苓的这一生低喃,带着颤抖的语调,看着他被打成重伤的样子,心里难过极了!

即便他以质子的身份呆在齐楚国,却也从未遭受到这等待遇。

赫连部落的人,难道都如此狼子野心嘛!

听见苏苓低低的一声呼唤,赫连情歌明显一颤,而后他额前飘荡着碎发,几乎是瞬息间就睁开了眸子,一寸寸转头,一点点看去,在率先看到苏苓的身影时,他整个人颤抖的更加剧烈。

甚至绑着他手臂的锁链,都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

“苏……苓……”不知道用了多少力气才能喊出她的名字,也难以想象在五年后他会以自己这样狼狈的模样和苏苓再次相见。

赫连情歌脸颊泛出复杂的情绪,连那双充斥着血丝的眸子,都开始闪着碎光。

“小情歌,你还好吗?”苏苓本想着伸手上前去解开他身上的束缚,可是在她仔细的看着他的惨状时,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他身上布满了鞭痕,尤其是胸口上那个血窟窿,更是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踏马的!她心头忽然涌上一股冲动,恨不能现在就灭了整个部落!

苏苓心疼的看着赫连情歌,而凰老三也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跨步上前。

站在赫连情歌身前的一瞬,他开腔,道:“你遇袭的事,并非……”

“尘,我知道不是你的人!”

在赫连情歌看到凰老三的一瞬,他的所有情绪便当着苏苓的面,全部收敛殆尽。

原来,他们又找回了彼此!

那他,不该有的心思,也该再次深埋了!

凰老三开口解释的话,还没全部诉诸出口,就听见小情歌也颇为急切的说了一句。

十几年的情谊,不是能够轻易打碎的!

更何况,他赫连情歌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如果尘真的要害他,那么他可能早就死在齐楚,怎么还会有命回到部落,受这份煎熬。

在赫连情歌话音落地之际,凰老三便以指尖蓄力,轻弹出劲气后,捆绑着赫连情歌手臂的锁链就应声断裂。

而害怕锁链的声音会引起帐篷外巡逻护卫的警觉,所以苏苓也迅捷的倾身出手,将锁链都接在手中。

一瞬间脱离了锁链捆绑的赫连情歌,整个人就毫无防备的前倾倒去,连日来遭受毒打又重伤未愈的身子,让他实在没有太多的能力站稳脚跟。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门外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见此苏苓一惊,而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她垂眸看着自己手中的锁链,只能无奈之下再次挂在赫连情歌的手臂上。

“你们,快走!”

同样听到脚步声的赫连情歌,顾不得其他,直接紧张的看着苏苓和凰老三,从脚步声中,他已经能听得出,来人正是大王子赫连情泽。

而她娇小的身影顺势转到十字架的后面,悄悄的拉住赫连情歌的衣摆,以撑着他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无力身子。

在苏苓做完这些的时候,凰老三也已经衣袂飘飞的闪身到帐篷门扉的一侧,谨慎的以后背贴在墙壁上,冷眸斜睨着门扉,墨发无风自动。

门外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已经站在帐篷门外之际,似乎低声说了一句。

但半饷没有人回答,那人竟冷冷的哼哧了一声,旋即便一掌推了大门。

此时,躲在赫连情歌身后的苏苓,悄悄探出头,看着站在门外的男人,眯着眸子望着他迎面走来,唇角不期然微勾。

这人,一身棕色骑马装,并非中原男子简单贵气的锦袍,上宽下窄的长裤,辅以长摆及臀的对襟短衫,腰间紧紧束着腰带,一侧还悬着一条皮鞭。

就连头发都是绑成了两个麻花辫,分别垂在胸前两侧,而他的脚上也蹬着一双前尖带勾的及膝骑马靴。

他缓步从门外走向赫连情歌,在行走过程中,看向对面的眸子内,也充满了不屑和轻谩。

几步之遥,他黝黑的脸颊上不停变换着,一双黑耸且不乏阴险的眸子嵌在脸上,方方正正的脸颊有几分草原儿女的豪放,但他过于宽大的鼻子和微厚的嘴唇,却不似赫连情歌那样面如冠玉。

来人,正如赫连情歌所想,的确就是赫连部落如今的嫡亲大王子,未来部落的世袭继承人,赫连情泽!

他站在赫连情歌的面前,身后是洞开的大门,而木板门的敞开也恰好挡住了门口的凰老三。

苏苓始终在赫连情歌的身后拉着他的衣摆,很快她就察觉到小情歌的身子似乎颤抖了一下,而他自己的双手也在尽力的抓着十字架的两侧。

赫连情泽站在他的面前,黝黑的脸颊轻蔑一笑,道:“二弟,听锦瑟说,你是不打算跟我们统一战线了?”

很奇怪,这个赫连情泽并未说部落的语言,而开口之际,就不难听出他来者不善的口吻。

“有必要吗?大哥,当年锦瑟在皇宫里那么久,她知道的事比我还多,更何况她都能讨皇后欢心,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呢?”

赫连情歌说话时,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颤抖的更加剧烈。而生怕他支撑不住的苏苓,在这一瞬也开始强行运用体内绵薄的内力,全部凝聚在手掌上时,透过他的后背给他缓缓输送着。

而站在赫连情歌面前的赫连情泽,对此却全然不知。

但在听见赫连情歌的反驳后,他连连冷笑,“二弟,这话你说给别人听,也许他们会信!但你别企图骗我,普天之下谁不知道我大赫连的二世子在齐楚国和尘王关系匪浅。

我也只是想让你跟我讲一讲他们的大概情况,你又何必推辞?再说,你想一想,我大赫连如今日益壮大,难道你真的愿意这么一辈子做质子吗?

如果咱们能够摆脱齐楚附属国的命运,那么今后你就可以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王爷了!而不是现在背井离乡寄人篱下的悲苦场面了!”

赫连情泽似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以心理战打压赫连情歌的坚持。

然而他话音方落,苏苓也已经感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从前面猝然响起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同时洞开的房门也再次被紧闭。

一切,都发生在须臾光景之中。

在苏苓忽而感觉到小情歌的身子再次前倾时,凰老三的话也传了出来,“苓,晕了!”

闻此,苏苓的小身板立马就从十字架后面探出来,而地面上已经被凰老三以手刀砸晕的赫连情泽正脸颊贴着地面的趴着。

凰老三一把扶住小情歌,而后袖袍舞动,扫落掉一侧凌乱摆放的桌子上的灰尘后,便将赫连情歌安放在椅子中,而他眯着眸子看着赫连情歌身上的伤势,叹息一声后,竟猝然开口,“玉树临风!”

他这样毫不避讳的呼唤,引得苏苓连连侧目,这厮以为是在王府内!

还玉树临风!

然而,苏苓的腹诽还残存在心中,从门外闪身而入的玉树和临风,差点没闪瞎她的眼睛。

怎么这么巧合?!

可,真的是巧合吗?

“带他走!”凰老三说话间,便对着赫连情歌身前的两侧肩头以并拢的双指轻点了两下。

形势紧急,玉树和临风也没有耽搁,两人同时上前,一左一右的搀扶着赫连情歌,很快就离开了帐篷。

而这时候,苏苓睇着面露冷意的凰老三,忽然脑中精光一闪,不期然的又看了看赫连情泽。

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因为她从凰老三那一成不变的冷峻脸颊上,好像看到了一抹诡谲的冷笑!

******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