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三三:东宫的女人,他一个都没碰过

“那正好,我还没见过部落长什么样子,你带我一起去!”

苏苓的话音方落,凰老三的剑眉顺势拧紧,睇着她似是开玩笑的神色,但其中又仿佛噙着坚定,不由得叹息道:“这不是闹着玩的,赫连部落虽然不远,但是那边……”

“你别废话,你就说带不带吧?!”苏苓直接开腔打断凰老三,不讲理的小模样挑眉斜睨着他,一副大有他敢说不带着自己就跟他决裂的姿态。

见此,凰老三喟叹着,不由分说的就将苏苓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再次禁锢在铁臂的范围内,语气颇有些无奈,“这么想去?”

“嗯!小情歌是你的朋友,但也是我的朋友,你可别忘了,当初第一次在画舫上,还有天池山脚下……”

“好,带你去!”

苏苓见凰老三似乎还有些迟疑,立时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给翻了出来,而一提及到天池山脚下,凰老三二话不说,直接开口答应了下来。

天知道,当初他和苏苓最开始时的针锋相对,也算是他最后悔的一段时光!

这女人呐,上来不讲理的脾气,也真是没谁了!

就这样,在苏苓软硬兼施的态度中,凰老三不得不决定和她一同前往赫连部落。

而从之前醉清带来的消息中得知,赫连情歌回到部落的日子,似乎也不太好过,而且中途遇袭,也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安然无恙。

决定启程之后,由于事态刻不容缓,所以仅仅用了一日的时间,凰老三便将一切都准备妥当。

并且,早在他和苏苓启程之前,凰老三暗中命醉清和墨影,带着一只百人的精卫兵士,连夜从军营向赫连部落进发,以备不时之需。

从三年不曾进贡的事实来看,赫连拓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一个小小的部落,若非是有赫连情歌的关系,只怕在好几年前,凰老三直接就挥兵给灭了!

这次,恰恰是个了解内里的好时机。

*

夜晚,当醉清从城外传来的信鸽落在王府书房窗外时,凰老三从信筒内拿出信笺快速阅览后,薄唇便闪过一抹玩味。

傍晚临近黄昏之际,军营器械库就已经传来消息,负责打造兵器的军中铁匠,的确有一人为了一己之力,将军营中的箭矢拿出去高价卖出。

而经过一路追查,最后锁定的地方就是京城中的一间铁匠铺!

只不过,当临风带着人去查封之际,那铁匠铺竟已是空无一人!

很显然,对方早有准备,且在行刺之后,便紧急撤退!

虽说这部署看似缜密,但总归还是禁不起推敲的!

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从中作梗的人,应该不会是齐楚之人!

毕竟如果齐楚国真的和赫连部落发生冲突,那么只会加深矛盾,而从中得利的人,可以说其他三国皆有可能!

“醉清他们已经出发了吗?”正当凰老三手中捏着信笺暗自沉思之际,屏风后面苏苓已经沐浴完毕,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此时带着朦胧的水汽贴在身侧。

而她手中拿着一条毛巾,边走边擦,所到之处均荡漾着一片芳香。

闻声,凰老三侧目,正要将手中的信笺交给苏苓时,却见到她此时的媚态,心里咯噔一声,又有点把持不住了!

苏苓身上披着中衣,腿上的蚕丝亵裤还沁出几许水光,娇嫩凝脂般的肌肤如玉,凤眸更是闪着琉璃般的光阑。

此时此刻的苏苓,宛若一朵出水芙蓉般,散发着柔媚的体态和芬芳,书房内都因此暧昧了几分。

苏苓狐疑的睇着如雕塑般稳坐桌前不动身的凰老三,斜睨着他,故作镇定的走上前,却在两人三步之遥的地方站定,而后微微倾身上前,一把就抓过了他夹在两指中的信笺。

这次,苏苓学聪明了,她总算是发现,如今的凰老三,就像是一直无法填饱肚子的野兽,无时不刻都在想着如何将她拆吃入腹!

开玩笑,有一有二之后,她已经学会了如何保持安全距离了好嘛!

乍见苏苓站在桌边不远处倾身上前拿走信笺,凰老三眼底瞬间就恢复了清明,他觉得有些事情一定是需要两个人都心甘情愿的!

不过看苏苓现在这样子,好像对他颇有微词!

看来,他需要控制一下了!

“哟,他们这么快出发了?那咱们呢?明早来得及吗?”苏苓还带着湿气的指尖捏着信笺的一头,翻看了几次之后,便随手将信笺丢在了桌上。

也许是被赫连部落的情况牵引着思绪,所以她直接落座在桌案的对面,隔桌看着凰老三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微微诧然。

被苏苓如炬的视线盯着,凰老三竟一瞬间有些别扭,尤其是桌案上摆放的豆灯映射出一簇簇昏黄的光晕,打在两人的脸颊上,都氤氲出一片金晖般的绒光。

很快,凰老三好不容易将冷眸移到字条上,拾起后便在掌心中化为灰烬,同时说道:“应该来得及,若是快马加鞭的话,大概一天的时间就能赶到!醉清和墨影会带兵先埋伏在部落的周围,等我们去的时候,顺便接应!”

“也好!我去看看五月,这次出门的话,我想把五月和瑾彦送到相府去,还不知道五月要是知道我们出门不带着她,又要闹什么脾气呢!”苏苓擦拭着半干的头发,随即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然而,在她还没踏出房门时,就听见身后一身扑簌簌的声音,来不及回身,就知道感觉到肩头被披上了一件长长的拖曳及地的长衫。

“披着这个!夜凉,如水!”凰老三直接在空中将自己身上的长衫脱下来隔空罩在苏苓肩头。

开什么玩笑,王府如今到处都是男人!

那么多的下人,免不了晚上到处走动,若是看到她这样子,那还得了!

虽然凰老三依旧是腹黑的,不过他现在所有的心情,几乎都是围绕着苏苓转。

而站在门口,嘴角不停抽搐的苏苓,低头看着自己脚边长长的堪比裙摆一样的长衫,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这厮,显得管的真特么多啊!

不管心里对凰老三有多少想法,在苏苓提着长长的外衫,再次打算走出去的时候,却又听见凰老三开腔,“等等!”

这一瞬,苏苓拧眉,回身有些戒备的看着他,眼神也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滴溜溜的打转!他还要干嘛?!

咋地啊,披个长衫还不够,还想给她戴个头巾啊?!

苏苓心里的腹诽还没落定,但见凰老三依然起身,负手走向苏苓时,竟开口建议道:“将五月和瑾彦放在相府,怕是不妥!”

“那放在哪妥?”苏苓斜斜的靠在半敞的门扉边,打量着凰老三看似在深沉思考的模样,心里忽然间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他怎么会突然对五月和瑾彦的去处安排,这么关心了?!

“不如,放在东宫!”果然,凰老三接下来的话,差点没让苏苓发飙!

但,好不容易忍住心里猝然窜上的怒火,可苏苓脸蛋上的冷笑却怎么也止不住,凉凉的视线瞪着他,笑道,“咋地啊!凰老三,你这是外患还没解决好,又开始担心内忧了?让我来猜猜啊,你想让五月和瑾彦去东宫,该不会是你想给瑾彦和你那太子皇兄制造机会吧!你千万别点头,不然我容易揍你!”

苏苓极为不屑的态度,让凰老三的俊眉不禁蹙拢,上前一步,站在她面前,低声道,“瑾彦终究还是皇兄的孩子,也许他们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相认!

何不趁此时机,让他们接触一番!至于五月和瑾彦的安全,我会让落羽暗中保护着,事到如今皇兄始终不知道瑾彦是他的孩子,于情于理,有些不公平吧!”

“哈!不公平?孩子是筱雪生的,跟凰胤璃有毛的关系!你想的倒是挺好的,他太子东宫如今一个太子妃,两个侧妃,三个良娣!你觉得他会有时间和瑾彦相处?

再说了,昨天他来的时候,也看到过瑾彦,世人都说父子连心,但你可有看到凰胤璃脸上除了淡漠还有别的神情吗?凰老三,你啥时候被月老附身了?”

苏苓轻蔑的态度,让凰老三愈发为难,但是在斟酌片刻后,他看着苏苓,展眉一叹,竟轻声说了一句,“皇兄这几年,也不好过!东宫的女人,他,一个都没碰过……”

****

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