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二四:凰毅对苏家一门的维护

“尘儿,难道在你眼里,本宫还不如一个弃妇来的重要吗?她一介布衣百姓,掌掴皇后,论罪当斩!”

当夏绯罗明显不接受凰胤尘意味深藏的话时,连太子凰胤璃都不由得蹙眉看向夏绯罗!

难道,母后真的听不出来,老三是分明在给她一个台阶!

身为后宫女子,她越权包围相府之事,如果以朝纲论处,恐怕是要削封号的!

即便苏苓真的打了她,可她大清早就命人将相府包围的举动,怕是已经触碰到父皇的底线了!

相爷苏宝生和凰毅的关系,曾经陪着他们一起打天下的人,都是略有耳闻!

这齐楚国的江山,可以说如果没有苏宝生,那么就没有如今的凰毅!

这等生死交情,母后偏偏连连触碰!

若是相爷苏宝生有心造反的话,恐怕齐楚国灭亡只是分分钟的事!

虽然是文臣,但是苏宝生在天下百姓的心里,甚至整个朝堂上下,没有人不对他恭敬有加!

有了苏宝生的齐楚国,不知道他在背后给了凰毅多少出谋划策的好点子!

偏偏,皇后夏绯罗总是看不清楚!

一瞬间,在夏绯罗对着苏苓怒声喊叫之后,不管是凰胤尘还是凰胤璃,包括凰小四在内,众人的脸色皆是一变。

夏绯罗如此针对苏苓,不仅没有道理,甚至根本说不通!

“母后……”当凰胤尘逐渐阴沉的俊彦看向上首的夏绯罗时,他即将要出口的话,却生生被凰毅给打断。

“你闹够了没有?

忽然间,凰毅猝然厉声对着夏绯罗怒斥,在后者呲目怔愣之际,凰毅继续开口,“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

身为齐楚国的皇后,不但一点容人之量都没有!甚至和小辈如此斤斤计较!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昨天都做了什么!

你怎么不想想,如果烟儿没有做错事的话,又怎么会被休掉!你永远认为自己的对的,却从来不会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夏绯罗,身为齐楚国的皇后,你今晨命令凤宸宫的小太监带兵包围丞相府,你当真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把他们都找来,是想看看朕要如何抉择?还是想知道,朕到底要如何处置你!”

也许是长久以来的容忍和憋闷,此时凰毅当着凰老三等人的面,从龙椅上骤然起身,甚至多年来他这个外界传言的温雅皇帝的表象也在这一刻彻底被打破!

身为高位掌权者,怎么会真的有温雅如水之人!

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凰毅从未当众发过脾气,特别是对夏绯罗的容忍,让她一直以为凰毅的包容是无私的!

可现在,她怔怔的看着自己被凰毅大声喝斥,却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是皇后啊!他怎么能当着儿子的面,如此让她下不来台!

而习惯了被人簇拥追捧的日子,夏绯罗根本不记得,就在之前不久,凰老三等人的话,其实都在给她找一个合理的借口,让她走下台阶!

可惜,是她自己不愿!

“凰毅,你竟如此对我?”夏绯罗看着胸膛剧烈起伏的凰毅,一瞬间有些不能接受,她也瞬时站起身,看着对面一脸怒气且狰狞的凰毅,忽然间是如此的陌生。

凰毅沉沉的吸了一口气,眸子内冷光乍现,一瞬不瞬的看着夏绯罗,道:“你身为皇后,不知为朕分忧,反而处处刁难于人!

在当年齐楚建都之际,朕曾说过,这天下如果有人敢动丞相,朕就要了他的命!皇后,别说昨天苏苓丫头掌掴了你,如果换了朕,朕是恨不得杀了你!”

在文渊阁愈发凝滞的气氛中,夏绯罗和凰毅的争吵愈演愈烈,而仍旧不知悔改的夏绯罗,伸手摸着自己的脸颊,悲戚的看着凰毅,冷笑,“凰毅!本宫是皇后,本宫被人打了,难道你就是这样的态度?

你齐楚国的天下,有你这样的皇帝,怎么能强大?”

“你……”凰毅看着夏绯罗抚着脸颊的姿态,眼底竟是难以自控的闪现出明显的嫌恶。而他高高抬起的手臂,也让夏绯罗整个人如遭雷击的愣在原地。

“你要打我?”许是出于自保,夏绯罗不由得看着凰毅微微后退,目光凝注在他高举的掌心上,痛心疾首的姿态就仿佛凰毅做了多少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司宇!”

凰毅愤恨的将手臂狠狠的撂下,连龙袍的袖摆都因此不停的撩拨。

“老臣在!”

始终静候在门外的司宇,一听见凰毅的传唤,立马就挥着拂尘从外面跑进来,而他低眉顺目的模样,始终将视线定在青色玄纹的大理石地面上。

“传朕口谕,皇后善妒猜忌,居心叵测,有违国母之本,即日起削其封号,贬为罗妃!”

一瞬间,帝王口谕一出,夏绯罗的身份直接从皇后降级为妃子!

甚至,没有任何征兆夏绯罗就这么看着凰毅,亲手碾碎了曾经他封她为后时的金口玉言!

没人知道,此时凰毅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也没人能够猜出,凰毅此时低垂的眼睑中,到底深藏了多少的疲惫和哀伤。

谁说过,当皇帝就可以锁心所欲?!

他这一辈子,不但护不住自己心爱的女人,甚至连陪他一路走来的皇后,都不是他真心所愿的!

这么多年,如果不是为了当年自己所做的错事而弥补她,他又怎么会容忍她这么久!

可是这一次,他真的忍无可忍了!

只以为,她竟然企图以苏家性命来要挟苏苓丫头!

他怎么能容忍!

当初,他之所以会答应宝生的请求,正是因为他这一生最愧对最亏欠的就是苏家一门!

“凰毅,你好狠!这么多年……你竟然……”

夏绯罗面色苍白的看着凰毅,甚至在说话之际,她不停抖动的唇角让她语调都开始颤抖!

而或许是打击过于巨大,所以她一直放在脸颊上的手指,也微微用力。顿时,原本呈现在她脸颊上那般明显的巴掌印,却因为她自己的失误,而逐渐变得淡了许多!

原来,是胭脂!

“司宇,还愣着干什么?”接下来的凰毅,对夏绯罗的话恍若未闻。

直到司宇走到夏绯罗的身边,对她行礼却恭请她离开文渊阁时,夏绯罗极尽恍惚的神色,连步履都紊乱。

“凰毅,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夏绯罗无法相信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身份竟然一念之间就变成了妃子!

她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不会!

当夏绯罗被司宇请走之后,文渊阁的气氛更加冷肃了几分。

凰胤璃的视线有些隐晦的看着凰毅,凰胤尘捏着苏苓的掌心也情不自禁的用力,而始终和权佑曦坐在一侧的小四,却没事人一样,摆弄着自己的手指!

似乎谁都没看到,他微微低垂的脸颊上,竟闪现出一抹冷笑!

此情此景,良久的沉默,让文渊阁内的气氛极尽凝固。

直到回神后的凰胤璃,看向凰毅,薄唇微动,方要开口之际,却见一脸淡漠的凰毅蓦地抬手,同时低沉的说道:“什么都不必说了!朕心意已决!老三,朕给你一个忠告,若是不想步皇后的后尘,你最好对苏苓丫头好一点!”

这话,听起来多么的惊悚!

此时文渊阁内的所有人,都想不到凰毅竟然会选择维护苏苓而将皇后给贬为妃!

就连想要开口询问的凰胤璃,听见这样的忠告,都难以相信的看向了一侧表情莫名的苏苓!

“这件事,到此为止!从今后,朕不想再听见任何有关相府出事的消息!”凰毅目光如炬的站在上首高台,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一一顺着文渊阁的所有人!

直到这一刻,凰毅虽苏家以及苏苓所表现出的维护,才让人惊讶的发现,这位平素温雅的帝王父皇,似乎他的身上也背负了不少的前尘往事!

话落,凰毅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的身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文渊阁,哪怕殿外的骄阳从殿门射入,但每个人的心头都好似有一层阴霾难以拂去。

苏苓,更是如此!

因为,她自己从来不知道,五年过后,凰毅对她或者说对苏家的维护,竟然会达到这等‘不择手段’的地步!

是不是有点太过头了?!原因,到底是什么?!

**********

这是四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