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二三:一介布衣,论罪当斩

凰小四信步入内,苏苓紧随其后!

在看到苏苓的一瞬,凰老三不做多想,直接对着她平伸手臂,甚至完全不顾上首已经气冒烟的夏绯罗!

甫一入内,看到文渊阁内这种场面,苏苓不用想也知道,估计是和她昨天掌掴夏绯罗的事情有关!

而刚才小四进来的时候,特意朗盛开口说的那一番话,恐怕就是对她所说!

不知道为何,苏苓此时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包围相府的小太监,好像成了别人的替罪羔羊!

而小四恰到好处的出现,却将这场危机扼杀在摇篮之中!同时他当街下令斩杀小太监的举措,此时看来倒像是一种堵住悠悠众口之感!

果然,都是皇家人,所以出了事还是选择维护皇后吗?!

哪怕夏绯罗对齐楚忠臣苏宝生下令全府关押的事情,也还是不能够引起凰毅的警觉吗?

尼玛,欺负人欺负到头顶上了?!

真当她苏苓好脾气呢?!

“没事吧?”凰老三拉着苏苓的手,直接将她拽到自己身侧的椅子中落座,随即轻声问了一句,冷峻的表情还噙着一抹担忧。

苏苓浅浅的摇头,随后还来不及开口,就见夏绯罗一掌就拍在了身侧的凤椅扶手上,长长的护甲指着苏苓,道:“苏苓,你还敢进宫?还不给本宫跪下!”

听见夏绯罗的声音,苏苓才有些吝啬的将视线看向她,这一看不要紧,夏绯罗脸上明显的巴掌印,却让苏苓哂笑了一瞬。

虽然她昨天打她的巴掌的确很用力,但是如果她这个皇后如此爱护自己的容颜,怎么可能会让这难看的巴掌印一直留在脸颊上。

在加上环顾文渊阁内的情况,略略一想,苏苓就能明白夏绯罗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想在凰毅和众位王爷面前装可怜?!

想给她苏苓安一个罪名?!

她夏绯罗,如今怕是没那个能耐了!

“皇后娘娘,我何罪之有?”

苏苓坦然从容的坐在凰老三身侧,不动声色的看着怒极的夏绯罗,不曾起身,也不曾问安。

就是这么倨傲张狂,哪怕凰毅的视线也始终凝注在她的身上,苏苓依旧故我!

“你放肆!苏苓,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本宫脸上的印子,是什么!”夏绯罗怒瞪着苏苓,尤其是看到她如此漠然的态度,心里更是不能平衡!

如果不是苏苓,那么当初赫连锦瑟便能够嫁给老三!

如果不是苏苓,她也不会被赫连拓以书信埋怨,她曾经愧对于他,可惜如今竟连他这等简单的要求都做不到!

虽然她一直都和赫连拓有联络,而且也始终不太明白,为何他执着的要让赫连锦瑟嫁给老三,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苏苓的出现而让她失信于人!

她怎能放过她?!

尤其是,昨天她还当街打了自己一个巴掌,身为南夏国当年的女皇继承人,她的身份让多少人趋之若鹜,又承接着多少人的屈膝跪拜!

可,这个苏苓,太目中无人,也太恣意妄为的!

若是不能除掉她,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安心!

苏苓斜睨着夏绯罗,在她这样咄咄逼人的态度里,苏苓有些不想忍了!

正如她此时的心情一样,她如今想做什么,或者不想做什么,即便是帝王帝后,也没权利干涉她!

如此,苏苓定睛瞬了一眼夏绯罗,随即轻轻撇嘴,“不好意思,我眼神不好,不如皇后娘娘你来告诉我,你脸上的是什么?”

玩心计,她不怕!

玩阴谋,她奉陪!

来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苏苓!”夏绯罗突然间爆出一声尖锐的吼叫,那声音差点没把文渊阁的房顶给掀起来!

就连坐在对面孤身一人的权佑曦,都因为这刺耳的吼声,在椅子中颤抖了一下。

稳坐在凰老三身侧的苏苓,在余光看到凰小四默默的坐在权佑曦身畔时,才惊讶的发现,原来权佑曦身边的那张椅子,应该是给她准备的吧!

只不过率性冷峻的凰老三,在她出现的时候直接把她给拉到了王爷这一侧的位置落座!

艾玛,真是喜欢凰老三喜欢的不要不要的呢!

她虽然不需要凰老三为她做什么,但偏偏就是他这样护短的举动,让苏苓心里暖暖的!

“皇后!文渊阁乃是书香之地,何必要大吼大叫!如今这里又没有外人,有什么事情还不能心平气和的谈吗?”

当沉默半响的凰毅,终于在夏绯罗的吼叫声中对她低声斥责了一句,随后他看似温雅实则冰冷的眸子瞬向苏苓时,忽而一闪,语气也和悦不少,“苏苓丫头,这五年在外面过得日子,可还舒坦?”

身为帝王,凰毅永远不会偏帮夏绯罗,哪怕身为皇后的尊严被苏苓踩在脚下,可在凰毅的眼中依旧如同未见!

这情况,你说气人不气人!

更何况,出身南夏国的夏绯罗,本就带着天生的傲气和睥睨一切的态度。本以为自己被苏苓掌掴,这件事虽然可大可小,但好不容易抓到能够治她罪的机会,可惜看凰毅的表现,却似是没有任何影响!

夏绯罗的心绪,愈发难平!

苏苓抬眸平视着凰毅,这个老皇帝她本就不讨厌,而且已经记不得他到底有多少次都明显偏向自己!

暗暗思忖着,苏苓同时颔首,对着凰毅明显充满了恭敬的态度,回答:“谢皇上关心,还算舒坦!”

其实,这样的回答本就没有什么对错可言!

但在凰老三听到此话后,俊彦瞬间就黑了!

开什么玩笑,她倒是挺舒坦,自己呢?!

苦逼了五年,等待了五年!

找谁说理去!

察觉到被凰老三的掌心用力捏了自己一下,苏苓眼底都泛出了笑意!而凰毅听见她的回答,更是连连摇头,“你这丫头,果然和宝生如此相似!这次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意气用事了!

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跟朕说!如此老三又惹你上心,朕替你做主!”

闻声,苏苓笑了,“谢皇上!”

“你这丫头,人都回来了,还叫什么皇上!叫父皇!当初那休书根本就不作数,也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竟然在休书上盖了朕的龙章!这件事朕还没有追究,龙章只能加盖在奏疏上,休书上盖了龙章凤印,这成何体统!”

凰毅睇着苏苓面含暖色的对着她开口说着,而后也许是心有疑惑,所以接下来凰毅嘀咕着休书加盖龙章凤印的事,虽然声音很小,但也足以让众人听个清楚明白!

这下,苏苓的脸蛋便产生了细微的变化,随即余光忽闪,侧目瞭着凰老三,菱唇似笑非笑!

而刹那间,凰老三端起茶杯,轻抿,似是在遮掩尴尬!

他怎么知道苏苓做事会这么决绝,当初在军营中,他随意写下休书时,就是不想让苏苓得逞,所以才会随口编了一句加盖龙章凤印!

结果,这小妮子竟然还真的办到了,而且还把休书给他挂在了王府大门上!

嗯,对!这件事他还没跟苏苓探讨过!

晚上……探讨吧!

腹黑的凰老三对于文渊阁内诡异的气氛完全没有自觉般,在看到苏苓那副斜睨着自己,小脸似笑非笑的模样时,小腹处一股子邪火窜上来,差点把持不住!

如此一想,凰老三端坐的姿态微微侧了一下身,随即望着上首的夏绯罗,径自开口,“母后,昨天的事,相信是个误会!

同样,今天皇宫内有人家传懿旨要对相府动手的事,相信也是个误会,对吗?”

凰胤尘的态度倨傲凌人,哪怕是姿态随性的坐在椅子中,但他说话的语气,也是淡泊如水的!

虽然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是他的母后,可他们几个兄弟之间,从小便未曾在她身上感受到任何母亲应有的慈爱!

在她眼里,仿佛只有地位和权利,甚至她无法容忍父皇的后宫有任何其他的女子。她的所有心思,似乎都用在朝堂和后宫中,哪怕如今的后宫只有她一个女人,可她的野心好似从未减少过。

多少年来,他们的母后早已习惯于插手朝堂之事,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国家,她却始终将自己的身份凌驾于所有男人之上!

这些年,父皇对她的宽容,也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

“尘儿,难道在你眼里,本宫还不如一个弃妇来的重要吗?她一介布衣百姓,掌掴皇后,论罪当斩!”

*******

这是三更,四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