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二零:这一刻,他等了好久

而这个小孩和少妇,便是苏傲的妻女!

稚嫩的嗓音当街响起,相府门前骤然安谧,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苏宝生,如此大的热闹,百姓自然免不了旁观!

只不过,当那小太监从一旁的官兵手中,接过冷铁铸造的铁链时,作势就要往苏宝生的手上扣下。

电光火石之间,但见从人群的外围忽地裙裾舞动,一个淡紫色的身影从众人头顶一跃而起。

紧接着另外两道暗色身影也舞动在空中。

同时,如流光般的紫色身影在空中旋身,纤细的腰肢如柳树摆动,在驻足的百姓和官兵惊奇不已的惊呼声中,她旋身落定在苏宝生的身侧,脚尖轻点之际,就直接将小太监手中的铁链踢飞。

众人惊叹!

“啊……来者何人!”受到惊吓的小太监,来不及看清楚来人是谁,便胆小如鼠的躲到了一众官兵之后,探头探脑的质问了一句。

而苏苓凤眸冷凝,斜斜的睨了一眼小太监,蔑视一瞬后,伸手搀扶住身侧的苏宝生,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爹,没事吧?”

如此日夜思念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苏宝生还有些恍然。

一眼卡去,又恰好看到玉肃之和楚易双双落在苏苓的身侧,恍惚间苏宝生眼底透露出少许陌生的暗芒。

“丫……丫头!”苏宝生双眸瞬息氤氲,有些苍白的唇角不停的抖动,直到他拉住苏苓的手腕,体会着她近在眼前的真实感觉后,顿时老泪纵横。

“你终于回来了!”苏宝生摇着头感叹,比五年前更加苍老的斑白双鬓和那双有些浑浊的双眸,却依旧清晰的透露着他对苏苓的思念和爱护!

苏苓的心头也有些抽痛的难受,一别五年,没想到再见到苏宝生,竟然是这样的场面!

不管她做了什么,可夏绯罗竟然企图用她的错误来置相府全家于死地!

好,很好!

“爹,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不论如何,即便苏宝生不是苏苓的亲爹,但是她却曾真真实实的在他身上感觉到父爱如山的温暖。

诚然,就如同她娘亲的选择一样,哪怕和权龙曾经爱的海誓山盟,但最终她是选择回到齐楚!

“丫头,爹没事,你快走吧!走,离开这里,不要再回来!”苏宝生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下一刻就推搡着苏苓似是想要将她推走。

然而他这样的举动在苏苓看来,心头却更是如同被砸了一拳一样难受。

事到如今,哪怕她自私的离开五年,这个老者依旧在用他自己的方式,给她最好的疼爱和保护!

可,相府这么多条人命,在生死关头,势必不会让苏宝生一人决定苏苓的去留。

尤其是赵春萍看见苏苓出现的一刹那,她的眸子就忍不住泪眼婆娑的在人群中巡视着,或许是没有看到凤茹筠的身影,所以她心里微微好受了些。

奈何紧接着听到苏宝生让苏苓离开的话,赵春萍却再也不能置之不理,连忙上前,挡在苏苓的身畔,而眼神饱含质问的看着苏宝生,期期艾艾的说道:“老爷,难道在你眼里,我们相府这么多条人命,还不如她一个外人的命来的重要吗?”

赵春萍话落,不待苏宝生开口,在其身后不远处怔怔的望着苏苓身影的苏煜,立时回神走上前,看着赵春萍冷语,道:“娘!你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我还能说什么?今天咱们相府满门眼看就要因为她而身陷囹圄,难道还要我为她保守这个秘密吗?当着这么多官兵和百姓的面,我就要让大家知道,这个惹怒了皇权又牵连到相府的苏苓,她根本就不是……啪!”

已经打算破釜沉舟的赵春萍,再五年后再次见到苏苓,她的所有理智几乎都湮灭在愤然和紧张之中。

她无法想象,这五年舒坦的日子,要是再次被苏苓和凤茹筠所打破的话,她还要怎么活下去!

她自认为,如果再亲眼看着苏宝生为凤茹筠做尽所有不可能的事的话,她可能真的会疯掉!

尤其是苏苓乍然的出现,让赵春萍已然濒临绝望的边缘!

她不能再让苏苓和凤茹筠回来,绝对不能!

然而,在赵春萍扯着嗓子当着所有人的面,眼看着就要说出一些秘密时,这一刻苏苓身畔的苏宝生,明明一代文臣,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转身就对着赵春萍,打出了狠狠的一个巴掌。

清脆的声音掷地有声,甚至那力道直达,让人有一种振聋发聩的错觉!

而赵春萍也因为被打,而呈现出短暂的呆愣,就连周遭的声音都听不见,能够感受到的只有耳朵里嗡嗡的响声以及心里无法呼吸的痛楚!

“你住口!再敢多说一句,本相就休了你!”若非是怒极,苏宝生一定不会做出此等震慑众人的事。

毕竟苏相爷一直以来都是以谦逊有礼君子之道待人,就连苏傲和苏煜也不曾看到他如此发火的场面。

赵春萍良久回神,颤抖着指尖轻轻摸着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苏宝生,泪如雨下,“老爷,你竟然为了一个孽种……啪!”

话音未落,因为‘孽种’二字,赵春萍的另一边脸颊,再次遭受到苏宝生的掌掴!

接连两个巴掌,几乎让赵春萍失声,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伴随着耳鸣声不断冲击着她脆弱的心里承受能力。

这样一出闹剧,何尝不是被所有人都看个清楚明白!

可有些事情,早晚都会真相大白!如果说,苏宝生为了保护苏苓,就要让整个相府都受到牵连的话。

那这种保护,苏苓宁愿不要!

虽然,在看到苏宝生当众打了赵春萍两个巴掌的时候,她的内心中的确因为自己冲动之下掌掴夏绯罗生出悔意,但打都打了,如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整个苏家相府!

在无人吭声的相府门前,诸多的官兵目不斜视的看着苏宝生,哪怕这人即将变成阶下囚,可他相爷的身份依旧是当朝的肱骨大臣!

更何况,如今朝堂右相苏傲,也身在其中,就算那个小太监是奉命行事,可他们也并非是酒囊饭袋昏庸之流!

“没错!”在如斯安静的相府门外,忽然间站在苏宝生对面的苏苓,俏脸含笑,凤眸一瞬不瞬的看向惊愕的赵春萍,“相爷夫人说的没错!我苏苓,的确不是相爷亲生的闺女!如果说,要因为我苏苓做的错事,而牵连到整个丞相府,那大可不必!

这位公公,相信你是明事理之人!街头这么多的百姓,相信大家也从来没听说过,外人犯错,要牵连不相干的人受惩罚这等规矩,对不对?!”

苏苓掷地有声的话,砸在每个人的耳朵里,都是一阵震惊天地的消息。

相府中唯一的千金,竟然不是相爷的亲生孩子?!

这事,太诡异了吧!

“你你你……你胡说!”小太监依旧躲在官兵身后,只是对于苏苓所说的话,他明显不信,哪怕心生惧意,却仍旧据理力争着。

苏苓睥睨天下的紫色身影站在所有人的中间,在说完之后,她将视线从赵春萍的脸颊上移开,而后冷冷的睇着小太监,道:“别说我不是相爷的亲闺女!即便我是相府的孩子,你认为就凭借你的这些人,就能动他们分毫?

我既敢掌掴皇后,你觉得这天下还有什么是我不敢做的?”

先抑后扬,釜底抽薪!

苏苓倨傲的姿态和绝非空谈的语气,让小太监在她如炬的视线中,差点鬼使神差的点头!

她的话,说的的确没错!

甚至就在苏苓话音落地之际,不远处围观的百姓,便开始交头接耳!

昨天下午,在王府门外发生的那一幕,同样也有很多人都是亲眼所见!

这个被休的尘王妃,五年之后回来,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苓子!”当苏煜俊彦晦涩的看着苏苓,低低的呼唤了一句之后,引得苏苓侧目的一瞬间,长久以来的思念,如潮水般蜂拥而至。

也不管当下的场合有多么的不合适,向来随性的苏煜再难以自持,跨步上前一把就将苏苓给抱在了怀里!

这一刻,他等了好久!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明天有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