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一九:相府被包围

“三爷……途中公主说要小解,所以……后来属下二人循着踪迹查找,偶然间发现似乎有人在暗中帮助公主逃脱……”

醉清越说声音越小,同时他和墨影二人也明显看到凰老三的脸色已是阴郁一片。

沉默中,苏苓凤眸闪烁,暗自思索之间,不期然的就和凰老三视线相对,恰是一瞬间,两人表情一致的脱口而出,“楼宸?!”

话落,醉清和墨影一阵惊诧,他们一路上追中对方的踪迹,结果却一无所获,可三爷和王妃脱口而出,是猜测还是另有隐情?!

凰老三和苏苓双双开口,而两人的猜测竟能不谋而合,如果真的是楼宸就走了凰烟儿的话,那么也难怪醉清和墨影束手无策!

毕竟,楼宸的心思有多么深沉,从当初他设计苏苓和凰老三的事情就能够了解。

“三爷,这事……”墨影和醉清心里没底的看着苏苓和凰老三,中途护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都能把这事给办砸了!

他们忽然感觉人生好灰暗!

凰老三斜睨了一眼醉清和墨影,语气漠然,“你们先下去吧!”

“是!”

待醉清和墨影离开后,门前院落中微风轻拂,浮动的树影和空气中淡淡的初秋味,给夜幕平添一抹生机。

“先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凰胤尘有些心疼的看着苏苓,回归的第一天就发生了这么多意料之外的事,他也难免心有余悸。

苏苓见凰胤尘似是不想再对外事加注太多精力,虽然心下有了自己的思量,但也同样是点头迎合,“嗯,好!”

一路风尘仆仆,众人本就十分劳累。

而这一路上,被凰老三逼迫着‘交公粮’长达七次之多,就算是再好的身子,也难免疲乏。

所以,当苏苓与凰老三回到书房,躺在软榻上的瞬间,她很快便陷入沉睡。

而西园中,凤茹筠和碧娆等人,也早已安眠。

夜晚,看起万物俱寂,实则却是隐藏着一场更大的风波!以至于天色微暗,骄阳还未升起之际,王府内便传来令人焦心的消息!

*

逐渐步入初秋的时节,暮色当空仍旧很快会被驱逐,当东边的天际逐渐染上一抹鱼白,而即将冉冉升起的骄阳也散出金芒时,书房的门扉倏地被人敲响,打破了这一份难得的安宁。

“三爷,王妃,大事不好了!”

玉树和临风双双敲响书房的外门,而且身为王府的暗卫,什么风波没有经历过,然而此刻他们所表现出的急迫,却让房间内的凰老三和苏苓瞬时睁开双眸。

两人动作迅捷的从软榻上一跃而起,凰老三更是直接披上外衣,眨眼间就闪到门扉处,耳边仍旧回荡着玉树临风急切的喊声。

内心中,一股子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在房门洞开的一瞬间,玉树临风二人满头大汗的看着凰老三,甚至两人同时看向了他的身侧,在没有看到苏苓身影时,好似如释重负般。

但紧接着,临风就语速极快且低沉的说道:“三爷,苏相爷的府邸被包围了,而且听说是皇后娘娘下令,要将他们全府收押,听候发落!”

“什么时候的事?”临风说出的消息,登时让凰老三的眉宇紧蹙,但与此同时,自他身后传出的一声冷冷的询问,却让几人同时侧目,看向了已穿戴整齐走出来的苏苓!

玉树和临风看见苏苓,如鲠在喉般,微微愣了一瞬,临风立时说道:“就在寅时三刻!”

凰老三看着苏苓逐渐覆盖冰霜的脸颊,身侧的掌心不由得紧握,望着苏苓难看的脸色,他开腔,“我现在入宫……”

“好,我回府!”苏苓在凰老三的话后,淡然浅语。

“嗯!”

凰胤尘旋身走进书房内室,不消多时便带着玉树和临风离开了王府。

至于苏苓,早已经先他一步,在楚易和玉肃之的陪同下,匆忙赶往相府!

五月和瑾彦以及凤茹筠,则由聂林在王府内守护着!

方踏上故土,却遭遇此等变故,苏苓心里忽然间染上的惆怅和迷茫,甚至让她在前往相府的路上,趔趄了好几次!

她从不与人结怨,可是夏绯罗这些女人,却仿佛天生对她带有敌意!

昨天,是她对夏绯罗动了手,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会狠毒的对相府一家老小动手!

她苏苓做事,从不需要别人代她承受后果!

这一次,若是相府中人除了任何事,她踏平齐楚国也要保他们周全!

夏绯罗,这梁子结下来了!

且不说老爹苏宝生,但是据她所知,大哥苏傲如今也身为齐楚国的丞相,一座府邸两个丞相,夏绯罗仍旧能对他们下手,这女人的心真特么黑!

“教主,要不要通知暗桩?”旁侧的玉肃之始终紧随着苏苓的脚步,但是在看到苏苓一片漠然的脸颊时,不禁开口建议着。

如果要和皇权对抗,他们是真的不怕!

只是这一次的情形很是严峻,而且看样子应该是皇后昨天被打心有不甘,今晨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闻声,前方被诸多官兵包围的丞相府已经近在眼前,而苏苓也不由得缓了缓步伐,沉沉的喟叹一声,眯着眸子,正要说话之际……

倏地在人群中,她看到一个满头白发且步履沉重的苍老身影从大门内走出,一瞬间苏苓什么都没说,反而难得运用轻功,眨眼间就窜至丞相府的附近。

见此,玉肃之和楚易紧随其后!

足足两百名大内侍卫将整个丞相府团团包围,而站在侍卫最前方之人,恰是一名拿着拂尘的小太监!

此人年纪不大,脸颊白希干净,指现兰花,站在一旁看着丞相府的主子和下人被俘,眼眸内时而还划过一抹得意。

在眼看着苏宝生沉重的步伐走下台阶之际,微微趔趄了一瞬,那小太监作势上前虚扶了一下,而后明显幸灾乐祸的语气开腔。

“苏相爷,您老可慢点!虽然今日杂家是奉命前来,但不论如何,你也是咱齐楚国的开国功臣,万事小心呐!”

已有很久不曾露面的苏宝生,不到五十岁的年纪,他曾经的黑发已经全数变了白,就连硬朗的身子都在这几年郁结的情绪中,变得体弱无力。

更何况,此时走在他的身侧,正哭哭啼啼的赵春萍,不停擦拭着脸上的泪痕,任谁看到相府这般场面,也会忍不住暗自揣测,难不成是相府发生了什么巨变?!

听见小太监的话之后,一身傲骨的苏宝生仅仅是睨了他一眼,虽然状态不好,但是他眉宇间的不屑和轻蔑,还是深藏倨傲。

“老爷啊,你说我们这是造的什么孽?那丫头怎么就这么没有分寸,那人是皇后,她怎么能……”

赵春萍走在苏宝生的身侧,边哭边嘀咕,身上的绫罗绸缎此时也好似在讽刺他们即将变成阶下囚的事实。

“住口!”苏宝生面色冷静,一见赵春萍不停的抱怨,虽嗓音沙哑,却依旧故作中气十足的对她吼了一句。

这场面,赵春萍直接就开始嚎哭,“老爷,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那么维护她做什么?如果她们娘俩心里有我们相府,又怎么会五年都不回来!

如今,她到好,一回来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现在还要我们整个相府的人给她陪葬吗?凭什么!”

赵春萍似是嚎啕大哭的为自己抱屈,就连相府的下人也是一身素袍跟在后面,不停的抹着泪!

大清早的,他们如同往常一样日出劳作,却没想到什么都来不及做的时候,相府就被官兵给包围,而且听那领队的太监所说,好像是因为大小姐昨天突然回到京城,而且还当众打了皇后娘娘!

如今,皇后下令,要将他们整个相府收押听审,而直到此刻,惹事的小姐还不曾出面,无辜遭受牢狱之灾,谁的心里都不会平衡。

“你给老夫住口!”

苏宝生因赵春萍的话而愤怒突生,站在围满了官兵的门前,对着赵春萍就是一声厉吼,而从后面走出来的苏傲和苏煜,见此却默不作声。

唯有一个不明所以的小孩子,被一个少妇打扮的女子牵着,看着眼前的阵仗,有些害怕的问道:“娘,我们犯了什么错?难道要被砍头吗?”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