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一八:生来就是遭受情伤的货

“三哥,既然皇嫂已经回来了,那咱们的赌约还奏效吗?”

凰胤姬旋身撩开腿边的衣袂,径自落座在苏苓的身侧,在他目光如炬的看着对面的凰老三,低声询问一句后,脸颊上一闪而过的冷笑,却让苏苓心底更加惊异!

小四,怎么会变成这样?!

真是吓得她不要不要的!

这五年,看来有些事情还是被她给忽略了!

凰胤尘棱角分明的俊彦同样冷光闪过,厉色暗藏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睨着小四,薄唇微哂,讥诮道:“还没玩够?”

闻声,凰胤姬轻声嗤笑,“三哥,严重了!人不*枉少年,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军营里,我该做的也都做了,如今你都把皇嫂给找回来了,难不成你还打算让我守着枯燥无聊的军营?

呵呵,这事我可不干!不又不是不知道,多少姑娘在等着我呢!”

“小四!”眼看凰胤姬说话越来越没谱,就连太子凰胤璃都忍不住开口低声呵斥了一句。

可如今的凰小四,之所以会发生这等巨变,可以说都是他们亲眼所见的,即便他如今的性子变得这么恶劣,但除了劝说他们什么都不能做!

情之一字,太过伤人!

老凰家的男人,果然都是生来就要遭受情殇的货!

听见凰胤璃不乏警告意味的喝斥,凰小四却没有半点自觉,反而越来越说来劲,“大哥,你这是干什么?普天之下,哪个男人没有三妻四妾?再说了,我身为四王爷,有几个红颜知己又怎么了?

难不成你还当我是小孩子?我都已经二十有一了,你看看你自己的东宫,算上太子妃,都已经有六个女人了!就算三哥当初不也是有谷兰……”

“够了!”

当凰小四越说越起劲,而且开始胡言乱语之际,凰老三的表情一瞬墨黑,眸子内漆黑宛若深潭,深邃犀利的目光直直打在凰小四的身上,翕动的鼻翼也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许是被凰老三猝然的厉喝声惊吓了一瞬,哪怕凰小四改变的再彻底,可他骨子里还是充满了对凰老三的惧怕!

于是,半饷无言的他,仅仅是坐在苏苓身侧,端起茶杯狠狠的灌下清茶,而瓷白的茶盅挡住了他的半边脸颊,也同样无法让在座的几人,察觉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伤痛。

苏苓始终不语,可就在她身边的凰小四,泄露而出的情绪波动还是波及到苏苓平和的心境。

直觉上,小四发生的巨变,怕是和赫连锦瑟有关!

天色渐渐暗沉,黄昏日落的景象在众人静坐闲谈的光景中,逐渐被夜幕取代。

苏苓回归之后,王府内毫无生机的场面也不复存在。但,当年的事情对于凰胤尘和苏苓来说,打击可谓是空前的。

所以如今的王府内,除了碧娆一个贴身丫鬟之外,整座府邸便再没有任何雌性婢女的出现。

一水儿的大老爷们,在洗衣做饭!

那场面,也是醉了!

不过,这是凰胤尘的要求,所有下人也都甘之如饴!

夜色浓郁,正厅门外的院落中,一张偌大的四角方桌被摆放在正中央,头顶银月,墨色当空。

凰胤璃上首就坐,而凰老三和苏苓紧邻,至于凰小四,则独自坐在凰胤璃的对面,不管桌上被放置了多少美味佳肴,可他从头至尾,都在不停的喝着酒!

久别重逢,本该是喜庆热闹的场面,但在月色之下,几人的脸色都呈现出不同的神色。

在几杯酒水下肚之后,凰小四的脸颊上有些微红,眸子也染了血丝和水汽,迷蒙的撑着眼睑,看着有些模糊的苏苓,微微晃了晃头,问道“皇嫂啊,你这几年去哪了?你可让我们好找呢!”

“小四,你喝多了!”凰老三不期然的开口接过凰小四的询问。

他已是知悉了苏苓这几年的动向,但是珍珠岛那样的地方,加上苏苓的身份,他直觉上不想让人知道太多!

毕竟苏苓身上肩负的东西,怕是世人一辈子都在苦苦追寻的!

他不能冒险!

尤其是,在面对如今变成这幅模样的凰小四,他已然心有芥蒂!

“呵!我没听错吧?三哥,你这是干什么?”凰小四嗤嗤一笑,转眸看着对面的凰老三,随手将酒杯放下后,继续道:“我不过就是问问皇嫂,你这么激动干嘛?

难道皇嫂和我的关系,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吗?三哥,你太紧张了!你知不知道,咱们身为男人,顶天立地!何必要为了一个女人郁郁寡欢?!值得吗?

你自己想想,你当初都颓废成什么样了!我说句不好听的,如果皇嫂这几年又找了其他的男人,你回想一下曾经,难道就不会为自己的做法感到可笑吗?”

凰胤姬如今的心境似是有了很严重的病态,哪怕他眼前此时坐着的,是曾经他最信赖的兄弟和嫂子,可他还是在微醺之际,脱口而出这番让人听了便觉得浑身不适的话。

苏苓闻言,并未有任何愤然之色。

只是在他这样的表现中,基本上了解到,这厮肯定是受了伤了!

“凰胤姬,管好你自己的事!”凰胤尘冷峻的脸颊浮现厉色,桌上的气氛也一瞬间有些凝固的窒息感。

凰小四再次拾起酒杯,猛然喝了一大口后,便摇摇晃晃的起身,“三哥,别激动!就算你想让我管你的事,我也没那个功夫!告辞了,好不容易不用再回军营,花姑娘们还等着本王呢!”

眼看着凰小四摇摇欲坠的身影旋身就往王府大门走去,苏苓等人的表情皆是有些难看。

而凰小四这样的变故,在几天之后,苏苓得知到缘由之际,立时恍然……

*

简单的家宴却不算和美,凰胤璃匆匆用膳后,没有多说,在临近亥时,也告别了王府!

然而,在凰胤璃离开的刹那间,五月就拉着瑾彦从后院跑了过来!

脸蛋似是不快,嘟着嘴一步步走向默默不语的苏苓和凰胤尘,站在两人身侧之际,五月扬声问道:“爹娘,你们这样真的好嘛?干吗非让我和彦彦去后院和外婆呆着?是为了让我避开刚才那个男人吗?

娘,该不会他才是我亲爹吧?”

五月逃脱的思路,差点没让苏苓咬舌自尽!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就连凰老三听见五月的询问,都忍不住眉宇一抽,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她,道:“你想让他当你爹?”

这话,有几分危险的意味,同时凰老三眯起的冷眸,也似是划过锋芒。

虽说五月算不上见过大世面,但是人家有牛叉的身份背景,于是对凰老三所表现出的神态,没有半点惧怕,反而悻悻然的扭头,“这事我说了算吗?不过,我讨厌刚才那个酒鬼!一看就是个纨绔子弟,说话不着调,聊天不会看脸色!怎么活这么大的?”

其实早就隐藏在正厅回廊下偷窥半天的五月,直觉就对凰小四有些反感!

她怎么能听不出他话里话外,在挖苦亲爹对老娘的忠贞不渝!

擦!这厮,找个机会教训一下!

‘簌簌……’

当下,苏苓和凰胤尘正玩味的看着五月淡笑之际,在安静的院落里,猝然传来两声衣袂簌簌声。

两人同时侧目,就连五月都有些惊诧的拉近了自己和瑾彦的距离时,眼前两个风尘仆仆且极为狼狈的身影闪现在众人面前。

凝神一看,才发觉竟是醉清和墨影。

只不过……他们两个不是押送凰烟儿回京的吗?!

“属下失职,请三爷和王妃降罪!”

这俩人一脸土色的眨眼间就跪在了苏苓和凰胤尘的桌前,而他们晦涩的语气和不停闪着锋芒的眼底,表示着事情绝对不简单!

凰胤尘语气一厉,眼睑抖动了两下,薄唇微抿,冷声道:“怎么回事?”

“回三爷的话……公主,她……跑了!”

“什么叫,公主跑了?”在墨影回答之后,凰老三语气骤冷,脱口的话好似带着冰凌,狠狠的扎在墨影和醉清的身上。

凰烟儿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女子,会在王府两大暗卫的押送下逃跑,这也太天方夜谭了!

“三爷……途中公主说要小解,所以……后来属下二人循着踪迹查找,偶然间发现似乎有人在暗中帮助公主逃脱……”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