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一五:掌掴皇后,她是天下第一人

齐楚国京城的城门近在眼前,一行车队在玉树的带领下,缓缓驶入城门。

当然,如此隐忍侧目的阵仗,足以给京城的百姓带来茶余饭后的谈资,尘王妃的侍卫玉树,谁能不知道!

只不过,这车队是怎么回事?!

明明有八辆马车有序行驶,可跑在最后面,一脸土色的墨袍男子,是几个意思?!

不禁是百姓不停的对临风投以同情的视线,就连临风一路跟在队伍后面奔跑,他都忍不住为自己心疼!

太尼玛失算了!

这次他栽在玉树的手里,有朝一日他一定要还回去!

玉树,你给老子等着!

天下大事,上到朝堂,下到百姓,除非是刻意隐瞒,否则鲜少会有什么事情,是能够瞒过天子的双眼的!

正如此时,以凰胤尘和苏苓为首的马车,方停在王府门口,一行人刚刚下了马车,还来不及顾盼四周,忆及从前时,一辆雕龙画凤的车辇已然从王府的右前方缓缓驶来。

马车的速度很快,而车辇的外面还做着两个身着皇宫侍卫服饰的男子,几乎眨眼间的光景,车辇就已经停靠在王府门外。

一路舟车劳顿,本就风尘仆仆而归的苏苓和凰胤尘,站在所有人的最前方,双双侧目睨着靠近的车辇,还不待里面的人现身,空气中便传来一声怒喝,“苏苓,你给本宫跪下!”

这声音,齐楚国当今皇后,夏绯罗无疑!

只不过,五年不见,她对苏苓声色厉荏的态度,却就如如初!

这事,真有意思!

苏苓和凰胤尘不由得对视一瞬,在夏绯罗拖曳这大红色的端庄凤袍从车内倾身而出时,凰胤尘则隐晦的将苏苓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五年时间,似乎对于夏绯罗的容貌并未有太多的改变,只是她那双在看向苏苓时所透露出的阴狠视线,让苏苓身后的玉肃之和楚易等人,纷纷移步上前。

如今苏苓的身份,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了!

“母后!”

凰胤尘望着夏绯罗,语气平波不惊,仅仅是微微垂眸,对着她轻唤了一声。

见此,夏绯罗的脸颊更加扭曲了一瞬,睇着凰胤尘以身高优势将苏苓挡在身后的举措,冷不丁的笑道:“尘儿,你给本宫让开!今儿个本宫非要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深浅的弃妇!”

弃妇?!

这字眼听在所有人的耳朵里,都是极其讽刺的!

当年,若非是苏苓执意离开,那道曾经被凰胤尘以无谓之心所写下的休书,又怎么会被当众现世!

只不过,这其中内里,苏苓包括凰胤尘,都是不屑于解释的!

但他们才踏上齐楚国京城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夏绯罗的消息就如此灵通,生生在她还没有踏入王府之际赶过来,略略思索一瞬,苏苓便知道夏绯罗如此愤然的缘由到底是什么了!

想必,凰烟儿被休的事,已经东窗事发了吧!

权青国如此不顾念两国邦交,任由五月发挥,加之凰烟儿被当众休弃,也可谓是丑闻一件了!

“母后,有什么事,不如稍后再谈!”凰胤尘凛然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夏绯罗,如今哪怕要他和皇权对抗,只要是为了苏苓,他也在所不惜!

好不容易将她找回来,从此这天下间,没什么比她更重要的!

“你放肆!”夏绯罗在身边嬷嬷的搀扶中,快步踏着台阶走下了车辇,旋即她站在凰胤尘的面前,阴冷的视线如毒蛇般瞪着他。仿佛眼前的男人,与她非亲非故般!

“尘儿,你可别忘了,这个弃妇可是当初你休掉之人!难不成现在你为了她,还要跟本宫作对不成?”

哪怕此时夏绯罗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致,但凰胤尘依旧面色不改的伫立在她面前,冷眸厉色缭绕,薄唇微动,“母后,当年是儿臣被休!”

话落,不光是夏绯罗的脸色骤变,就连玉肃之和楚易以及玉树临风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果然,如今的三爷为了苏苓,竟能够当众说出这番话!

要知道,在这个朝代,男子被休,闻所未闻!

“凰胤尘!你难道要气死本宫吗?当年的事暂且不论,但你别以为本宫身在皇宫,就不知道她和外人做的那些苟且之事!怎么?现在时过境迁,你还想着维护她?你眼里还有没有本宫这个母后!”

也不知是凰胤尘的回答,还是他对苏苓的维护彻底触怒了夏绯罗的怒火。

总之,在她听见凰胤尘的话后,便怒不可遏的厉喝了一声,而后她眯着眸子,愤怒之火甚至让她的脸颊多开始抽搐。

“母后,你如此兴师动众,理由是什么?”

凰胤尘漫不经心的态度和毫不退让的举措,让夏绯罗气的发抖。

她面含憎恨的看着凰胤尘身后的苏苓,目光阴冷如冰,冷笑,“理由?尘儿,当初你为了这个女人做了多少违背本宫的事,你以为本宫不知道吗?

你还敢问理由?是谁给她胆子,让她敢在权青国算计烟儿的?我堂堂齐楚国的公主,因她被休,你还敢问本宫理由?”

凰胤尘闻声冷眸一厉,目色低垂的看着连连颤抖的夏绯罗,语气低沉:“她是自作自受!”

“你……”

夏绯罗难以置信般瞪着凰胤尘,指着他脸颊的手指,带着长长的护甲,狠狠的戳着自己的掌心!

当夏绯罗词穷的指着凰胤尘,气的话不成句时,凰胤尘身侧的苏苓,倏然扬起一抹充满讥讽的笑意,随即清脆的开腔,“皇后娘娘,你在质问我之前,怎么不想想,你们齐楚国的公主,都做了什么?”

而这一番话,也让夏绯罗的脸颊更加扭曲了几分。

见苏苓开口,凰胤尘不由得微微侧目,夏绯罗更是趁机站到苏苓的面前,眼底写满曾晗的瞭着她,银牙紧咬,“苏苓,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和本宫说话!”

在与苏苓面对面站立之际,夏绯罗袖管内的掌心再次狠狠的攥紧,尤其是苏苓云淡风轻的模样,更是让她无法接受!

她怎么能如此平静?!

“可我就是这么说了!而且,凰烟儿也已经被休,皇后娘娘,你想怎么样?”苏苓余光察觉到凰老三微微担忧的神色,心中不禁一暖。

方才凰胤尘下意识的将她挡在身后的举动,第一次让她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肩膀如此宽厚有力,就好似天下之大,不论如何他也能巍然给她撑起一片天的狂放!

自然,她苏苓也不是怕事的!

凰烟儿的确被休,而且一定程度上,也确实和她有关系!

既然过了五年,夏绯罗依旧不肯放过她,还想要找她麻烦的话,那就拭目以待!

“苏苓,本宫要你的命!”夏绯罗凤仪威严,可却在面对苏苓淡然从容的模样下,显得那般讽刺。

加之她愤怒凌天,却也少了身为皇后该有的母仪典范。

在她怒瞪着苏苓,恶狠狠的说着‘要她命’的瞬间,她手起掌落,带着巨大的力道,作势就狠狠的掴向苏苓。

‘啪’的一声,狠戾的巴掌声骤然响起,而王府门外的众人也噤若寒蝉。

“尘儿,你干什么?”

夏绯罗是怎么也想不到,凰胤尘竟然能够为了苏苓做到这般地步!

她那个巴掌有多么大的力道,她自己清楚!

可就在她已经临近苏苓脸颊之际,眼前暗影一闪,却来不及搞清楚状况,巴掌就这么生生砸在了凰胤尘的脸颊上。

堂堂王爷,一代枭雄,竟然为了一个女人,不但忤逆皇后,甚至还为她承受这些,夏绯罗心里一时间五味陈杂,眼眸内杀意也是一闪而过!

苏苓,不能留!

凰胤尘目色如虹,俊彦冷冽,睇着夏绯罗一脸隐晦的神色,薄唇开阖,“母后,她是本王的女人,想动她,就算是你——也不行!”

然,话音犹在,凰胤尘冷峻森凉的表情还不待收敛,他手臂上就猝然被一股力道狠狠的推开,身子倾斜,掌声再起!

‘啪’——

苏苓浅笑,出手还击,眸色却阴鸷冷冽,生生推开凰胤尘后,她贯入了内力的巴掌,似是负气般打在了夏绯罗的脸上,“皇后娘娘,打人的滋味和被打的滋味,哪一个感觉更好?”

当街掌掴皇后,她苏苓乃是天下第一人!

********

这是一更,二更在晚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