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一四:身心舒畅的凰老三

湖边,午后的阳光在湖水中投射出一片片波光粼粼的倒影,水天映日的场面瑰丽秀美。凰胤尘揽着苏苓站在湖边欣赏美景,不多时他冷不丁的冒出一句,“累吗?”

闻声,苏苓暗暗叹息,斜睨着身边俊雅冷峻的男人,没好气的说道:“要不你试试?”

凰胤尘:“……”

虽然,极致的享受和体验让苏苓在当下忘乎所以,但是放纵过后,她怎么会忽略自己那双抖的像是中风一样的腿呢?!

天知道,要是现在没有凰胤尘在旁边揽着她的腰肢前行的话,她估计自己走起路来,肯定像是得了软骨病一样的歪歪斜斜!

双腿,有一种已经离家出走的感觉!

但,酸疼的何止是腿?!

她腰间细嫩的肌肤,在她穿上衣物后,才发现两侧都分别印下了铁青的五指印!

凰老三,你特么到底有多用力啊?!

这两天,简直是把这五年的空白,全给补回来了!

尤其是当他们两个在马车挺稳后双双清醒过来,这时候苏苓也才发觉,她之前所穿着的衣物,早已经化为碎片!

上等的冰蚕丝……

肉疼!

两天两夜,她已经记不得凰老三到底要了她多少次,只是知道在她累的昏睡过去后,再次醒来,他依旧在耕耘!

哪怕中途他们两个简单的吃了些干粮后,凰老三仍旧不放过她!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而且,她怎么发现五年后的凰老三,技术好像精进不少?!

嗯,这是个问题啊!

紧搂着苏苓不放的凰老三,宛若餍足的野兽,俊彦上也是一片*明媚。有多久了,他似乎很久没有感觉到,日光打在身上的热度,会令人身心舒畅!

当然,如果苏苓知道此时他心里所想的话,一定会忍不住啐他一口!

身心舒畅这件事,凰老三你确定跟阳光有关系嘛?!

“爹,娘!”

当五月和瑾彦手拉手的走到凰胤尘和苏苓身边时,两人同时侧目,看着两个小不点,正要说什么,结果就见五月拍了拍瑾彦的肩膀,在他耳边似乎说了一句什么,下一瞬瑾彦便懂事的点点头,迈着小腿转身走向了碧娆的方向。

见此,苏苓诧异的眯起了眸子!

而看着自家闺女脸上如吃了糖一样窃喜的小表情,她直觉上有什么事失去了控制!

对了!

在两天前,她和凰老三在马车内不可抑制的发生关系时,她就敏锐的怀疑到,马车内应该是被人动了手脚!

不然,她不是不懂自持的人,凰老三更是冷漠如骨的沁凉!

而且,他们两个也不是第一次,就算空白了五年,总也不至于身在同一辆马车内,就饥渴的像是几年没吃过饭一样的动情!

“五月……”苏苓的语气微微冷凉的看着五月一脸盎然的笑意,她早就知道这孩子古灵精怪,但如果事情真的如她所想的那般,那么她就不得不教训这丫头!

胆子太大了,算计外人也就罢了!

现在竟然算计到她头上?!

仰着头,明眸善睐的五月笑嘻嘻的看着苏苓,视线还不期然的瞬了一眼凰老三搂着苏苓的姿势,随即她咧着小嘴,问道:“娘,这两天你们在干嘛?”

闻声,苏苓心头一热,很多蚀骨的画面再次席上脑海,还不待她回答,一旁的凰老三,便脸不红气不喘的回答:“聊天!”

五月小嘴一翘,“聊了整整两天啊?”

要不说情商太高的五月,不管是行事作风还是说话态度,总觉得不像个孩童!

偏偏,她偶时所表现出的模样,却又是小孩子才有的稚嫩和天真!

总之,五月身上的矛盾点越多,就越是让人对她不敢小觑。

见五月似是对于自己和苏苓在马车内的事情特别感兴趣,这一点让凰老三剑眉一蹙,冷眸凛着寒风般,看着五月低声说道:“小小年纪,打探那么多,做什么?”

话落,凰老三便圈着苏苓往马车的方向再次走回,他已经明显察觉到苏苓越来越体力不支的抖动,想想也是醉了!

他这两天也像是入了魔一样,怎么要她都要不够!

看来以后真的要节制了!

五月眼看着自己的亲爹分明是有了异性没人性的举动,她也不生气,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反而在她转身跑向瑾彦的时候,对着他们二人的身影清脆的喊了一声,“娘,*醉很好用吧!”

这一声清脆的喊叫,直接让苏苓脚下一滑!

*醉?!

这臭丫头竟然把*醉用到她和凰老三的身上!

“苏五月,你给老娘滚回来!”在五月小跑着逃离原地之际,苏苓爆出的一声尖锐喊叫,也惊动了平静的湖边。

就连湖水两旁随风摇摆的芦苇荡,都因此颤抖了一下,甚至惊起了不少飞鸟!

*醉!果然是五月下的手!

苏苓一脸愤懑的看着五月拉着瑾彦跑向了凤茹筠的身边,这下她心头就像是堵着棉花一样,上不去下不来!

但凡是身在珍珠岛的门众都清楚,凤门和凰门的创立人玉伯,除了一身精湛的武艺之外,他另一个拿手的绝活就是毒术一绝!

他可以调制出各种匪夷所思的毒药,甚至可以让对方毫无察觉就瞬间毙命。

在珍珠岛的这几年,苏苓对玉伯虽然看似恭敬,但其实在她内心深处,仍旧对他有着少许的防备。

毕竟一个一心想要匡扶前朝的牛叉老头,甚至还创立了两个如此牛掰的门派,她不敢不防!

然而,在日复一日的接触中,苏苓亲眼看到玉伯对五月的疼爱,甚至教她一身自保的武艺,就连他很多独门的绝活都毫不吝啬的教习她。

所以,这一点也是苏苓对他的敬佩之处!

摒弃掉所有的偏见,玉伯可以称之为五月的良师!

这*醉,她只是曾经略有耳闻,却不知道玉伯竟然会将这么多的东西,都交给了五月!

如果说,要给五月一些防身的毒药,她还是赞同的!

但是玉伯你给一个小孩子*醉这种*散,合适吗?靠谱吗?!

就在苏苓不停在心里腹诽着玉伯做法的同时,远在珍珠岛后山的某位老人,接连打了三个喷嚏,耳朵也有点发热!

不知道哪个兔崽子又在背后说他坏话了!

*

湖边的风景随着日光西下,丹霞瑰丽的色彩仿佛给湖边镀了层金纱,波光潋滟鳞鳞水波的闪着刺目的余晖。

而溪水边,再次恢复到人迹罕至的萧索模样!

马车再次启程,奔向齐楚国京城时,一路上凰胤尘和苏苓的马车内,还算安静,总归是不再传出这几日令人听了就脸红心跳的动静了!

夕阳西下,傍晚的官道上随着马车的行驶扬起一片沙尘,而在晚霞的照耀中,别有一番落日情怀!

当快速行进的车队,在黄昏之余终于抵达期京师城门的郊外后,一行人都难得舒了一口气。

终于,回来了!

而此时趴在车窗上的苏苓,目光乍一看到被高耸的城墙所环绕的京城属地时,心头不禁五味陈杂。

五年前,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回来的一天。

而五年后,她带着家眷,随同再次接纳入怀的男人,一起回来了!

“到家了!”

坐在苏苓身侧的凰老三,目光始终凝注在她完美无暇的侧脸上,尤其是晕染了黄昏金芒的苏苓,就像是遗落凡间的仙子一样,纤尘不染,干净出尘!

五年前,她美得倾国倾城。

五年后,她美得妖媚入骨!

凰老三的一句‘到家了’,让苏苓眼眸微微酸涩。

走了这么久,看遍天地万物,可最终她还是回到了凰老三的怀抱。

只是,这一次,她不在倔强,而他也不再冷漠。

即将驶入城池,同样心情复杂的,还有马车内有些坐立不安的凤茹筠。

毕竟她在经年之后,和权龙相见又分离,最终她选择回到相府,于生哥来说,怕是有些不公平的!

这么多年,他付出的,她都看着。

可是,这一世,除了感情和她的心,她唯一能偿还他的,就只剩下余生残破的岁月!

然而,回到齐楚之后,等待苏苓的,也许并非是平静的岁月,反而是另一番波谲云诡的追逐……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