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一三:说好做彼此的天使的?

凰老三的臂弯如烙铁般狠狠的揽着苏苓纤细的腰肢,力道之大让苏苓身子都升腾起一阵颤栗的感觉。

也许是马车内的气氛越发的引人浮躁,而凰老三仿佛被熨烫过的肌肤更是传递给苏苓一股子危险的冲动!

很明显,现在这种情况,分明就是他们在毫无察觉之际,被人下了药!

而且,很可能还是强烈的*药!

该死的!

苏苓脑海中不停的回忆着之前所发生的事,可却始终找不到被人下药的痕迹!

而这一瞬,明显气息不稳的凰老三,俨然一副恶狼的姿态,早已经紧箍着苏苓的身板,将她钳制在自己的怀里#已屏蔽#

彻骨的*,也足以让他们原本不确定的情意,再次被催发,心更加靠近,爱意也更加悱恻。

*

两天后,距离齐楚国的京城已经仅剩下半日的路程,在午后炽烈的阳光下,车队缓缓提停靠在官道一侧的小溪边,连着赶路两天两夜,不管是人还是马,都明显有些疲累之色。

只不过,这绝对不包括身在第一辆马车内的凰老三!

当车队渐渐停靠在溪水边,其他几辆马车内的人,都纷纷走了出来。

而蹦蹦跳跳拉着瑾彦往溪水边跑去的五月,一张纷嫩的脸蛋上,却能够看出有多么的兴高采烈!

瑾彦被她的情绪所感染,稚嫩的脸颊也时而闪过淡笑。

溪水边,楚易和玉树依旧针锋相对着,而碧娆则扶着凤茹筠,缓缓走出来,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下,任由清凉的湖风吹散赶路的疲惫。

“苓儿和王爷呢?”

凤茹筠疑惑的四下看了看,这几日赶路的时间,她大部分都在马车内浅眠或者绣着手工活,而也许是心绪还不够平静,所以她的指尖上也被针线扎了几个小眼!

只不过,在她环顾四周后,并未发现苏苓和凰老三的身影,不由得心下疑惑。

而闻声,碧娆却笑得格外诡异,眼神瞟了两眼马车,随即便搀扶着凤茹筠的手臂,道:“夫人,你就被关心小姐和王爷了,咱们去湖边吹吹风吧!”

开玩笑,现在他们所有人谁赶去打扰小姐和王爷?!

这两天来,马车里面不眠不休的传出来的动静,他们可都是听的一清二楚!

没看见连驾车的临风,都在耳朵里塞上了棉花球嘛!

听王爷的墙角,他又不是活够了!

也难为小姐和王爷了,虽然马车里的地方还算宽敞,但是这么一直‘操劳’,这么不节制真的好嘛?

她记得,这两天好像他们除了片刻的休息用餐之外,剩下的时间好像都在嗯嗯啊啊!

艾玛,好羞涩!

碧娆一边暗忖一边红着脸扶着凤茹筠走在溪边放风,而另一头玉树和临风碰面后,临风便顶着两个黑眼圈,一步三回头的走向玉树。

下一刻,在玉树还来不及开口询问时,临风就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声音洪亮的问道:“我能求你一件事不?”

临风这嗓音,估计十米外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更别说身在他旁侧的玉树,猛然被临风一吼,差点没跳湖!

玉树斜着眼瞪着临风,也不说话,只是以一种极其怪异的眼神睇着他,奈何临风身心俱疲,凑近玉树的耳边继续大声说道:“咱俩能不能换一换?你去给王爷驾车,我去给小郡主驾车?我快受不了,太折磨人了……”

陡然间,被临风超大嗓门的在耳边一喊,玉树感觉自己耳膜都开始嗡嗡响。还不待他开口回答,余光就眼尖的看到停靠在一旁的第一辆马车内有动静。

于是,玉树表情讪笑的撇撇嘴,故作不明的问道:“你说啥?”而他同样是以喊的方式开口!

见此,临风哭丧着脸,指着自己的黑眼圈,以号不自知的嗓音吼道:“你看我?看我,你看看!我听了两天两夜了,咱俩换换,你去听一天,行不行?”

当玉树看着如此苦逼的临风在自己面前央求时,他目光一侧,便看到从马车内缓缓走下来的挺拔身影,下一刻玉树难得聪明,眨了眨眼睛,睇着临风,而后看着他耳廓外面漏出来的绒绒棉球,直接伸手上前,将临风堵在耳朵里的棉球拿了出来。

同时,学会了腹黑的玉树,便再次扬起嗓子,大声说道:“你说话就说话呗,你冲我喊什么?你现在能听见了吗?”

临风,怔愣如松!

他眼看着玉树从他的耳朵里揪出来两个棉球,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为了不听三爷和王妃的墙角,才会用棉球堵上的!

不过……

问题是,他刚才说话的时候,总感觉声音特别小,所以他特意扬着嗓子大喊的举动,是不是……

临风一脸僵硬的看着玉树不停的将两个棉球在手里抛上抛下的,眼睑不期然的猛跳了两下,旋即他转身,果然就见到他家的三爷,一身凛冽逼人的气息,正揽着脸颊红润的王妃缓步走来!

这特么都是什么跟什么?!

玉树,你个瘪犊子!给老子等着!

临风哪知道自己方才的举动,早已经被周围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楚明白,就连刚刚走出马车的苏苓,听见他这番话,都难免要脸红。

她光沉浸在凰胤尘带给她的体验中,结果却忘了在外面驾车的临风,是何等的受罪!

尼玛,一生英明尽毁于此!

彼时,马车内所有的人几乎都盘踞在溪边放风,不管是楚易还是玉肃之,或者是玉树和临风,总之每个人的眼神只要一看到苏苓和凰老三,那便是各种玩味的笑!

同时,身为男子的他们,心里也更加佩服!

两天两夜,粗略算起来,大概有七次吧!一次最少一个时辰!

这特么是人的体格吗?!

都不需要休息的吗?!难不成他们在修炼什么上古双修秘籍?!

可别逗了,他们这是文明社会好嘛!

所有人玩味浅笑的模样,和偷窥着他们的表现,让苏苓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起来!

她明明希望自己走高冷路线的!现在,成啥了?!

“三爷,属下啥都没听见!”临风为表忠心,在凰胤尘和苏苓错身而过之际,他傻愣愣的看着凰老三就说了一句。

结果,多么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眼看着苏苓的脸蛋更殷红如晚霞,凰胤尘冷眸一眯,余光看到玉树手里正攥着的棉球,薄唇微侧,冷冷的不带任何感*彩的说道:“稍候回程,你不必驾车了!”

“属下谢……”

临风,何等悲催的正要跪谢凰老三,结果他这膝盖还停留在弯曲的弧度,下一瞬凰老三的话就直接将他带回原形!

“跟着队伍后面……跑!”

跑?跑?!

于是,此时临风便呈现出半蹲的姿势,一脸见鬼的样子顶着两个黑眼圈,看着凰老三发呆!

为啥受伤的总是他?!

多么痛的领悟!

一旁的玉树,难掩笑意的看着临风一脸吃屎的表情,捏了捏手中的面前,作势就要拍他的肩膀,结果在凰胤尘搂着苏苓从眼前走过之际,他朦朦胧胧的好像听见了一句,“玉树,接下来你来驾车!”

哈!是幻听对不对,一定是幻听的吧!

玉树一只手还停留在临风肩膀上方的三寸位置,他不可置信的僵硬转眸,看着凰胤尘的身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而一旁的临风却立时直起身,冷笑的看着玉树说起了风凉话,“呵!你懂什么叫作茧自缚吗?你懂什么叫活该吗?嘁!”

玉树:“……”

人生,真是一场炒蛋的修行!

这边他还没从凰胤尘给的惊愕中回神,不远处他又很快就听见了楚易一声又一声的‘娆妹’呼唤!

这都是啥呀!

不是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吗?!

当然,如果众人听见玉树的心声,一定会忍不住骂他一句,谁和你是彼此的天使!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可以进群看内容,新文已开,请收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