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一二:被药物控制了?

水天悦被苏苓点了睡穴而昏睡在软榻一侧,这一瞬苏苓才缓缓现身。

步履轻缓的走向权佑擎,站在一侧,她亲眼看见不过才三日光景,他整个人竟然在昏迷中瘦了一大圈。

原本妖娆俊彦此时也变得凹陷,而也许是事情对他的打击太大,仿佛身在沉睡中,权佑擎都是那么的不安稳!

他颦蹙的剑眉,还有不停颤动的睫毛,似是彰显着他过于激动的情绪!

奈何梦靥缠绕,他却怎么也清醒不来。

苏苓的视线萦绕在水天悦的身上,也许是从第一面初见,她就知道这丫头对权佑擎的心意绝对不掺杂任何其他的情绪。

所以在她命人将权佑擎送回皇宫后,不由得也给水天悦传了消息!

如今所见,她的确没有看错水天悦,就凭借她对权佑擎的照顾和不离不弃,换做任何女子,可能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更何况,她的出身也同等高贵,身为嫡亲贵女,却甘愿放下身段,为了一个男人做到这般牺牲,在苏苓内心深处,她是真的希望他们两个能够终成眷属!

“苏……”

在如此安谧的夜晚,水天悦和权佑擎全部陷入昏睡之际,忽地从软榻上传来一声低低的呢喃,仿佛带着千般眷恋,万般不舍似的,声音沙哑的几乎听不出原来的清亮。

这也让苏苓的心头陡然一疼,看着权佑擎有些干裂的唇角,溢出一个‘苏’字,心尖上仿若被什么东西撞击般的疼着。

在他们这段关系中,最心酸最无辜的,恰恰就是权佑擎!

她从一开始,便从未对他有过任何朋友之外的情绪,她欣赏他的美貌,赞赏他的为人,却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能给他!

离别在即,苏苓站在软榻边,幽幽的看着权佑擎和他身畔的水天悦,也许离别不用脱口而出,却是那份伤感早已经萦绕周遭。

而权佑擎哪怕昏迷,应该也是有所感知的!

最后深沉的看了一眼权佑擎,随即苏苓便垂眸伸手将这几年一直被她挂在脖颈上的玉佩摘了下来!

依旧是熟悉的凤凰花纹,触手升温的白玉,顶端吊着一根红绳。

苏苓的指尖摩挲着玉佩,旋即眸色清澈的看了看身边的两人,下一瞬她便将手中的玉佩放在了水天悦的臂弯处。

最后深沉的一眼落在权佑擎的脸颊上之后,苏苓毅然转身,如来时一样,静默不留一片痕迹。

而在软榻上的权佑擎,眼睑似是更加挣扎的颤动不已,甚至连指尖都微微颤动了一瞬。

至于那块代表了凤门和凰门教主身份的玉佩,在未来不久后,再次被苏苓所发现时,却让她泪洒当场!

*

翌日

八辆马车魏然停在府邸门外,楚易玉树等人将行装都准备妥当后,站在府邸门前,苏苓看着这座属于凤凰楼的府宅,心里感慨万千!

谁能想到,从珍珠岛出来之后,她竟会在权青国停留这么久。

如今,一想起即将回到曾经最熟悉的地方,心里还是难免有些浮躁。

“走吧!”凰老三信手拉住苏苓的掌心,目光如炬的将她的身影深深的烙印在脑海中。

带着她,回齐楚,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嗯!”

苏苓低低的迎合了一声,随后在她便和凰老三率先走进了第一辆马车中。

而碧娆和凤茹筠,也上了第二辆马车!至于五月和瑾彦,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总之五月生生拒绝了和大人同乘一辆的想法,硬是拉着瑾彦,上了第三辆马车!

至于后面的马车,则是楚易和玉肃之等人乘坐,同时还包括不少细软。

八辆马车同时行驶在京城街头,虽然马车低调贵而不奢,但这排场也足以震慑世人。

更何况,调皮的五月将马车的车帘拉开,百姓一看这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不正是前两天在街头兴师动众的凤苓郡主嘛!

于是,整个街头在马车行驶而过之际,百姓纷纷跪地请安。

又是一番壮阔豪气的场面,想要低调恐怕都不行了!

如今离开权青国,倒是尤为顺利。

当马车先后驶出城门后,而渐行渐远的车队,却没人回眸看一眼,此时身在城楼上,那一抹仿佛*间就苍老了十岁的身影。

权龙身为帝王,各路消息自然十分灵通。

苏苓和凰老三离开,而他也知道,这些马车之中,同样还有那个给了他一封诀别诗的女子!

他身为帝王,却第一次感觉如此力不从心!他甚至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留不住,坐守江山如画,又有什么用!

“陛下,回去吧,城楼风大,小心身子!”卓文站在权龙的身边,目光也十分隐晦的看着远走的车队。

他似乎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也只变成了无关紧要的念叨。

闻声,权龙负手而立,目光却一瞬不瞬的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车,眸子内晦涩复杂的光芒深深交织,终是一声叹息,才说道:“太子,可有好转?”

“陛下,昨儿个太医来报,说是不出意外的话,太子今日应该就能醒过来了!”

“是吗?”权龙染了空寂的眸子,极为不舍的收回,旋即望着卓文,低语,“回宫吧,这次的事情之后,朕也是时候让太子继承大统了!”

一听这话,卓文心头难免一紧,本还想说些劝慰的话,结果方吸了一口气,却听见从城楼下面传来的一阵相当急促的脚步声,“圣上,圣上,大事不好了!”

这声音,恰恰就是那日在京城宣布诏书的首席御前侍卫!

只是他常年和卓文一样陪伴在权龙身侧,鲜少会表现出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想必定是发生了什么棘手的要紧事。

果然,在侍卫好不容易跑上城楼,一看到卓文和权龙时,登时单膝跪地,来不及缓一口气,就匆忙说道:“圣上,殿下不见了!”

“什么?”

*

在回齐楚国的途中,马车摇晃着节奏令人昏昏欲睡!

只不过,在刚刚远离权青国京城之际,苏苓却意外的感觉到马车内的气氛有些燥热。

说不上什么感觉,有些浮躁,周身也有些热气缭绕着。

不应该啊!

眼下这马车正好行驶到关外的官道上,两旁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枝花草,清香的气味顺着空气传播的很远。

况且,这马车的车帘也不停的随风荡漾,照理来说车内的气氛不该如此令人浮躁才对!

什么情况?!

心下狐疑的苏苓,不停的看着一旁闭目假寐的凰老三,一眼之间,她还以为他没有什么察觉!

但仔细的凝视下,才发觉这厮不停滑动的喉结,却泄露了他也不平静的情绪!

也许是苏苓的视线过于专注火热,所以假寐的凰老三很快便睁开眸子,冷眸好似噙了一簇火苗般,锐利的凝注在苏苓的脸蛋上,马车内的气氛更加诡谲了一分。

“内个……”面对这样的凰老三,苏苓心头不免激荡,但出于怀疑的情绪,她还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低声问道:“凰老三,你有没有感觉到……啊……!”

苏苓这厢还喋喋不休的询问时,结果她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闪,毫无防备之下,竟然被对面的凰老三一把拉住了手臂,猛然用力间,她的身子便不受控制的被他拽到了自己的怀里。

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般的畅快!

再次回神之际,苏苓便发现自己已经稳坐在凰老三的怀里,而他眼里的火光更甚,盘踞在自己腰际的掌心带着一股子烫人的热度,差点让苏苓惊叫出声。

在外行走这么多年,这时候就算苏苓再白目,也明白她浑身升腾的燥意是为了什么!

看样子,他们是被人下药了!

而且,就连向来警觉的凰老三,都没能逃脱药物的控制!

心里产生了这样的念头,苏苓本还担心到底是何人所为,然而不等她出声询问,腰间的铁臂倏地一紧,下一瞬红唇便被凰老三攫住。

这一次,怕是不会像那晚的轻描淡写了!

至少在肌肤镶贴的瞬间,苏苓就感知到凰老三烫人的肌肤和他愈发浓重的呼吸声……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明天~有~rou~~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