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一一:五月临阵倒戈

“娘,你真的想清楚了?”

当苏苓看着凤茹筠,忍不住再次低声询问后,她略显苍白的唇角微哂,目光幽幽的睇着苏苓,道:“离开这么久,也许……该回家了!”

听见凤茹筠这样的语气,苏苓心里微微一颤,这口吻和这样的决定,是否代表如今洗尽铅华后,娘亲的选择仍旧是留在丞相老爹的身边?!

“好,那我们即刻启程!”

*

回齐楚国的事情,已经势在必行!

在苏苓和凤茹筠沟通过后,得知了她的意愿,也便放了心!

五年未回,不知道齐楚国那些曾经和她相交的人,是否都变了模样?!

“小姐,我们真的要回齐楚国吗?”当苏苓从凤茹筠的厢房中走出来后,门外的碧娆面色带着淡淡的恍然,看着苏苓低声询问了一句。

见此,苏苓点头,“妮子,我已经决定了!但如果你不想回去的话,我不会勉强你,你若想回珍珠岛,我可以随时安排人护送你……”

“小姐,你去哪我就去哪!珍珠岛没有你,我回去干什么!”碧娆急切的开腔打断了苏苓的话,仿佛生怕她真的将自己再送回到珍珠岛似的。

然而,看见碧娆这样的表情,苏苓不禁莞尔戏谑,斜睨着碧娆仍旧俏丽的脸蛋,道:“跟着我当然没问题,不过,你可有想清楚,玉树和楚易,究竟谁是你想要的?”

“啊?”碧娆微愣,狐疑的看着苏苓那尤为明显的看好戏的神色,不禁嘀咕道:“小姐,干嘛取笑我,跟你相比,我这算个啥!”

倏然间,苏苓的眸子内暗芒闪过,心头也被某个张扬的红色身影所占据。下一瞬,苏苓敛去戏谑,伸手拍了拍碧娆的肩头,叮嘱:“帮我照顾好娘亲,至于玉树和楚易,你一定要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可别因为任何理由去轻易应允什么!懂吗?你喜欢谁,就跟谁在一起!你家小姐我永远支持你!”

“小姐放心吧,我知道的!”

虽说碧娆一时间被两个男人同时争夺的事而扰乱心神,但就像苏苓所说的,也许她就应该遵从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否则,若是现在太草率的话,那么她这五年的等待,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时光如流水,一天的时间眨眼即过!

筱雪和楼湛的离开,就如同昙花一现般,却让苏苓的心里久久难以平静!

她还是无法彻底放心,让筱雪独自一人去面对南夏国皇宫内的种种。所以在流月初生之际,一只白灰色的信鸽也自府邸一隅,被一双素白的小手放飞与天际之间!

明日,他们即将启程回到齐楚,而今晚苏苓还是不免做了一个决定!

她特意让五月带着瑾彦拖住了凰老三的行动,不是因为她有二心,而是在离开的前一晚,她还是想再去看看皇宫里的那个人!

她从不忘初心,可权佑擎的出现,却是她生命中一个最美丽的意外!

这个男人,从一开始的嚣张跋扈,细心的呵护,五年的守望,直到最终落幕的兄妹关系,不管他在苏苓的心里到底有多少的分量,可她永远明白,这个哥哥,是她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的!

黯然喟叹一声,苏苓的眸子顾盼着府邸的周围,在确定周遭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她双脚轻点地面,一袭如流光般的素色裙摆,也夜色中划过如水的涟漪。

而在她的身影消失在府邸上空之际,在苏苓之前所立的位置后方,凰老三的身影倏地乍然。

“爹,你不跟着去吗?”五月看着话少的瑾彦站在凰老三的身后,三人的眸子都望着即将消失在夜幕中的那抹素色身影。

相信苏苓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最信任的闺女,早就临阵倒戈,将她所吩咐的时候,都告诉给了凰老三。

闻声,凰老三薄唇微侧,“不必了,你娘有事要做!”

见此,五撇撇嘴,小手也不期然的就放在凰老三垂在身侧的掌心中,而后看着瑾彦,又仰头望着凰老三,嘟囔道:“那走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凰老三垂眸,似笑非笑的看着五月小大人般的模样,心里暗暗失笑,在和五月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多后,连凰老三都心下诧异,他和苏苓的女儿,似乎聪明过头了!

一个四岁的孩子,有这等心思和城府,也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当然,凰老三是怎么也想不到的,他在猜测着五月时,那曾料到,他的宝贝闺女在回齐楚国的路途中,就给他和苏苓暗中下了套!

当然,五月这次亲手算计她爹和她娘,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

话分两头,在凰老三带着五月转身走回厢房时,离开府邸的苏苓,以内力趋势下也很快就来到了权青国的皇宫。

她再次入宫,不为皇权,不为帝王,仅仅是想再看一眼,如今仍旧陷入昏迷中的哥哥而已!

很明显,权佑擎这位大哥,在苏苓的心里,和苏煜及苏傲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毕竟,他们中途相认,还是在那种情况下,即便她可以接受,可是在她的感觉来看,可能权佑擎这一辈子都不会承认她这个妹妹的!

东宫各殿的大门都紧闭着,但是房间内传出的灯火却照亮了一方殿宇。

苏苓熟门熟路的在东宫各殿中穿梭着,很快就来到了曾经她居住过的那间寝宫。

仍旧昏迷的权佑擎,如今就住在这里!

虽然苏苓心下诧异,不太明白为何宫人要将权佑擎从前殿移到这里,可更深一层的原因,苏苓直接摒弃在心头,因为她不能想,也不愿去想!

寝宫内的不知依旧熟悉,仿佛还在提醒着她,曾经在这里短暂宿居的过往。

忽然间,当苏苓小心的躲在寝宫之外的回廊下,还不待有进一步的行宫,就听见里面传来水天悦不乏疲惫的询问声:“太医,是说太子明天就能醒过来吗?”

话落,便是一个略显年老的嗓音传来:“老朽已经将那些珍贵药材都给太子食用过了,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明日就能醒来!可若是……哎,老朽只能说,听天由命了!”

闻此,水天悦不期然的就看向了寝宫一旁的桌案上,琳琅满目的摆放着各色珍贵稀有的药材,她当然知道这事苏姐姐派人送过来的,可太医方才明显话中有话。

“太医,难道就只能等着吗?”水天悦心里还是忍不住再次询问了一句,她照顾了太子这么多天,可是除了那日清晨苏苓和太女前来时,他有了少许的生息。

可从那之后,他就宛若一个活死人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若非仔细凝听,有时候都很难察觉到他的呼吸声。

水天悦并不了解权佑擎到底是怎么受了伤,可是她似乎能够感同身受,他对苏姐姐的感情,只怕不必自己少!

该是何等深沉,何等情深的意念,才会让他宁愿长睡不起,也不愿醒过来接受这个事实呢!

太医叹息,“水姑娘,能做的我们太医院也都尽力而为了!如今,太子的身子已经没有大碍,可是他心火郁结,却似是自己不想醒过来!如此,我等也是束手无策!”

水天悦盛满悲戚的眸子看着年迈的太医困倦的模样,一时心头也浮现出不忍,回眸看了一眼权佑擎因昏迷而凹陷的脸颊,心疼之余不禁对太医说道:“太医,辛苦你了,我在这里照顾太子就好!你先回去休息吧,若是明天太子醒了,我会派人去通知你们的!”

“这……好吧,那就辛亏水姑娘了!老朽先去给陛下和娘娘回禀一下!”

待太医转身拿着药箱缓缓走出寝宫后,室内就只剩下水天悦和至今未醒的权佑擎。

夜色深倦,水天悦强行撑着有些沉重的眸子,坐在软榻边,撑着脸蛋望着权佑擎的眉眼,指尖带着眷恋般轻轻抚着他的剑眉,呢喃:“太子,赶快醒过来吧,你这样让大家都很担心呢!”

咻——的一声,在水天悦话落之际,空气中一抹劲气破风声,水天悦瞬时警觉,却也是为时已晚!

被击中睡穴的她,在余光看到一抹暗白色的裙摆时,来不及看清对方的容颜,就直接昏睡在软榻边……

**********

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