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零九:心好痛,感觉不会再爱了

这阔别五年的热吻,几乎在一瞬间便呈现出燎原之势!

不论是凰老三逐渐变得粗重的呼吸,还是苏苓从领唇边溢出的喟叹,两个人的心也因此更加靠近了一步。

狂热到辗转,辗转到轻摩,直到两人的呼吸都喷洒在彼此的脸颊,如棉絮划过般令人心头激荡时,凰老三才忍着想要继续的冲动,以额头抵着苏苓的脸颊,轻轻吐息着热浪般的呼吸,嗓音沙哑低沉,“苓,好想你!”

如今的凰老三,不再有任何隐瞒的脱口而出说着自己的思念,而苏苓脸颊绯红的将目光定在凰老三的胸前,身子也轻轻战栗着。

有些事情,也许只有经历过,才会明白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

一个男人,能够为了当初的误会而一直坚守着等待她的信念。

单凭凰老三这一点,就还是值得她用心相付的!

“我……”

苏苓抬眸,眸若星河般璀璨光阑的睇着凰老三,可她正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却被凰老三以粗粝的指尖所挡,两个人的视线缠绕,片刻静默无言。

但这样的气氛中,却有些什么东西,正在慢慢变化着!

*

翌日,清白洒东方,在日光还来不及从天际边浮现,匆匆重聚又再次面临分别。此时站在府宅的门口,一辆马车已经暗自等候。

筱雪眸子内蓄满了不舍的泪花,抱着瑾彦不停的细声叮嘱。苏苓抱着五月,身边凰老三默不作声的陪伴着,相逢的时间太短太短,甚至让苏苓犹如黄粱一梦般。

“娘亲,你一定要来接我!”瑾彦哭的小脸通红看着筱雪,小手依依不舍的紧紧抱着筱雪。

不论是筱雪还是苏苓,此时看着瑾彦软糯糯的样子,明明想哭出来,却仍旧憋着眼泪,脆弱又故作坚强的模样,筱雪的心都碎了。

“瑾彦,听你干娘的话,不要调皮,等娘忙完之后,就去接你回来,好不好?你放心,干娘和五月姐姐都会陪着你的!”

筱雪依旧低柔的安抚着情绪不稳的瑾彦,也许是昨天五月的做法让瑾彦有了些认识。总之看着瑾彦不肯让自己流泪的样子,筱雪还是不舍的将他抱在怀里半饷,久久不愿松手。

待筱雪转身将瑾彦推到苏苓身边后,她隐晦的用袖管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不再多做停留的旋身就走向马车,而苏苓的一声低喃,让筱雪险些泪崩。

“一路小心!”

经历了这么久的分别再重聚,重聚后再分别,此时在筱雪和苏苓的心里,都产生一种冲动。

到底什么时候,她们才能一直在一起,从而不用再经历这种让人心酸的分离。

筱雪的步伐因为苏苓的话而片刻停顿,但是在她回眸的刹那间,她眼底晦涩的光芒却让苏苓心底微惊,她总觉得这次筱雪回到南夏国,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楼湛在筱雪进入马车之后,站在原地回身看着苏苓和凰老三,最终他的视线定在楚楚可怜的瑾彦身上,在听见瑾彦的呼唤时,他终究还是不忍!

“爹爹……”

曾几何时,如果瑾彦不曾被苏苓他们所遇见的话,楼湛在漫长的岁月里,是真的将瑾彦当成了自己孩子一样疼爱。

可是当他们带着瑾彦来找苏苓和凰老三时,他心里就明白,自己这个挂名的爹,也就没有了什么价值!

耳朵里分明听着瑾彦的呢喃呼唤,楼湛于心不忍,蹲下身张开手臂,待瑾彦小跑着窜进他怀里的时候,他细白的指尖轻轻抚着瑾彦的后脑,眸子里疼惜一闪而过,“瑾彦,记得听话!”

“爹……”瑾彦点着头,再次呼唤了一声。

最终,还是改变不了马车远走的场面!

“彦彦,我陪着你呢!”五月从苏苓的怀里下来后,拉着瑾彦的小手,见他始终远望着马车,不禁同情般的安慰着。

瑾彦紧紧抿着小嘴,纤长浓密的睫毛上也沾染了不少水花,侧目看着五月,小心翼翼的问道:“姐姐,娘亲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

该是何等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才能在父母远走之后,问出这样令人心疼的话!

五月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忍不住看向身后的苏苓和凰老三,询问之色明显。

见此,苏苓上前将瑾彦抱在怀里,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远走的马车,而后低声安抚,“瑾彦,你娘不会不要你的!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你先跟着干娘,等你娘忙完了,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真的吗?”瑾彦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慈爱的苏苓,好像自从他来到这里之后,大家对他都很好,而且也再也看不到南夏国皇宫里,那些对他经常恶言相向的人!

“当然是真的,彦彦,我娘从不骗人的!”五月忍不住结果苏苓的话,仰头看着身在苏苓怀里的瑾彦,也帮腔安抚。

总之,在瑾彦融入到苏苓的生活中后,在他们回到齐楚之际,也的确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

筱雪已然离开,而如今权青国内的情况,除了权佑擎仍旧让苏苓挂心,但其他的事情都无法再阻挡苏苓的步伐。

她知道,终有一天会回到齐楚国,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再次和凰老三靠近,她心里明白,自己不可能再自私的从他身上索取疼爱。他能够为她放弃一切,始终盘踞在权青国,那她又为何不能为她,重新回到故土呢!

相爱,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

送走筱雪之后,苏苓便将五月和瑾彦都交给凰老三,而她自己,则缓步走向了府邸深处的内院。

虽然才过去三天的时间,而她也一直没有去打扰娘亲!

她明白,在过往的痛苦再次被鲜血淋漓的掀开伤疤后,必然是需要时间再去复原。

更何况,如果她决定要和凰老三回凄齐楚国的话,那么娘亲的去留便又是一个问题。

内院位于府邸的最深处,也算是整座府邸最安静的已一处角落。

三天时间,府邸中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凤茹筠,除了碧娆每日伺候她的起居,这里就宛若成了外人不会涉足的幽静之地!

苏苓缓缓踏入院落时,正被玉树和楚易两个人同时缠着的碧娆,一看见苏苓顿时就惊叫一声,随后就奔着苏苓跑过来,嘴里还不停的喊着,“小姐,你终于来了!”

见到碧娆时,苏苓心里是有些愧疚的!

尤其是看到玉树一脸受伤的模样,狠狠的瞪着楚易得意的表情,苏苓心里更是有些过意不去!

想当年,其实她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想带着碧娆,可这丫头也是个鬼机灵,在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竟然偷偷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于是,这一走,就是五个年头!

曾经身在珍珠岛的时候,苏苓也暗暗试探过碧娆的心思。她心里还是有玉树的,毕竟朝夕相对,玉树的性子有十分讨喜,暗生情愫也是在所难免。

但出于衷心,碧娆却硬生生陪着她在珍珠岛过了五年,甚至曾经她还听说过,碧娆偷偷的打听过玉树的消息!

可佳人芳华已逝,错过了待嫁的最美年纪,也许在碧娆的心里,她会觉得自己已经配不上玉树了!

这丫头,看着挺机灵的,但实则也是个死心眼,认准一件事就说什么也不肯回头!

不然,看看现在玉树那一脸受伤的表情,苏苓也能想到,肯定是碧娆没有给他好脸色!

“教主!”

“王妃!”

楚易和玉树同时对着苏苓呼唤,而碧娆却仅仅的攀着苏苓的臂弯,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边不停的抱怨着。

“王妃,属下先告退了!”也许是看到苏苓到来,玉树感觉自己的存在愈发多余!

这个姓楚的王八犊子,很明显也是王妃的人!碧娆更是一心向着王妃!

这样看来,他和娆妹好像更没戏了!

心好痛,感觉不会在爱了!

苏苓缓步走进院落中,还不待开口,就看到玉树快步急行走了出去,而余光一闪,她身畔的碧娆的眸子也明显落寞了一瞬!

这俩人,看样子还没有真正的敞开心扉!

不过,这种情况苏苓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开导碧娆,毕竟楚易对碧娆的用心,在珍珠岛的时候就很明显了!

这事,看来只能先缓一缓了!

可,谁知——

“教主,我想娶碧娆为妻,请教主成全!”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