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四零一:一封诀别诗

五月身在陌生的府邸心里焦急的寻找着瑾彦的下落时,同一时间,在权青国东宫里面,正和皇后钟雅莲之间发生不快的苏苓和筱雪,情况也似是不太乐观!

时间走到今日,越来越多曾经隐埋在时间长河中的往事,纷纷被人无情的掀开!而也许,这对很多人来说,就等同于再次被掀开已经结痂的伤口!

注定,鲜血淋漓!

彼时,钟雅莲看着苏苓那张仿佛刻在她脑海中,多年来每次午夜梦回都会让她陷入无限恐慌梦靥中的脸蛋,眼底莫名的神采更是一闪而过!

为什么,她做了这么多年的努力,可到最终还是因为那个女人,而即将打破了所有!

明明,当年最先遇见权龙的人是她,明明最先得到她疼爱的也是她!

明明,是凤筠的那张脸和她极为相似,可为何最后深深烙印在权龙心里的人,却是那个凤筠?!

甚至,仿佛从凤筠消失的那一天起,权龙登基为帝所册立的所有妃子,眉宇间全部有凤筠的影子!

为何,她才该是最受疼爱的那个人,她才是一直陪在权龙身边的人!

可到最后,他心心念念所想的,却终究不是她!

眼下,不仅仅是钟雅莲看着苏苓的脸蛋出神,就连苏苓和筱雪,也因为方才钟雅莲对她的质问而面色冷凝着!

事到如今,能让苏苓觉得心里亏欠和愧疚的人,真真切切的就只有权佑擎一个人!

她是最不希望伤害到他,可惜最终偏偏她伤他最深!

“苏苓,回答本宫!”

在沉默的时间里,东宫正殿内仿佛只能够听见一侧屏风后面商量着权佑擎病情的太医窃窃私语声。

钟雅莲在收敛心神后,却忍不住再次质问了苏苓一句!

闻此,苏苓缓缓垂下双眸,菱唇抿着僵硬的弧度,面对这位皇后,虽然她心里知道十几年前的往事,可却怎么都对她恨不起来!

如果说娘亲和权龙之间的所有是她直接导致的,可如今一切的因果却轮回在权佑擎的身上,她始终是个外人,又有什么资格去质疑钟雅莲对她的刁难!

也许是看到苏苓脸颊上一闪而过的晦涩,钟雅莲心头也随之疼痛了一瞬,因为越是看着苏苓的脸蛋,就越是让她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断的提醒着,曾经她所做的一切,以及她的双手上,曾经间接害死过一整个家族的事实!

可是,如果一切重来一次,她也许还会那么做!每个人的一生,总归会有执念!

“权后,发生这样的事,苓子也不想的!如今我们前来,也只是想聊表心意,你又何必苦苦相逼?”筱雪可谓是最了解苏苓的人,而且在如今苏苓这样的身份下,她面对钟雅莲的质问,却选择了默不作声。

她能够明白在她心里深处,那种对权佑擎最深沉的愧疚,可其实一切也不是她的错!

钟雅莲的目光缓缓看向筱雪,下一刻狠狠闭上眸子,深深的叹息一声,却是别开了视线,语气幽幽的说道:“苏苓,本宫希望,这辈子你不要在打扰擎儿!如果你想为过去的事为你娘报仇,那么请你来找本宫!

但,就当是本宫求你,放了擎儿,他什么都不知道!”

当钟雅莲语气低沉的说出这一番话后,苏苓便知道,她应该也知道了一切!想必,如今她的身份在皇宫内变成了秘而不宣的事实,而身为皇后的钟雅莲,又怎么会不知道!

更何况,当初权龙看见娘亲时,那种毫不掩饰的爱意,想必他知道了过往,也不会轻易的放过钟雅莲的!

此时,同样身为母亲的苏苓,似是能够体会钟雅莲为了自己孩子而骤然降低的姿态!

如此,苏苓的唇角苦笑一瞬,一寸寸掀开眸子,不期然的看向屏风一侧,虽然看不到那张让她极度心疼的妖孽脸颊,可是这一刻她脑海中所浮现的,都是曾经他们之间短暂相交的每一幕!

他的风华绝代,他的妖娆魅惑,他的张扬狂狷,最终却被她伤的体无完肤!

“天悦,请你好好待他!皇后,承你所言,我,不会再见他!永远不会!”这一瞬间,苏苓心口抽痛的对着钟雅莲说着她的承诺。

她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权佑擎,她对他能够补偿的所有事,就是让他在时间流过的尘埃中,渐渐将她遗忘!

话落,苏苓转身离开,那落寞的身影和僵硬的步伐,全然透露了她对权佑擎所有的情绪!

她的大哥,此别,不再见!

钟雅莲和水天悦完全没想到苏苓会陡然转变了态度,而就在她这样的态度里,钟雅莲的眼底却是闪过了一抹如释重负!

水天悦却是面色惊慌,想要去追赶苏苓的身影,结果看到筱雪凝重的视线中,只能作罢!

她现在真的觉得,苏姐姐人很好!

感情的事,怎么能用见面或者不见面来评定?!

她又怎么会不清楚,在她一整夜的照顾里,太子口中呢喃着苏姐姐的名字,不下一百次!

这一瞬间,苏苓转身决绝的离开了权青国东宫,头也不回的直接远走!甚至在权龙还暗自期翼的等着她承接自己那份即将公布天下的诏书时,却在半个时辰后,接到了一封密函!

在他心情不错展信阅览之际,却龙颜震惊的抖着手,不敢置信似的,任由那封密函从他的指尖上飘然滑落。

信笺上,其实短短几个字,可几乎用尽了他一生的力量,才能将那娟娟字迹读完。

“此生无缘,但求不见!佳人不在,芳心已阑!母女相依,就此别离!”这字迹,是权龙最熟悉的也是阔别十多年后,再次映入眼帘,却是让他肝肠寸断的诀别诗!

筠儿,难道你连给我一个解释错误的机会都这般吝啬吗?!

母女相依,就此别离!就连认回他们唯一女儿的机会,也都就此收回吗?!

这封信,恰恰就是凤茹筠写给权龙的,也许在几天时间里,她经历了伤心,痛苦,绝望,直到最后她释然,才能泪洒宣纸,写下这一封诀别诗!

而在宣纸零零飘落在地上之后,眼眸内水光闪现的权龙,余光恰好看到龙案边,那精致的金丝卷轴圣旨时,唇角蠕动,却是话不成句!

他亲笔书写下的圣旨,仿佛在嘲笑他的一厢情愿!

他金口玉言在宫内率先承认了苏苓的身份,可却因为一封诀别诗,将他一切的希望全部打碎!

凤筠,只要你还活着,只要这是你想要的,那么我给你成全!

从这一日开始,没有人知道权青国内到底发生了怎么样的巨变,传闻权青国太子重伤未愈,但却在三日后猝然消失在皇宫中!自此,杳无音讯!

而众人猜测,也许是因为太子失踪,权帝倍受打击,所以权青国朝堂诸事,在短时间内竟旁落在二王爷权逸南的手中。

多年来,夙愿得偿,权逸南格外的用工发奋,尤其是太子消失后,他便成了下一任帝王最有力的的继承人。

一时间,权青国朝堂人心惶惶,莫名诚恐!

甚至从那之后,皇宫中人对苏公主的名字,闭口不谈,仿佛这成为了权青国皇宫内人尽得知的‘秘辛’。

*

从皇宫离开后的苏苓,表情出奇的平静,但在她这份强行压抑的情绪里,筱雪却察觉到她的心神不宁!

“苓子,别难过了!其实,你又何必对皇后如此承诺,毕竟……”

筱雪的话还未说完,走在街头的苏苓却缓缓的停下步伐,眉梢上挂着几许脆弱,举目望天,而后才微微一笑,唇角苦涩的说道:“如果权佑擎没见过我的话,这些事就不会发生了!既然已经发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他!

天悦,是个好姑娘!”

“你……哎,要是等着权佑擎醒来,知道你不肯再见他,这厮估计又要伤心好久了!”筱雪呢喃般的调笑了一句,毕竟在她们所有人的心里,仿佛都习惯了权佑擎没心没肺的模样。

思来想去,也许过段时间他就会自愈也说不定!

可这一次,所有人都想不到,权佑擎用情至深几乎撼动天地……

而这时候,未回到府邸的苏苓,还不知道马上天下即将因为五月所做的一件事,而开始大乱……

心绪迷惘的苏苓和筱雪,依旧缓慢行走在街头,然而府邸近在眼前之际,楚易和玉肃之甚至聂林等不常现身的人,全部从前方跑了过来。

每个人脸上噙满的担忧和焦急,让苏苓心里没由来的窒息了一下。

“教主,大事不好了,少门主和……和瑾彦皇子不见了!”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