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九六:玉树,你有没有脑子?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这次出来,我其实想拜托你,能不能帮我照顾瑾彦一段时间?!”

听到筱雪的话,苏苓下意识的就紧蹙柳眉,睇着她忽然变得晦暗的神色,眼眸冷光乍现,“原因呢?你别跟我说,南夏国内部又发生姐妹阋墙的事!就算如此,你会连保护自己儿子的能力都没有嘛?”

见苏苓开口蕴含质疑,筱雪却只能无奈的苦笑,神色黯然的叹息,“虽然事在人为,可难保有心人处处针对我们!瑾彦如此胆小,其实我这个当娘的也很难受!南夏国的风气就是这样的,我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因为出身而自卑!我看五月被你教导的很好,反正你也是他干娘,帮我教养一段时间,你又不吃亏!平白多了一个儿子,你知足吧!”

苏苓:“……”

听见筱雪的话,她怎么突然间有一种被下套的感觉?!

不过,瑾彦她也确实很喜欢,放在她的身边自然没有问题!

但,眼下苏苓所考虑的事,却不得不对筱雪提醒,道:“放在我身边可以!但你想过没有,有朝一日,我势必要回齐楚的,就瑾彦的长相来看,你认为别人会看不出什么玄妙吗?”

如此一问之后,筱雪明显面色一窒,而后她似乎有些紧张的拢了拢头发,笑得极为不自然,望着苏苓的眼眸,也暗含试探,“不要告诉他,好不好?即便被人发现了,可我若是不承认,那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而且瑾彦出生的时候,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和他有些相似而已,再说母皇和姨母本就是姐妹,怎么都解释的通的!”

筱雪的话有些冠冕堂皇,但总归有一点,苏苓还是能够明白,她这次是铁了心要把瑾彦交给她!

如此,两人坐在房间里,默默无语了一阵子!而姐俩在为瑾彦的事挂心之际,之前离开的凰老三和楼湛二人,也在厢房不远处,一边严密的观察着厢房周围,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凰老三和楼湛,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亦敌亦友,但关系总归是比陌生人要熟识几分。

五年之中,楼湛和筱雪的故事,也被传的人尽皆知,而也许早已经不在意外人看法的楼湛,反而在南夏国的几年间,的确改变了不少!

“尘王,恭喜!”

在两人暗自伫立在院落中各怀心事之际,楼湛莫名开口!

闻声,凰老三转眸,打量着面色不似几年前那般苍白的楼湛,微微颔首后,道:“你也不差!本王也想不到,你会在南夏国安稳的生活五年!”

这话,有些轻嘲,又似乎带有少许的感叹!

楼湛的目光幽幽的瞬了一眼凰老三,旋即低笑,“不然又能如何!虽然当初你让楼宸受到重创,但是父皇依旧对他格外信赖!我终究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庶出皇子,就算想做些什么,可也还是不受重视!”

“那如今呢?现在这一切,就都是你想要的?”凰老三漠然的看着楼湛,锐利的眸子带着厉色看着楼湛。

虽然他们之间并未发生过太多的纠葛,但任何潜在的危险,凰老三都必须让自己提前掌控!

楼湛似乎也看出了凰老三暗含的试探,不由得低头轻笑,伴随着一阵摇头,道:“人各有志罢了!只是希望尘王和王妃,在以后能多加照顾瑾彦,他还那么小!”

凰老三暗暗沉默,而有些事情,在今晚筱雪和楼湛几乎相似的态度中,也昭示着南夏国即将不平静的开始!

*

“娆妹,这莲子粥真好喝!”

在这样一个多事的夜晚,当楚易带着聂林等人将权佑擎送回到皇宫后,几人便先后回到了府宅!

奔波了一天的楚易,此时坐在膳房门外的藤椅上,端着碧娆特别煮的莲子粥,边吃边感叹!

这姑娘,真好哇!

闻声,眼眸有些红丝的碧娆,轻轻摇头,“你喜欢就好!原本我是想给夫人端过去的,可是她……哎,最近事情太多,夫人说没有胃口,浪费了可惜,正好给你吃吧!”

这要是一般人听见这话,肯定就能明白,这莲子粥不过是碧娆‘借花献佛’罢了!但楚易这个人,最优秀的一点,就是他揣着明白装糊涂!

即便这几年在他对碧娆无数次表达过自己心意然后又被她狠心拒绝之后,楚易就深深的明白,如果想要拿下娆妹,那他必须充分发挥臭不要脸的本性!

反正娆妹身边也没有其他男人出现,他近水楼台先得月,妥妥的!

“娆妹,你真好!”楚易一边喝粥,一边拿着眼神扫射碧娆。

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闻此,碧娆一愣,随后在膳房内倒映的火光中,她脸颊闪过一丝红霞。但转瞬即逝,旋即脸上又挂满轻愁般,喟叹一声。

“娆妹,你不开心吗?”

楚易见碧娆叹气,不禁疑惑的问了一句。

近段时间事情太多,他们所有人几乎都夜以继日的奔走不停,而夫人的情况又不太乐观,想必她的日子也不好过!

在膳房门外的藤椅上,碧娆和楚易紧邻而坐,如今的碧娆,脸蛋上的稚嫩已经褪去不少,就连她时常显露的情绪也被时光打磨的学会了如何收敛!

但此时的两人,根本不知道,在他们身后的膳房房顶上,有四个人正巍然其上,而其中三个人都盘着腿托着腮,看着下面祥和的一幕,而还有一人,正蹲在房顶上,指尖不停的扣着脚边的瓦片,咯吱咯吱的声音不绝于耳!

“哎,你们说,他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在夜幕当空万籁俱寂的深夜,盘腿而坐的临风以手肘推了推身侧的墨影,压低嗓音问了一句。

闻声,墨影和醉清默默的看了看彼此,两人的眼眸中都噙满了戏谑!

而始终学不会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醉清,冷不丁的就说道:“他敢嘛?这都多少天了,三爷都快把王妃追回来了,再看看他,每天除了偷偷摸摸的偷窥,他还能干点啥!”

一听这话,墨影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随后看向玉树的眼神,也不乏同情!

而临风见此,咂吧了两下嘴唇,手肘撑在膝盖上,看着玉树已经快把瓦片扣碎的举动,无奈叹息道:“都过去五年了,这厮怎么没有一点长进!心都丢了吧!”

“哎呀,你们两个小点声!难道你们不觉得玉树这几年变得沉默了不少吗?而且,我怎么觉得他和那个落羽走的越来越近,你们说……他会不会……”

“不是吧!这小子难不成转性了?”当墨影说完玉树和落羽越走越近之后,临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这仨人此时就盘腿坐在玉树后面看好戏,还不时的发表着各种不靠谱的言论。

是以,他们谁都没发现,此时玉树的眼神里,已经闪现出冷光和怨怼!

尤其是,在碧娆拿着纱巾,递给楚易让他擦嘴时,结果臭不要脸的楚易直接把自己的脸给凑了过去!

这种情况,身为婢女的碧娆,心下虽然有点不愿,但一想到他是苏苓的得力助手,也便没有多说,拿着纱巾随手帮他擦了一下,便收回了掌心!

天知道,这一幕看在玉树的眼里,差点没闪瞎他的狗眼!

他的娆妹,他都偷摸的观察了这么多天,终于到现在他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就是,这个叫楚易的,不但臭不要脸,而且还没安好心!

自己没长手啊?不会擦嘴还是咋地!

如此,在忍了这么多天后,玉树觉得他要是再不露面的话,可能自己媳妇就要跟人跑了!

五年,他等了五年!还有谁?!

这会,在临风等人还对着玉树悄声批判之际,而谁都没发现,玉树已经从瓦片上收回的手,正悄然的在自己胸前的大穴上狠狠点了两下!

直到他轻哼了一声,浑身僵硬的从房顶直接滚下去的时候,临风等人才目瞪口呆的怔愣着!

这是什么情况?!

“啊……”猝然从房顶上跌落在地的玉树,让防不胜防的碧娆吓得惊声尖叫起来!

而楚易也趁此机会,直接将跳起来的碧娆给抱在了怀里!

这情况,玉树张着嘴,浑身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一样,躺在地上瞪着楚易,抖着一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结果可能是因为怒火攻心,眼皮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而这情形,临风的眼睛都抽了!

这厮没事吧?有病没吃药?!他的心是有多大,竟然自己点穴然后伪装苦肉计?!

有没有脑子啊!

*******

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