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18章 他的手指穿过她的发

莫向北回头看她一眼,深邃的眸子带着无奈,“不是有吹风机?”

安夕颜一听,立马抱住他的胳膊,笑嘻嘻地问,“那你帮我把头发吹干好不好?”

莫向北轻轻勾唇,拉着她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然后从浴室将吹风机拿了出来询。

安夕颜正准备将头上包裹的毛巾摘下来,却听莫向北说,“你乖乖坐好,我来。霰”

他的嗓音依旧低沉清冷,但在这一刻,却多了一分让人沉醉的温柔。

莫向北天生冷情,所以,能偶尔从他那里感受到柔情,哪怕仅仅只是一分,也让安夕颜感觉很满足。

她乖乖地坐在凳子上,任由他解开她头上裹着的毛巾,然后感觉着他修长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他似乎在控制着自己的力道,那份小心翼翼就像是生怕弄疼了她,动作很轻很柔。

伴随着吹风机的暖风,他的手指有些笨拙地在她发间穿梭着。

这一定是他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吹头发,想着他对她的这份情感,安夕颜心底暖暖的。

她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着他对她的爱,只愿这一刻的时间能慢一点,再慢一点。

如果就这样一辈子,那该有多幸福!

虽然莫向北一直很好地控制着自己的力度,但还是不小心扯痛了安夕颜,听到她‘嘶’的一声,他立马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低声问,“是不是很痛?”

安夕颜连忙摇头,“没事,我平时自己吹头发都有可能会扯到,何况是你呢。”

“我会注意的。”

这一次,莫向北更加注意自己的力道,手上的动作越来越灵巧,直到安夕颜的头发被全部吹干,他再也没扯痛过她一次。

收起吹风机,他又用梳子将她头发全部梳顺,安夕颜一边享受一边问他,“这是不是你第一次做这事?”

莫向北低头凝着她,不答反问,“你说呢?”

安夕颜转身,一把抱住他精壮的腰身,将脸轻轻地靠在他的腰间,轻轻地说,“莫向北,我真的好幸福!”

“所以呢。”莫向北放下手里的梳子,大手轻抚着她柔软的发顶,“今晚,你是要准备以身相许?”

前一刻的浪漫和浓情蜜意,被他这一句话冲得七散八落。

安夕颜伸手,一把掐住了他腰间结实的肌肉,郁闷得直咬牙,“莫向北,你根本不懂浪漫!”

任由她的小手掐着他腰间的肌肉,莫向北轻挑眉梢,“浪漫?什么玩意!”

安夕颜,“……”

算了,和他讲浪漫,那不是对牛弹琴么,这辈子都不会讲通的。

莫向北见她不说话,便弯腰直接将她从凳子上抱起来,然后朝大床走去。

安夕颜勾着他的脖子,红着脸小声央求着,“今晚,能不能不要了?”

莫向北将她放在床上,站在床边,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几分不解,“不要什么?”

如果要问安夕颜最讨厌莫向北什么?

答案绝对是……

“他就是一个腹黑又阴险的大灰狼,明明心里跟明镜似得,却偏偏要装出一副‘你在说什么我不懂’的认真表情!”

特别让安夕颜痛恨的是,她每次都会跳进他的坑里,接受他名正言顺的对她的关爱。

这一次,同样不例外,明明就知道他挖了坑让她跳,偏偏安夕颜没得选择,朝他瞪着眼,“我现在认真严肃地告诉你,我今天很累,不想再陪你做床上运动了!”

莫向北弯腰身子,双手撑在她身子两侧,俊美如神祗的脸朝她一点点逼近,直到两人呼吸相通,他的鼻子都快要碰上

她的额头,他才缓缓开口,“你什么时候动过?明明都是我一直在动,你只是在享受我动的过程。”

安夕颜被他的话弄得羞涩不已,脸上如同火烧一般,烫的要命。

这个男人,怎么可能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和表情说着这个世上最让人羞涩的情话?

可是,为什么她除了有些羞涩之外,并不排斥这种感觉?

似乎,还很享受。

只是,之前才跑过三公里,现在两条腿又酸又痛,即便是只躺着,她也不想啊。

一边捂着脸颊,她一边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央求着,“可是,真的好累。”

“真累?”

“嗯。”

这一次,莫向北没再强迫她,直起腰,脱去衣服,然后躺在了她身边位置上。

长臂一勾,轻轻地将她勾进怀里,“睡吧。”

安夕颜一听,高兴得在他怀里调整了个舒服的睡觉姿势,然后眼睛一闭,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身边的男人,也在她睡着之后,也慢慢睡着了。

这一夜,什么都没做,却让两颗心越靠越近。

他爱她!

她更爱他!

惟愿时光美好,幸福长驻足!

……

一大早,小宝就被老爷子派来的车接走了。

早饭过后,安夕颜就上了楼,开始码字。

整整一上午,她都没挪地儿,一直在写,好在思路畅通,三个小时,她就码完了六千字。

预存上之后,她就准备下楼吃饭,在经过书房时,见房门虚掩着,便伸手轻轻推开。

莫向北正站在窗户前讲电、话,似乎感觉到有人进来,他回头看了一眼,见是安夕颜便对那头说了一句,“明天再说,先挂了。”

说完,他便收了手、机。

安夕颜站在门口没动,,“忙完了么?下去吃饭吧。”

莫向北转身朝她走来,几步走到她面前,牵住了她的手,带着她朝房间走去,“咱们出去吃。”

“告诉李婶了么?她会不会已经做好饭了?”

莫向北回头看她一眼,“不想出去?”

“嘿嘿。”安夕颜上前一步,抱住他的胳膊,如水的眸子笑成了弯月,“哪有,我巴不得呢。”

今天周末,能和心爱的人出去吃顿浪漫的午餐,那一定是件很幸福的事。

浪漫?

算了,她还是不奢求了,能一起吃顿午餐也不错。

两人回房间换了衣服,莫向北便带着安夕颜出了门。

恰逢周末,又正值午饭时间,两人抵达餐厅的时候,已是一个小时之后。

莫向北提前预定了位置,他带着安夕颜一走进去,便有服务员迎上来,“您好,莫先生,您预定的位置在12号桌,请随我来。”

莫向北点头,便牵着安夕颜的手走了过去。

待两人坐下之后,安夕颜环顾四周,然后看向莫向北,“这家餐厅的老板肯定是个女的。”

莫向北有些讶异,“怎么说?”

“餐厅的布置,让人一走进来,就会不自觉地放松自己,温馨又自在,也只有女人的心思会这么细腻。”

她话音刚落,一道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三哥,你来了。”

安夕颜偏头,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走了过来,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让人过目难忘的美。

她看向她的那一刻,那女子也正好朝她看过来。

两人视线对上的那一刻,安夕颜从她眼里看到了一抹意外,甚至还有几分莫名的敌意。

安夕颜忍不住在心里想,她不会就是苏叶嘴里那些暗恋或明恋莫向北的女人吧?

就在这时,她听见莫向北说,“我堂妹,莫尹婷。”

堂妹!

安夕颜顿时为自己的小肚鸡肠感到深深的羞愧。

再看向那女子时,只见她已经冲着她淡淡的笑,只是那笑让安夕颜感觉到了淡淡的疏离。

“上次回老宅,就听大伯母说起你,我应该叫你三嫂吗?”

出于礼貌,对方站着,她也不好意思再坐着,从位置上站起来,她轻轻地勾了勾唇,“我叫安夕颜,我不介意你直接叫我的名字。”

“安夕颜?”莫尹婷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安丁香和你什么关系。”

安夕颜唇角的笑僵了僵,“她是我姐。”

“哦。”莫尹婷的表情有些夸张,“原来是姐妹俩,怪不得我从你身上闻到了一股子虚情假意的味道。”

安夕颜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虽然从一开始她就感受到了莫尹婷的敌意,但她完全没想到,她会当着莫向北的面,这样给她难堪。

很快,耳边传来莫向北冰冷的斥责声,“莫尹婷,你想干什么?”

“三哥,你怎么能喜欢上这个女人?你知不知道我姐一直在等……”

“够了!”

莫向北猛地从位置上站起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心惊的寒意。

他深邃的眸子迸发着冷厉的森寒,让上一刻还嚣张的莫尹婷吓得小脸都白了,她看着莫向北,嘴巴动了又动,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三哥,我好歹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这样凶我?”

莫向北脸色未变,嗓音依旧冷厉,“如果再有下一次,你知道后果!”

莫尹婷气得直跺脚,“你……”

但她深知莫向北的脾气,却也不敢再招惹,只好心不甘地转身离去。

只是在转过离开之前,她还不忘狠狠地瞪了安夕颜一眼,那股子狠劲,让安夕颜忍不住蹙了蹙眉。

莫尹婷为什么会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

如果她没失忆的话,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和她见面。

头脑里,不自觉想到莫尹婷之前没说完的那句话……

虽然她的话被莫向北及时截断,但安夕颜不傻,依旧从她话里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莫尹婷的姐姐?

她一直在等谁?

莫向北吗?

可是,莫尹婷是莫向北的堂妹,她的姐姐,和莫向北一定也是兄弟姊妹的关系,两人之间除了亲情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牵扯吧?

就在她思绪纷乱之际,莫向北的声音响起,“还愣着做什么?”

安夕颜回神,抬头看他,正对上他深邃如海的眸子。

她很想从他眼睛里找出一点不安心虚的影子,但发现,除了深沉之外,什么也没有。

她探究的目光,让莫向北忍不住皱了皱眉,“如果不想在这里吃,我们可以换一家。”

安夕颜听了,摇摇头,“不用。”

莫向北直直地看了她许久,最终是抿紧了薄唇,什么都没说。

接下来的时间,是无尽的沉默。

幻想中两人独处的美好午餐,因为莫尹婷的出现,弄得气氛很僵硬。

吃饭的途中,安夕颜很多次都想出声打破这份僵硬,但一触到莫向北那张板着的冷脸,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这家餐厅的饭菜很不错,但安夕颜却没吃出什么味道,原本不错饭量的她,也仅仅只是随便吃了几口。

饭后,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餐厅,走到车前,莫向北打开驾驶座上车,而安夕颜犹豫了下,拉开了后车门。

系安全带的男人,听到后面的响动,手上的动作一滞,好看的剑眉深深勾勒成川。

但他依旧没回头,而是直接启动车子,快速驶离原地,当车子拐入主道,速度一下子就快了起来,坐在后面的安夕颜,看着时速表上不断飙升的数字,吓得连忙用手抓住了上边的拉手。

这里是市区,车辆很多,安夕颜感受着宾利在无数的车辆间穿梭急行,一颗心不自觉地拎了起来。

终于,在红灯的间隙,她忍不住开了口,“能不能慢一点?这么多车,很危险的。”

莫向北头也不回,冰冷的嗓音传来,“你就这么贪生怕死?”

他的话,充满了冷嘲热讽,安夕颜一时气得小脸都红了起来。

她不自觉地抓紧了手里的拉手,牙齿轻轻地咬住了唇瓣,一声不吭。

她的性子就是如此,对方愈是生气抓狂,她就表现得越沉默。

而此刻,莫向北见她不吭声,握着方向盘的大手忍不住紧了又紧,削薄的唇瓣恨不能抿成一条直线,棱角分明的脸上更是冷硬得吓人。

一路上,两人再也没说话,车厢内,气氛僵硬而冰冷,让人觉得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车子驶进国山墅,莫向北率先下了车,大步走进了别墅。

安夕颜站在车旁,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背影,心底一片苦涩。

李婶在餐厅听到车子的动静,立马走了出来,一进客厅,就见莫向北大步走了进来。

刚想开口,却见他一脸阴沉,浑身上下都透着不悦的气息。

吓得她也不敢再说什么,站在原地一会儿后,却左右不见安夕颜进来。

于是,她赶紧推开门,从屋里走了出来。

一出来,就见安夕颜站在车旁,表情低落。

李婶连忙走了过去,站在她面前轻轻地问,“夫人,这是怎么了?和先生吵架了?”

安夕颜摇头,“没有。”

李婶犹豫了下,“我看先生似乎很生气。”

安夕颜在心底轻轻叹息一声,“莫名其妙,他爱生就让他生吧,我有点累,先回房了。”

说完,她就抬脚进了屋。

李婶依旧站在原地,表情有些莫名,喃喃自语,“这明明中午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小两口还手挽着手呢,这不过才

两个小时而已,怎么就成这样了?”

但转念一想,小两口吵吵架不是很正常么?

俗话说得好,“大吵伤身,小吵怡情。”

只要不吵得惊天动地死去活来,那就是没事。

……

安夕颜上了二楼,却没进莫向北的卧室,而是直接进了他对面的她原来的房间。

坐在床边,心情很低落,脑子有些乱。

她不明白,明明是他的堂妹欺负了她,怎么现在倒好像成了她的错?

安夕颜有些伤心,说到底,她不过是个外人,在他的心里,却是连他一个堂妹的分量都及不上。

越想越伤心,安夕颜忍不住倒在床上抹起了泪。

以前在安家,她还懂得克制自己的情绪,不管别人怎么欺负她,她都倔强地忍者泪水,表现得毫不在乎。

但今天是怎么了?

莫向北不过是对她的态度变了些,她怎么就哭了?

越想控制泪水,那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越流越多。

最后,安夕颜索性不管了,任由泪水不停地流着,试图让它们能带走她的伤心和难过。

她就这样默默地流着泪,一直流着,直到哭得累了,不知不觉间慢慢地睡着了。

……

莫向北一直待在书房里。

他今天的确是生气了!

除了安夕颜对他的不信任之外,更大的原因就是,她的沉默。

莫尹婷走后,他就一直在等她主动开口问他;只是,他似乎高估了他对她的判断,从开始吃饭一直到结束,她一直都在沉默。

她越是沉默,他就越生气。

就算是愤怒的质问,也好过一直沉默。

沉默,很多时候代表的是毫不在乎。

此刻的莫向北无法控制自己的有了怀疑,他爱她爱得这么深,而她呢,是不是从来都真正爱过?

一想到她不爱自己,莫向北就无法控制自己心底的怒火,棱角分明的脸上,表情愈发冷硬,一双深邃的眸子,也深沉得可怕。

他转身,走到书桌前,拿起一旁的烟盒,掏出一支点上,然后坐进一旁的沙发间,一口一口地吸着,烟雾缭绕间,他的眸子愈发深沉

ps:最近太甜了,连亲妈都看不下去了,所以,小夫妻俩就冷战了。

莫向北天生性子闷,安夕颜也属于那种有话宁愿憋在心里也不远主动说出来的人,所以,两人碰到一起,最

初的开始,肯定会受伤。

这在现实生活中,就叫磨合。

没有谁跟谁在最初的开始,就十分契合,都需要不停的磨合再磨合,才能磨出彼此最需要的那种形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