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90 你摸过几个男人

“萧寒,你压到我的头发了!”佟秋练从萧寒的胳膊下面救出了头发,赶紧摸黑拿起床头的头绳,将头发扎上,头发刚刚扎起来,佟秋练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身子又被萧寒死死地压住了,这还没有来得及喘息一下,萧寒已经直接压了上来,“你……”

“通常这种时候,你只要负责叫就好了……”佟秋练默然,什么叫做她负责叫,那他负责什么,负责做么?佟秋练真是无语了!

“你等一下!”佟秋练攥住了萧寒正放在自己锁骨处的手,因为佟秋练衣服领子的这颗纽扣,萧公子已经解了很久了,“我自己来!”

“你早这么做不就好了!”佟秋练都不知道该回一句什么,当佟秋练的这颗纽扣解开之后,萧寒直接就把佟秋练身上面的衣服扯开了,佟秋练下意识的伸手护住了胸口,萧寒直接将佟秋练的手拉住,硬生生的按在了两侧,倾身压下……

但是当萧寒的手摸到了佟秋练身后胸衣的盘扣的时候,萧寒有一次头大了,“难道没有直接可以脱下来的么?你们每天穿衣服不烦么?”萧寒在后面摸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到从哪里解开!

“谁和你说是从后面解开的?”佟秋练好笑的看着萧寒,伸手搂住萧寒的脖子,却发现萧寒的身上面已经沁出了一层细汗,“你这么热么?”

“我热不热难道你不清楚么?”萧寒这边刚刚将佟秋练压在身子下面,佟秋练不舒服的扭动了几下身子,萧寒则是瞬间奔向了洗漱间,佟秋练默了,刚刚那是……已经结束了么?

“萧寒,我能进去不?”佟秋练看了看时间,已经进去十几分钟了?

佟秋练只能不时的抬头看看时间,这进去的时间也太久了一点吧,刚刚洗澡就洗了很久,怎么现在也要进去这么久啊,男人有的时候简直比女人还能磨蹭,佟秋练无聊的拿起了手边的文件慢悠悠的翻了起来!

不过看萧寒的样子,难怪他没事的时候回去研究那种视频了,原来是经验不足啊,一想到那个时候萧寒看那种视频被抓包,佟秋练就觉得心里面一阵的快意,他还能再可爱一点么?

而由此佟秋练想到了那个时候的因为萧寒的几本书闹得不愉快的事情,或许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太敏感了吧,只是看到了几本书就觉得是萧寒有目的的想要接近自己,其实现在想想,自己到底有什么值得他接近的呢,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是有点傻,或许是真的太在乎才会表现得那么的激烈吧!

“不能!”萧寒吼了一句,佟秋练抓了抓头发,生气了?这个东西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而此刻在浴室的萧寒,低头看着自己的下面,心里面真是一阵的懊恼,指着它:你还能争气一点么?你还能争气一点么?真是没有,又不是第一次摸了,你还这么不争气,你这样子会被人看不起的知道么?知不知道啊,真是被你气死了……

等到萧寒整理出来之后,佟秋练已经穿好了衣服,“我去洗手!”“不许!”萧寒直接将佟秋练拽到了床上面,眼中满是懊恼的神色,“我想你的身上面有我的味道!”

“嗯!”佟秋练也知道男人对这种事情是比较在意的,就不再多说什么,“我们要不睡觉?”佟秋练这话完全是在征求萧寒的意见,但是在萧寒看来佟秋练似乎是在憋着笑。

“我们继续!”萧寒说着直接堵住了佟秋练的嘴巴,他就不信了,它就这么的不争气么?难道就不能争气一下啊,真是被它给气死了,“刚刚那次不算……”

萧寒生气的样子和小易真的挺像的,只是一个是放大版的,一个是缩小版的,佟秋练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萧寒觉得佟秋练肯定是刚刚在笑话自己,越发凶狠的咬着佟秋练的嘴唇,“萧寒,我疼……”

“你疼就对了,看你还笑不笑我!”萧寒恶狠狠地说,佟秋练又一次“扑哧——”一声笑了,“你这个样子和小易真的很像,小易刚刚威胁大人的时候也是这种表情!”萧寒瞬间觉得无力,直接趴在佟秋练的身上面!

本来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为什么到最后还是这个结局呢,为什么……“萧寒,你是第一次么?”

萧寒立刻跳了起来,“难道你不是!”佟秋练被萧寒的举动惊得一愣一愣的,佟秋练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了笑,“生了孩子之后算么?”

萧寒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伸手将佟秋练搂到了怀里面,“对不起!”佟秋练摇摇头,像个人相对无话,睡觉的时候佟秋练缩在萧寒的怀中,萧寒紧紧抱着佟秋练,再也不曾松开。

第二天萧寒刚刚起来,稍微洗漱了一下,就准备出门晨练,刚刚打开门,就被吓到了,整个人都瞬间清醒了,这门口黑黢黢的一团,不是大人是谁啊,萧寒拍了拍胸口,差点成为第一个被狗吓死的人,本来还是有些晕乎乎的脑子也是瞬间清醒了。

萧寒直接跨过大人,准备下楼,又想到佟秋练等会儿会被吓到,就拎着大人准备下楼,小易抱着茶茶正好出来:“我说大人怎么没了,原来在这里啊,爹地,大人或许是真的喜欢你,一大早闻着气味就去找你了!”

萧寒现在只能庆幸自己睡觉的时候是关门的,不然自己会不会一醒来大人就睡在自己身边啊,想想萧寒就觉得一身的鸡皮疙瘩!

结果今早的晨练,发生了这样的一幕,萧晨这边也刚刚起来准备晨练,萧家的有晨练的习惯,佟秋练的工作决定了她经常有时候是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所以这种家庭集体活动,佟秋练是不参加的,萧晨刚刚准备跑步,小易就叫住了萧晨,“小叔叔,大人交给你了!”因为小易发现大人这条狗真是懒,在原地愣是不动!

“大人,我们走吧……”萧晨俯身冲着大人拍了拍手,想要引起大人的注意,大人,终于抬眼看了看萧晨,萧晨心里一喜,但是大人接着打了个哈气,“走吧,大人……”但是大人则是直接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狗爪子,然后直接趴在地上面闭目养神了!

萧晨无语了,又喊了几声,大人完全是无动于衷的,萧晨没有办法,又不能大人扔在这里,干脆直接抱在怀里面好了,所以今天晨跑的人就看见了一个糙大汉抱着一条狗,而这条狗还是闭着眼睛的,一副很享受的模样!别人都是牵着狗,或者是干脆狗在后面跑的,到了萧晨这里,干脆是人抱着狗!

萧晨跑到半路就看见了正在休息的萧寒和小易,小易正弯腰逗弄着茶茶,萧晨把大人放在了地上面,大人的鼻子动了动,睁开了眼睛,慢悠悠的挪到了萧寒的脚边,然后直接趴在了萧寒的脚面上,萧晨和小易面面相觑,又同时盯着萧寒,而萧寒完全是一副便秘的样子,这条狗为啥这么粘他啊!

而之后萧晨则是飞速的离开了,他再也不想抱着这条狗接受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了,而小易则是慢悠悠的逗弄着茶茶,萧寒刚刚将大人拎到一边,大人就睁开了眼睛,等到萧寒起步离开,大人直接撒开了狗腿子,跟在了萧寒的身后!

小易还是第一次看见大人这么的勤快,这真的是狗腿子!小易在心里面默默地给大人取了个外号!

而此刻的裴子彤一夜无眠,这天晚上王喜没有回来,休息了一夜之后的裴子彤已经暗暗下了决心,自己绝对不能被人发现自己杀了人,孙学初完全是他自找的,自己花了这么大的力气瞒着警方,把他弄出来,本来还指望着他能成事的,没有想到居然是个废物,真是没用!

裴子彤正对着镜子修剪指甲,昨天的一番搏斗之后,裴子彤的指甲断了几根,裴子彤一边剪指甲,一边在心里面咒骂孙学初,真是废物,废了自己这么大的力气,裴子彤修剪好了指甲,仍旧是涂抹上了最鲜亮的正红色指甲油。

当十个手指都是那鲜红色的指甲油的时候,裴子彤突然心里面觉得特别的高兴,哼,像是孙学初的这种废物死了也是干净,免得拖累自己……

拖累自己?裴子彤这才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裴子彤一直以为那监控摄像是孙学初搞的鬼,因为孙学初和自己说过,在警局破坏车子的时候就是用口香糖黏住的监控镜头,所以裴子彤第一时间想到了孙学初!

虽然孙学初也不是什么高大威猛的人,但是裴昌盛的个子不高,而且这段时间在急剧的消瘦中,一个人是绝对有可能将他运出去的,但是若是真的是孙学初,那么裴昌盛现在人在那里,裴子彤完全不能想象,若是裴昌盛出去之后会不会说出一些东西!

裴子彤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车库,刚刚进去就看见孙学初的尸体,就像是昨天一样安静的躺在那里,裴子彤戴上手套开始在孙学初的身上面翻找,只有一把车钥匙,只是他的车子现在又在哪里?难道裴昌盛在他的车子上面!

裴子彤知道孙学初都是住的宾馆,孙学初应该没有胆量将一个大活人带进宾馆的,那么就只能在车上了吧,自己要快点找到父亲才行!

但是在裴子彤关上车库门的一瞬间,裴子彤的嘴角扬起了一抹邪笑,哼……为什么我要去找他啊,若是真的在车子上面的话,他自己是出不去的,而且裴昌盛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一点的生活自理能力了,在车子里面的话,估计也是活不久的。

因为裴子彤知道,裴昌盛现在食物必须是流食,有的时候甚至是靠着输一些营养液维持生存的,死了的话,这笔账不就是算在孙学初的身上面了!

裴子彤放肆的大笑,孙学初,你的死还是很值得,既然生前一直被人利用,那么死了的话自然也要被利用的彻底一点喽!裴子彤直接将车钥匙扔到了自己别墅前面的一个喷泉中,那“哐啷——”落水的声音,裴子彤听着格外的悦耳!

裴子彤将手套拿下来,自己已经将孙学初身上面有可能关于自己留下的痕迹清理干净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将孙学初送到警察的面前,倒是孙学初致命伤是自己那一刀啊,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个证据消失呢!

裴子彤想着就准备回去,正巧王喜回来了,王喜一看见裴子彤就直接将裴子彤搂到了怀里面,“宝贝……有没有想我啊!我太忙了,昨晚没有回来陪你,你不会怪我吧!”王喜说着手就在裴子彤的后背游离,在裴子彤的屁股上面猛地抓了一把!

“嗯……你太坏了,人家不理你了!”裴子彤说着娇嗔的瞪了王喜一眼,跺了跺脚就往里面走,王喜连忙跟了上去:“宝贝,我真的太想你了,这不是情不自禁么?”

想我?老色狼,满身的劣质香水味道,闻着就恶心,还说工作忙,估计是在别的女人身上面忙了一晚上吧,都老男人了,也不知道节制一下,这是恶心,都一把年纪了还要在外面鬼混,“对了,我们时候去登记啊?你不是说婚礼前就和我登记的么?”不然自己怎么可能正大光明的带走这老东西留下来的东西啊!

“宝贝,我真的很累,这事情我们改天再说哈,我先去下个澡,浑身都难受!”王喜说着就直接冲进了浴室,裴子彤看着王喜进了浴室,伸手摆弄着刚刚弄好的指甲,老东西,你以为你躲得了初一躲得了十五么?迟早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

王喜很快就围了个浴巾出来,“今天不去公司么?”王喜是做钢铁的,而且公司不算是特别小,但是王喜这个人喜欢把事情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所以他基本上很少将事情假手于人,能自己做的,必须要自己做,包括每天去厂里面视察!

“今天那一片停电了,我就回来了,宝贝,正好有时间陪你……”王喜说着直接将裴子彤扑到了!

一个小时后,洗过澡的裴子彤看着躺在床上面的王喜,迅速的换了衣服出门了!

佟秋练和萧寒正坐在泳池边看小易游泳,萧寒本来也想下水的,但是这水里面多了别的生物,萧寒真的不想下去了,只能披着浴巾在边上面喝了一杯饮料,“确定不下去么?”佟秋练一身波西米亚的碎花长裙,头发编成麻花,靠在躺椅上面,感觉像是在度假!

“不去了,让他们玩去吧,今天不需要工作?”萧寒当然不会和那一群生物一起游泳了,简直是降低自己的格调!

“军区那边暂时没什么事情!”佟秋练看着泳池里面的小易正在游泳,而茶茶则是在水里面扑打着,不过慢慢的似乎找到了游泳的诀窍了,小易现在学的还是狗刨式,现在他的旁边就有个标准的狗刨式出现了,大人这条狗则是完全不动爪子的,就浮在水上面,来回晃动着,无论是茶茶或者小易从它旁边游过多少次,他都是无动于衷的。

“你看上了那条狗什么了!”估计家里面进贼了,这条狗都不会叫一声的吧,估计连头都懒得抬,萧寒都能想象得到这样的场景,不过萧寒真的想错了,因为就在不久之后,我们的童养夫大人就被大人追着满院跑了。

“安静!”萧寒默然,这条狗不是安静,是懒吧!不得不说萧寒真相了,大人是真的懒的!

突然佟秋练的电话就响了,赵铭的?“喂,我是佟秋练……什么,我马上过去!”萧寒看着佟秋练急匆匆的就往屋子里面走,快步跟了上去,“怎么回事?”

“工业园区附近发现了一个烧焦的男尸,我过去看看,估计午饭就没法回来吃了,你照顾好小易和萧晨!”佟秋练拿起了必备的东西就直接要出门,萧寒就算是知道有人暗中护着佟秋练,还是不放心,“我送你过去!”佟秋练点了点头!

萧寒并没有在现场逗留,毕竟佟秋练是去工作,但是佟秋练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有着些许的愕然,首先是我们萧公子那辆拉风的蓝色跑车,然后就是佟秋练这一身好像是度假刚刚回来的波西米亚长裙,佟秋练倒是干净利索的将头发打散盘了起来,换上工作服就直接进了现场,而她整个人的气场也是随即变了!

佟秋练先是整体的观察了一下尸体,整个人已经呈现出了焦糊的状态了,而且手摸上去还残留着体温,说明焚烧的时候不会太长。

“是这附近工作的工人发现的,发现的时候已经被烧得差不多了,不知道这里还有残留的汽油罐!”赵铭指了指身边的一个罐头。“也不知道是*的还是……”

“不是*的,若是在这里发生的这个事件,活人不可能受得了这种非人的折磨,所以一定会呼救,尖叫,甚至是自救,但是你们看看这个焚烧的面积也就是他周围的一块,没有扩散一点点,也亏得这周围没有什么能够燃烧的东西!”佟秋练说着伸手扒开了男子的嘴巴,“死后被人焚尸的,口腔鼻子没有吸入任何的粉尘,肯定死亡有一段时间了,具体时间只能等尸检过后才能得出结论呢!”

接着几个工作人员就把尸体装好准备运回去,佟秋练看了看现场,很干净,几乎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佟秋练将实现转移到了赵铭身边的汽油罐上面,“刚刚派人去查了,这样的汽油还是几年前生产的,现在没有地方可以买得到这样的汽油,所以这条线索是断的!”

佟秋练拿出放大镜,在汽油罐的开口处发现了一个红色的东西,佟秋练用夹子夹起来在面前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很新就是了!

等到白少言到了警局的解剖室的时候,差点没有吐出来,为什么没有人和他说这次的尸体是个焦尸,而且就是现在闻起来还是可以闻到一股味道烧焦的味道,而佟秋练则是已经将这具尸体开膛破肚了,“对了,那边的那个红色的东西你拿去分析一下!”

幸好不是观摩解剖过程,白少言如临大赦,拿着东西赶紧到了一边!

“死者是被人杀死的?”白少言一边吃饭一边问,只是这已经是晚饭了。

“那个红色的东西是什么,成分检验出来了没有?”

“里面除了一些红色的色素之外,就是一些化学物质比较多了,比如说有丙酮、乙酸乙酯、邻苯二甲酸酯、甲醛等,根据我的分析啊,这就是一般指甲油的成分啦!”白少言吃了一口饭,看了看佟秋练的双手,“老师从来不涂指甲油,估计对这个不熟悉?”

“难道你经常涂?”佟秋练看了看白少言,“手上面没有,难道是脚趾甲?”

“噗——”白少言没有把饭吐出来,反倒是一边的李耐没有忍住,一口饭直接喷了出去!赵铭一巴掌拍了过去,“小兔崽子,你干嘛啊,脏死了!”

“不是那个……白少言,你居然还有这种癖好啊!”李耐擦了擦嘴,伸长脖子问。

“滚一边去,老子是纯爷们儿,才不会用这些东西,我妈喜欢涂而已,老师,你自己不懂,也别诬赖我啊!”白少言觉得佟秋练真的是被萧寒带坏了,居然现在这么的喜欢调侃他,白少言真是欲哭无泪啊!

只见佟秋练擦了擦嘴巴,十分严肃的看着白少言:“诬赖这个词说的是无中生有地说别人做了坏事。我是根据你对指甲油的了解说的,可是有根有据的,不能说成事诬赖,典型的用词不当!还有,赶紧吃完到实验室,还有事情要处理!”说完佟秋练潇洒的转身就走了!

所有人都开始大笑,白少言能说他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么?

佟秋练反复的看着死者的所有的解剖资料,怎么看都觉得哪里很奇怪,但是焚烧已经将死者所有的面部特征,包括可见的身体特征都焚毁了,死因是背部的一刀,但是死者的前面也有伤口,是枪伤,这又是怎么回事?因为枪支是国家严令禁止的东西,平常人是不可能持枪的,这事情难道不这么简单么?

关键是佟秋练总觉得有地方很奇怪,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要让凶手将这个人的尸体焚毁呢?还说这个被害人有很明显的面部特征或者是身体方面的特征?

而此刻的新闻正在播放着这样的一条消息,“在我是某工业园区内出现了一具烧焦的男性尸体,死者浑身上下被人泼了汽油,已经面目全非,现在警方正在全力查找被害人的身份信息,希望知情的民众可以及时给警方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电视上面隔几分钟就会插播一下,而裴子彤这边刚刚回到别墅,王喜已经醒了,靠在床上面,“宝贝,你这是去哪里了?”裴子彤整个人激灵了一下,瞬间一颗心都提起来了,裴子彤看了看床头的水杯,居然只喝了半杯水,难怪安眠药的药效持续的时间这么短,裴子彤直接笑着坐到床边:“人家不是出去兜兜风,顺便给你买了你爱吃的东西……”

裴子彤说着把手中的食盒晃了晃,王喜直接将裴子彤搂到了怀里面,伸手就捏一下裴子彤柔软的腰肢,“讨厌,好坏啊,人家怕痒……”裴子彤说着整个身子就瘫软在了王喜的怀里面。

王喜自然直接就把裴子彤按倒在了床上面,“宝贝,你的身上面怎么有股怪怪的味道啊!”王喜说完裴子彤顿时有些心慌了,臭男人,难道被他看出了什么,裴子彤立刻环住了王喜的腰,“估计是买东西的蹭到了什么,你等一下,我去洗个澡好了……”

裴子彤刚刚进了浴室,将所有的衣服都脱了下来,就开始使劲的冲洗身上面,其实她也一直感觉自己的身上面是有味道的,裴子彤在一边的洗着身子,一边的想着刚刚的事情,都已经被烧成那样了,估计连他妈都不认识他了吧。

裴子彤刚刚穿了个浴袍出来,就看见王喜正在拿着遥控器调台,“真晦气,厂子那边居然死了个人,真他妈的晦气,哪个神经病跑去那里杀人啦,监控又停电没拍到东西,真是晦气!怎么死在我厂子周围啊!”

其实很多经商的人都是比较迷信的,所以一般家里面都会供奉一些东西,或者说在家里面的陈设布局都会请风水师傅来调整一下家里面的陈设布局,希望可以让自己财运亨通,但是这死了人了,不是晦气是什么啊,尤其是王喜这么大的岁数了,也越发的迷信这些了!

“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啊,反正也不影响你赚钱!”裴子彤说着笑着依偎在王喜的怀里面,整个人笑得越发的妖异,甚至是有些骇人的,王喜则是笑着搂着裴子彤,将头埋在裴子彤的胸前,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张嘴就在上面咬了一口!

“啊——你太坏了,亏人家还专门去给你买吃的,你看看,要是过两天红了,我可怎么穿婚纱啊!”裴子彤的心里面其实是这么想的:臭男人,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这么大年纪了,还不知道节制,迟早有一天你会死在女人的床上面的,老东西,是属狗的么?疼死了……迟早有一天我也会把你弄死的!

这个时候的裴子彤心里面已经开始严重的扭曲变形了,她想要得到她想要的所有的一切,包括萧寒……想到萧寒裴子彤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萧寒,我对你这么好,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那么狠心!

“宝贝,不好意思啊,我一时情急,不过宝贝再怎么样,那天也是最漂亮的新娘!”王喜说着冲着裴子彤笑了笑,裴子彤则是笑着将床头剩下的半杯水端给了王喜,“人家给你好心好意倒的水,你都不喝么?”

“原来是宝贝准备的啊,我喝,我喝……”王喜端着水杯一口气就喝完了,然后直接将裴子彤扑到,只是刚刚埋头在裴子彤的胸口的时候,就晕乎乎的睡着了,裴子彤嫌弃的一把将王喜推开!

“真特么恶心!”裴子彤拿过纸巾将胸口残留的口水擦干净,“老不死的东西!”说完裴子彤穿上衣服直接到了那个原本放置孙学初尸体的地方,找了堆东西将本来残留的一些痕迹全部盖住,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指甲油又坏了:“真是晦气,又要重新涂了!”

而此刻的萧寒正坐在书房中,季远将一个牛皮纸袋交给了萧寒,“这是所有的偷拍的照片,裴子彤的胆子也是够大的,想要毁尸灭迹,选的地方也是很偏僻的工业园区,那里今天停电了,监控摄像头什么都没有拍到!”

“肯定是事先知道了那里今天停电,焚毁尸体这么大动静,怎么能不偷偷摸摸的呢,继续监视吧,我倒是要看看,下一步她是准备做什么!”季远点了点头。

但是此刻在警局的佟秋练却接到了另外一个消息,“老师,这个死者的DNA的数据和警方的数据库里面的一个人是匹配的!”佟秋练自然是一喜,但是为什么白少言的表情这么奇怪,“那个……这个人是……”

“那不是很好么?死者的身份不就确定了么?你这幅表情是什么意思!”佟秋练直接从白少言的手中接过了DNA的比对文件,一打开第一页,佟秋练爷傻眼了,孙学初?是他……“他不是……”

“我也觉得很奇怪,会不会出错啦!”白少言笑得有些尴尬,而佟秋练拿着文件,穿了衣服就直接往外面冲,“这件事情先不要和赵队长说!”

佟秋练一回家,直接无视在客厅的小易和萧晨,拿着报告就直接冲到了萧寒的书房,季远刚刚离开,萧寒正在处理手边的文件,一抬头就看见佟秋练倒是一愣:“今天回来这么早?怎么满头是汗,累了?”萧寒说着走过去,手刚刚触碰到佟秋练的额头的时候就被佟秋练挥手打落了!

“你杀了那个人?”佟秋练一说,萧寒就明白了,“我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今天死的那个人是他,他坐过牢,警局里面有备案,也有他的DNA样本,对比的结果显示是同一个人,那个人当时是被你带走的,难道不是你……”佟秋练身为法医,自然知道杀人焚尸是多么恶劣的犯罪情节!

“我只是想要教训他一下而已,之后我就派人送他离开医院了,不信的话,我可以马上去查监控,我可不会为了这样的人渣去犯法的!”萧寒看着佟秋练半信半疑的样子,伸手搂着佟秋练坐下,“你不是法医么?你就继续查啊?或者让警察去查,我没做过的事情自然是牵连不到我的!”

萧寒是没有直接的掌控整个局面,但是不得不说整个局势的发展是在他的预料之中的,包括裴子彤和孙学初肯定是争执,然后裴子彤直接杀了孙学初,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心思其实十分的深沉。

佟秋练的心里面虽然还是存在疑惑的,但是也不再去深究,既然萧寒自己都这么说了,那么这件事情或许真的和萧寒无关吧,其实想想这件事情若是真和萧寒有关,很多东西是说不通的,首先就是动机问题了,虽然孙学初想要伤害小易,但是萧寒完全没有必要杀了他还要焚毁尸体啊!

“行啦,你既然回来了,我们就准备洗洗睡觉吧……”佟秋练怎么觉得萧寒冲着自己笑得这么的诡异呢,弄得佟秋练的心里怪怪的。

而此刻正在警局的赵铭看着手边的这份笔录心里面开始犯难了,这C市最近是怎么了,一开始出现了连环变态虐童案,现在有什么汽车爆炸,焦尸,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弄得自己头都大了,还有这份裴昌盛的笔录,被裴子彤囚禁?看来有必要联系一下裴子彤了,赵铭靠在椅子上面,面前的烟灰缸里面已经堆满了烟蒂了。

“队长,我看刚刚门口停了几辆省里面的车子,怎么了?下来视察么?”李耐刚刚从白少言那里过来,手里面正是刚刚出炉的DNA的检验报告。

“视察?是来催命的,这佟清然的案子一天不破,我们这里一天都不得安生,那些人和这个案子有个狗屁关系啊,一个个都来这里吆五喝六的,本来就六忙的团团转了,还要应付这些孙子,真他妈的烦!”赵铭说着又点上了一根烟。

“队长,这回可是好消息,那个焦尸的身份已经确认了,你绝对想不到……”李耐冲着赵铭露出了那一排整齐洁白还亮闪闪的牙齿!

“滚犊子,一边去,报告给我!”赵铭一脚就踹了过去,李耐呵呵的躲到一边将报告交给了赵铭。

“队长,这死者就是那天爆炸案的孙子,也不知道是被谁给杀了,然后给焚尸了,估计是不想我们发现他是谁吧,不过爆炸案这不就算是有个着落了么?您这不可以向上级汇报了么,你说是不?”

“居然是他!”赵铭看着报告,忍不住摇摇头,“这人保不准就是被他幕后的人给杀了的,行了,给我打个报告,我马上向上级汇报爆炸案的案情,也省得那些人总是来警局找我的麻烦!”赵铭吐了个烟圈,“先堵住那帮孙子的嘴再说!”

“这令狐家也是太有面子吧,这省里面的干部每天都是轮流来视察,倒是不带重样的!”李耐打趣的说。

“一边去,他们这是想要变相的讨好令狐家罢了,都是一群老狐狸,也就欺压一下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了,对了,这事情你和孙法医说一声,没问题的话,下周就来上班吧!”其实赵铭心里面也在暗暗地泛着嘀咕,因为赵铭之前完全不知道孙法医居然会和佟家有牵扯,这么说的话,这孙法医和佟法医岂不是老相识了!

算了,这也是别人的家事而已,自己这种普通老百姓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操心这么多干嘛啊!

而就在同一时刻佟家接到了警局的电话,说是今天发现的焦尸就是杀害佟清然的凶手,佟清姿完全不能接受,听到这个消息的这一刻就在家里面吵吵开了:“不可能,肯定是佟秋练想要毁尸灭迹,想要杀人灭口,幕后黑手肯定是她!”

佟清流在一边冷哼一声,“佟清姿,别拿你这种龌龊的思想想别人,你再污蔑小练一句,我肯定饶不过你!”佟清流的表情闪过了一丝狰狞,佟清流手中端着茶杯,慢慢的向佟清姿走过去。

“姐姐死了,难道你就不会有一丝的伤心难过,佟清流,死的人是你的亲姐姐!”佟清姿不明白为什么佟清流为什么不选在站在他们这边,反而是站在了佟秋练那一边。

“别和我说你有多么的伤心难过,你们俩这么多年的事情我是懒得说,其实要我说,你买凶杀人的可能性最大!”佟清流嘲讽的看着佟清姿,“收起你那虚伪恶心的面孔,之前和她争吵的最厉害的人是你,现在吵吵着满世界抓凶手的人也是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心虚了?”

“你胡说,我再讨厌她也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倒是你,你为什么一次次的站在她那边,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不是么!”

“哼,除了血缘关系之外,我们没有半分关系,对了,因为我只记得那个时候若不是小练,我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而想要害死我的人,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你吧,我的好姐姐……”佟清流这话说的声音不大,但是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佟清姿,佟清姿听的清清楚楚的,整个人都呆掉了。

他记得,他居然记得!佟清姿不可思议的看着佟清流:“你记错了你记错了,是不是佟秋练故意说给你听的,是不是!”

“她从来不在我面前提起你们的任何事情,这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所以啊,现在就别在我的面前装的楚楚可怜了!”佟清流说完将茶杯猛地砸在了桌子上面,溅起了一地的水,佟清姿整个人都是木掉的,他居然记得!

佟清姿僵硬的看着佟清流,而佟清流则是笑着伸手拍了拍佟清姿的肩膀,“好姐姐,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报复你的,最起码我不会在你的床上面放一条蛇的!”说完佟清流放肆的大笑,那笑声在整个别墅里面回荡,佟清姿整个人都懵了,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那佟清流这么多年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和自己生活在一起!

而别墅里面的所有佣人对于这对姐弟的争执早就是见怪不怪了!这家的兄弟姐妹要是有一天可以和平相处,估计那天太阳会从西边升起!

佟清姿颓然的坐在地上面,满脑子都是嗡嗡的作响,他居然知道,但是他却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佟清姿这么想着就觉得脊背有些发凉,那种感觉就像是家里面养了一头狼,而这头狼会随时随地的把你吃掉!因为这头狼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你!那种阴森森的感觉让佟清姿整个人都觉得不舒服!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