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零六章 妹纸大胆地送上门

“案子?”步惜晟尚未开口,步惜尘便兴味地问道。

“闭嘴!没问你。”暮青不看步惜尘,只望着步惜晟。

步惜尘脸皮紧了紧,随即扯出抹笑来,眸光深沉阴郁,点头道:“好,那本世子今儿就当个听官儿。”

步惜晟亦从未见过暮青这种冷硬的主儿,他比步惜尘年长十岁,这些年却一直被他吆来喝去,好似小厮,今日见他在暮青府上吃了瘪,心中大为痛快,态度便和善了些,问道:“都督奉命查案,若有事查问,但问无妨。”

盛京城里谁不知暮青身为江北水师都督,干的却是验尸查案的差事?西北军抚恤银两贪污案用时半月便破了,朝中罢官抄家了十人,各州县因此遭罢官问罪的已有三四十人,本朝从未有过如此大的罢官潮,这位少年都督也是好本事,竟能打了元相的脸,还让他不得不认此事,罢免了不少摇钱树。

抚恤银两贪污案如今已破,听闻还有两桩案子,一桩是假勒丹神官案,一桩是相府别院湖底的藏尸案,不知问的是哪桩?

“元隆五年,相府别院办了三日的游湖赏荷园会,将军可曾去过?”

“元隆五年?”步惜晟还真愣了半晌,如今已是元隆十九年,元隆五年之事不就是十几年前的事?“这……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在下的年纪应与都督差不许多,一时间还真记不清了。都督因何问及此事?”

“将军时常参加各府的园会?”暮青没解释,接着问道。

“每年都有不少,各类名目的,尤其是圣上初登基那些年……”话说至此,步惜晟忽然住口,看了步惜尘一眼,果见他幽幽望来,阴沉如蛇。

暮青将两人的神色看在眼里,接着话道:“圣上初登基那些年,朝局不稳,将军可记得到过相府的园会?”

此话问的是步惜晟,暮青却看着步惜尘,步惜尘眉峰暗压,笑容淡了些。暮青的目光顿时冷若寒霜,又看向步惜晟,步惜晟道:“到过,哪年也有,元隆五年想必也有。”

“好,多谢将军相告,将军可以回去了。”暮青说罢便放下茶盏起身,送客之意明显。

步惜尘和步惜晟都愣了,朝中皆知暮青不爱与人结交,都督府门前冷清,今日接到了都督府的请帖已是让人诧异万分,哪怕请人来是为了问案,这些话似乎也没问到案子上。

两人心中疑惑重重,只能通过相府别院猜测出暮青想问的应与湖底藏尸案有关,但她已起身送客,两人只能告辞。临走前,步惜尘回头看了暮青一眼,那一眼意味重重如迷雾,未待拨开,人已离去。

两人走后,花厅偏屋里转出一人来,正是元修。

“不是他。”暮青望着花厅外,听见元修的脚步声后没等他问便开口说道。

元修走来暮青身边,负手与她并肩而立,望向花厅外的梨树园景,问:“那么,只能是沈明泰了?”

“不好说,下帖子吧,人来了便知。”

*

帖子傍晚送入了安平侯府,安平侯世子沈明泰次日早上才来,他也并非一人。

马车上随他下来一名少年,那少年年纪瞧着与暮青相仿,雪锦春袍,玉面簪冠,手执一把折扇,扇面绘一枝玉兰,衬得玉面含春,那粉悄的眉眼胜过墙头一树桃花。

少年静立沈明泰身后,恭谨垂首,甚是腼腆怕羞。

沈明泰朗朗一笑,冲暮青拱手道:“久闻都督英名,奈何无缘拜见,昨日竟接到都督的帖子,在下喜不自胜,一早便来了,还望没有太过失礼。”

沈明泰的性情果真如元修所说,比步惜晟世故得多,步惜晟来时一句也没跟暮青寒暄过,不过是后来瞧步惜尘在她手里吃了苦头,才对她和善些罢了。

“沈世子请进,不过,这位小姐就请留步吧。”暮青道。

沈明泰和那少年皆一愣,沈明泰深深望了暮青一眼,笑道:“都督说笑了,此乃舍弟,仰慕都督威名,特来拜会。”

“军机重地,闲人免进!”暮青撂下句话便走,沈明泰不是步惜晟,安平侯府因与元家有怨,许多人都避着,她是元修旧部,在朝中又风头正盛,沈明泰必定珍惜到都督府做客的机会,因此他必会跟来。

沈明泰望着暮青离去的背影,果然回身道:“你且回马车里等着。”

那女扮男装的少女闻言乖巧的福了福身,婉约如江南,俏丽自婀娜。

沈明泰满意地看了她一眼,这才进了都督府。

花厅里,暮青已高坐上首,茶一上来,她便习惯性的开门见山,还是昨天问步惜晟的问题,“元隆五年,相府别院办了三日的游湖赏荷园会,世子可曾去过?”

“元隆五年?”沈明泰也愣了半晌,想了会儿,随即笑道,“去是去过,可不知都督因何问及此事?”

“元隆五年距今已有十四年了,世子为何还记得如此清楚?”暮青问。

沈明泰笑了笑,瞧着倒坦然,“想必都督听说过我们安平侯府和当朝相国元家之间的恩怨,相府的园会甚少请侯府子弟,去的少,自然记得。”

“既然有恩怨,那相府为何请世子游湖?”暮青问。

沈明泰闻言薄唇微抿,笑道:“相府之意,在下怎能猜得透?说来也不怕都督笑话,以沈家如今之势,相府的帖子哪能不接?”

暮青却道:“我既然请了世子来府上,所问之事自然与查案有关,世子还是实言相告的好。”

沈明泰顿时怔住。

暮青又道:“此案事关重大,世子既然知道沈家如今之势大不如前,那就应该知道沈府不宜再惹是非,所以你隐瞒的事还是说出来比较好。”

沈明泰不知暮青是如何看出来的,他愣了会儿,笑了笑。

“不必假笑。”暮青不待他开口便打断了他,谎话她没兴趣听,连说都不必说,浪费她的时辰。

沈明泰笑容一僵,颇为尴尬,不由整了整衣襟。

“不必有压力。”暮青打断了他的举动,淡声道。“此地并非公堂,世子所言不需画押,直言便是。”

沈明泰僵直地坐着,这回不说话,亦不动了,只是望向上首,向来世故的笑容现出一丝裂痕,千般暗涌聚在眸底,却硬是看不透暮青。

听闻这少年行事甚是冷硬,今日在都督府门前一见,几句话便见了其性情,这样的人应是最直来直去最容易懂的,可是为何他觉得看不透这少年?

非但看不透,还觉得是她把他给看透了!

他生不逢时,生在侯府落魄之时,自懂事起便与人左右逢源,自觉得一眼便能看透多数人。这少年他原以为是个简单之人,没想到……竟是越简单,越看不透?

暮青再不多言,只耐心等着。

气氛静得让沈明泰尴尬更深,一番思量,只得敛了些笑意,道:“但凡相府有请,大多是盛京城里一些与侯府不同路的子弟起哄相邀罢了,到了园会,也不过是讥讽羞辱,事关颜面,方才才有心想要隐瞒,还望都督莫怪。”

他拿不准这少年的心思,且今日来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办,为保颜面得罪她不划算。

暮青问的却更为详细,“当年他们是如何欺辱世子的?”

沈明泰沉默了一会儿,道:“那时游湖赏荷,我被推入了湖中,那时年少,受了些惊吓,染了风寒,回府后卧榻休养了半个月才好。”

“你落水后,何人救的人?”

“相府的护卫。”

“上岸后是在别院歇着还是回了侯府?”

“谦公子命人备了衣袍,留我在别院歇息了一晚,次日我才回了侯府。”

“你夜里可曾听到过什么动静?”

“动静倒是多了,每年相府游湖赏荷的园会都要三日,夜里许多公子宿在别院,相国大人做东宴请盛京子弟,饮酒赋诗,抚琴作画,吵得很。”

“吵?”暮青神色不动,继续问,“世子的房间与宴会之地离得颇近?”

“近,中间只隔了林子,夜深人静时吵得很。”

“你落湖受惊,需要静养,为何客房安排得离宴会之地甚近?”

“这……方才已跟都督说过了,朝中有些子弟特意欺辱罢了。相府别院年年游湖赏荷,他们喜爱的住处许多一早就挑好了,有的今年住了此处,明年还要此处,侯府子弟哪有的挑,好的地儿都被人挑去了。”沈明泰苦笑一声,眼底却有些古怪神色。

这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与案子有何关联?

暮青自然不多解释,沉吟了一阵儿道:“我知道了,多谢世子相告,世子可以回去了。”

暮青说问完便问完了,起身便要送客,沈明泰却没有走的意思。

“不瞒都督说,今日前来,在下有一事想与都督相商。”沈明泰笑了笑,边笑边留意暮青的神色。

暮青的神色冷得不近人情,“正事可商,婚事免谈!”

早在看见沈明泰带着个少女来都督府时,暮青就知道他的意图了,这沈家还真的是四处联姻!

沈明泰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一声,厚着脸皮道:“都督真乃直爽之人!早就听闻都督杀敌勇猛断案如神,实乃少年英才。在下不才,有一舍妹,闺名问玉二字,自幼养在江南,温婉似水。听闻都督也是江南人氏,想来未必瞧得上江北女子,在下之妹正是在江南长大,与都督实在是天作之合!她仰慕都督已久,今日求我带来府上,只为见都督一面,不想被都督一眼便识破了身份。如今她可是还等在马车里,若是都督有意,不妨……见一见?”

------题外话------

520小说盟主投票,有的妞儿说投不了,那是因为投票规则的限制。

投票的规则是:今年1月到6月,订阅VIP章节消费达到30元的会员,才会有票哒。

所以,没有票的妞儿们看文就好啦。

谢谢大家今天对神棍的支持,活动持续一个月,望大家这段时间帮帮忙,感激不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