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02.202他还好吗1W+

周玉华没有回答东方清雅的问题,她走到周璇身边,没有看他身边的宇文辙。

她的手落到周璇的身上,所有的人都以为她是相救周璇,却不知她竟一掌把周璇给劈晕了。

“你干什么?”

宇文辙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万万没想到周玉华会突然对周璇出手,他想相救,却已经晚了。

“老三很担心璇璇吗?”周玉华收到宇文辙杀人一般的眼神,嘴角微微一勾,道,“你放心,璇璇只是睡过去了,不会有什么事!接下来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询”

“什么意思?”

宇文辙警惕地看向周玉华,伸手探了探周璇的气息,确定她没事之后,松了一口气霰!

“哥,少跟她废话!”东方弄月冷喝一声,凛冽地盯着周玉华,“周玉华,今儿既然你送上门来,我就不客气了,看剑!”

言罢已经腾空而起,卷着剑气朝周玉华攻去。

霸道的剑气卷起狂风,直勾勾刺入周玉华身上,一时之间血液溅出数丈之外。

体内所有的力量仿佛是在那一瞬间都被抽干了,周玉华只觉得天旋地转,瞬间倒地。

“你怎么不躲?”

东方清雅整个人僵住了,她惊讶无比地看向周玉华。

虽然周玉华的武功不如自己和南宫望舒,可是要躲过小月这一剑不难,这是为何?

周玉华躺在地上,嘴角不断有鲜血流出,可是即便狼狈如斯,依然没有减她半分的风采。

即便躺在鲜血之中,她依然那么雍容华贵。

“妍儿救过我和轩儿的命,若让我对她的女儿动手,我做不到。”

周玉华嘴角噙着笑容,她的目光落到东方弄月的身上:

“一眨眼,小玥都长这么大了!不愧为清雅的徒弟,武功也是一样的霸道!只可惜你母后看不到,若她能看到,一定会很开心……咳咳……”

说话间,她不断咳嗽,伴随着咳嗽,嫣红的血液不断被她咳出。

“你别恶心我了……”

东方弄月蹙眉。

瞧她这副温善的样子!

这个周玉华真能演,母后当初定是被她这个样子给骗了,才会死得那么惨……

周玉华没有生气,她好看的手颤抖得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

信在她的手上不断颤动。

有个秘密她守了十多年,是时候让谜底解开了。

那个故事最早要从二十年多前说起。

东都有个远近闻名的美女叫苏妍,乃大将军之女,苏皇后嫡亲的外甥女。

天下文人毫不吝啬地用各种各样的诗词描绘苏妍的美丽,爱慕她的人遍及横川大陆,数不胜数。

周玉华第一次见到她是在百花宴便惊为天人,难以相信世间竟然有这么美丽的女子。

井上新桃偷面色,檐边嫩柳学身轻。

桃花、蒲柳都不及苏妍半分。

苏妍不仅长得美,性格也好。

她是周玉华见过的性格最温善的人。

周玉华和苏妍也算是一见如故。

她们谈诗词、谈人生,谈花花草草,无所不谈。

深交之后,周玉华才知道,这位名扬天下的第一美人竟然也有暗恋的人。

那人叫做宇文辉岳,大魏二皇子,文武双全,是先帝最得意的儿子,他驰骋沙场,为大魏开疆扩土,人称“战神”。

论能力、才华、德行都远远胜过当时还是太子的宇文康,不过大魏传统——传嫡不传贤。

所以就算宇文辉岳再强,再贤也不可能继承大统。

不过这并不妨碍女子对她的倾慕之心。

少女怀春,当时大魏的少女十个当中有九个都会仰慕这位英俊潇洒的战神。

苏妍倾慕于他,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只是周玉华觉得暗恋的话,太没出息了!

在周玉华的鼓励下一向害羞的苏妍鼓起勇气,在月下找宇文辉岳告白。

那年轻的男子看了苏妍一眼,非常严肃地说:

“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可以在大晚上单独和男子见面?你难道不知道你的清白是多么珍贵吗?”

苏妍以为他是在拒绝她,却又听到他说:

“妍儿等我大败西秦,凯旋而归,到时便让父皇向苏将军提亲迎你过门。”

周玉华还记得那个晚上,苏妍抱着她一直笑,不断地问她是不是在做梦!

二皇子竟然接受她了!

宇文辉岳出征,周玉华陪她一起去送行。

她以为过不了多久,二皇子便会率领千军万马凯旋而归,迎娶苏妍过门。

然而,西秦一战并不顺利,西边传来消息,大魏大败,苏将军父子以及二皇子下落不明。

无不胜的战神竟也败了!

这消息震动了朝野,也震动了苏妍的心。

苏妍心里并没有那么多国恨家仇,她的心里装满了宇文辉岳。

苏妍再也坐不住了,她跟周玉华说要去西域寻宇文辉岳,周玉华不放心,又劝不了她,只能陪她一起去……

路途凶险,尤其是苏妍这么一个大美人,一路上总有居心叵测之徒觊觎她的美丽,幸亏苏妍武功高强。

那时候,周玉华才知道这个外表柔弱的女子其实非常地强大,她以为自己此行可以保护苏妍,结果大多数时候却是苏妍在照顾她……

她们在路途中遇到了南宫望舒和东方弄月,并且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义结金兰……

然而造化弄人。

在苏妍历经千辛万苦来到边疆,得到的消息竟是宇文辉岳被招为西秦王室独女沉烟公主招为驸马的消息。

什么战败失踪都是假的!

是他的心变了……

沉烟乃西秦王室唯一的继承人,宇文辉岳为驸马,自然便得到了整个西秦江山!

大魏不能给他的,西秦可以给他!

所以曾经受大魏万千子民崇拜的战神就这样抛弃了他的祖国,也抛弃了他的爱人……

周玉华从来没有见过苏妍哭!

在她的印象中,苏妍是个爱笑的女孩子,并且总能把欢乐带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然而,那一刻,苏妍哭了!

她在周玉华的肩头哭到呕吐,梨花带雨的样子很美,却让人心痛……

周玉华以为苏妍会消沉很长一段时间,毕竟她那么爱宇文辉岳,然而第二天,她看到的却不是悲痛无助的苏妍,而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

她说:“玉华,我要灭了西秦!”

周玉华以为她只是太过悲痛才这么说,谁知从那日以后,她便扎根军营。

“玉华,我恨宇文辉岳,他若爱慕西秦公主,贪图西秦江山权势,自己去便是了!为何要连累我父兄?我苏家世代驻守阳关,对抗西秦,从未败过!他却为一己之私陷我苏家于不义!这仇我要报!”

她说:

“玉华,我已别无选择!我父兄皆成了西秦阶下囚!我必须要攻破西秦都城,灭西秦,迎回我父兄,光耀我苏家门楣!至于宇文辉岳是死是活都与我没关系!”

“三个月内,不破西秦,世上再无苏妍!”

周玉华还记得苏妍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软软的,非常温柔。

想来任何一个人听到这话都会以为她是在开玩笑!

谁把一个养在深闺的娇弱小姐与战场联系在一起呢?

可是周玉华却相信她一定能做到!

她说:

“妍儿,我虽然不懂打战,但平时看过些兵书,若你不嫌弃,我可以给你做半个军师!”

其实苏妍并不需要周玉华做军师。

周玉华不知道,苏妍从三岁就开始看兵书,那些兵法她倒背如流,应用自如。

苏将军曾说过妍儿若是男儿身,大魏将多一个驰骋沙场的将军!

只可惜她是女孩,而且苏妍志不在此!

可如今,天降大任于她,由不得她选择!

她给先帝上书,要求先帝给她增加援助!

起初先帝是不屑的。

他怎么可能会把一个女娃的豪言壮语放在眼里。

后来经过苏皇后的周璇,先帝勉为其难答应见苏妍一面。

那一面不得了,被载入了大魏史册。

传说,当时年过半百的先帝竟与那个十多岁的少女秉烛夜谈,期间不断传说扼腕之声……

第二日,先帝便封她为平西大将军,率领十万兵马西去!

这是大魏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世人皆道皇帝是因为二皇子的事情太受刺激,以至于精神错乱才做出这般荒唐之事!

然而,苏妍却没有让先帝失望!

三个月!

她说三个月就是三个月!

即便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那些将士们都还记得那个十多岁的少女英姿勃发,率领着大魏铁蹄,踏平西秦国都,救出父兄,一把大火烧了西秦皇宫……

困扰大魏多时的边疆问题彻底解决。

苏妍凯旋而归,褪去盔甲,她依旧是那个娇滴滴的少女,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爱笑。

先帝去世,太子宇文康登基,迎娶苏家嫡女苏妍为后,同年进宫的还有周家嫡女玉华。

那些姐妹反目的狗血桥段并没有出现,在皇宫里,她们依然是最好的姐妹,相亲相爱。

苏妍不爱景帝,也不喜欢皇宫,自从进宫之后,周玉华再也没有看到她笑。

周玉华看了心疼,她不想昔日好姐妹因此而消沉:

“妍儿,你若不喜欢

这里,我掩护你逃出去……”

“玉华,我可以逃走,但苏家逃不掉!”

苏妍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她说:

“玉华,对我来说要逃离这牢笼不是难事!可是我若走了,只怕整个苏家都会遭遇灭顶之灾!他们不可能会让我离开他们的桎梏,若要苏家安宁,我必须乖乖地待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内……”

原来,这个温善的女子一直都将一切看得很透彻。

西秦一战,她名扬天下,挽回苏家声誉,解决了大魏的大患,却也让大魏多了一个忧虑。

苏家妍儿太可怕!

皇后,说得好听是母仪天下,说得直白一点不过是个囚禁她的枷锁。

她说:

“玉华,除非我死,要不然宇文皇族是不可能会放过苏家的。”

苏家出了两代皇后,可谓是荣耀无比,而苏妍却劝父兄急流勇退,告老还乡,并且多次奉劝苏氏一族远离朝野。

在苏妍荣登皇后的第二年,苏老将军带领苏氏一族解甲归田,远离东都,临走前他告诉了苏妍一个让她这辈子都没法释怀的事情。

原来昔日二皇子宇文辉岳迎娶西秦公主,是为了救其手下将士,其中也包括苏老将军和苏家长子……

阳关一战因被叛徒出卖,他们被西秦围困,而本该前来的援军迟迟未至,最终他们全部被俘。

宇文辉岳一向爱惜手下性命,尤其是苏老将军为宇文皇室曾立下汗马功劳,更何况他还是妍儿的父亲……

西秦公主曾多次与宇文辉岳交战,却心生爱慕,有意招他为驸马,为了手下性命,宇文辉岳应了!

他不在乎生死,却不能看着苏老将军和苏家长子被斩,他们是妍儿的父亲和兄长……

苏妍能这么顺利灭西秦,少不了宇文辉岳的暗中帮助!

宇文辉岳从未背叛过大魏,也从未背叛过苏妍……

西秦都城被攻破的前一天,苏老将军和宇文辉岳见了最后一面。

宇文辉岳让苏老将军答应他不要将这些告诉苏妍。

他说西秦沉烟公主对他情深似海,哪怕大魏兵临城下,她也从未要求他替西秦出战,要知道以他的能力,若出手要救西秦并不难难,可是沉烟不想让他为难……

她说西秦的命运由西秦儿女去守护,若实在不保,她也认了。

西秦灭国,他有一半责任!

沉烟对他情深,他却害她国破家亡,唯有用余生好好守护她,补偿她……

他只能对不起妍儿了!

当晚宇文辉岳带着昏迷的沉烟离开,把西秦留给了苏妍……

苏妍听到苏老将军说完这一切之后泣不成声。

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那个她恨了这么久的负心汉、卖---国----贼竟是他们苏家的恩人、大魏的恩人……

苏老将军说:

“妍儿,为父本不该将这些告诉你的!只是为父此去定是要远离东都,带领苏氏一族找个人烟罕至的地方隐居,你我父女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再见一面……为父不想你一直怨恨二皇子殿下,他是我们苏家的恩人……”

是啊!

宇文辉岳乃苏家的恩人!

“父亲,那时候本该过去的援军迟迟未至是不是与宇文康以及姑姑有关?”

苏妍何等聪明,一听父亲的叙述便明白了其中端倪。

苏老将军沉默了,他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

苏妍也没有再追问,她心中已有答案了。

昔日,宇文辉岳的呼声实在是太高了,若不是因为大魏传嫡不传贤的原则,先帝早就立他为太子了。

即便如此,依然有人提出为大魏前途着想应立二皇子,就连先帝也曾犹豫过,一度想要传位于宇文辉岳,也难怪姑姑会先下手为强,除去这个障碍!

自古宫廷斗争残酷,所以苏妍对此并不意外!

幸好他好活着!

要不然她没法想象自己会怎么样……

“父亲,他还好吗?”

苏妍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他”指的是是宇文辉岳。

“好。”

苏老将军点点头,其实这话只是安慰苏妍的。

宇文辉岳一生飘零,爱而不得,怎么可能会好呢?

苏老将军走了,那以后苏妍再也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也再没有跟苏家的任何人联系过。

她一个人留在深深皇宫之中,身子一日不如一日。

直到有一天,周玉华看出了端倪。

“妍儿,我听说这世上有一种玉,产自西域,名为噬魂,外表和普通的玉没有区别,但若长期佩戴会危及性命……”

说话间,她的目光落到苏妍腰间那块玉佩之上,眼里是道不尽的

焦急。

“玉华,你猜没错!这就是噬魂玉。”

苏妍淡淡地笑,伸手扬了扬手里那一块通体莹润的玉佩,一脸淡然。

“你……你早就知道了?”

周玉华不敢置信地看着苏妍,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何还能如此平静。

“恩。”

苏妍点点头,温润的眸中没有一丝起伏:

“从姑姑把它送给我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了。”

“什么?”

周玉华杏目圆睁,不敢置信地握住苏妍的手。

苏妍是从被册封为皇后之后才开始戴这玉佩的,起初周玉华只觉得挺别致的,也没多想。

这几年来苏妍无缘无故身子越来越差,寻遍名医也没找不出原因,吃了很多药也完全没效果……

正巧前些日子,她周家省亲,听兄长说西域有一种玉名曰噬魂。

平时佩戴影响也不大,只是容易导不孕而已。

若佩戴者产子,则影响很大,难产的概率较之普通人高出数十倍。若生为男胎倒也罢,若生了女胎,之后便活不过两年。

周玉华想起苏妍当初生辙儿的时候,险些丧命,而自从生了小玥之后身子骨更是一天比一天差……

于是她才会怀疑到这玉佩之上,一夜都睡不着,天一亮就回宫告诉她,却没想到苏妍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更没想到这玉佩还是苏太后所赐。

苏太后乃是苏妍的姑母,平日里特别宠爱苏妍!

怎么可能?

“玉华,她早已不是我姑母了!从她嫁入宇文皇族生下太子那一刻开始,她便是宇文皇族的人了!为了助儿子登上帝位,她连她兄长和亲侄子的性命都可以不顾,更何况我这个侄女呢?”

“可是妍儿,你既然早已知道这是噬魂玉,为何还要佩戴?如果你怕太后起疑心,在她面前的时候带着便是了,没必要回寝宫也戴着,睡觉也戴着呀……”

“我不带着它怎么能快点死去呢?”

苏妍浅笑,嘴角露出两个小酒窝,美丽之余更多了一丝娇俏。

“妍儿,你……”

周玉华整个人都在颤抖,苏妍抓住她的手腕,浅笑冉冉:

“玉华,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吗?苏妍若不死,宇文一族是绝对不会放过苏家的,哪怕苏家已远离朝堂。玉华,我已生无可恋,死了反而是一种解脱!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拖着,不过是为苏家拖延时间。如今万事俱备……不怕,我可以安心离去了……”

“你怎么可以安心离去呢?你走了辙儿怎么办?小玥怎么办?”

周玉华没想到苏妍一直以来都是这种心态。

“不是有你吗?”苏妍看着周玉华,轻轻地笑,“玉华你一定会替我好好照顾辙儿和小玥的,就像亲生儿女一样……”

“不!我不会!妍儿,你若敢离开人世,我就天天虐待辙儿和小玥,让他们生不如死……”

周玉华忿忿地说道。

“不!你不会的!玉华最好了……”

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内,苏妍的笑容反而多起来了,她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让人窒息的牢笼了。

宇文辉岳,我先在天上等你……

没多久,苏妍便走了,她是带着笑容走的。

景帝赐谥号文德,厚葬,大赦天下。

世人皆道帝后情深,其中心酸又有几人知晓呢?

苏妍一直都把一切看得很透,包括她的姑母、包括景帝,但她还是低估了他们。

她以为景帝纵使再无情,也不会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手!

然而,她错了!

为了防止宇文辙和宇文玥长大以后知道母亲去世的真相而带来隐患,在文德皇后去世没多久,景帝便要对亲生骨肉下手!

这一户,苏太后终归还是不忍心,毕竟宇文辙身上有一半苏家的血液,如今宇文辉岳和妍儿已死,苏家又解甲归田隐居乡野,已经没有人能威胁景帝的地位,苏太后终究心存一丝愧疚,她保下了宇文辙。

母亲如此坚持,景帝不好当面与她争执,便暗中让人给年仅五岁的宇文辙下了噬魂毒,以绝后患。

中了噬魂毒,注定活不过二十岁,届时就算他知道真相也不足为患!

至于宇文玥就没这么好运了,因为女孩子,苏太后也不重视。

因为周傲华与景帝自幼交好,而周家一向维护宇文皇族正统,在皇储之争中始终坚定不移地支持景帝,所以很得景帝信任。

处死小公主一事景帝自然不可能亲自出手,便将它交由周傲华处理。

如此一来,就算将来有人兴师问罪也只会想到周家,以为文德皇后的去世顶多也不过是一场后位之争,断然不会想到景帝身上……

相当于周家将这一切都扛了下来!

周玉华得知此事

之后,去哀求兄长无论如何都要放过小公主!

小公主才三岁而已,何其无辜!

然而周傲华不为所动。

周傲华一向效忠景帝,而且他也认为这样做对大魏的长治久安有好处。

苏家虽然已经解甲归田,然其势力忍让不容小觑,若有一天事情败露,势必会影响大魏稳定,这件事情最好由周家扛下来,苏家若要复仇,就让周家为大魏牺牲!

周家身为大魏第一世家,受恩多年,理应为大魏挺身而出!

周玉华苦苦哀求无果,只能连夜派人去洛川向南宫望舒求助!

她的兄长一向软硬都不吃,唯独对南宫望舒没办法……

尽管望舒可能此生都不愿意再见周家的人,然而妍儿是望舒的朋友,为了她,她想望舒一定会出手的……

果然,南宫望舒成功从周傲华的手中救下了小公主……

至始至终,周家从未害过文德皇后,也从未害过宇文辙。

害他们的一直都是景帝和苏太后……

“不……这不是真的……”

东方弄月看着手里的帛书,不断地摇头。

“妍儿去世时小玥年幼,不知道你母后的笔迹也正常,老三你应该认得吧?”

周玉华虚弱地看向宇文辙。

宇文辙没有说话,他还尚未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一定是你找人冒充母后的笔迹!”

东方弄月不愿意相信。

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痛恨周家,一直以报复周家为动力活着,并且做了这么多……

可到头来,周家居然不但没有害过母后,还对她有救命之恩……

她不能接受!

不能接受!

“你若不信,可以去问南宫望舒。”周玉华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情,她也清楚。我说这些不是想替周家说什么,只是希望真相大白!你们若真的想替妍儿报仇,就去找宇文康和苏太后吧……噗——”

言罢,周玉华一口血吐到地上,然后她艰难地抬起头,看向东方清雅:

“清雅,妍儿的事情是误会!但罗刹教的事情的确是我兄长所为,可是当时我并不知情……哎——”

见到这里,周玉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伴随着这个动作,她的胸口上下起伏,脸色愈发地难看:

“不……不过,就算我知情也没用!当时罗刹教太强大了,已经严重威胁到大魏皇权了!宇文皇族是不可能任其发展的!我兄长这人一向以匡扶大魏为己任,所以既然圣上派他去剿灭罗刹教,他断然不会因为我的只字片语而改变的……清雅,我知道你恨我们周家!一直都想杀替你师父报仇,所以我能死在你徒弟的手下,我觉得很满足……但是清雅,你放过璇儿吧!她只是你我故人之女,并非周家骨血……她是无辜的,请不要对她动手……”

“你说什么?周璇不是周傲华的女儿?”

东方清雅再次震惊。

终于,她三步并作两步、跌跌撞撞地走向周玉华。

此时周玉华气若游丝,命在旦夕,嘴里不断有血液涌出,可是她的脸上却非常平静。

“你不是说周璇是望舒的女儿吗?既是望舒的女儿,怎么可能不是周傲华的女儿?”

东方清雅蹙眉。

南宫望舒对周傲华的感情她是知道的,只可惜周傲华负了她……

可就算如此,以望舒的性子也不可能和别人生下孩子!

而且如果周璇不是周傲华的女儿,为什么会在周府呢?

“周玉华,你骗我的对不对?她根本就不是望舒你的女儿,一定是你想要救她信口开河……”

周玉华苦笑,她体内的力量已经一点点儿地流逝,却强撑着一口气,说道:

“若周璇不是望舒的女儿,她怎么可能戴得了南宫世家的家传玉佩呢?”

东方清雅沉默了。

周玉华这话的确不假。

周璇脖子上挂的正是南宫世家的家传玉佩,这玉佩极其特殊,只认南宫家的血脉……

即便宇文辙自幼修炼南宫世家的功夫,只怕也未必戴得了……

周璇能安然无恙地带着它便已经说明了一切。

“周玉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东方清雅还想进一步追问,可是回应她的却是沉默。

清风吹过,卷起地上的落叶,翻动周玉华华丽的衣袂,却不能在她脸上吹出一丝异样。

周玉华已经昏死过去了。

“不……你不能死……”

东方清雅还有许多事情不知道,还有很多事情要问周玉华!

她坐下来,将自己的内力渡过去,希望能保住周玉华一命,然而却无济于事。

周玉华的身子一点一点地变冷,可是东方清雅不让她死!

她费尽力气,不惜折损内力,终于让周玉华原本已经变冷的身子又有了温度。

“清雅,别浪费力气了!让我走吧!我累了……”

周玉华艰难地睁开眼睛,她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地虚弱。

“清雅,我希望你不要再找我哥报仇了!他这辈子太苦了!就让我这个做妹妹的提他赎罪吧……”

说罢,她推开东方清雅,再次吐出一口血。

血液发黑,正是生命流逝的征兆!

可是她却笑了。

“不——玉华!你不能死!”

东方清雅长啸一声,然而无济于事。

生命的气息终于还是从周玉华身上抽走了。

可是她却笑得那么绚丽,仿佛时间最美的花朵!

兄长,玉华自幼听从家族安排,以成为当大魏皇后为目标,以光耀我周家为使命,我做到了,我没有让周家列祖列宗失望……

可是为什么我一点儿也不快乐……

周玉华不懂他们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情,她只知道和苏妍在一起的时候是她人生中最轻松,最快乐的时候……

妍儿,终于,我们又可以见面了……

我们还是好姐妹……

景元二十三年七月,皇后周氏遭遇刺客,薨。

******

周璇醒来的时候天空灰蒙蒙的,天地之间却是无止境的白,齐王府内也挂上了白绸。

府内上下笼罩在悲哀之中。

“怎么回事?”

周璇揉了揉尚且还有些疼痛的脑袋,不解地问,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皇后娘娘驾崩,国丧。”

这话是慕雨说的。

周璇揉着脑袋,努力地回想,终于想起那个小树林里发生的事情,想起自己昏迷前,周玉华曾经来过……

难道是宇文辙或者东方弄月杀了她吗?

在她昏迷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爷呢?”

周璇轻轻地问道。

“主子在书房。”慕雨回答道。

“好。”

周璇点点头,或许她该去问问宇文辙在她昏迷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妃,你先吃点东西吧?可别饿坏了!”慕雨让丫鬟端了食材过来,“王妃,其实主子刚刚离开观柳居没多久。这两天他一直都彻夜不眠、寸步不离地守护着您……”

慕雨的话让周璇想起那日在树林,宇文辙不顾他师父和东方弄月的反对,坚决护她的场景,心里有些感动。

“他用过午膳没有?”

周璇问道,此时虽然没有太阳,不过正值晌午。

“没。”

慕雨说道,其实她并不知道自家主子用过午膳没有,但是她觉得无论如何,如果王妃能端些吃的去书房,主子一定会很高兴的。

现在也只有王妃能让主子的情绪好一些!

周璇通过旁敲侧击,知道她昏迷了两天,这两天内发生了很多事情。

周丞相已经苏醒了,周文贤将军通敌卖----国本是要处死的,然而恰逢皇后过世,圣上想要替皇后积德,大赦天下,全国各地死囚皆逃过一死,其中自然也包括周文贤……

周玉华一生都为家族而活,就连死她都为周家精打细算着。

她知文贤做出愧对大魏的事情,以周傲华刚正不阿的性格,断然不可能会动用免死金牌救他。

可是文贤毕竟是周家唯一的男丁,她不能看着周家就此绝后!

所以,她用自己的命换来对周文贤的赦免。

她料定自己死后景帝会大赦天下,那么文贤便可免于一死……

周家给了她生命,而她也把自己一生都献给了周家,这便是周家玉华,景帝第二位皇后,谥号文忠。

******

乐乐:万更了!谢谢iammaureenx的红包,以及大家的月票!万更送上!乐乐一直都很有诚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