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37.坑深137米:晚安,你喜欢我吗?喜欢我就够了

“不是,”晚安抿唇,只觉得这被他挤得狭窄的试衣间温度有些高了,“西爵回来都没找过我,大概是知道我跟你的关系了不想让我为难……所以,我们更加不是让彼此离婚的关系。”

倒不是特意的解释,只是觉得有些误会没有必要,“我和西爵的关系很简单,没有你想的和以为的那么多暧昧。询”

顾南城皱了皱眉头,很快的消化和分析了她的话。

其实他知道她和盛西爵没什么男女之情,锦墨跟他说的很清楚了。

大抵是左晔之后,又冒出一个跟她关系亲近亲密的男人。

他直觉的方案和排斥。

顾南城低头盯着她显得温婉美丽的脸,低沉的语气透着些许的霸道,“给我你的理由。”

晚安反问道,“给你我的理由,你能答应我吗?”

“不会。”

她摸着自己的长发笑了笑,“这么喜欢我?霰”

“嗯。”

嗯得这么理所当然。

晚安有些无奈,起身就想出去,“出去吧,在里面待这么久别人还以为我们在干什么呢。”

男人遒劲的大手扣着她的腰,没准她动,将她的身子按在了原处,“你摆着这么一张脸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逼婚了或者怎么欺负你了。”

晚安觉得顾公子说这话脸皮也够厚的,他难道觉得自己没逼婚还是没欺负她?

她蹙了蹙眉,忍耐着好脾气,“我已经穿好了,”咬了下唇,轻声道,“你想怎么样我就怎么样了,你捉着我闹什么呢?”

所以说,她是真的不明白,他究竟想要怎么样?

嫁给他不够,必须要欢天喜地的嫁吗?

她的语调很轻,但是顾南城怎么会听出来隐蔽的不耐烦,一张俊脸也跟着冷却了不少,“我在跟你闹?”他低声冷笑了几声,“就当是我在跟你闹,所以你就一次性说清楚,这副闷闷不乐的模样是为了什么。”

顾公子觉得,女人的心思,有时候情商和智商都用上都没办法猜透。

晚安觉得,有些事情也许旁观者看一眼都心知肚明,可他根本不愿意去想。

“我是不是闷闷不乐很重要吗?”

“重要,”他温淡的回了两个字,但是那股气压仍然在头顶经久不散,“是什么让你不开心你就说,没有谁喜欢对着一张怨妇脸。”

晚安忍了一路的脾气被这最后一句话彻底的崩断了。

她是怨妇脸。

她用力的咬住唇瓣,脸上绽放出凉薄沁人的笑容,“你知不知道楚可一直变着法子接近你?”

顾南城皱眉,望着她眼睛里漂浮着的嘲意,淡淡道,“她只不过是想借势往上爬,娱乐圈多的是这样的女人。”

女明星和商业偶尔是互相收益,对他而言那个人是居心叵测心机过人的楚可还是其他单纯善良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差别,他只关心他需要达到的效果。

他以为顾太太是娱乐圈中人明白这样的模式,当然,她若是介意,去掉那些也无所谓。

“你知道夏娆为什么堂而皇之的往你身上扑?”

他眉间的皱褶愈发的深了,心平气和的道,“她想甩掉郁少司,他们两家的长辈已经订好了他们的婚事,所以她需要一个能跟郁少司抗衡的男人,以及能帮她在娱乐圈继续发展的公司。”

望着她笑意愈发的深的脸,“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你看……其实你都知道,你身边所有的女人想从你的身上得到什么,你都心如明镜,”晚安低低喃喃的笑,“那我每天不是陪你吃饭,就是睡在你的身边,我为什么闷闷不乐,你一点都不明白吗?”

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愿意去想。

顾南城心口一震,看着她分明没有掉眼泪看上去却更显得无奈难过的模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晚安看着他轮廓线条分明的脸,一时间觉得窒息,用力的掰开他的手打开门往外走,这一次他没有再拦她。

见她出来,候在外面的人先是一愣,随即马上迎了上去。

那面面相觑的相视一眼的意味深长……可能在奇怪她的头发看上去还是整整齐齐的,不像是发生过啥的画风。

难道两人在里面纯聊天谈未来吗?

晚安站在大大的镜子面前,外面的空间宽阔空气也更加的流畅,她紧绷的神经和心脏终于缓解了一点。

“顾太太,您觉得有哪些不满意的地方可以告诉我们,可以修改的。”

“还有头纱要不要也试试呢?不过需要花点时间把发型做出来哦,”其中一个店员沿艳羡的看着晚安长长的黑发,不放过任何一个赞美的机会,“您的头发真是漂亮,天生丽质,可以直接去拍洗发水的广告不用做特效了。”

她的头发自小就被保护得很好,爱美之心苏醒后更是按时会去做护理保养的,千金小姐的成长何愁

养不好一头漂亮的头发,跟天生丽质的关系不大。

晚安从镜子里看着从后面慢慢走出来步伐稳重的男人,低垂了眸不去看他,“不用了,我相信你们的团队做出来的效果,直接在婚礼前再做就可以了,没什么问题,我很满意。”

她这么好说话,倒是让一贯习惯了面对挑剔客户的店员有些反应不过来。

女人对自己一辈子只穿一次的婚纱,即便是很漂亮也总希望更完美的。

顾南城已经走了过来。

他们的神色都很平常,仿佛刚才在试衣间里什么都没发生过。

“顾先生,”两人站远了一点把位置腾出来给他,笑盈盈的奉承,“顾太太是我入行以来接待过的最漂亮的新娘子呢,美得真的像花仙子,我们听说打造这款婚纱的设计师一直想让顾太太做新一季模特呢。”

虽然有奉承的成分,但也多半是事实,晚安即便放在娱乐圈和名媛中也是数一数二的美人。

顾南城听着也没有表态,手指撩起她的长发,手指在她的腰上碾过,低哑的嗓音就贴着她的耳朵,“腰有点松,是把婚纱改小一点,还是把你喂胖一点?”

他深信他当初给的尺寸是没出错的,她最近似乎又瘦了不少。

这个念头让他本来就不悦的心情又阴郁了不少。

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靠得这么近,晚安有些不自在,“不用改了……没大多少。”

她这样说,顾南城便嗯了一声,“那你最近多吃点。”

她中午吃了很久,但其实没吃什么东西。

晚安其实想催着他试完了就走,可是偏偏男人耐着性子很仔细甚至是专注的角角落落的瞧着,一点点无关紧要的瑕疵他都要挑出来。

顾南城跟一边拿着笔记的店员说完,回头就看见木头似的女人站在那里发呆。

他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可以了,去把衣服换回来,”扫了眼另一个店员,吩咐,“去给我太太换衣服。”

“好的,好的,顾先生。”

十分钟后,晚安穿着之前的衣服走了出来,披散垂下的长发也绑好拢到了一边,看上去更加的温婉恬然。

她主动的走到男人的跟前,“回去吧,你公司不是还有事要忙吗?”

顾南城看她一眼,眉宇间的阴郁没有表现出来,温和儒雅,“好。”

走到宾利慕尚的车边,男人已经伸手拉开了车门,“去GK还是回家,回家我送你。”

现在时间还早,才两点多。

“开机前我的事情都差不多忙完了,早上唐初打电话叫我好好休息……我晚点要跟西爵和他妻子吃饭,在外面逛逛就好。”

晚安看着他一言不发又深沉莫测的脸色,补充道,“晚上我会让陈叔接我的。”她说,“吃完饭我就回去了,只是聚一聚,毕竟这么久没见了。”

“今晚你们的聚餐已经换到南沉别墅了,”他的手依然搭在车门上,波澜不惊的陈述,“五点左右他们夫妻会到我们家,我已经让林妈买好晚餐的食材了。”

晚安看着他,动了几分怒意,“什么时候的事情?”

“在你去换婚纱的时候,我给盛西爵打了一个电话。”

“你为什么这么做?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不想跟你结婚跟他没关系。”

“我知道你想跟我离婚跟他没关系,”相比她的怒,顾南城态度显得平淡太多,“米悦是美籍华人,盛西爵也跟着她以前换了国籍,他们来安城你是主他们是客,理所应当是你请他们吃饭,有问题?”

晚安被他堵得没话说。

“你应该看得出来米悦对你有敌意,”他不紧不慢,有条不紊,低沉的嗓音很清晰,“在我们家里,既清楚彼此的身份,也让米悦知道你是结了的婚不会惦记她丈夫的女人,你既然当盛西爵是哥哥,难道要让嫂嫂一直误会你们有暧昧?”

“我……”

什么道理什么立场都被他占了,晚安说不出一个可以反驳的字眼。

“可是你和西爵关系不好。”

顾南城薄唇扯出了点笑意,“一码归一码,谁让你是顾太太,放心,我跟他不会见面就打架,也没证据报警抓他,何况,”薄唇勾出几分了然的笑,“你的盛哥哥找了一个极好的后台。”

从昨晚到今天,她已经听很多人说西爵吃软饭靠女人了。

“他跟有身份地位的女孩结婚就是找后台了吗?”晚安不满他这么说,还是忍不住辩驳,“人家说不定两情相悦,不准你这么说他。”

说起盛西爵她倒是来劲儿了,之前一副游魂似的魂不守舍的模样。

他睨她一眼,“呵。”

简单的一个字眼,轻视鄙夷的意味表达得淋漓尽致。

晚安抿唇,瞪他,“顾南城,我说了不准你这么说人家。”

他的眉眼中落下了几分阴霾,薄唇反倒是勾

出星星点点的笑,“我还就说他了,你想怎么着吧?”

明明是贵公子,此时反倒是一派氓流的作风。

晚安简直不想搭理他,抬手低着他的胸膛就要将他推开,“上车,我要回去休息。”

男人的手臂圈住她的腰,反手将她抵在车身低头吻了下去。

细嚼慢咽的啃吻,慢斯条理,丝毫不顾忌这是什么样的场合。

晚安最终还是又恼又着急,只想推开他,没几下就被咬了一口。

那两片薄唇还贴在她的肌肤上,温热的气息吹拂而来,“跟你像个提线木偶似的样子,我的确是更喜欢你瞪人的模样,不过……可不是为了别的男人像个炸毛的猫要来跟我吵架,懂?”

说罢,低头又吻住了她。

晚安承受着这充斥着男人气息的吻,被迫张开口,一番绵缠后,她的手指攥上他矜贵的衬衫上,低低的笑,“顾南城,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不嫌这么对我太混蛋了一点吗?”

他抬手抚了抚她的发,很温柔,如果细细的追究的话还能看到浅浅的无奈,若不是藏得太深的话,他淡淡的道,“晚安,你喜欢我吗?喜欢我就够了。”

——第二更4000字,还有一更6000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