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零八章 小爷不想给你机会

听到打斗的声音,众人纷纷疑惑扭头看去,然后猛地站起来。

邵延大步走到夙皇面前,大声叫道:“保护皇上!”

侍卫迅速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走到夙皇面前,将他挡在身后,警惕看着四周。

北宫弑鄙夷扫视了一眼邵延,他这么一惊一乍的,想做什么,怎么不想想,守卫森严的皇宫里,能进来几个刺客。

“北宫家主,还不快来保护皇上。”邵延站在夙皇面前冷冷扫视向北宫弑,冷声轻哼。

北宫弑没有理会邵延,指了指身边的侍卫,镇定自若,神态如常,“你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夜儿这个时候也该来了,这动静不会是她弄出来的吧,这皇宫里,她能和谁打起来,该到的人都到齐了,除了玄凤国皇子和南门少主……南门!

“怎么就没想到呢!”北宫弑狠狠一叹,也不管众人目光,急忙走去,才走到半路,去看发生什么事情的侍卫就回来了。

侍卫指着身后,气喘吁吁,好久才吐出两个字,“北宫……”

北宫弑扔下侍卫,立刻大步走去,神色匆匆,侍卫见北宫弑走远,这才立刻走到夙皇面前,单膝跪下。

“皇上,是北宫少主。”

北宫离夜!众人听到是北宫离夜,彻底松了口气,至少是北宫离夜,不是什么刺客,不过,哪个此刻能到达宫闱重重的御花园。

“丞相,瞧你这一惊一乍的。”兰临呵呵笑道,往北宫弑离开的方向走去,他也想看看北宫离夜是和谁打起来了,在皇宫里就开打。

两国皇子和家主少主相视一看,眼中都有莫名的深意,却什么都没说,静静站在原地。

夙皇的脸色顿时成了猪肝色,看着邵延,目光有些阴沉。

邵延讪讪走到一旁,他这只是担心皇上,以前都是这么做,皇上竟然会生气,看来邵家在他心里,怕已经是罪人了。

夙琉展眼中不留痕迹闪过一丝阴霾,放在身侧双手握成拳头,狠狠瞪了一眼邵延,轻哼一声,收回目光。

北宫弑刚刚靠近,交锋的声音越来越大,四周灵力阵阵浮动,余力扫过,席卷而来,尘沙飞扬,拳脚并用!

小白坐在离夜肩上,不像是在看两个人交战,更像是在看风景,不管双方攻击如何强悍,它坐着的姿势纹丝不动。

“砰!”

两个拳头重重撞击在一起,余力以拳头落下的位置为中心,往四周散开,横扫而过。

黑衣男人步伐踉跄后退几步,眼中闪过惊讶,而离夜站在自己位置,半步都不曾后退,就像是生了根似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离夜眯起眼睛,实打实和她过招这么长时间,这个人的实力不弱。

黑衣男人拍了拍衣角灰尘,不急不缓道:“玄凤国凌剑锋!”

玄凤国,凌剑锋?

离夜搜寻着记忆,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凌剑锋。

“还有我,玄凤国南门紫竹。”少女走到离夜面前,双手抱拳,身上雄厚的气势,让人无法忽视。

南门紫竹,凌剑锋……

“太子殿下,南门少主,你们两个联手欺负我家孙儿,是不是有点胜之不武。”北宫弑扎呼呼走出来,他就知道,除了玄凤国的皇子和少主会这么偷袭人之外,还有谁会做这种事,不愧是那些老头教出来的人。

离夜脑中一个激灵,眼中露出明朗,她就说这两个名字很耳熟,原来是玄凤国的太子和南门家族的少主。

南门家族的少主既然是女的,那她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北宫家也没规定只能把少主之位传给男孩啊,既然这样,她为什么要女扮男装?

离夜走来的北宫弑,眼睛眯起,慢步走过去。

“北宫家主。”一男一女纷纷抱拳,恭敬叫道,不敢有半点不敬。

“行了。”北宫弑摆摆手,指着南门紫竹,“你说。”

南门紫竹嘿嘿一笑,双手合在一起,放在胸前,一张脸皱在一起,小声道:“晚辈只是看看北宫少主的实力,家里老头每天对跟我说,北宫家多厉害多厉害,就想看看是不是真的。”

不然这一趟来的多无聊,当然要好好看看北宫少主,从进入天龙国,就有各种关于北宫离夜的传闻,现在看来,那些说什么北宫离夜是废物的人,全都是废物!

能挡下她的攻势,单手把她打倒在地,还能和太子殿下如此过招的人,那些人居然说北宫离夜是废物!

这样的人在天龙国都是废物了,那天龙国还有天才吗?

“我只是看紫竹被打,想救她而已。”凌剑锋没有半点太子的架子,在北宫弑面前,也只是用我来称呼自己。

北宫弑狠狠瞪了一眼南门紫竹,就知道是她,他们家夜儿这么听话,才不像南门家的野丫头。

此时要是有人听到北宫弑心里的话,一定会喷血,北宫离夜听话,她哪听话了?不愧是爷爷看孙女,什么都是最完美的。

“夜儿,你要追究吗?”北宫弑看向默不作声的离夜,今天怎么沉默了。

离夜收回目光,嘴角双双上扬,脸上露出完美笑容,“爷爷,你要追究两个手下败将吗?”

话刚说完,凌剑锋和南门紫竹差点喷血,鄙视,这是红果果的鄙视!

北宫弑轻咳一声,开口道:“那就算了。”

站在他们面前的两人,差点栽跟头,这算什么回答,就这么默认北宫离夜的话了!?

兰临站在不远处听到北宫家祖孙两的一唱一和,忍俊不禁,这祖孙俩要想气死谁,绝对可以做到!

“两位还是先进去吧,皇上已经等很久了。”北宫弑扯了扯离夜,眼神中带着疑惑,无声问道,去哪了,怎么这么晚?

离夜耸耸肩,指了指肩上的小白。

北宫弑这才点点头,拉着离夜往里面走去,凌剑锋和南门紫竹对于这一幕,看的一愣一愣的。

“走吧。”凌剑锋轻声叫道,他们也该进去了,迟到了会让夙皇抓住话柄。

走进御花园内,离夜四处打量了一下,便是晚上,环境优美,百花含苞欲放,晶莹露珠,点缀在树叶花苞之上,小桥流水,潺潺不息,假山水榭,仿若天成。

离夜看到富丽堂皇的御花园,不禁轻啧,不愧是皇家的花园,华丽,优美,不似人间物,就是少了几分仙气。

看着几人一同走进来,夙皇保持着微笑,看着几人走进来,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和北宫离夜交手的人,难不成是玄凤国的人!

“夙皇陛下。”凌剑锋和南门紫竹微微俯身,语气客套。

离夜站在一旁,抱着怀里的小白,嘴角含着笑意。

三国的皇子和少主,看到离夜不跪不拜,阵阵疑惑,北宫弑不跪不拜这很正常,在他们三国中,家族家主也都是免跪,可少主没听说过可以免跪啊。

离夜的不在意,让夙皇怒火滔滔,但想到自己十年前下的旨意,这才有忍住即将爆发的怒火,把目光僵硬从离夜身上移开,看向凌剑锋和南门紫竹,维持微笑。

“太子和南门少主来了,那就请坐吧,北宫少主也可以坐到位置上了。”自己下的旨意,他能有什么办法,金口圣言,不能出尔反尔,还是在三国使者面前,更不能失礼!

离夜什么也没说,走到北宫弑身边坐下,四周环境打量的差不多了,她干脆抱紧小白。

小白双眼炯炯有神看向四周,目光全部停留在在座各位少女身上,正确的说是停留在她们的傲挺上面,要不是离夜死死按住,它早就冲出去袭胸了。

小白就是这样,怕是睡再久,实力不断提升,这点怕是永远都改不了的了。

东方白衣看到离夜的举动,微微摇头,心里叹息道:不合礼数。

盛宴上一下子安静下来,没有谁先开口说话,每个人心思各异,自顾自的打发着时间。

文武大臣自然是全部到齐,不能有一个人缺席,接待三国皇子的事情,是大事,他们总么敢松懈。

“奏乐!”朱储见太过安静,忍住屁股上的疼痛,走出一步,仰头叫道,尖锐的声音传出。

悦耳的乐章响起,传入众人耳中,宛若魔音绕耳,迷人非常。

离夜坐在北宫弑旁边,静静听着乐声,扫视了一眼四周,没有看到那一抹白衣,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纳兰清羽不会来参加这种盛宴,也不会让夙皇在三国人面前得意。

毕竟风启大陆人人畏惧的纳兰清羽,如今成了天龙国的国师,夙皇肯定会在他三国使者面前大做文章,得意洋洋,现在他不来,夙皇就会对他的事,只字不提,想做文章也做不来。

“夙皇陛下,您请我等来,说是庆功,不知道最近天龙国发生了什么大事,需要设宴庆祝?”精卫国的方向传来质疑,他们大老远来,可不是为了一顿饭。

夙皇脸色一僵,大笑道:“这是给北宫家的庆功宴,想必各位也听说了,当年朕设下十年之约,北宫家这次依旧夺得魁首,自然是要庆贺,再来就是请各位来,商议下一次四国四家和日月殿的比试。”

计划好的事情完全打乱,人也请了,他是想告诉他们别来,面子上也过不去,三国国主也必定气恼,只能硬着头皮让他们来。

“说什么北宫家没落现在看来,北宫家依旧如同以前那般鼎盛。”南门紫竹嘀咕道,她就是信了这些话,才和北宫离夜打,结果北宫衰败了嘛,明明还和以前一样。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用和北宫离夜打了,完全没必要!

“没错没错。”龙子筠立马应和道,在他看来,北宫家也没落,四家之首当之无愧!

夙皇只能笑着应和,打落牙齿往肚里咽。

邵延越听越气,酒杯都不知道被他无声捏碎了多少只,他也只能是气愤。

十年之约他们是输了,还输的很彻底,原本他们可以赢,这些荣耀,本来该是邵家的,现在全部被北宫家夺走,全被北宫家夺走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北宫弑的身上,邵延怎么样,没有一个人去理会,现在他们也顾不上邵延有什么,就算是看到,也当做没看到,吧目光移开。

离夜听着他么的客套话,依旧是沉默,目光往四周扫视,地麟国除了东方白衣,龙子筠,东方白衣身边还有个姑娘,雄厚的气势,不比南门紫竹弱,反而更强势。

玄凤国就来了凌剑锋和南门紫竹,然后就是精卫国,精卫国这边也只有两个人,看上去长的还有几分相似。

看清楚的来人,离夜感觉到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她扭头看去。

坐在东方白衣身边的姑娘直直看着离夜,没有女子见到陌生“男人”露出的羞涩,反而双眼跃跃欲试,像一把随时会出鞘的宝剑。

“夙皇陛下。”那个姑娘收回目光,看向夙皇突然叫道。

夙皇眉头微皱,还是笑盈盈看过去,“东方姑娘,不知道有何事?”

“东方红袖想和北宫少主一分高低!”东方红袖豁然起身,指向离夜,眼中战意浓浓,分明是早已迫不及待想要和离夜打一场才甘心。

这么多年,北宫家哪怕是没落,也能在四家之上,不就是有一个北宫弑在,她就不信,北宫弑有那么厉害,他的孙子北宫离夜,北宫家在少主,还能是她的对手!

“红袖,不可胡闹。”东方白衣立刻呵斥,这里是天龙国不是地麟国,可以任由她胡闹。

夙皇摆摆手,目光看向一旁的离夜,“北宫家主……”

清冷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夙皇的话,夙皇神情尴尬,脸部僵硬看向离夜。

“皇上,东方姑娘想挑战的是我北宫离夜,你问我爷爷做什么?”离夜冷声问道,这种事情,就算是问爷爷,那也要她这个当事人同意。

东方红袖,倒是和东方白衣有点不同,至少没那么古板迂腐。

“那北宫少主想怎么样?”夙皇冷硬问道,语气中明显带着不满,目光瞪向离夜。

所有人都听出来夙皇非常生气,怒火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更有的人缩了缩脖子,就担心怒火烧到自己身上,然而离夜依旧面不改色。

“小爷为什么要和你打?”离夜看向东方红袖,打一场,分出高低,有什么意义?

“北宫少主难道不敢吗?若你连我都打不过,如何能赢过我哥哥,北宫家又怎么算的上四家之首?”东方红袖句句在理,字字有力,气魄非常人所能比拟。

离夜轻抚着小白,嘴角含着笑容,激将法么,看起来不像,东方红袖应该就是为了这点来挑战的,不服气北宫家成为四家之首。

北宫家成为四家之首,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也是北宫家最盛世的时候,所以名正言顺成为四家之首,现在……他们是开始质疑了吗?

东方白衣想制止,可发现他根本制止不了,这个妹妹从小帮他分担东方家大小事情,他什么都不用管,几乎就是拥有一个少主的名头,少主的事情都是红袖在做,他哪里能阻止。

算了,红袖如此,必定是家里的人授意,怕是阻止不了的了。

“四家之首,东方家要是能拿去,你就拿去吧。”离夜挑眉不在意道,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只是在谈论天气。

离夜不在意,周围的人倒是全部都吓到了,他们死命瞪着离夜,目瞪口呆状。

四家之首,东方家拿去就拿去!

北宫离夜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想放弃四家之首的位置了!?

疯了吧,这个位置死都不能放手的,他怎么能说这种话来,刚刚赢了邵家,北宫家不应该这么消极的啊。

三国人一下子也怔住了,能拿去就拿去,这么大方,北宫离夜到底清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本来准备了一大堆说词的东方红袖,怔怔看着离夜,想说的话一下子忘得一干二净,接下来要说什么都忘了。

她完全没料到,北宫离夜会是这样的回答。

夙皇一下子也着急了,怒火,理智,瞬间都回归正常,他急忙开口。

“北宫少主,这种事,怎么能说让就让?”四家之首的位置要是让出来了,天龙国在四国的地位不就是要大大下降!

天龙国能拥有现在的地位不容易,怎么能让一个北宫离夜就这么破坏!

北宫弑也不开口,当做没听到那样,该吃吃,该喝喝,好像今天他来这里就只是为了吃喝玩乐。

夙皇想让北宫弑开口,可北宫弑那样,明显就是不打算插手管,让离夜处置,夙皇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这么晕过去。

这种事情也让北宫离夜来,完全行不通的,怎么可以让北宫离夜乱来!

“皇上,听听北宫少主怎么说吧。”兰临抱拳冷静道,无语看向四周躁动的场面。

想北宫离夜只是说了一句,东方家能拿去,就拿去,他们有没有听清楚北宫离夜的话。

能拿去,东方家能拿去还要问问北宫家同不同意,北宫家能同意吗?北宫离夜的话又不是说他同意了,他们这么着急做什么?

夙皇点点头,轻咳一声,“北宫少主?”

他到底快点解释啊,能不能不让他这么着急,四家之首的位置决不能让出去,北宫离夜不想想北宫家,好歹想想天龙国这么多人。

“我说了,东方家能拿去,就拿去。”离夜注视着东方红袖,能拿走,她拿走便是!

只是,哪怕不是为了天龙国,只是为了北宫家,她也不会把这个位置让人抢走,东方红袖,岂能拿走!

众人眼前一亮,这话里的意思不就是,不会让!

“既然如此,你接受我的挑战,我才有机会拿走啊!”东方红袖也不着急,反应过来离夜话里的意思,也不恼羞。

这么多年她打理着东方家的大小事情,性子早已磨砺,一点点小事惊慌失措,怎么成就大事。

“可小爷不想给你机会。”离夜挑挑眉头,皮笑肉不笑看着东方红袖。

话落,众人忍俊不禁,完全没了刚才的紧张,又忍不住叹息。

迟早有天,他们会被北宫离夜吓死,刚才他说那些话,他们还以为他要放弃了,结果……

东方红袖脸色阵阵绯红,她何时被人这么拒绝过,北宫离夜也太不给她面子了。

“北宫少主,那要怎么样,你才会答应我的请求?”她只想看看北宫家的强大,夺走四家为首的位置,听起来是诱人,然而她知道,也非常清楚。

没有北宫弑的点头,谁也夺不走北宫家在四家的地位!

离夜露出完美的笑容,怀中小白身体微微一颤,缩了缩头,挣扎想要出去的身体,也老老实实待在离夜怀里,不敢想再乱动。

众人屏住呼吸,睁大双眼看着离夜,想听他的回答,忙碌着吃喝的北宫弑,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题外话------

有点卡文,今天就更这么多吧,昂昂!嘿嘿,我们离夜到底会不会答应呢,明天揭晓,啦啦,邵家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噢…么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