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15章 那就乖乖过来亲我一下(第三更,一万字加更完毕〕

人在高度紧张和恐惧的时候,脑子几乎没有办法转圈了,也正因此,岑安完全忽略了赵景予根本不可能杀她这个事实……

“过来。”

赵景予看她一眼,手里的刀子还是没有放下来询。

岑安恐惧的瞄了一眼他手中的刀,到底还是一边哭着一边一毫米一毫米的挪了过去。

“快点!霰”

他显然不耐烦了,吼了一声。

“哇……”岑安吓的哇哇哭,却是飞快的挪了过去:“我过来了你别杀我……”

赵景予实在太想笑,到底没忍住,唇角就微微勾了一点。

可岑安哭的一塌糊涂,哪里能注意到这样的小细节。

“上来。”

赵景予指了指自己结实的窄腰,他身上什么都没穿,而岑安就穿了一件睡袍。

小姑娘二话不说,立刻细白的长腿一跨,就骑到了他的腰上。

“我上来了……”

岑安哭的一抽一抽的,红肿如桃的双眼却是直直盯着他手里拿着的刀子,就怕他会忽然抽风直接把她鼻子给削掉了。

赵景予感觉到她粉嫩柔软的臀压在自己身上,因为害怕而颤抖着,却更是一种撩拨。

他抬手一巴掌打在她小屁股上:“以后,你学不学乖?”

岑安被他打的激灵灵一抖,哭着死命点头:“我学乖了……”

赵景予却又是一巴掌打下去,他力道不小,这一刻,那白嫩嫩的臀肉上肯定是一个通红的巴掌印,岑安哭的直抽抽:“我真的学乖了!”

“以后,我说什么你是不是都乖乖听话!”

岑安抽着鼻子点头:“我听话。”

“好,那现在过来亲我一下。”

赵景予没料到他会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待到脱口而出之后,不但是他有些怔住了,就连岑安都瞠大了红通通的双眸,见鬼一样看着他。

赵景予觉得有些别扭,同时又觉得似乎有股无名火在心里来回的窜。

艹,他心里粗鲁的骂了一声,随即却是眉毛一皱,若有似无的扬了扬刀子:“不是说了要听话?”

岑安哆哆嗦嗦的俯下身子过去亲他,赵景予看着她一张粉嫩小嘴贴过来,喉结微微的上下一滚,但她却是在他左脸轻轻亲了一下就立刻挪开,不由得更加烦躁起来。

他眉毛一拧,正要发火,岑安已经闭了眼稀里哗啦哭起来:“我亲了我亲了你别杀我……”

那微凉的两片唇颤颤抖抖的贴在他滚烫唇上那一刻,赵景予感觉自己的心脏倏然的漏跳了一拍。

当她再一次被他压在身子底下,又一次撕烂了她的睡袍的时候,赵景予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对于岑安,最初娶她的时候,他心里想的,不过是把她当作一个摆设,一个冠冕堂皇的摆设,收拾的精美典雅放在那里,让外面的人去看。

他并不曾想过会在她的身上浪费这么多的时间,花费这么多的精力。

毕竟从前,他和女人在一起,包括宋月出,就是直截了当的睡她们,从没这么多的弯弯绕。

这不是个好事,赵景予素来都是个特别冷静的人。

他清楚的知道,一个男人,不该在他事业之外的任何地方多浪费心思,尤其是女人。

女人是祸水,是坏事的根源,赵景予只允许她们在自己的掌心里小小的折腾,却决不允许自己有一天被别人攥在掌心里操控。

理智回归那一刻,他终是彻底的狠下心来。

仿佛方才的一番逗弄只是一场梦,也仿佛,那露出了一丝真切笑容的那个他并不是真实的他。

当他不管不顾狠狠干着身下女人的时候,当他看到她痛的死死咬紧牙关,额上冷汗涔涔的时候,他的心脏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的时候,他方才满意。

他不要这世上任何一个人,能操控他赵景予的喜怒哀乐。

岑安等着赵景予洗完澡回来躺下,方才小心翼翼哆哆嗦嗦的滚下床,一步一步挪到浴室,立刻反锁了浴室的门。

从‘死神’手中捡回一条命的岑安发誓,她再也不会干这样的蠢事了。

或许人死到临头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想要活下去。

反正岑安是如此,她不想死,她觉得,这一切遭遇,还不足以让她想要选择死亡。

岑安洗完澡,贴在浴室门背后听了很久,确定卧室里再也没了动静,才扭开门锁,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赵景予睡熟了,岑安轻轻躺在沙发上,眼角余光瞥到被他随手扔在地毯上的刀子,她又爬了起来,捡起那刀子藏了起来,这才觉得心安。

第二天赵景予要出门,他惯常起的很早,岑安缩在沙发上犹在睡着,小脸上似乎隐约还有泪痕。

赵景予一边扣着衬衫扣子一边漠然的走过去,在她露出来的小腿上踢了一脚。

这一次她很快就醒了,立刻坐了起来乖乖看着他。

赵景予抬了抬手,岑安硬着头皮撑着坐起来,去拿他的领带。

赵景予看着她笨手笨脚在那里绕,几乎没把他勒死,不耐烦的将她推到一边:“怎么有你这样笨的要死的女人!”

岑安不敢吭声,昨晚留下的阴影估计能让她乖巧至少三天。

“去收拾一下,等会要出去。”

赵景予说完,拿了外衣就出门了。

岑安下楼来的时候,赵太太也坐在楼下,一眼瞧到岑安依旧肿着的双眼,赵太太觉得这段时间窝的火立时就疏散开了。

别人没办法她,她男人总能制住她。

赵太太想着梅英告诉她的,昨夜他们屋里哭声持续了好半天,就觉得心里舒坦。

终究还是儿子靠得住,这不就回来给她出头解气了。

岑安默不作声在餐桌前坐下来,杯子里的牛奶像是黄连一样,半天都喝不下去一口。

赵景予已经吃好起身,转过身去看也不看她,声音漠漠:“吃好了就走。”

岑安放下杯子跟在他后面向外走,经过赵太太的时候,触到她似笑非笑的嘲讽眼神,岑安也并没有回应。

还怎么回应,她这张脸都丢干净了,以后,怕是和赵太太吵架都没底气了。

岑安没想到赵景予竟然是带她去了一处福利院。

等到了地方之后,岑安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男人,也太会沽名钓誉了吧。

虽然他们都戴了墨镜,行踪也算隐秘,但不知道怎么的,还是被记者拍到了。

第二日的头条就是他们夫妻俩。

媒体各种赞誉,夸的赵景予好像压根不是岑安认识的这个。

而且登出来的大幅照片上,正是赵景予抱着一个失明儿童满脸慈爱的样子,岑安差一点都要吐了……

那记者也真是好意思,不知道收了赵景予多少好处,什么赞美之词都扣在他头上,恨不得把他形容成菩萨转世。

岑安实在看不下去,随手就丢到了一边去。

赵景予回来三天,行程很赶,晚上有两个宴会要去,虽有主次之分,却也应酬的人头痛。

岑安站在他身边,被他温柔体贴的拥住,笑的牙根子都酸了,却也不敢有一丝的懈怠。

第二场宴会快结束的时候,忽然掀起了小小高.潮。

岑安顺着众人惊艳的视线看过去的时候,也不由得兴奋了起来,宋月出,是宋月出啊!

赵景予立刻注意到了身边女人的异样,不露痕迹的在岑安腰上狠狠拧了一下。

岑安痛的差点跳脚,但好在还能想起来这是在宴会上,立刻规规矩矩的双手扣在腰侧,挺胸抬头收腹做鹌鹑状。

宋月出打扮的十分漂亮,用现在的话说,十足的女神范儿,具体可以参考当年万分惊艳的范爷戛纳红毯红色女神装。

宋月出原本就生的娇艳欲滴,曾有资深电影人夸赞她,浓妆艳抹总相宜,若是生在盛唐,那就是名动天下的牡丹之姿。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些古装戏,尤其是唐朝的大戏,总爱找她演女一号。

宋月出进来就注意到了赵

景予和岑安。

她的目光痴缠在赵景予身上许久,方才有些不舍的挪开,这是在公众场合,她不得不注意。

只是很快,她的身侧就被一群脑满肥肠的男人给围住了。

宋月出出身红色背景,娱乐圈的潜规则潜不到她,可场面上的人情往来却不得不顾忌。

譬如这个男人握着她的小手,一口一个乖侄女的唤着的时候,宋月出也不得不敷衍着笑。

这样一圈子应酬下来,宋月出已经有些微醺了,她抬眸四顾,去找赵景予的身影。

却恰好看到他端着一杯酒向外走,而身边,并没有岑安的身影。

宋月出毫不迟疑,对身边还缠着的一个男人,客气说了抱歉,就拿了手包追了过去。

赵景予一直走到走廊尽头拐角处的露台上,方才将杯子放下来,点了一支烟。

一双柔软的手臂从后面缠上来的时候,赵景予想也不想的直接将那人推开:“你疯了。”

他的声音很沉静,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味道。

宋月出委屈的不行,却还要强颜欢笑:“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

赵景予拿了酒杯转身就走,宋月出心里难受的几乎要发疯:“三哥……”

赵景予的步子只是顿了一下,却是立刻不停的往宴客厅走回去。

宋月出知道,这样的场合,赵景予绝不会多看她一眼,可她,舍不得啊。

依着她的出身,原该是赵景予求着她,可是偏偏,她丢了心,就再也没办法掌控他们之间的关系。

“三哥,你抱抱我吧。”

宋月出追过去,复又从后面紧紧抱住他:“你抱抱我,我立刻就走……”

赵景予的脚步顿住,他心想,宋月出真是疯了魔了。

可惜,他用得着她,可却再也没有办法继续维持他们的关系了。

宋月出如今,是越来越逾距了。

“行。”

赵景予转过身,干脆利落的答应,拥抱之后,他不会再和宋月出往来。

宋月出埋在他的怀中,贪婪的嗅着他身上的味道:“景予,景予……”

“你们,在干什么?”

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怯怯的声线。

因为有长辈找赵景予,岑安才过来找他,却没料到,我勒个去啊,她看到了什么!

宋月出竟然被赵景予抱着!

宋月出被赵景予抱着啊!

岑安想,她要是记者,她这一次就发达了发财了啊!

ps:下一章看咱们安安怎么逗比吧~~老婆救老公呢!一万字看的高兴不?票票交出来吧!昨天票数都没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