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89 符火

元晞不解,弘延大师算得上是一代道法弘扬的高僧了,为何会连黄鼠身上的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

她却是没有想到,弘延大师原本就是属于半归隐状态,一般的高官富商诸如赵升之流,想要拜见他,就得提前约见,弘延大师还不一定有空,而黄鼠一个普通人,贸贸然找上慈岩寺,就说自己想要见弘延大师一面,可能吗?

答案当然是否认的。

哪里像是元晞,想要见弘延大师一面,打个电话就行了。

不过,黄鼠身上的煞气没有根除也是正好,元晞若是拿着这枚辟邪符,走到街上随便找人说要帮他,估计对方不但不会领情,反而会把她当成是骗子。而黄鼠就不一样了,元晞这样说了,他只会感激涕零。

果然,元晞拿出辟邪符,说这个可以帮他的时候,黄鼠的眼里没有任何怀疑的神情。

“大师!真是太谢谢您了大师!如果不是你帮我,估计我就活不下去了!”黄鼠说着说着,便哽咽起来,原本就不高大,干瘦干瘦的黄鼠,如今这个憔悴狼狈的样子,看起来更是可怜。

此时,旁边悠悠走过一人,穿着呢子大衣,慈祥和蔼的老人,拄着手杖,鄙视地看了两人一眼。

“小小年纪就出来行骗,不学好!”

说罢,慢慢走过,摇头的样子大概是在感叹世风日下,元晞这个一个漂亮又灵气的小姑娘都跑出来当江湖骗子卖符了,居然还找了这么一个托!不过那托扮可怜的模样倒是挺像的,看起来跟真的受到过莫大摧残似的,啧啧。

黄鼠神情尴尬,握着辟邪符,小心翼翼地瞟着元晞,看样子,是害怕这位大师发怒。

高人总是脾气怪,讨厌别人质疑的。

不过元晞显得一派风淡云轻,并不予以理睬,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到。

其实是她不在意这些,如今外界对风水师的看法,她差不多算是弄明白了,这是现状,她一人无力改变,只能尽力做到自己能做到的事情,而外人的看法,置之不理就行了,且果断时间再看。

不得不说,元晞的心态,像极了她外公元礼的豁达大气。

只是,辟邪符这种东西,在这大街上是不可能用的。

黄鼠不假思索地就说自己家就在不远处,可说完就后悔了。元晞一个俏生生的好姑娘,莫名其妙上他一个单身男人的家算什么!

在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的时候,元晞却点头,应了一句好。

“大,大师真的要去吗?”黄鼠走在前面带路,却忍不住回头问了元晞一句。

元晞嗯了一声。

黄鼠摸了摸鼻子,简直受宠若惊:“大师都不担心我是坏人啊……”果然是大师,这般高洁,让许久都没有体会过被人相信的滋味的黄鼠,霎时间冒出一种莫名的感动。

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动。

可下一刻,元晞轻轻丢下一句:“没关系,那样我会打断你的腿。”

她的语气平缓,如玉珠落盘,沁润轻灵,明明没有一丝的烟火气,却说得黄鼠心头一凛。

“大师,呵呵,开玩笑的?”黄鼠干巴巴的笑着。

元晞摇头,把黄鼠从头到脚扫了一遍:“你,打不过我。”

黄鼠苦着脸,虽然是被大师这样说,可被小觑的感觉,真是苦逼啊。

元晞只是实话实说。

而她没有说出口的,是她看过黄鼠的面相,知道他虽然一时走了歧路,但本质上并不坏。别看他长了一副猥琐坏人相,可看相不看表,而看神,黄鼠眉长过目,忠厚直接,眼睛虽小,却目不斜视,不带任何晦暗,可见他心中坦荡,并无不可告人的心思,他鼻子虽短,却是城市保守,只可惜嘴唇尖薄,难有富贵。

黄鼠的山根有一道深刻的横纹,这代表他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度得过度不过,就要看天意了。

咦?

元晞看黄鼠眼角奸门平满,晃眼一看,带了一抹淡淡的黄色,似乎是有贵人出现?

可眨了眨眼,又什么都没有。

元晞不敢确定,只能说是自己的面相之术不到家。

黄鼠的家距离法器街的确不远,走个十分钟就到了。

这小区的环境有些老旧,不过相对的,租金也便宜,比如黄鼠住的一室一厅的不到五十平米的小套房,一个月的租金不过几百块钱,已经是他能够承担的极限了。

这是以最小面积却能住最多人而著称的筒子楼,上下楼都是楼梯,楼梯阴暗,简单粉刷的墙壁上还有各种脏污,黄鼠走在前面,不断地观察元晞的表情,生怕她露出丁点儿不满,只觉得这样的姑娘走在这楼梯上,实在是格格不入。

上楼的时候,还遇到了一熟人,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大妈,正是最八卦的时候,促狭的揶揄着黄鼠和元晞,以为这是黄鼠的女朋友,还说黄鼠年纪不小了,一定要好好把握云云,可不能错过这么好的女孩儿。

黄鼠差点儿吓得魂飞魄散!

虽然元晞的确是漂亮,一眼就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类型,可知道这位大师的能耐,心中只剩下畏惧和尊敬了,哪里敢有一点非分之想?

黄鼠额头冒汗,急急忙忙摆手,手忙脚乱地解释一番,才总算是送走了八卦多舌的老大娘。

因着平时邻里邻居的,那老大娘又是独自一人住在这小区里面,儿女都在外面,平时有点什么事,黄鼠都会帮衬着,难怪老大娘这般热心,把黄鼠当成自己儿子似的,恨不得立马把他嫁出去,哦不是,应该是讨个媳妇。

幸亏,元晞没与他计较。

进了门,黄鼠先是探进脑袋去环视了一圈儿,才放心地让元晞进来。

他运气好,昨天心血来潮,刚把屋子打扫了一圈儿,若是让大师看到之前的样子,估计得吓一大跳。

“额,大师,这辟邪符,该怎么用啊?”黄鼠殷切地看着元晞。

辟邪符的名字,元晞随口一说,他倒是记得清清楚楚,可见他对于根除那煞气,是真的很迫切。

其实最寻常的方法,就是烧成符水喝掉,不过这样无法最大地发挥效用。

元晞从包里拿出符来,看了看周围,指着小客厅的中心:“你站到那儿去吧。”

这小客厅虽然不宽敞,可因为黄鼠没什么钱,也没摆什么家具,一张寒酸的木头沙发,和一台老旧的电视机,连茶几桌子都没有,中间空了一大片,现在倒是给了便利。

黄鼠哦了一声,几步就冲了过去。

元晞轻轻眨动眼睛,眼底随之流动着诡秘的流光,世界在她面前如水般透明。

望气术,望山望水,自然也可以望人。

一般来说,只可以看到人头顶上的气运,无法干涉,也无法改动。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却能够发现每个人周身一层薄薄的几乎无法发现的气场。

人乃万物之灵,如何会没有气场?

有气场,自然会有穴眼。

不过每个人的穴眼,都是大同小异的。

元晞凝神观察了一会儿之后,手中捏着的折起来的辟邪符,轻轻一抖,便展开,上面没有任何折痕,朱红色的符文似乎带着神秘的力量。

符纸无风自动,在屋内哗哗作响——这是辟邪符对黄鼠身上的煞气的反应。

元晞手腕一动,手中捏着的辟邪符,便直直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贴在黄鼠的脑门儿上!

黄鼠身子一震,仿佛被莫大的力量给撼动了一般,整个人的身体摇晃了起来,却并未倒下。

黄鼠只觉得脑袋一片浆糊,世界天旋地转,然后周身猛地炽热起来。

元晞却看到黄鼠,在摇晃了一番之后,双目无神,黄色的符纸紧紧压在他的面门上,然后,燃烧了起来。

这火,是独特的符火,对煞气有伤害,却对人体不会有任何伤害。

黄鼠有炽热的感觉也是很正常的,因为片刻之后,他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周身似乎被什么东西点燃,烧起了熊熊大火,似乎要将他吞没!

黄鼠还没来得及尖叫出声,便听到隔着火墙,元晞淡然悠远的声音飘了过来——

“不要慌,这火不会伤到你。”

这明显是违背常识的事情,但在元晞说来之后,黄鼠还是信了。

心里一下子就平静了,也不担心了,反而重新观察起这火来。

也是这才发现,这些火虽然看着吓人,也有炽热的温度,可这温度明显没有达到真火的地步,而且平空漂浮的火焰更是距离他的身体,有几厘米之遥,火焰摇动,也压根儿没有倒向他。

这下黄鼠彻底心安了。

符火烧了足足十分钟,元晞看见黄鼠周身缭绕的黑气一扫而空,余留的一点符纸法力反哺到黄鼠体内,对他来说也是一大益处。

而黄鼠,也随之眼睛一闭,直直朝着地面上栽下去。

元晞几步冲过去,素手一拨,便让黄鼠倒下的方向换了一换,最后睡在了沙发上。

看到这样的结果,元晞挑挑眉,算是满意,才转过身,悠哉离开。

黄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自从被煞气所困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睡得这么舒服过,一大早起来,更是神清气爽,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

再看镜子里面的自己,双目有神,憔悴一扫而空。

困扰自己多日的难题就这样解开,饶是黄鼠,也不由得流下了滚烫的热泪。

------题外话------

今天更得早吧,哈哈,因为晚上还要开夜班车,就早点码了,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