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88 辟邪符

意识到这个问题,元晞也明白,现在自己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状态。

她倒也豁达,索性丢开,过会儿再看。

在道家的画符传统仪式中,就绝对少不了静心的一阶段,甚至有专门的仪式,以净身、念咒等等程序,来达到意念通达的最佳状态。

不过元晞看到的符箓总纲中并没有这些东西,在前言中提到的画符必备,对于元晞这个初学者还是有一定作用的,比如说及的“静坐”“冥想”。

练心,练静,两者互为表里,心静安宁,则摒除杂念,使得灵台空明,全神贯注,心神合一,才能使意念传达,沟通天地元气,一笔符成则法力生。

元晞也没有离开书房,而是就着现在做的位置,盘腿打坐起来。

元晞是个清灵恬静的性子,入定这种事情,对于生活在浮躁世间的人来说也许有些困难,但是对于她来说,这是从小做到大的事儿,基本上是闭上眼的刹那,她心中所有杂念便一拂而尽,干净无尘。

入定之时,时间的流逝是格外快的。

元晞今天之内都不打算再去碰它,她的状态需要调整。

直到第二天,元晞放稳了心情,才又重新站在书桌面前。

开始画符之前,元晞从柜子里面找了一根静神香,点燃了插在香托上,袅袅烟雾升起,很快就让满室盈香,清淡素雅,有助于宁神静心。

朱砂是重新拿出来的,洒了一撮在青瓷小碗中,加了一点温水,搅拌溶解,化为浓艳的朱红色墨汁。

黄纸在桌上铺开,拿起狼毫——早在昨天的时候,就已经洗净——饱蘸红墨,吐了口气,才缓缓落笔,每一步,都郑重而缓慢,可手下流泻而出的符文却并不显得停滞,而是流畅写意,且带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

此时元晞脑中一片空白,并没有去思考自己是成功还是不会成功的问题。

当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

元晞目光一动,亲眼看着最后收笔的时候,笔尖划出的一抹朱红中,隐隐金光流动,虽然一纵即逝,可还是被她看见。

成了?

下一秒,符纸自己就给了她答案。

符纸无火自燃,眨眼间便燃烧殆尽,且没有一丝灰烬,空气中没有烧了纸之后的难闻味道,而是一股淡淡的清香。

这边是带了法力的符纸的残余力量,带来的结果。

看来,还差了临门一脚。

元晞也不气馁,继续画下去。

接下来的,有些符纸直接作废,有些就像是刚刚她第一张画的那样,无火自燃。亏得这火十分独特,并不会影响到下面的木质书桌,连一点痕迹都没有,更是无尘无烬,免去了元晞的麻烦。

几乎是一整天的时间,元晞都沉浸在画符的世界中。

她本来就是一个极为专注的人,只要认真一件事情,便很难转移注意力,外面的世界不会影响到她,她自己也无法影响到她。

等她觉得有些乏了,停下来,才发现竟然已经是夜里了。

而她除了早饭,竟然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喝水。

苦笑连连的元晞,也顾不上至今也没有成功的画符,只得先把自己的吃饭问题解决了再说。

接下来几天,元晞连门都没出。

家里没菜了,都是元晞打电话让秦四哥去超市买了送过来的,而据说元楼那边上门了两位客人,元晞如今无心去在意,一心一意只想先把画符的事情完成了再说,便将元楼的事情耽搁了下来。

方经理给的说法,便是我家老板不在,请改日再来。

改日改日,郑启泽听得窝火,却又实在是发泄不出来。

他与刘浩德老爷子的孙子,也就是刘云峰的儿子刘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虽然是属于狐朋狗友,酒肉朋友类型的,但两人交情不错,家境相当,算是臭味相投。

上次他对这元楼起了好奇心,又见到了刘浩德老爷子之后,事后便迫不及待地打电话问了刘舟。

结果刘舟给他的答案出乎意料。

原本以为是刘老爷子被江湖骗子给蒙蔽了,可听刘舟一说,老爷子对这位年纪轻轻的风水师很是尊敬,而且这风水师也是个真材实料的。刘舟没什么心眼儿,大大咧咧的就说出了自己父亲刘云峰之前昏迷的事情,医生都检查不出来的情况,结果这位叫元晞的风水师来了一趟,第二天就清醒了过来。

据说,这就是元晞的功劳。

刘舟平时虽然是个纨绔子弟的混账样儿,但对风水师这类人,还是保持有基本的畏惧。小说什么的他没少看,什么风水师动动动坟头风水就可以毁掉一家的事情,他看得不少,自然不敢造次。

这也就造成了,他在跟郑启泽说的时候,也是神神叨叨,充满了一种畏惧,听得郑启泽越发的向往,这才有了今天上门做客人的一遭。

本来他前思后想一番,有点冲动,又有点莫名的畏惧,好不容易决定下来,拉着刘舟一起上门了,结果——老板不在?

郑启泽气结,却又不敢闹腾,只得讪讪离去。

不过,这里,他是还会再来一趟的。

元晞的画符之行,在几天之后,总算是成功了一次。

画符这种事情本就是极为耗费精神力的,之前她耗了一天的时间在上面之后,下场便是脑袋疼了一夜,更是一晚上都没睡着。之后两天,元晞就比较节制,至少会注意时间,画一会儿之后,再休息一会儿。

结果,这样下来,元晞反而觉得画符越发的得心应手,那层膜,也快要戳破了。

一笔符成的时候,她完全没有预料到。

虽然顺畅地勾勒完,没有任何出错,但元晞还是有些不满意,总觉得有些形不似。

谁知,她刚刚搁下笔,就看见朱红色的符文字体中流转着淡淡的金色光芒,符文仿佛一下子流动鲜活了起来,黄纸上仿佛化成了一条一条鲜红的小蛇,小半天之后才恢复了平静。

拥有望气术的元晞,一眼就看出来,这张符纸已经有了自己的气场,这代表这一次,成了。

没有想象中的惊喜,心里倒是一片平静。

也许是因为之前铺垫得太多,元晞对自己的成功,有所预料,才淡淡定定地接受了。

不过接下来她试了几次,却都没有成功。

拿起面前这张辟邪符——嗯,辟邪符,也是最大众,流传最广泛的辟邪符,如今市面上有各种各样的辟邪符,画的样子不一样,代表的意思也不一样,但可以说,元晞手上来自于符箓总纲的这一张,绝对是最正宗,威力也是最强大的。

辟邪符,顾名思义,便是避鬼驱邪的。这世上本就没有鬼,其中的鬼,与邪,指代的便是煞气。这样一张符纸尚且除不了像是江水一色楼盘那样的煞气,但是普通房子内为数不多的煞气,或者常人身上沾染的煞气,还是出手即除的。

元晞捞起符纸,跃跃欲试。

可是在家里面转了一圈,根本就无任何用武之地。

也是,这别墅的风水不错,布置也是她亲自挑选的,怎么可能会有煞气滋生?

想着自己这些天都没出门了,索性便带上符纸,去了法器街。

如今,她闲来无事的时候,总会逛逛法器街。

之前都没能有什么收获,她来这里并不算热切,可在有一次淘到了两件小法器之后,虽然作用不大,但元晞还是对法器街改观,之后来这里的次数也多了。

现在不是周末,原本就不算是非常热闹的法器街,自然就显得越发的清冷。

可元晞没想到,才走出几步,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元晞记得他的名字,黄鼠?

黄鼠仍旧面色蜡黄,不过比之之前命悬一线的模样,显然要好上太多,看来上次元晞说的话,他也是听进去了,应该是找过高僧出手,只可惜没能除根,便又旧态复发。

元晞看到他,愣一愣,便想起了包里的辟邪符。

也许这是一个好的实验机会?

元晞犹豫思考着,脚步也慢了几分。

不过黄鼠迎面走来,一眼看到元晞,顿时惊喜不已,几步就冲了过来——

“大师!我可算是见着您了!”黄鼠激动得脸上都多了几分红润,眼底的阴郁也似乎淡去了不少,仿佛抓住了一个希望,“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法器街上晃悠,就是想着能够再见您一次!”

元晞问他:“你可是去见过高僧了?”

黄鼠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见了见了,我去了慈岩寺,找了一位大师出手,不过大师说他能力有限,无法根除,只能暂时缓解……”

原本以为自己的问题可以彻底解决了,结果又遇上了这样的噩耗。

不管怎么样,黄鼠认为自己能够多活这些天都算是赚了,原本就是自己动了不该动的念头,老天给自己的惩罚罢了,挖人墓穴本就是丧尽天良的事儿,他一直娶不到老婆,也没个孩子,更是落到如今这个下场,再想想,好似也是应该的。

而他想要找寻元晞,不过也就是为了最后一份心安,求一份微薄的希望罢了。

黄鼠到底是幸运的,在这个时候,刚好遇见元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