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27章 和平万岁!

过了没多久,宋锦丞的助理赶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套崭新的女士纯棉长袖睡衣,款式很简单,主要是穿起来很舒服。

陆吉祥求之不得。

她高兴的将睡衣穿在身上,终于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还是睡衣穿着舒服啊……”

宋锦丞闻言瞥她一眼,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收拾着屋内的行李,东西倒是简单,就是一些日用品,全部装进收纳袋里就可以了。

“宋锦丞,你吃早饭了吗?”

陆吉祥忽然问道。

“没有。”男人答道,末了,不禁看向她:“你呢?”

“没……”陆吉祥摇头,撇嘴道:“我有点饿了!”

宋锦丞皱眉:“怎么没让人给你送早餐?”

“我不知道该怎么叫人。”陆吉祥弱弱的看着他,一副小委屈的样儿。

宋锦丞顿时就无奈了。

“我去给你叫吃的。”

他说道,倾过身,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满眼的宠溺。

“好啊。”陆吉祥点头,心安理得。

宋锦丞起身往外走。

只是,过了没几秒钟,他又重新返了回来。

“怎么了?”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

宋锦丞的表情很淡。

“爸已经让人送来了,出去吃吧。”他说道。

“噢,好!”

陆吉祥点头,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提步往外走。

屋外长廊里,矮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精致的早餐,有小笼包,有水晶虾饺,还有一些小菜,旁边放着冒着热气的肉粥,使得整个廊里都是诱人的香味儿。

“真香!”

陆吉祥早就馋得不行,直接就扑到了矮桌跟前。

宋顾已经换了套新的衣物,黑色的衬衣,黑色的长裤,在这日式风格建筑的映衬下,他的每一个轮廓剪影都显得沉静端凝,就像是一副极浓的水墨画,让人过目不忘。

这个老男人,举手投足间皆是魅力。

“爸……”

陆吉祥出声唤了句,低着脑袋没看他。

宋顾‘嗯’了一声,神色自然的将目光从她身上掠过,接着又望向了宋锦丞。

宋锦丞走了过来,不慌不忙的跟着坐在女孩儿的身边。

“最近工作很忙?”

宋顾率先出了声,对于这个性子冷淡的儿子,他从没期待过他能对他这当父亲的多说几句话。

“嗯。”

宋锦丞应了一声,亲自为陆吉祥布餐,将水晶虾饺放到了她面前的碟子里。

“我想吃小笼包……”陆吉祥低声说道。

宋锦丞动作一顿,接着将水晶虾饺放到自己的盘里,然后又给她夹了小笼包。

如此,女孩儿这才满意,低头开始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她是真的饿极了。

“吃慢点。”

宋锦丞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无奈,但更多的还是宠溺。

宋顾神色淡然,慢悠悠的喝了口粥,一边观察着眼前的这对小夫妻。

说真的,这么多年了,他和宋锦丞的关系一直就很紧张,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小儿媳妇,他俩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和平的坐在一起吃早餐。

作为父亲,宋顾感到很无奈,也很痛心。

他为工作奉献了大半辈子,可到了家庭这里,终究是失败的。

当年结婚的时候,他和蒋娴雅之间其实根本就没见过几次面,在他的印象中,那个女人长得很美,也很柔弱。

所以,当蒋娴雅找上他,忽然要求和他结婚的时候,他几乎连想都没有想的便同意了。

这是一桩再明显不过的政治婚姻。

结婚第二年,宋锦丞出世。

那时候,他很高兴,连夜从外省赶了回来,当亲手抱着那个小小的婴儿时,他终于有了初为人父的喜悦和自豪感。

这是他第一次动心,为了儿子。

此后,他的工作愈来愈忙,回家的次数愈来愈少,当他忽然回过神时,副官告诉他,宋锦丞搬出了家!

那时,他才知道,原来他的儿子已经上了高中。

可是,他们父子间的裂痕,愈来愈大。

这么多年了,宋顾一直就想和宋锦丞修复关系,可是儿子的性子太倔,和他这个做父亲的一模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可能性。

再后来,宋锦丞忽然宣布,他结婚了。

宋顾这才将目光落向了他的儿媳妇。

或许是为了补偿,宋顾无法从宋锦丞的身上得到作为父亲的感觉,他便转移到了陆吉祥的身上,这个丫头很讨人喜欢,经常一口一个爸爸的,叫得他很欢喜。

他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听到过这个称呼了。

往年里,宋锦丞只有在过春节的时候才肯回来,见到他,永远都是一个冷冰冰的‘爸’!

……

吃过了早餐以后,宋锦丞准备带着陆吉祥离开。

“爸爸,我们要走了。”

临行前,陆吉祥跑到隔壁去跟宋顾道别。

不过,她可没敢走进房里,只是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

宋顾正站在窗边抽烟,听到声音的时候,回过了头。

烟雾袅袅之间,这个老男人的眼眸很深邃。

陆吉祥微微一愣。

她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真不知道宋锦丞老了以后,会不会像宋顾这样?

“现在就要走了?”

宋顾的声音传了过来,轻轻淡淡的。

“嗯!”陆吉祥点头,末了,又说道:“爸爸,您身体不好,还是不要抽烟了吧,吸烟有害健康!”

宋顾笑了一下。

“谁说我身体不好了?”

他反问道。

陆吉祥再次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有些不大好意思。

她挠了挠后脑勺,笑得有些憨:“反正我平时就是这样劝我爸的,他有轻微肺炎,抽不得烟。呃,我只是说顺口了,爸爸,我可没咒您。”

宋顾没说什么,将手中的香烟掐灭。

“我们一起走吧。”

他说道,示意旁边的副官道:“去备车。”

“是!”

副官敬了礼,仰首挺胸的往外走,路过陆吉祥的时候,冲她点头道:“少夫人好。”

“你好!”

陆吉祥冲他笑了一下,接着又看向宋顾,继续道:“爸爸,你要和我们一起走啊?”

“反正我也休息够了,是该回去了。”宋顾说道,提步走向陆吉祥。

“您这两天是在休假吗?”陆吉祥好奇的问了句。

说真的,她还真不知道,领导到底能不能休假?

“不然呢?”

宋顾反问了一句,笑道:“我倒是挺想无故旷工的,只是,恐怕会生出很多事端!”

陆吉祥撇了撇嘴:“爸爸,您在开玩笑吧?”

如果连领导都旷工了,那他手下的那么多人,岂不得疯掉?

宋顾但笑不语。

这时,外面传来宋锦丞的声音,他在叫她。

“我该走了。”

陆吉祥出声道,一边往外走:“爸爸,我们回家见!”

“好,回家见。”

宋顾微笑,伫立在长廊上,看着女孩儿走出小院。

……

温泉山庄距离首都市区的路程大约有两个多小时,宋锦丞搂着陆吉祥坐在后座上,慢慢的与她说话。

男人很有耐心,始终都是温和的。

不过,陆吉祥的好奇心却很旺盛。

“宋锦丞,你怎么都不等爸爸一起回去?”她挺郁闷的,本来还想借此机会来让宋顾和宋锦丞之间多多交流感情,哪料,宋锦丞根本就不买账,还说她咸吃萝卜淡操心!

真是要气死她了!

“他自己有车。”

宋锦丞的回答很简单。

陆吉祥从他怀里抬了头,皱眉道:“宋锦丞,为什么你就不愿意和爸爸多说话呢?刚才在吃早餐的时候,爸爸一直都在找话题和你说话,可是你都爱搭不理的,真没礼貌!”

吃早餐的时候,陆吉祥故意不说话,就是为了让宋顾父子俩之间多说话。

不曾想,宋顾很努力,宋锦丞却冷淡得要命!

“有吗?”

宋锦丞闻言,不禁往回想了想。

他记得,他昨天也有和父亲说过话啊。

“有的!”陆吉祥点头,继续说道:“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以外,不管爸爸问你什么,你都是特别的敷衍。宋锦丞,我给你说啊,你这样是不行的!”

宋锦丞不予否认。

他和父亲之间的关系向来如此,他早已习惯。

再则,他都已经这么大了,难道要像陆吉祥那样向自己的父亲撒娇吗?

抱歉,他不可能做到!

“宋锦丞,你以后要对爸爸好一点,要为我们的孩子做好榜样,知道吗?”陆吉祥很认真的看着他,指着自己的肚子说道:“我给你说啊,孩子的启蒙教育是很重要的,他的模仿能力是很强的,如果你对自己的父亲不够好,那么小孩子就很容易跟着学习,等他长大了以后,他也不会和你亲近的,知道吗?”

宋锦丞皱眉。

“这么严重?”

“是的!”陆吉祥有模有样的点了头,说道:“宋锦丞,为了孩子的将来,你必须得改正你的坏习惯。这样吧,从今天回家以后起,你每天都要和爸爸多说话,增加你们父子之间的感情,促进家庭和谐,和平万岁!”

宋锦丞没有急着回答,而是低头,似笑非笑的睨着她。

陆吉祥被他看得心虚。

“看什么看?”她将脸转向了窗外。

可下一刻,宋锦丞又将她的小脸扳了回来,并低头吻住她的唇。

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转瞬即逝,却满含柔情。

“吉祥,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只是,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我和爸之间,那是我们男人的事情,你以后就不要瞎操心了,知道吗?”

陆吉祥才不会听他的。

“那妈妈呢?”

她忽然说道。

宋锦丞微微一愣。

“对了,妈妈呢,她去哪了?”陆吉祥看着他,追问道:“宋锦丞,你好像一直都没有和我说过,妈妈她最近到底如何了?上次我送她去机场,结果半途发生了意外,我在港城里呆了很久,那个廖易风说是想和妈妈见一面,他们到底见面了吗?哎,你怎么了?”

说到一半,陆吉祥忽然发现宋锦丞的脸色变得不大好。

“宋锦丞?”

陆吉祥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男人低头看她,眸色很深。

“妈她一直在首都。”他开口答道。

陆吉祥挑了眉,有些诧异:“在大院里?”

“没有。”宋锦丞摇头,顿了顿,又道:“在老宅里。”

“老宅?”

陆吉祥没明白过来。

老宅?

什么老宅?

宋锦丞解释道:“我家的老房子,在香山附近。”

老房子?

听到这个词儿,陆吉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宋妈妈不会是住在小平房里的吧?

“啊,那你们干嘛不把妈妈接回来啊?”陆吉祥急道:“哎呀,你们这些男人,怎么能让妈妈去住老房子啊?她怎么受得了?”

“为什么受不了?”

宋锦丞奇怪的看着她:“那边冬暖夏凉,很适合疗养度假。”

“……”

陆吉祥想不明白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宋锦丞拍了拍她的背,说道:“现在我们要先去一趟医院,你身上这些药膏也太难闻了,我不放心,最好还是去检查一下,好不好?”

“噢。”

陆吉祥点头,没有异议。

末了,她又说道:“哎呀,你还没说呢,我提的那个意见,你到底答不答应啊?”

宋锦丞真是哭笑不得。

“我会考虑的,行了,这事儿就算是翻篇了,好吗?”

“可以!”陆吉祥点头,笑了起来。

她在想,只要能把宋家最大的家庭关系和谐化了,她也算是完成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到达医院的时候,因为是临近中午,基本上没什么人,宋锦丞带着陆吉祥去了皮肤科,经过一番检查确认无碍以后,他才放了心。

不过,医生有些生气。

“怀孕了怎么能泡温泉?”

“啊?”陆吉祥瞪大眼,非常意外:“怀孕了不可以泡温泉吗?”

“当然不可以!”医生很严肃的看着她,说道:“以后要多注意点,孕妇不适合泡温泉,我建议你们去妇产科检查一下。”

“好!”

宋锦丞很小心,带着人立刻赶往妇产科。

所幸的是,都是一场虚惊。

陆吉祥在温泉里待得时间不长,对腹中胎儿的影响不大,不过,她今天倒是上了一课,孕妇不可以泡温泉。

宋锦丞拉着她的手,很认真的保证道:“等我们这次回去以后,一定要多做功课!”

“做功课?”

陆吉祥好笑的看着他,问道:“做什么功课啊?”

宋锦丞回答得不假思索:“孕妇的忌与宜!”

“噢,这个是该多学习!”

陆吉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过,她天生缺根筋儿,总以为自己什么事情都能化险为夷,关于怀孕这事儿,她到现在还是懵懵懂懂的,总之,她正在逐渐进入孕妇角色,但关于怀孕的事情,她却是知之甚少。

诚如宋锦丞所说,他们的确是该多做些功课了。

两人携手走出医院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从旁边驶了过去,陆吉祥不曾在意,依旧在笑眯眯的和宋锦丞说话,小脸上洋溢的灿烂笑容,就跟阳光一样的灿烂。

而那辆黑色轿车却停到了医院门口。

司机下了车,恭敬的拉开后座车门,很快,一个穿着浅绿色风衣的女孩走了出来,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因为是素颜,所以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疲惫不堪。

“周小姐,您还好吧?”司机有些担忧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关切的问道:“需要我陪着您吗?”

“不用了。”

周潇潇摇头,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淡淡道:“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我很快就回来。”

“是!”

司机点了头,目送女孩儿走进医院内。

一路来,周潇潇都是低着脑袋的。

她对这里很熟悉,进了电梯以后,直接摁下了楼层数。

“哎,你也是去妇产科啊!”

这时,旁边忽然传来声音。

周潇潇侧头看了眼对方,脸上的表情很疏离。

“嗯。”

她应了一声,并无过多反应。

“你不记得我了吗?”对方却没有理会她的冷漠,反而笑着道:“上次我们在排队取药的时候,你还让我插过队,让我站在你的前边取药,还记得吗?”

这时候,周潇潇才真正的转头看向她。

一个很年轻的小姑娘,大概和她同一个年纪,齐耳短发,笑容可爱。

“你好!”她点了头。

“我叫何小春,你呢?”何小春很殷勤的看着周潇潇,对于这种愿意帮助她的好心人,她都喜欢和她交朋友。

不过,周潇潇却没这心思,她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翟耀还在家里等着她。

“周潇潇。”

她答道,仰头看着电梯上的数字变化。

“噢,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萧萧吗?”何小春笑看着她。

“不是,三点水的潇。”

“噢,潇洒的潇!”何小春点点头,大眼睛看着她:“很好听的名字!”

“潇洒的潇?”

周潇潇听到这话,微微一愣。

“你是生什么病了?”何小春没有注意到她的愣神,继续殷勤的问道:“上次我看见你取了好多药,你是妇科病吗?啊,难道是怀孩子了?”

这个何小春的话真多,像是一只叽叽喳喳的鸟。

正在这时,‘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身体不舒服!”

周潇潇快速的答了句,提步往外走。

“哎哎,你等等我呀!”何小春追在她的身后,连忙说道:“我也是身体不舒服,我们一起排队吧,好吗?你的医生是哪个啊?哎哎……”

何小春的话还没说完,周潇潇已经拐进了一个办公室里。

“你来啦。”

办公室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中医正坐在桌前,看到周潇潇进来的时候,并不意外。

他今天的病人只有一个,就是她!

“嗯。”

周潇潇应了一声,脱了外套,走到老中医的对面落座。

“把手伸出来。”

老中医缓缓说道,目光打量着女孩儿的脸色,微微摇头:“周小姐,你的脸色很不好啊,如果想要怀孕,最好就是要保持心态健康,你这个样子……”

“我的心态很好。”周潇潇没什么表情的开口,一边挽起袖子以后,将手伸了出去。

老中医叹了口气。

他二指搭上女孩儿的脉搏,闭着眼,细细为她诊脉。

每个月初的时候,周潇潇都会来医院里一趟,目的都是同一个,为了怀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翟耀努力了这么久,周潇潇始终都无法怀孕,这让男人很生气,甚至带着人去了国外,专门为她检查身体。

可是,所有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周潇潇的身体没有问题,可以受孕!

翟耀很生气。

而他生气了,周潇潇便得不到好果子吃。

她每天都要喝中药,那种又苦又难喝的玩意儿,按照翟耀的说法就是,她只要一天不怀孕,她就必须要天天喝中药!

有时候,周潇潇真想把中药泼到翟耀的脸上,问他,世界上有这么多女人,为什么就偏偏要她给他生孩子?

可是,她不敢!

翟耀这个男人,报复心极强,做事心狠手辣,稍有不顺,他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周潇潇曾经想过要逃跑,可是,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奶奶还在疗养院里躺着,她的脚就再也迈不出一个步子,她可以无情无义,唯独不能不孝。

“周小姐,最近几个月,你的月事来的准时吗?”

老中医的声音忽然传来。

周潇潇回了神,抬头看向他。

“月事……”

她想了想,却忽然想到有一次,她被翟耀摁在冰冷的料理台,那天他很生气,连前戏都不做,直接就这么冲了进来,痛得她生不如死。

后来,她流了血,就像来了月事一样。

------题外话------

预告一下,后面几章是讲潇潇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