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一二章 一笑一尘缘112

诸仙起来之后,诀衣目光扫了殿中一眼。哟,今儿人确实不少,帝和带自己过来当真没有一丝丝炫耀之意么?与待发整军前临风而立一般,坐在这上头看着底下众人,俯视苍仙,油生一股难以名状的尊贵感。和领兵征战不同的是,当时的感觉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这次却是因为一个男人,一个曾经喜欢的很而如今与她的关系说不上特别亲密的男人。

想到帝和,诀衣轻轻的转头看过去,扪心而言,他今日当真是气质非凡的很,一步一坐,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若不是她早就对他封心绝情,估摸着被他的温柔和俊俏迷得七晕八素,早和其他女子无异了。她坚定的认为,自己对他毫无再动心动情的可能,她又不是水中的鱼儿,记忆只再眨眼之间,过去与他的种种皆能忘得干干净净。人说,在哪儿摔倒了,便要记住当时的坑坑洼洼,莫要在同一个地方让自己绊倒两回。她在他的身上,已经连回忆都不愿了。

虽然人来了大佛殿,可诀衣的心却没有跟着来。帝和在给诸仙擢神的时候,她懒洋洋的支着手肘,手心托着自己的下巴,从大佛殿的门口看出去,津津有味的看着天空里的鸟儿飞翔嬉戏霰。

素手托腮,身姿慵懒,无所事事的诀衣不自知的被殿中的一个人偷偷看了好几眼。

询-

青嫣又一次偷看诀衣后,不等别人发现低下了头,修行的时候听闻老天是最为公平的,不管何人何事,它都能平等待之。可她觉得,老天爷有时候并不公允,别人不说,诀衣天姬便是她觉得不公平的第一人。她和身边的朋友们每日苦心修炼,只为能擢神入神界,可诀衣呢?之前对她闻所未闻,忽然就冒出来了,她听说过极西天,在佛陀天至西方,可她从来没听过九霄天姬宫,更没有听过九霄天姬。什么女战神,莫非打几次架就能称之为战神?这便罢了,名号而已,不能吃不能玩的一个东西,她还没俗气到追求华而不实的浮云虚名,可为何让她生的那么美。

在碧落天里,她青嫣走到哪儿都是最美的女子,来了霏灵山亦不会被诸仙娥比下去,独独这个诀衣,身份尊贵让人不敢不敬,容貌还十分出众,昨晚睡觉时,躺在床上的她想了一晚上没想明白,为何老天爷把她生得那般完美,身为女子的她都忍不住被她的娇容引得移不开眼睛。她是如此,那珀洛就更不得了,男神是神也是男人,她可不信珀洛看到她一点儿惊艳的感觉都没有。连爱慕珀洛的胥夏都承认,诀衣天姬美得让人灵魂出窍。

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青嫣暗暗的想,这会儿还是在仙界呢,要是我去了神界,里面的神女是不是一个个都美丽非常,她入了神界便是很寻常的女子了?

青嫣这姑娘大毛病没有,有一点却是让她的朋友们无语言说的,即便是劝她都没用,姑娘很坚持。十分在意自己的容貌!

胥夏不止一次告诉她,神仙是不老不死的,她会一直这么漂亮,哪怕以后到了她羽化或者沉睡的那日,她脸上也不会出现凡人老去时的褶子,身形不会变样儿,肌肤不会松弛暗淡,神女仙娥的美,是美生生世世。

但是,青姑娘不知足。她认为女子的容貌比自身的修为更重要,没有修为可以让别人保护自己,可以安安分分的生活在自己的宫中,可以少下凡济世免遭横祸,但是没有好看的容颜却很多事都不能做。和俊美的男神走在一块儿,心里必然悲戚戚,不敢与男神在一块儿,又如何能让男神喜欢上自己,如何能结交更多的美丽朋友呢?容貌不美,日日不愿在铜镜前面梳洗自己无双的脸庞,人生的乐趣岂非要少去一半。

神,可以不做。觉,可以不睡。人,不能不美。

缓缓的,青嫣抬起头看着大金樽椅上的帝和,再偷偷看了诀衣一眼,美貌给了她,为何还要给她一个帝和神尊呢?老天爷是不是在打盹的时候造了诀衣天姬,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了她,结果那些不太好的,便因为他的失手而落到了别人的身上。公允,从何而来。

她怎么会那么美的?

她如何与帝和神尊相识相爱的?

假若她与她一样绝美,是不是就能遇到像帝和神尊这样的男子了?到时,就让胥夏整日围在珀洛的身边,她有卓绝不凡的大尊神相伴,日子美得梦中皆要笑了。

青嫣又偷看诀衣的时候,失神的看得有点儿久,被诀衣察觉到了有目光的盯着自己。

意外于诀衣的目光相对时,青嫣吓得轻轻的啊了一声,连忙低头不敢看诀衣。

座上的诀衣懒懒的看着下方的青嫣,这个姑娘不是昨夜宴席上坐在珀洛身边的姑娘吗?叫什么来着?啊,想起了,青嫣。今儿早上帝和还在问珀洛,是不是来这儿陪着她擢神。这姑

娘刚才一直看着自己是怎么了?

想了想,诀衣似乎想明白了一点什么,她昨晚与帝和在一起,可帝和做了一点无耻的事,让姑娘很尴尬。于是,碍于珀洛的颜面,还有帝和这小子的身份,以及今日的擢神大会,青嫣姑娘不得不委曲求全,将所有的委屈都吞没在心底。而她,看到她坐在这儿,以为她也掌管这次的擢神大会,想让她出手相助她。

诀衣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低头不敢看她的青嫣。嗯,是了,定然就是这样了。

哎!

诀衣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真是年少无知的小姑娘啊,真是好不要脸的老男神啊,帝和连这样的小姑娘都欺骗,他的良心去哪儿了?难道真是,只要姑娘漂亮,他就舍得下手调xi么?这种人,天地间被他伤过心的女人就应该聚集到一块儿,围攻他,把他揍得长脸变成圆溜溜的包子脸,莫要让他继续祸害。

青嫣姑娘啊,你看本君又能如何呢?擢神大会与她毫无关系,不过是被逼无奈的坐在这儿,要是把她放到门口,她能成为今日的大佛殿门神。那些个围着帝和的神女仙娥,也怪她们该,怎么不围着别的男神,偏偏围着帝和,一个个明知他是情圣,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竟然还前仆后继,岂不是给他伤害自己的机会么。

悠悠的,诀衣的目光瞟到正在给一个擢神成功的小神分山头的帝和身上,无耻!忒无耻的男人!他自个儿有事忙活,让她坐在此处听他册了这个神又擢了那个神,欺负女人算什么君子。

“……日后你便在西鋆河好好修行吧。”

说完这句话,帝和的目光从殿中的青衣水神身上慢悠悠的投向诀衣。

见帝和转过脸来看自己,诀衣表情很是嫌弃的撇撇嘴,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

诀衣嫌弃的撇嘴小动作与闭眼惹得帝和微微的勾起嘴角,还在生他的气么?殿中诸仙她也见到了,这多人的,若是不带着她来陪自己,他如何能安心的坐一天,尤其她还想与珀洛一起游山玩水,他自然是不会应允。

闭上眼睛的诀衣着实无聊,闭着闭着便睡起了觉,殿堂里帝和的声音成了催她入睡的佛音,没多久便沉沉的睡过去了。

擢神多位之后,帝和姿势悠闲的斜靠在金樽大椅上,趁着仙者拜礼的时候看了一眼诀衣,发现她竟然在椅子上面睡着了,“呵……”还真是敢睡,他在这儿擢神她能睡得如此肆无忌惮。

转念想,她睡着了也好,睡着了便不会想着出去找珀洛,他只要她的人在这儿,至于她的心,睡着的时候还能跑到哪儿去呢?

殿中诸人发现诀衣睡着了之后,一个个在心底好生惊讶,这等场合诀衣天姬敢睡大觉,足见她和帝和神尊之间的关系绝非一般,说不定他们早已有了夫妻之实。嗯,没错了,诀衣天姬必然是帝亓宫的圣后娘娘,尽管她和神尊都没有说出来让大家晓得,可放肆到这般程度不被帝和神尊责罚,除了是他的娘子以外,还能是谁呢。

有诀衣在殿内相伴,帝和不疾不徐的擢神诸仙,一旁的文典神君在封神典册上面飞快的记下他说的话,一个个仙家升成神界大大小小的诸神。

金灿灿的太阳从天空的最高处朝西方下落,落到山头的时候,所剩下的仙家不多了,帝和不记得是多少次看一旁说着的诀衣了。不晓得是他的声音太催人安眠还是诀衣一宿没睡太累,睡在椅子上面的姿势挪了不少,可人却没醒一次。

“小仙拜……”

仙家的礼还没有拜下去,忽然见到帝和从金樽椅上站起来,仙家纳闷,不知发生了什么。

在满殿的仙神眼前,不顾人等如何看待自己,帝和从座前走到了诀衣的身边,稳稳的将要从椅子上滑到地上的她抱了起来,殿中的人委实被他惊了,安静的大殿内能听到众人的吸气声。

帝和抱着诀衣走回自己的金座,把她轻轻放在大椅上,落座后让她躺入自己的怀中,看着大吃一惊的众人,淡淡的问一声,“完了么?”

“呃,啊,没有。”仙者恍然回神,想到自己还没擢神成功呢。

帝和捏诀,在金座前面化开了一片悬浮在空中的纱幔,遮住了所有看向他……怀中女子的目光,隔着纱幔为仙家擢神。

最后是碧落天的几个仙家,青嫣刚好拜礼的时候,帝和出声说道,“等等,你先不要说话。”

青嫣愣了愣,呆在原地,赫然想到了昨晚的事,她知道帝和神尊和诀衣天姬的关系匪浅,可没想

到她对他如此重要,若事先晓得,她怎么会对她扬起巴掌呢,只怪当时的自己没有多想,得罪了帝和神尊,只怕自己和胥夏一样,都不能成功的擢神了,再修五千年,若那时帝和神尊还记得他们差点儿打了诀衣天姬,不晓得会不会仍旧不让他们为神。

帝和不许青嫣说话,声音虽然很轻,可让大佛殿里的人都屏息不敢出气,怕是谁得罪了上面坐着的老大。

静的仿佛空无一人的大佛殿里响起一个温柔如水的男声,“猫猫,再乖乖睡会儿,很快就可好了。”

碧落天的仙家:“……”

诸神:“……”

知道天界现在最可拿出来嘚瑟的事是谁又能娶妻,谁又能加人,可是帝和神尊,你有必要如此张扬的让众人看到你们的浓情恩爱吗?也忒刺激人了。

诀衣在帝和的怀中又安静了一会儿,好在剩下的人不是很多了,没一会儿他便把所有的人都擢完了。在升青嫣为神的时候,帝和稍稍的动了一点点自己的私心,将她放在了李碧落天最近的山头上。有她这个姑娘看着珀洛,想必那小子也没工夫缠着他的猫猫才是,如果他不在天界了,也得有人成为他的绊脚石才行,别以为他没有看出来,珀洛对猫猫可有着兴趣呢。不过,晚了,他的女人,莫要沾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