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七章 贱贱的梼杌

王紫一直在闭着眼睛休息,但是却没办法真正静下心来,现在她所在的地方是冷殇的地盘,也许是他在六界之内的大本营也说不定,作为一个创世主,王紫不知道他的实力强到了什么程度,这座宫殿的防御又坚固到了什么程度,她逃出去的几率有多大,而九幽他们顺利找来的难度又有多大……

脑海中循环着这些问题,却一直没有答案,梼杌的说了不会有人来打扰她,便真的没有人出现过,房间内安静的厉害,视线中地面上的光影渐渐消失的时候,王紫才意识到,这里也有昼夜交替的。

房间内渐渐陷入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王紫睁开眼睛,隐约可以看到房间的轮廓,如此陌生的地方,这房间之内除了些陈列的家具便一点生命气息都没有了,一个人常住的房间,却如此冷清,果真事没有人情味儿的人住出来的房间。

梼杌这一离开应该也有三四个时辰了,这么长的时间,王紫不由得有些担心,当然不是担心梼杌,而是担心西诀,本来她是很放心的,西诀若是正面跟这些人交手恐怕是打不过的,但是隐藏的功夫肯定不比这里的任何人差,希望梼杌不要想到什么变态的办法对对付西诀。

西诀追踪的本事一流,她现在的消息和位置只能靠西诀传递出去了,千万不要出差错才好。

如此胡思乱想的又过了一段时间,王紫的眼皮忽然一跳,却没有睁开,只调整了呼吸,清浅的像是睡着一般,黑暗中的什么都看不到,也不曾有想动,门窗更没有开启过,她却真实的感受到了一个人的到来。

虽然王紫的警觉性因为经脉和气血被封印而下降了很多,但来人但气息实在太过独特,只要见过一次就不可能望,那种一靠近便森汗彻骨的气息,好像一个人形的移动冰块,王紫无法理解一个人的气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如果是他身体的原因,修炼之后会协调好的啊。

青龙给她讲过冷殇的事情,但是像这些小细节定然不曾涉及,如今王紫不由得想,莫非冷殇的名字由来便是因为他身上天然但冷气?

王紫感觉到那道冰冷的气息停在了他床前,却站了好久都没有移动,王紫能感觉到那双淡漠的视线一直停在她身上,虽然没有强烈的视线,但总感觉一层莫名的冷气围绕在她身边。

她又什么好看的?若是王紫能说话一定会冲口问出,冷殇绑她来的时候也是,不知道久久停留的视线为的是什么。

王紫努力的想忽略那道视线,反正有没有注意于她都没什么区别,她依然不能动,依然不能说话,索性让自己忽略冷殇的存在,这里的所有东西于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包括冷殇。

床边发出很微小的声音,是冷殇坐在了床头,感觉到那冰冷的气息更甚,正在努力忽略这一切的王紫成功的功亏一篑的了,猛的睁开眼睛,墨眸瞪着看向冷殇,黑暗中即便这么近的距离,王紫也只能看到他的轮廓,没有了灵力的辅助什么都变得不方便起来。

不能说话,王紫只能用眼神传递她的愤怒和疑问,如果冷殇是想斩草除根杀了她这个继承了宿雨太多东西的人的话,为什么不马上动手?为什么费劲的把她从凡间界劫来这里?可劫来之后却一句话都不说,难道让她去猜吗?

冷殇明明是可以清楚看到王紫的,也一定知道王紫眼神里想要表达的意思,但是那身形靠在床头一动一动,完全没有给出回应,冰冷的气息也好像在周围凝固了,好像跟着冷殇一起神秘起来。

知道瞪到眼睛都开始酸涩,王紫才紧紧的闭上了眼,在修卫上、在招式上她曾有过落败的时候,但是从来没有真正认输过,因为她知道自己最终一定会赢,可现在,王紫真的有种败给冷殇的感觉,不是血腥的打斗、不是变态的过招,却这样不温不火的消耗她的耐心,她一直以来都自认耐心十足,现在却真的很想用武力解决事情。

看吧……想看多久看多久……她就当自己是盆花,冷殇只是抽风而已,看够了就会离开……王紫变着法子在心里给自己催眠,闭着眼睛,慢慢适应被冷气环绕的感觉,反正也不会冷,就当天然降温了,冷静一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紫的自我催眠还真的管用了,要不是身边环绕的冷气忽然消失了,王紫还真要忘了冷殇在这里坐了多久了,而不久之后,房间的们微微响动,王紫了然,却有些疑惑冷殇的做法,身为梼杌的主人,见梼杌回来还躲,这不奇怪吗?

“呵呵,我知道你没睡,如果刚来了我这地方就能睡那么香,我才要佩服你了……平时我也不掌灯,但为了你,破一次例啊。”

梼杌进门,走到床前拄着手看王紫,见王紫气息平稳装睡的样子,好笑的说道,说完挥手在殿内亮起几盏灯,晕黄的灯盏给冷清的殿内增加了点暖色,虽不亮,却正好视物了。

王紫懒得理梼杌,也没睁眼。

“你不想问问我你那亲卫怎么样了吗?还是你并不担心他?难不成你有有冷血的时候?”

梼杌挑眉,见王紫没反应,便挑了她现在一定会感兴趣的话问,可这一次之后,王紫仍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梼杌摸着下巴坐下,这倒是怪了,难道就下午都时间王紫便让自己冷静到了这个程度了?

不得不说,梼杌也不曾见过王紫这样的人,反正她就是讨厌他,任他说什么她估计都不会有反应了,细细想想,他真的做过那么多让王紫深恶痛绝的事情吗?

“既然这么累,那就休息吧,不过,睡前先带你放松放松啊。”

半晌,梼杌忽然笑了笑,面上露出些使坏的表情,但显然王紫是没有看到的,只见梼杌说完便抱起了王紫,见王紫还是紧闭着眼睛一副随你折腾的模样,笑意更深,也不多说,直接抱着人往测殿走去。

当感受到浓重温热的水汽时,王紫微微疑惑,却还是没做理会,直到梼杌把她放下,然后伸手自然的去脱她的衣服,王紫正好穿的是一身白衣,外面罩着一层白纱,而在王紫意识到梼杌要干什么时那层白纱已经离开她的身体了。

王紫猛的睁开眼,用眼睛怒问梼杌要干什么,可梼杌只专心解着王紫衣裙上的系扣,在王紫的怒气渐渐散发出来,到了不能忽视的地步时,看了看王紫领口露出来的白皙肌肤和细细的线绳,那应该是肚兜的带子,眼眸微愣,这才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王紫。

“你现在不能动不能言,身体定然不舒服的很,我说了,不能解开你的封印,但可以放你舒服舒服,这池灵水在这位面上也仅此一家,我伺候你沐浴,你就不用谢我了,毕竟我们相识一场嘛。”

见王紫越来越怒的双眸,那双深邃的墨眸好像刮起了漩涡,而他梼杌在王紫眼里,恐怕已经被绞成粉碎了,可本来打算停手的梼杌忽然露出一个看似很大度实则贱贱的笑容,抓着王紫的腰间的细带,轻轻一扯。

当那一片莹润当肌肤和莫名纤细的曲线映入眼帘的时候,梼杌比想象中的要不冷静了许多,一个女子的身体……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那种戏弄的想法忽然间转变成了冒犯,可笑的是,他也会知道冒犯是什么意思吗?

梼杌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手脚顿时也有些僵硬,慌乱的一开了视线,默默的深呼吸了几口才让自己平静下来,想到方才自己差劲的反应,忽然就有些瞧不起自己了,刚才那个傻叉一定不是他。

梼杌重又转头去看王紫,只是这一次视线可以的放在了王紫的脸上,不然自己去看让他怪异恶地方,他也绝不承认还是不敢的,对于刚才有辱他形象的表现,梼杌本来还是有些担心的,但见王紫绯红的脸,跳跃着火焰的双眸,而那红都是被气的,顿时就有些放心了,王紫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刚才的反应嘛。

“归鸿殿没有女人,我纡尊降贵伺候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梼杌见王紫恨不得立刻将他剐了的表情,虽然这的确是他一开始的目的,毕竟怒到将近失去理智的王紫他是没有见过的,也自信冷静如王紫,定没几人见过她怒发冲冠的样子,可真见到王紫气成这样,怎么反而有一丝开心不起来的感觉?

梼杌伸手,可还什么都没做,王紫那双块着火的眼神就利剑一般落在了他的手上,带着警告,也带着杀意。

“呵呵……”

梼杌笑了笑,手在空中顿了一瞬,却无视王紫的威胁继续向前伸去,手指在王紫的颈侧一点,却原来是解开了王紫的语言封印。

“滚开……”而在王紫能说话的时候,只咬着牙低低的说出两个字,带着真实的杀意,还有深深的厌恶。

“我若滚开了谁伺候你?我可是奉命招待你的,滚不得。”

梼杌却笑,他也不理解为什么要解开王紫的语言封印,在看到王紫怒气聚集却发挥不出来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别的,手上却已经去解她的封印了,至于听到如此厌恶他的话,似乎以往王紫也没喜欢过他,可这次不一样,这句滚开说的……好狠呐。

“我会杀了你的。”王紫声音几乎降到了零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王紫当真是如此想的,如果她现在身体是自由的,一定会立刻动手。

“我相信,但你不是早就想杀我了吗?哎,我明明是一片好心,如果没有我,你哪里那么快称王魔界,如果没有我,你又哪里能那么快找到白虎,如果没有我,你又怎么能找到火精那少年嘛,这么想想,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现在就换来你一个‘滚开’,我的心好疼啊。”

梼杌点头,却忽然看着王紫说道,说完手捧着心,作出一副很受伤的表情,这张脸上,除了让人生厌的自以为是,其他的表情也还真是丰富。

“你说什么?”

王紫本来完全没有在意梼杌说的话,反正狗嘴里也吐不出象牙,可在怒目看了他半晌之后,方才梼杌说的话还是不由自主的在她脑海中回荡。

其它的她都可以当梼杌是在毫无根据的胡扯,可永安是火精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这总扯不出来吧?毕竟这个世界上能认识火精的人、几乎没有啊!就连当初他们所有人见到永安,都并不知道他就是火精……

上一章
下一章